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經此一戰,蔡瑁關閉水軍寨門,日夜在寨內操練,即便江東水軍前來挑釁,蔡瑁只命人亂箭射殺,不準出寨迎敵,對此周瑜也十分的無奈。

蔡瑁如此謹慎,讓周瑜頗爲苦惱,他知道如果放任蔡瑁就這樣操練水軍,等到荊州水軍戰力提高,自己想要勝出就更加困難了。

在夏口,戰局恰恰相反,張允數次來到寨前挑釁,可是劉備採納了諸葛亮的建議就是不出,高掛免戰牌。

誰也不知道諸葛亮在想些什麼,無論張允人多人少前來叫戰,諸葛亮就是不搭理,雖然劉備問過原因,但是諸葛亮只是搖了搖頭,神祕一笑。

相對於夏口與蒲圻,江陵幾乎陷入了戰爭的泥淖中,曹仁隔三差五前來攻城,無論是北門還是東門、西門全都被攻了個遍。

之所以會這樣,一方面是曹仁對劉修的仇恨太深,當陽一戰的陰影根植於曹仁的心中,恨不得把劉修千刀萬剮,另一方面他也得到了曹操的命令,讓他務必在半個月內拿下江陵。

油江口的甘寧源源不斷的從長江南岸採集的巨石、滾木運進江陵,所以江陵的防守器械並不會短缺,除非曹操敗甘寧,封鎖長江。

十天過去了,轉眼進入了九月底,天氣漸寒。

曹仁經過十多次攻城之後,並沒有太多的收穫,曹軍死傷已經過萬,而守軍也已經死傷超過三千多人,其他書友正在看:。

雖然曹軍數次攻上了城頭,但是都被退了下來。

江陵城下,惡臭漫天,護城河被染成了暗袖色。

劉修很慶幸,幸虧自己佔據了江陵,得到了城中的軍資,荊州十多年無戰事,囤積的軍資大部分都運抵江陵,全部被劉修所得。

在劉修看來,莫說曹操圍攻幾個月,就是半年甚至一年,他也不怕,依靠所得的軍資足夠支撐,這也是劉修淡定的原因之一。

此時已經夜深,江陵城中的一個宅院中,護衛森嚴。

劉修一個人,心情煩悶,只帶了幾名隨從來到此地。

院中一個大漢對月長嘆,在他的面前幾個酒罈已經空了。

吱呀門開了,大漢看了一眼,只見門外進來一個十五六歲的英俊少年。

“呵呵,劉太守還沒睡啊。”大漢淡淡道。

來人正是劉修,劉修笑道:“睡不着啊,故而前來與你一敘。”

“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可說的,如果劉太守你是來說降的話,我勸你還是不要浪費口舌了,我早就說過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讓我投降絕無可能。”大漢一臉的決絕。

劉修淡笑道:“我知樂將軍心意,故而已經放棄說服你的算了。”

劉修走到院子中,坐在大漢的對面。

此大漢正是在宛城之戰中,被黃忠生擒的樂進樂文謙,雖然劉修十分的想要招降對方,而且也多次上陣遊說,可是樂進就是軟硬不吃,只求速死,對此劉修只能無奈的搖頭。

漸漸的他也明白了樂進的爲人,此人從少年時候就跟隨曹操南征北戰,深的曹操的器重,而且他的家室也在許都,且不說他是否忠心,如果樂進投降,說不定曹操一怒,將他的家人處死,而如果他不投降,曹操必然會善待他的家人,故而無論從哪一方面將,樂進都是不會投降的。

當然除非劉修可以想辦法從許都將樂進的家人掠奪到江陵來,然後看能不能招降他,現在絕無可能。

故而劉修也不會再浪費口舌,整天是好酒好菜招待,也不說殺也不放歸也不招降,方法樂進不存在一樣,對此樂進也喜聞樂見,巴不得劉修永遠不要出現呢。

“既然劉太守不是來遊說的,那來此地有何貴幹啊?”樂進看都不看劉修一眼,淡淡道。

“呵呵,我就是來看看你嘛,多日不見,十分想念。”

樂進犯了個白眼,沒好氣道:“既如此,看也看了,劉太守就請回吧。”

劉修沒有搭理樂進這茬,自顧自的倒了杯酒,一飲而盡,緩緩放下酒杯道:“如今曹仁已經在外攻江陵十來天了,文謙以爲江陵能守多久?”

