Blog

紫雲本以為事情會很簡單的,找到藍星或者救出小月就會結束,但是天聖山的強大遠遠超出想象:「哼,聖山我是上不去,但你們也別想好過,」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南嶺北部,天聖山,

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裡,聖山周邊的附庸門派,幾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想要調查對方又好似無影無蹤,

夜下林地,寂冷清靜;有位青年坐在黑暗的火堆前,火光映襯著稚氣未退的臉龐,

青年突然抬頭看向北方,神情是少有的凝重無奈:「夜月要跟沈天成親,天星你怎麼還不來,是沒聽到這消息嗎,不行,無論如何也得去趟聖山,再不去恐怕就沒有時間了,」

火光暗下,清風拂過;身影消失,連夜趕路……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天聖山聖子沈天,對於赤魂的奇怪要求,沒法不感到戒備忌憚,前段時間聽說附庸門派屢被騷擾,擔心會有暗中對聖山不利的計劃,便決定在聖山周邊來走訪調查下,

令人意外的情況並沒有發現,反倒是有位神秘青年好像跟自己過不去,這讓沈天感到非常疑惑且奇怪,終於在某天夜裡追到他的蹤影:「你是誰,為什麼…要跟我過去不,」

「你不是天聖山的聖子嘛,那我要看看你有多厲害,」紫雲嘴上雖這樣說著,但在心裡卻沒這樣想,他對沈天的第一印象,早在學院那時就不好:『若不是有掩蓋秘紋波動的辦法,恐怕自己也會被他找上門來吧,』

藍星初到天心城的那晚,紫雲想著前去提醒下他,不料卻看到莫名的戰鬥:『那晚天星明明沒有下殺手,你卻懷恨在心的天價通緝,我不跟你過不去跟誰去啊,如果可以還真想把你打殘,說不定到時婚事就取消了,』

「哦,有意思,」對方的出言挑戰讓沈天頗感興趣,畢竟香山決戰後就一直在忙修鍊,也好久沒跟人拼盡全力的戰鬥了:「想看我有多厲害,那得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叮、叮…,』兩道武器交接聲傳出后,讓沈天不由得皺起眉頭:『從對方投擲的暗器來看,他應該比較擅長遠程攻擊,如今的黑暗環境明顯對自己不利,』

沈天緊皺的眉頭很快又緩和下來:『好在…前段時間已成功達到武將巔峰實力,看來…感應對方的攻擊意圖並不成問題,』

對於自身實力的快速提升,沈天對此還是有清晰認識的:『《煉魂術》真不愧為天階心法,竟能將他人的力量化為己用,無論如何也要獲得剩餘部分,』

下一刻,

對方氣息的完全消失,讓沈天心裡猛然一驚:『怎麼回事,他不可能已經離開,看來是有點本事啊,』

『咻、咻…,』再次襲來的暗器,驗證了先前猜想;沈天順利擋下后,聖劍式順勢發出……

『砰…,』一道輕微的聲響過後,還是沒有對方的氣息;沈天這時也開始在心裡重視起來,如今的戰況明顯是自己處於被動,

滴…與此同時,視角變換,

隱藏的暗處的紫雲,完全沒想到沈天的感應竟會如此敏銳,而戒備狀態下的隱藏也比潛行難很多,這樣下去血脈力量很快就會消耗光的,

『這樣下去不行,那…強行使用『移形換位』來進行近身偷襲,』這個想法剛浮現就被紫雲否定:『不行,儘管那樣可能會取到一些不錯的效果,但到時自己也會暴露在對方的攻勢下,說不定之後能否全身而退都會成問題,』

自從紫雲成功突破武將階的瓶頸后,對自身實力的提升還是頗為滿意的,但今晚與沈天交手后仍是覺得不夠:『不行,正面交鋒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這下該怎麼辦,暫且離開嗎,』浮現離開想法的紫雲,內心當即填充滿不甘;今晚特意把沈天引出來,真不想就這樣無功而返:『可惡,不離開…那能怎麼辦,飛刀的襲向完全都在他的感應中,』

『等下…,』腦海中在這時像是靈光閃現:『可不可以這樣,用血脈力量掩蓋下飛刀的襲向,這樣不就能讓對方感應不到了,』

『嘿…,看我不玩死你,』不甘的心情隨著突發奇想變得暢快起來,但這樣的暢快沒維持半刻就變了成鬱悶:『哎呀,是速度太快嗎,怎麼操控不來,這個會很難嗎,感覺很簡單啊,』

