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絕不能!

劍力在緩緩的變弱,恆毅清楚的知道,每一次凝聚全力一擊都變的更艱難,極盡努力仍然無法達到最大化的殺傷力。

百數血海魔影變異體持續不斷吸收氣血的光束影響太大。

瞬斬再一次發動,帶著恆毅閃移千丈。

他的呼吸變的粗重,如此帶來的片刻喘息之機讓身體虧損的血力得以恢復完整,可是,他的喘息仍然粗重。

『精力快接近衰竭的邊緣了……』恆毅暗暗咬牙,緊了緊手裡的天意劍,他已經陷入危險的境地。過不了多久,跌入衰竭狀態的精力會讓他的恢復能力越來越慢,慢至最終停滯的狀態,他的力量會越來越弱,那時候就是他的死期……

一道道化作黑霧狀態迅速追趕上來的血海魔影變異體重組成人形的同時,仍舊射出道道黑紅色的光束,持續不斷的吸收恆毅的氣血,十個戰帝仍然將他包圍……

還能夠支撐多久?

不知道……

恆毅手中的天意劍全力揮出,擋住暗影小帝的劍時,爆發的劍勁衝擊力吞沒了周圍的虛空,劍上的衝擊力量震的恆毅手臂一陣發麻,這是至今為止頭一次在對劍硬拼產生這樣的感覺,那意味著他的殺傷力已經不能佔據優勢,他的殺傷力減弱的更多了……

還能夠……

支撐多久?

『恆毅,請你支持住,等我……』隻身一人沖入沉睡狀態的暗影族中間的天仙子默默的為恆毅打氣,儘管這份心意傳遞不到那麼遠。

深入密密麻麻的暗影族包圍半個時辰的時候,沉睡的暗影族中間湧入一個個眾星之尊至頂尊實力的暗影族。

他們擠過沉睡的同類之間,一道道戲謔、殘忍的目光全落在前飛的天仙子臉上。

沒有受傷的他們的實力修為根本不懼怕天仙子的特殊能力。

這些本就是黑月部署的,針對天仙子的攔截阻力。

星尊三重修為實力的天仙子如何應對這些至少眾星之尊、最強頂尊勢力的暗影族變異體的截擊?

此刻的她似乎只剩下立即掉頭飛逃一條生路可走……

擠過沉睡暗影族的那些暗影族的變異體數量越來越多,頃刻之間,伴隨天仙子的飛進,周圍鑽出來,接近的眾星之尊暗影族數量已經多的可用密密麻麻計算!

天仙子沒有逃,甚至連臉色都沒有變。

她那雙一直亮著奇異的灰白色光芒的眸子,突然變的戲謔,殘忍,冷酷,那目光乍一看竟然跟暗影族如出一撤!

然後——

下一刻,周圍的暗影族無論是沉睡者的,還是那些非常情形充滿殺傷力的眾星之尊實力以上的,全都在瞬間頓住,然後,身體里爆發出來漆黑的能量!

一團團爆發的漆黑能量迅速連綿成片……

偌大的宇宙虛空範圍內,頃刻間全都被黑光充斥!

充斥的黑光中,範圍內所有的暗影族無論修為高低全都化成綻放的彩光……

那情形猶如恆毅試圖利用沉睡的暗影族突出重圍時候見到的那樣……

當黑光消失,彩光暗淡。

天仙子視線範圍的盡頭再看不見任何一個暗影族……

空空蕩蕩的彷彿那些暗影族從開始就不曾存在。

這到底是種什麼樣的力量?

……

宇宙虛空。

隱秘傳送陣處。

負責回報消息和傳令的利璃的侍女的身影在白光中迅速清晰。

她虛空跪地,作禮道「回稟大帝,攔截天仙子的一千眾星之尊,五百眾星之尊二重,十個頂尊戰士全都死於暗影霸氣!」

「什麼!」黑月簡直以為自己聽錯……

暗影霸氣,那是暗影族才擁有的特殊力量,與生俱來,強者隨時能夠徹底毀滅弱者的特殊力量!