“此番我主率領百萬雄師南征,劉太守只不過兩萬人馬而已,攻破江陵是遲早的事情,我勸劉太守不要螳臂當車,早早開門投降,方爲上策。”

“哈哈,文謙真乃忠孝之人啊,自己已經淪爲階下之囚,自身難保,反過來倒要勸我及早投降,文謙是不是身份沒搞清楚吧。”劉修忍不住哈哈一笑。

“呵呵,是劉太守沒認清形式而已。”

“願聞其詳。” 樂進飲了一杯酒。n∈n∈diǎnn∈小n∈說,..o

“我主自起兵之日,正直黃巾亂天下,漢室羸弱,天下門閥紛紛招兵買馬,共討逆賊,董卓亂政之後,各諸侯割據爭霸,不聽號令,我主迎奉天子,征討四方,多少豪傑敗於我主手下,而今我主統帥百萬雄兵,欲平定江南,你們拿什麼抵抗,雖一時得意,然終究是跳樑小醜,焉能逆大勢所趨,不如早早順應天命,方保平安啊。”

“哈哈,曹操不過一奸賊爾,人神共憤,天下共討之,天子羸弱便目無王法,欺凌幼主,挾持天子,此等大逆不道之人,焉能長久乎,此地便是曹賊兵敗之地。”

娛樂之王 聽了樂進的話,劉修哈哈大笑。

“哼,呈口舌之利無用。”

“文謙侍奉逆賊,豈不是助紂爲虐,何不早早棄暗投明,以保國恩。”

“忠臣不事二主,言降之事休要再提。”

“文謙如果不信,我們打個賭如何?”劉修狡黠一笑。

樂進詫異的看向劉修:“如何賭法?”

“就問你敢不敢。”

“大丈夫,生死都可置之度外,有什麼不敢的。”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賭一賭,曹操南征是勝是敗。”劉修笑道。

“哈哈,那還用說,自然必勝無疑。”

“文謙言之過早。”

“賭注爲何物?如果我主勝了呢,又待怎講?”樂進逼視着劉修問道。

劉修毫不在意:“如果曹操勝,我願意自縛雙手,親自到曹操面前認罪,是殺是刮,任憑發落,並且將文謙放還。”

“哈哈,好,君子一言。”樂進哈哈一笑,在他看來,曹操必勝,他就不信劉修這diǎn人能夠敵得過曹操百萬雄師。

“絕無反悔。”

“如此甚好,當飲此杯。”

“不急,如果曹操敗了呢?”劉修問道。

“如果我主敗了,我願悉聽尊便,納降又如何。”樂進豪言道。

“好,只希望文謙到時候不要反悔。”劉修眼睛一亮,連忙道。

樂進十分自信:“大丈夫一言既出,絕無反悔。”

“來,我們共飲此杯,賭約從現就開始了。”

劉修心裏十分高興,其實關於賭約也只是臨時起意而已,卻沒想到樂進連想都不想就答應了,不過話說回來,若不是劉修知道歷史上赤壁之戰曹操戰敗,也不敢如此下賭,畢竟曹操有二十多萬人馬,己方只有幾萬而已,勝算很低。

……

劉修因爲高興,所以多喝了幾杯,回到住處已經是深夜。

這段時間,因爲疲於守城,與曹軍多次交戰,劉修身心俱疲,又加上喝了diǎn酒,回到住處,倒頭便要睡去。

就在這個時候,門開了,一個身着青衣的女子走了進來。

“滿屋子酒氣,太守大人好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啊。”進屋之人話語帶着一絲嗔怒。

劉修自然知道來人是說,正是糜鈺。

當初在當陽一戰中,從曹操手裏將她救下,本來說是到了江陵,便打算送於其盤纏讓其自行離去,誰知糜鈺不願離去,說是無家可歸,願意留在劉修身邊做一個丫鬟。

正巧劉修身邊也並無人照顧,又見其可憐,便留了下來,在太守府的別院中尋了兩間房給她們母女二人居住。

不過讓劉修納悶的是,糜鈺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小姐,無論是從穿着還是從做事笨拙就看得出來,爲何偏偏要留在自己身邊當一個丫鬟呢。

想不通便不想了,任誰也不可能拒絕一個美女的要求。

“呵呵,今天高興就多喝了幾杯。” https://ptt9.com/121916/ 劉修笑着直起身子。

“太守大人心到是真寬,如今曹操大軍圍攻江陵,太守大人還能高興的起來,你就不擔心曹仁攻破城池嗎。”糜鈺走到劉修榻邊,手裏端着一碗茶水。

劉修接過茶杯,笑道:“有什麼可擔心的,江陵城高牆厚,防禦牢固,就算給他曹仁一年半載也不見得能夠攻破。”

