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絲卡蒂:「……」

正所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郝若姬離開后,空氣再度扭曲起來,很顯然,有一個人要來了。

只不過她分明可以感受到,這此出現的能量波動,比之前的,要弱小很多。

……

「珍妮小姐。」盧迪爾又叫了一聲,但是珍妮並沒有任何的回應。

他感覺有些不對,趕忙跑過去。

可是還不等他近身,就被一個少年給攔住了。「你是誰?」

「你是誰?」盧迪爾皺起眉頭,這個人是誰,竟然跟在小姐的身邊,看他油頭粉面的,就不像什麼好人。

「她是我救得,你說我是什麼人?」少年哼了一聲。

「珍妮小姐受傷了?」盧迪爾一陣震驚,隨後趕忙道歉:「對不起,我是她的屬下,珍妮小姐給您添麻煩了。」

「原來你是她的屬下,那麼好,她就交給你了。」

珍妮卻是一臉不樂意。「你誰啊,誰是你家小姐,瞪大你的眼睛看仔細了,我叫買買提切糕。」

妥了,沒錯了,有這句話就准沒跑了。

珍妮小姐最喜歡用買買提切糕這個化名了。

「珍妮小姐,現在沒有外人,咱們可以說實話了。」盧迪爾對他使了個眼色,他立馬會意迴避了,然後他對珍妮說道。

「我想你真得認錯了,我的名字叫買買提切糕,根本不是你口中所說的什麼小姐。」珍妮果斷的搖了搖頭,她叫買買提切糕,根本不是那個什麼珍妮。「你趕緊走開,別耽誤我看八爪魚。」

盧迪爾有些懵逼,但是卻被少年叫了過去。

「我跟你說,我救她的時候,她的頭部遭受過撞擊,應該是暫時性失憶了。」少年說道。

「什麼?」最讓她震驚的不是珍妮失憶,而是她竟然受了這麼重的傷。

盧迪爾一拳錘斷了旁邊三人環抱的參天大樹。「可惡,為什麼我當初沒有堅持一下,如果我堅持跟隨她,就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了。」

懊惱的感覺在心中回應,一時間,讓他有了想以死謝罪的衝動。

這時,八爪魚登上了岸,它每向前一動一段距離,就會進行一次的破壞。

然而就在它即將踐踏掉已經建造一半的大船的那一刻,一道聲音傳了出來。「滾!」

隨著聲音的出現,一股股無匹的能量席捲開來,直接將大章魚給擊退兩米遠。

奇恩的身影出現了,她眯著眼睛看著章魚。「你是真想死不成!」

轟隆隆!

隨即,她雙掌攤開,章魚的上方立刻出現八個光環。

光環出現的那一剎那,立刻如同加特林一般,向著章魚噴射出駭人的能量光團。

劇烈的聲音伴隨著章魚的慘叫,久久不可斷絕。

血霧開始瀰漫了起來,隱天蔽日,一副愁雲慘霧的光景,已經遮擋住了那章魚的身軀。

……

美卡洛。

路易看著這些人螳臂當車的攔阻大猩猩,不由打了個哈欠,隨後離開了這裡。

對於他來說,這隻大猩猩只不過是一隻辣雞。

「大妹砸來到這個世界,我還沒找到呢。」

地下宮殿里。

桂妮維婭首先看到的,是莫德雷德的雕像,看到這個雕像的時候,她十分的氣憤,當場就把它摧毀了。

「王上。」摧毀了莫德雷德的雕像后,她來到阿瑟王雕像的腳下,匍匐了下去。

「時隔多年,我又再次遇見你了。」 第五十話

「王上,雖然我還有好多話想和您說,但是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把您復活。」她自顧自的說著,然後在阿瑟王雕像上面滴了一滴碧綠的液體,阿瑟的雕像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小,最後成為小型的手辦。

她雙手如視珍寶一樣的捧著雕像。「請您屈尊移駕出宮,用不了多久,您就會再度君臨不列顛。」

……

格拉斯哥。

裂縫中,鑽出一個穿著斗篷的人。

從她苗條的曲線中,可以看得出來,是個女人。

「你也是想攔阻我的嗎?」絲卡蒂看著她。

那個女人俯下身子。「尊敬的陰影女王,阿瑟王已經死掉了,還請讓我將她的肉身回收,身為她的王姐,我想最後將她好好安葬。」

絲卡蒂覺得有道理,畢竟阿瑟的生機全無,她的靈魂,應該去往那個成為死星的陰影世界了。

「恩准。」如果把她的屍體也帶走,倒是顯得絲卡蒂多麼小心眼了。

「多謝女王。」那個女人再次躬身,然後帶著阿瑟的軀體離開了這裡。

她並沒有帶著阿瑟的身體去埋葬,而是來到一處四面環繞沿江的火山。

阿瑟閉著雙眸,安詳的樣子彷彿睡著了一樣。

而那個穿著斗篷的女人,則是在高溫炙烤下,依舊能夠安心的站立,彷彿四周的溫度不是高熱,而是非常適宜而涼爽的溫度。

一雙冰冷的眼眸,透過陰沉而又污染眼中的空氣,眺望著遠方,她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人。

不久后,桂妮維婭的身影終於出現在了這裡。

「你來了?」

「我來了。」

「東西帶來了嗎?」

「在這。」

光芒閃爍,高大的雕像瞬間佇立在兩個人面前。

斗篷女人目光閃了閃,不過好在有斗篷遮擋,桂妮維婭並沒有察覺出她的異樣。

「你做得很好。」她拍了拍桂妮維婭的肩膀,然後輕輕的攙扶起阿瑟的屍體,一手抓在阿瑟的身上,一手放在雕像上。

然而,就當她準備將兩件物品推入沿江的時候,桂妮維婭叫住了她,她有些不確定的問道:「那個……你真得可以復活吾王嗎?」

「不要對我的能力抱有疑惑,你應該知道,你是怎麼活過來的。」簡單的一席話,消除了桂妮維婭心裡最後的疑慮。

而她不知道的是,這座火山的目的,就是這個斗篷女人為了復活大計製作出來的。

當初,為了留下這一手,她可是收掉了五位魔神的靈魂和軀體的。

將兩件物品拋下去后,她又拿出另外一件物品,假如烏提瑞婭還在這裡,一定可以認出,這不就是被偷走的王者之劍嗎?