力量的強弱取決於靈魂之火,因為正常情況下靈魂之火的強弱取決於實力修為,只有更強的暗影霸氣才能夠觸發暗影族弱者的暗影霸氣,在這種絕對的力量面前,所有弱者都會輕易化為烏有,頃刻間清掃許多星球範圍內的暗影族也絕非神話。

這是暗影族體系存在的根本,但也是最危險的力量,正因為如此,暗影族剩下存在感性度的後代必定殺死,絕對不容存在感性度的後代存活,存在感性度就可能背叛,一個足夠強大的背叛者通過暗影霸氣甚至能夠給暗影族帶來滅族之禍!

半晌,黑仍然無法消化這個消息。「不可能!我族內不可能有叛徒!死亡的族眾最後心語傳遞的信息內容如何?」

「發動暗影霸氣的人是天仙子。」

「……」黑月怔住,沒有比這更荒唐的結果了……「只有我族才擁有暗影霸氣,天仙子不可能!」

「人類的**之徒眾多,我認為天仙子很可能有暗影族血統。」侍女的猜測讓黑月迅速思考這個可能性……

過去在人類文明的時候她的確見過一些荒唐的事情。

五年風險歷練的時候,曾經她和許問峰就發現有參與歷練的天上天軍團的戰士私下生擒活捉了女暗影族藏匿,大軍休息的時候離開駐軍區拿俘虜的女暗影族當作泄-欲工具的事情。

那時候許問峰雖然知道,但沒有處置,覺得為這種事情以軍規殺人沒有必要,實際上那類情況很多,當時的青系軍團早就習以為常。(未完待續。。) 會做那種事情的大多數是出身低微,一直沒有碰過女人的男子,本就憋的太久,又很難吸引身邊的人類女性,這才會把心思動到女暗影族身上。

軍區有這樣的事情,人類文明的歷史上也有過長期圈養女暗影族當作性-奴的事情。

「天仙子是人類和我組的混血,因此具有暗影霸氣能力,她的修為八百年來無法跨越星尊三重也是受我族遺傳能力限定影響……她是個擁有我族血統,星尊三重遺傳實力,人類文明的智慧度和感性開啟度的混血……但為什麼我族之後不是純粹的我族?」黑月思索著得出這個結論,但仍然存在難以解釋的不合理處,暗影族之後應該必屬暗影,即使是個感性開啟度高的,遺傳能力造就的本質仍然是暗影族,而不是如此人類化的存在。

但暗影霸氣只有暗影族具備,否則暗影族就根本不可能生存到現在。

縱然一時沒能想通究竟,黑月卻決定必須詳細調查天仙子的過去,天仙子的情況不是一件小事,如果有心人以天仙子的情況為藍本,人為製造類似的情況,那時候暗影族的人海優勢將會蕩然無存!

「大帝,接下來該如何部署?」侍女的話將黑月拉回現實,然而從得知天仙子憑藉暗影霸氣殺人那刻開始黑月已經意識到攔截計劃毫無用處,原本以為天仙子的這個身軀會是最容易對付的救援力量,卻沒想到這個看似擁有最弱真氣修為的身軀偏偏擁有各種奇迹一樣的力量!

靈魂和身軀的力量關係構成從來複雜。強大的靈魂在不夠強大的身軀里時難以發揮全部,可是在暗影霸氣面前別說是其它暗影族,即使是黑月自己。也不敢以身犯險。

暗影霸氣的強弱全看靈魂之火的力量,以靈魂之火的強弱論,包括她在內,暗影族大約沒有一個能有承受得起天仙子暗影霸氣滅殺的信心!

弱者必死於更強者的暗影霸氣,這是暗影族歷史中從不會改變的定論,原本也是維持暗影族體系的必須力量。

可是此刻,卻在天仙子面前變成絕對的、無力對抗的弱點。

「天仙子接近恆毅還有多久?」

穿越到遊戲商店 「大約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內必須殺死恆毅!赤影神帝為首的十戰帝到時立即撤退。」黑月冷靜的做出調整。否則在天仙子的暗影霸氣面前,他們簡直就是任人宰殺!