就在紫雲還想繼續下一輪嘗試時,遠處的聖山門人終於是聞聲趕來;那這就無論如何也要立即離開了,但在離開前還不忘嘲諷對方一句:『哈,天聖山聖子,不過如此嘛,』

待聲音完全消逝之後,沈天仍是靜立在原地,看著滿地的飛刀暗器,此刻心情是尤為複雜:『對上高等武將都沒必勝把握,自己還想什麼越階挑戰那些,』

『不行,這次得回去閉關,先突破到武侯階再說,』

(本章具體詳情請看第二卷特別篇,)

(友情提示:空空的寫法簡約起來簡直喪心病狂,切勿在意細節,) 南嶺,天聖山,周邊區域,

這是塊相對平坦的偏遠空地,幾個並列的標靶**在地上,它們與尋常的並排擺放不同,遠遠看起來感覺非常的怪異,

紫雲不清楚沈天為何突然閉關,但他知道婚期是因此暫時延後;那晚的戰鬥失敗仍是讓人耿耿於懷,打不贏任何人都好但就不想輸給沈天;於是苦練那晚的突發奇想,誓要提高自己的即時戰力,

「不行、還不行,十次還是只有一兩次成功,這樣是打不贏…沈天的,」成功率難以提高,這讓人略顯煩躁,心中也不免擔心:「聽說他想突破到武侯階,如果真是這樣,到時恐怕……」

「呼…不要想太多,趕緊練成這招才對,」紫雲深呼口氣后,重新打起了精神,雙手再次揮動起來:「還沒到極限,繼續,」

隨著各方勢力人員紛紛應邀前來,紫雲發現這是混入聖山的好機會,便暫時放棄繼續練習消失的飛刀:「天聖山,這回得上去看看,若是沒達到武侯階,看下次不把你玩死,嘿…,」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南嶺,天聖山,聖山主峰,

主峰門面氣勢如虹,宏偉建築多樣奢華;天聖山的雄厚底蘊,單從形象就已盡顯……

主峰半山位置有座半弧形的建築,自婚期推遲后這裡就是熱鬧不斷,聚集有各方勢力應邀前來的人員,其中就包括有位不請自來的青年:「哎呀,後山重地看守太嚴,根本就是靠近不得;除非是王級的御空,才能偷偷的潛進去,」

面對聖山的看守力量,紫雲也是不敢去冒險,他清楚一旦暴露意圖,被聖山強者發現蹤跡,那必將會是萬劫不復:小小的高等武將,對聖山底蘊來說,根本就微不足道,

實力不夠導致的無能為力,讓紫雲鬱悶了好一段時間;但有件事卻讓他意想不到,竟會看到帝國公主郭秀頎,

「秀頎姐姐,」無意中看到漂亮的學姐,紫雲整個人瞬間開朗起來:「真沒想到能在這裡看到你……我…我是天神學院的學員,以前在遠處看過你幾次咧,」

秀頎也沒想過會在這裡遇見學弟,得知緣由后瞬間就覺得他好生有趣,從來沒聽過有人這樣說自己的師傅:「我師傅那個糟老頭,說是帶我來長見識,但得知婚期推遲后,就把我獨自留在這,說是讓我替他赴宴……」

除去秀頎學姐,紫雲沒想過還能遇到這屆天神學員中最優秀的岑林學長:「呵,學長,那個…很抱歉,我師傅那糟老頭不讓說,他覺得我太弱說出來會丟人,說是武侯階才能勉強報他的名號,」

紫雲隨口想出來的理由,卻讓岑林沒辦法不在意:『他師傅到底會是哪位高人,如此年輕就達到高等武將,修鍊天賦絕不在自己之下,』

滴…時間推進,場景不變:南嶺,天聖山,聖山主峰,

沈天的突然出關讓人覺得很是意外,婚事的立即舉行更是讓人舉手無措:「這下可怎麼辦,竟然真的突破到武侯階,就算百分百練成了那招,自己恐怕也是毫無勝算,」

就算小月與藍星的關係很一般,紫雲也難以忍受她就那樣被沈天給糟蹋掉,故此當晚他就做出了個非常大膽的決定:「明天就當著眾人的面,替天星把這門親搶了,」

雖然已經有了決定,但心裡仍是沒把握,而且其中還有問題:「不行,不能明著搶親啊,若是讓沈天知道與天星認識,說不定他連自己都不會放過,」

「那該怎麼辦,,」面對時間的愈加緊迫,無不是讓人焦頭爛額,想起那晚的失利戰鬥,這才終於有了個主意:「有了,就說是來挑戰天聖山聖子的,讓他們以為我是想贏了出名,這樣一來輸掉的話也沒關係,頂多就會讓人覺得不自量力,」