這把劍,也隨著阿瑟王沒入沿江,也追隨而去。

「吾王,願神的祝福與您同在。」桂妮維婭虔誠的祈禱著。

……

「阿瑟……」

來自於虛空的聲音,將阿瑟喚醒,當她睜開雙眸的那一刻,發現四周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的光彩。

突然,金色的光芒閃爍起來,將所有的黑暗褪去。

一個巨大的酒杯,漂浮在空中。

「啊~吾記得吾已經死掉了,那麼你也應該去找下一位宿主了。」阿瑟靜靜的盯著它,自己的身體在緩緩的下降著。

「阿瑟,你不應該這樣的死去,你還有你的親人,朋友,都等著你來拯救。」

阿瑟搖了搖頭。「嘛,這一切就像是夢一樣,我沒有呆毛一樣的好命,可以做那樣的一個美夢,我彷彿是跨越了幾個世紀,做了幾世的普通人,最後,你又將我喚醒,醒來之後,又讓我見到悲劇的重演。」

「嘛,如果這一切真得是夢,請讓我早些醒來。」

「嘛,我累了,這一覺,應該再也沒有人來吵我了吧。」

她漸漸的閉上了雙眼,放棄了復生的機會。

在記憶沒有恢復的時候,她以為自己只是個faker,頂著阿瑟王的臉卻一直不想接受這個事實。

隨著時間的流淌,她漸漸的又接受了這個身份。

但是每一次的轉世,她都知曉了一些事情,最後的最後,她在一場自己想象出來的捅杯戰爭中,復甦了更多了記憶。

在降臨這個世界的時刻,她明白,自己不是一個假冒偽劣產品,而是之前的一切,才是一個夢。

只有她作為阿瑟的一切,才是真實的。

嘛嘛,這個老夥計陪了她這麼久,隨她任性了這麼多次,這一次,她也該放生了。

最後,她緩緩閉上了雙目,將靈魂陷入真正的沉眠。

不列顛尼亞最耀眼的星辰,在這一刻,真正的消亡。

……

賽安港口。

大章魚的肉身被摧毀得七零八落,但是,很快有組建到了一起。

它向奇恩大聲咆哮了起來。

奇恩後退了一步,這東西不是多強,但是它不死啊。

就在這個時候,少年突然悶哼了一聲,心中彷彿有著什麼東西,被硬生生的給拉扯了出去。

「MyKing!」

他踉蹌著腳步,捂著煩悶的胸口,已經回家了,為什麼還會遭遇到這樣的事情。

更何況,王早已經離開了,為什麼這一刻,又會想起這個名字。

「貝迪維爾,把聖劍放回仙女的手中,將它歸還給天神……」

久遠的記憶,又被那如同雲遊詩人的好聽的聲線訴說,少年撲通一聲,半跪在了地上。

他的眼睛濕潤了,那個他最不願想起的人,又再度想起來了。

美卡洛。

「MyKing!」

路易不自然的行起了騎士禮。

「路易,你怎麼了?」烏提瑞婭有些詫異他突然的舉動。

路易用力的搖了搖頭,嘴唇發白。「王上,臣有罪啊。」

隨後,他的眼眸變得憂鬱了起來。

與此同時,地下宮殿中,發出轟隆隆的巨響。

莫德雷德的雕像,再度重塑,一個活生生的人,穿著獅子鎧甲,站在那裡。

帶著尖角的偷窺隨著他的一歪脖,而暴露出霸道的身材。

他看了看宮殿的四周,然後回首看了一眼身後的高層階梯,發現那個雕像消失不見了。

沉默了良久,他發出淡淡的一聲輕哼。「呵……」

看起漫不經心的輕哼,卻是威勢十足。 暴力,嗜血的氣息,在她的周身縈繞著,那並不是特別高大的身軀,在此刻卻是猶如滅世的魔神一般,令人膽寒。

「我的國家啊,我,不列顛尼亞第三代王,回來了。」

……

賽安港口。

大章魚瘋狂的肆虐,粗壯的八爪每一次的揮動,都要毀滅一片建築,即使沒有被打到的建築,也都宛如被颱風吹拂過似的,搖曳不已。

奇恩拚命的躲閃著它的攻擊,懸殊的身高差,令她像是一隻小小的飛蛾。

這個生物太奇怪了,明明已經殺了它好幾次,但是它又很快的就可以恢復,就跟開了掛一樣。

她就算實力再強,在放過幾次技能后,終究還是會有所消耗的。

現在的她,已經不復剛剛那般的強大了,即使是單單的躲閃,也是非常的吃力的。

終於,巨大的陰影將她籠罩,巨大的如同蟒蛇一般的爪子,子她頭頂上空的數十米出,飛快的落下。

雖然距離還比較遠,但是它所形成的能量威壓,就足已讓奇恩難以站立。

眼睜睜的看著死亡在臨近,她的心在這一刻,多少有些害怕。

由於實力的強橫,她從來不知道恐懼是什麼,然而恐懼降臨的時候,她終於感受到了自己的無力。

「珍妮,再見了。」閉上了雙眼,輕輕的呢喃,表述著她的不舍和遺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