「是!」智慧變異體領命而去。

天仙子的暗影霸氣讓她們都產生強大的危機感,一個異族。擁有暗影霸氣,擁有當今宇宙沒多少人能夠企及的強大靈魂之火力量,這是暗影族至今為止最大的危機……

『天仙子——必須死!』

……

乾淨的宇宙虛空,極目望去再看不到暗影族的蹤影。天仙子的口中仍然持續不斷的發出只有暗影族能夠聽見的暗影心語。控制著整座天涯星系範圍內的暗影族持續陷入沉睡狀態。

『恆毅,等我……』

恆毅,等我……

劍光——仍然在不絕碰撞。

每一次的碰撞中恆毅的戶口都崩裂一次,殘魂神訣的作用下裂開的虎口迅速癒合。

然而,在下一次的碰撞中又立即裂開。

而傷口癒合的速度卻越來越慢。

精力已經開始衰竭,即將步入極限。

恆毅最後看了眼懷裡玄冰封印的冰璃……

『抱歉,如果我還有機會活著回來……』

紅光殘影漸漸消散,瞬斬帶著恆毅閃移五百丈外。一百個血海魔影變異體和十戰帝紛紛化作黑霧狀態——

恆毅手中的天意劍劍柄抵在玄冰封印的冰璃胸口部位,環繞在他劍上的黑色龍魂遊動著。遊動著,那雙猩紅的眸子里流露出異樣的情緒。

恆毅彷彿能夠感覺到。

『我們曾經一定相識,但抱歉我至今無法想起關於你的一切,帶她走,我說過,一定要帶她走——』展開的血鳳之翼迅速凝聚的紅光能量瞬間化作毀滅怒放的粗大光柱!

穿透性能量的毀滅怒放被認為的添加了推動性衝擊力量。

深紅的天意劍頃刻間化作一頭黑色的能量遊動,黑龍的背上展開一對黑色的能量龍翼,在毀滅怒放推動的力量下,黑龍最後一次回頭看了眼頃刻間已經邊遠而看不見了的恆毅,怒嘯著,與毀滅怒放的力量融匯一體,化作推動的力量盯著玄冰封印的冰璃劃過虛空——

驟然自天仙子面前一閃而過……

疾飛中的天仙子扭頭望著黑龍飛去的方向,莫名的恐慌頃刻間在她身心蔓延……

殺氣,第一次從天仙子眸子里流露出來!

『暗影族敢捉走恆毅,我便屠滅希拉星系!』天仙子額頭亮起顆發光的咕嚕果,與之同時她背後驟然展開一對七彩的蝶翼,蝶翼上持續不斷的散溢著陣陣彩色的光霧,分明猶如恆毅的百師。

天仙子的飛移速度驟然大幅度提升,整個人化作道彩色的疾光,急速趕往恆毅所在方向——

天意劍中蘊含的龍魂化作推動力,融合毀滅怒放的光束帶走了玄冰封印的冰璃。

恆毅的手中已然沒有了劍,同時也失去了龍魂之力。

精力又走入衰竭邊緣的他此刻連一個戰帝的劍都接不起。

然而,他已經支撐到了極限。

最後能做的也僅僅讓冰璃平安的離開……

面對末路的絕境,恆毅不由想起自幼一直做的那個夢,永恆創始神的夢……

夢裡的自己破開天空,天空破開前他是全民公敵,當天空破開后他被稱呼為永恆的創始神。

如果追求的真理能夠造福於眾,哪怕為此而死也在所不惜。

至今為止恆毅一直願意當夢裡那樣的自己。

但今天,他的死卻只是為了一己私情。

他從沒想過當這樣的人,但他卻一直在做這樣的事。

因為只要是該做的,那就隨時值得拼上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

一團團黑霧出現在恆毅周圍,一百個血海魔影變異體,十戰帝。

每一次的瞬斬發動后都遭遇這樣的追擊,甩開暗影族的可能只有一個——無盡的靈魂之力造就的無止境發動的紛飛亂斬。

但眼前沒有這種條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