「萬一贏了的話,就明著來搶親,嘿嘿,我真是太聰明了,」感嘆還沒持續半刻,就立馬轉變成沮喪,並非是信心不夠,而是實力差距太大:「唉,很可能會輸啊,」

『天星,我只能做到這份上了,真的沒有其他辦法啊,』無奈的思緒攪得難以入睡,最後紫雲也是放棄了休息,全心準備迎接明天的挑戰,

滴…時間推進,場景不變:南嶺,天聖山,聖山主峰,

山頂修砌過的空地上,隨著良辰吉時的到來,也是變得愈發的熱鬧;頭戴白玉珠冠、身穿嫣紅嫁衣的身影,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異常的美膩迷人……

紫雲剛想過去打聲招呼,就看到小月已找向沈天,前往的腳步也因此停下:『不能讓沈天現在就看到我,得找個合適的時機來挑戰,最好是失敗也能打斷婚事的進行,』

一直想過去打聲招呼,但是小月待在萬眾矚目的婚塔上,紫雲發覺自己是一點機會都沒有,只能是繼續混在人群中隱藏起來,

「良辰吉時已到,請兩位新人登上婚塔,」中央石台處傳來的高喊聲,讓紫雲心中沒由來的一緊:『呼…,沒什麼好緊張的,什麼事沒經歷過,看來…那糟老頭的教導還是有點管用的,』

滴…下個瞬間,

半空中突然飛來的兩道身影,同樣也引起了紫雲的注意力;隨著心中對來人身份的確認,臉上瞬間就浮現出輕鬆笑意:『天星,你可算來啦,把我等的都快把你給忘了,你說是不是你真的太慢了,』

看到從天而降的身影后,紫雲對著台上招手示意,想藉此來引起藍星的注意,但很快就發現他好像壓根就沒注意到,目光是在緊盯著婚塔上面的嫣紅身影,

『重色輕友啊,還以為只有我是…,』紫雲剛浮現這樣的念頭,就看到沈天攙和了進去;由於聽不清他們的對話,便立即朝著前方擠去;好不容易擠到靠近台下,卻被砰然的聲響給嚇到,

『砰…,』紫雲看向聲響的製造者,瞬間不太相信眼前所見:『全身上下健碩到爆的肌肉,真的是年事已高的老者嗎,』

隨著兩位神秘強者的身份確認,紫雲看向藍星的目光也疑惑起來,直到虛幻身影的出現才終於釋然:『哈,我怎麼把晨哥給忘了,記得他可是很厲害的,』

「我們水域也是欠下這位小友人情,故而族長特地讓我前來,看是否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聽到姜晨若有其事的冒充,紫雲一開始先是信以為真,隨後才反應過來是假扮的,

與此同時,藍星的身份在議論中逐漸得到確認:「那不是…假冒靈族後裔的那小子嗎,我說怎麼覺得眼熟呢,」、「對哦,經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與看過的那畫像有些相似,」、「我想起來了,去年的香山決戰,據說是這小子棄戰而逃的,」

「這位小友,你的師傅,如今身在何處,」沈亢突然的詢問,也是讓紫雲奇怪;結合著前段時間聽到的傳言,也多少能夠明白詢問的用意:『記得天星說過晨哥是他師傅,那隕落的事會是晨哥乾的嗎,』

台上的情況瞬息萬變,感覺有點跟不上節奏:「沈聖主,對小輩出手,未免說不過去吧,」、「我…我沒有師傅,」、「父親,他是沖我來的,接下來事情就交給我吧,不會讓您失望的,」

接下來,藍星當眾把小月抱住的一幕,看得紫雲直想喊聲幹得漂亮:『以前還真沒看出來,你是這麼直接的啊,天星,』

「沈天,可敢一戰,」這樣高昂的挑戰宣言,聽得紫雲也熱血燃燒:『哈,這才是真正的搶親,想想都覺得激動啊,』

激動之餘,紫雲突然意識到忘記的事情,但想要提醒發現已經太遲:「我接受你的挑戰,」

『對上…初等武侯,天星…你能贏嗎,』隨著擔心浮現,戰鬥無法避免;隨著戰鬥進行,戰況也不樂觀,

『不行,這樣下去會輸的,』看到武器匕首被斬斷後,紫雲不禁浮現這個念頭;手上不自覺的抽出小刀,準備隨時給以暗中支援,

看向另一邊的姜晨幾人,紫雲此刻非常難以拿捏:『他們都是很強大的武者,若是不小心被他們發現,那到時自己恐怕就……』

『如果能掩蓋掉痕迹,說不定不會被發現,可現在問題是…無法保證百分百成功啊,』紫雲對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因為他記得虛空子曾經說過:族群的血脈覺醒雖然很難,可是血脈力量修鍊到極致后,是足以讓任何人都察覺不到,

如果可以,紫雲真的不想暗中出手,但奈何藍星一直處於劣勢,而沈天又是下手毫不留情,

周身一股無形旋風的出現,這樣也是讓紫雲稍微緩和,但是緊接而來的莫名破綻,還有那直指心臟的全力劍擊,無不讓人緊張到全身緊繃,

『管不了那麼多了,隱刀…這次定要成功啊,』手中飛刀甩出去的剎那,刀影瞬間就從半空消失,下一刻突兀出現在台上……

全神貫注操控著力量的紫雲,這時還不忘在心裡這樣想到:『晨哥,我要是被人發現了,你可別把我給忘了,到時可要罩著我啊,』 南嶺,天聖山,聖山主峰,

原本是非常喜慶的闊大婚台,誰也想不到竟會演變成戰場,如今更是進入到了戰鬥尾聲:「沈天,如果你能接住我的下一招,就算你贏,你敢接嗎,」

先前的那抹鮮紅同樣讓紫雲心驚,好在藍星的狀態看似並沒有大礙;心裡還在慶幸先前沒有被人發現,最後的勝負對決話語就突然傳來,

看到無形旋風盤旋圍繞,頭髮服飾也都隨之飛舞,這簡直讓紫雲好生羨慕:『怎麼可以這麼的…拉風帥氣,以後你施這招時可千萬別讓我站旁邊,』

『轟轟轟…,,,』強襲而來的爆炸威勢,瞬間就讓紫雲有點懵:『天星,可別跟我說…這就是你的實力,晨哥沒有動手腳…我可不信吶,』

『嘣…,』木材崩裂聲讓紫雲回過神來,上方跌落的身影更讓他緊張:『天星那麼在意她,可千萬不能讓她受傷,移形換位,動,』

「你好,我叫紫雲,是天星的朋友,」紫雲正在自我介紹著,想給小月留個好印象,卻發現有人仍在跟來:「呀,這麼快,等下再說,」

順利落地后,手中剛拿出兩枚飛刀,就看到對方身形停在空中;感覺非常詭異的同時,略帶疑惑的熟悉聲音傳來:「你們兩個…在搞什麼,」

姜晨虛幻身影的出現,讓紫雲整個人都興奮起來,剛想說點什麼就又聽到:「哦,我知道了,你們還不認識,對吧,」

聞言看向不遠處的持劍青年,紫雲也是有些好奇的打量他,但姜晨好似就沒準備要介紹:「哎呀,你們倆…有時間找藍星相互介紹下,現在……」

遠處台上突現道衝天氣勢,幾乎震驚到在場的所有人,突發情況無不讓人很意外:「沈天死了,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南嶺,天聖山,山頂空地,

隨著距離的不斷靠近,紫雲終於按捺不住重聚的心情:「天星,好久沒見,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聖山的,」、「嘿嘿,我當然是來幫你的啊,」、「我現在可比那時厲害多了,」

早就清楚藍星不太會表達,紫雲也就自來熟的回應道:「哈哈,你是要感謝我,對吧,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接下來藍星與小月的重聚,紫雲也覺得自己不好打擾,便看向剛才那位持劍青年;發現他瞥了自己一眼后就沒再注意,這讓停留在半空中的招手略顯尷尬,

將目光轉向姜晨,轉移剛才的尷尬,聽著他對沈亢的解釋,紫雲突然覺得很奇怪:『天星的師傅,不就是你嗎,』

『轟轟轟…,,,』與先前一出無二的爆炸,這次卻是在後方人群中爆發;意外情況接連不斷的發生,著實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這又是怎麼回事啊,』

紫雲這時還沒怎麼反應過來,就聽到旁邊傳來這樣的聲音:「影魂,你…給我顆雷珠,以後再補償你,」

反應過來是要撤離后,藍星也是立即示意道:「影魂,紫雲,待會找機會離開,事情已經結束了,」

雖然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但紫雲卻頗為認同離開這裡,看著台下的混亂就感到不安,這時心中也是突然浮現疑惑:『待會離開,什麼時候,怎麼離開,』

紫雲很想詢問藍星具體情況,但發覺他好像沒空搭理自己,而這時注意力也被發言吸引:「大家,請聽我說……希望別自亂了陣腳,」

接下來,藍星抱著小月躍到台下,這讓紫雲瞬間看了過去,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就發覺有人一把拉住自己,

「你…,」紫雲剛想出聲詢問情況,身後就再次發生了爆炸:『這又是怎麼回事,我錯過什麼了嗎,』 出場就霸道,你丫總裁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