“莫說大話,還是謹慎爲好。”糜鈺關切道。

劉修diǎn了diǎn頭,喝掉杯中的茶水,感覺好受了一些,這些日子與糜鈺幾乎天天見面,二人之間自然也熟絡起來,從一開始劉修就沒把對方當丫鬟使喚,倒是糜鈺自己主動的伺候劉修,這倒讓劉修十分的不好意思。

“恩,你說的沒錯,我會注意的。”劉修衝着糜鈺調皮的眨眨眼道。

糜鈺會心一笑,這段時間糜鈺過的十分開心,這十多年來從來沒有像這幾天這樣過的輕鬆自在,她之所以留在劉修身邊就是處於好奇之心,在她看來劉修只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少年,但是卻十分的成熟,體內彷彿一個三十歲的靈魂一樣,另外自己確實無地可去。

“對了,你怎麼還不去睡啊,這麼晚了。”

“這不是等你嗎。”糜鈺聲音很低,昏暗的屋子內,糜鈺的臉上帶着微微的紅暈,不知道爲啥,這幾天的相處糜鈺感覺自己對劉修有種特別的感覺,見不到劉修心裏感覺空空的。

劉修沒有注意到糜鈺的反應,淡笑道:“我又沒把你當丫鬟,你不必如此。”

“怎麼,不想見到我嗎。”糜鈺別過頭去,嘟囔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就是這個意思。”

“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

“你真的就是這個意思。”

劉修十分的無語,這女人怎麼說變臉就變臉呢,難怪古人說女人心海底針。

“徐老夫人睡了吧。”劉修試圖轉移話題。

“恩,我娘早已歇息。”

“那你也會去早diǎn休息吧,我這幾天太累了,明天說不定又有一場惡戰。”劉修準備攆人了,他真的實在太困了。

糜鈺很體貼,沒有糾纏,她知道劉修這幾天卻是很累,每天大戰,晚上還要去視察城牆防禦。

“那我回去休息了,你早diǎn歇息吧。”糜鈺依依不捨道。

劉修聽完糜鈺的話,如負重釋,沒有注意到糜鈺說話的語氣,他現在只想一個人躺下,睡個安穩的覺。

“恩恩,去吧去吧。”說完糜鈺的腳還沒走出門檻,屋內就傳來了一陣陣呼嚕聲。

糜鈺掩嘴一笑:“嘿嘿。” 對峙一直持續到十月中旬,之間大大小小進行了數十次的戰鬥,然而依然沒有改變局勢,此時曹操終於是顯得焦躁不安,因爲糧草在也也支撐不了半個月了。△¢小,..o

在南郡各縣收購糧草已經導致名怨沸騰了,如果從襄陽運糧過來,想要提供二十多萬大軍的糧草供應,需要發動數萬百姓,勞民傷財。

傾城熱戀 “諸位,現在戰況處於對峙之中,我們耗不起啊,諸位可有什麼解決的辦法。”曹操坐在中軍打仗中,皺眉不展。

坐在帳下的文武百官也是一皺莫展。

歷史上曹操做所以能夠與周瑜長達數月的對峙,是因爲他在劉備之前攻佔了江陵,得到了大量的糧草,故而能夠打持久戰。

“丞相,眼下唯有打下江陵,得到城中的錢糧才能支撐下去。”過了片刻之後,荀攸站起來拱手道。

“廢話,我也知道,可是曹仁攻打劉修已經半個多月了,任然一無所獲,我是問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曹操不滿的說道。

“呃……”衆人一陣搖頭嘆息。

“糧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天氣寒冷,將士們需要棉衣裹暖,需要緊急從北方調集數十萬套棉衣過來。”賈詡說道。

曹操十分的煩躁,他沒想到自己二十多萬大軍,竟然還無法打破僵局,如果持續下去,不待賊兵來攻,己方就會大亂。

“江陵依山傍水,劉修派遣一萬水軍駐紮在油江口,前後呼應,若想攻下江陵,必須封鎖長江,而想要封鎖長江必須要擊破劉修水軍才行啊。”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對峙,曹操也是看清了局勢。

“如今荊州水軍經過半個多月的操練,戰鬥力顯著提升,何不派遣蔡瑁領軍走水路攻打劉修水軍呢。”荀彧道。

“恩,眼下只有如此,看來必須先攻下江陵才行。”曹操diǎndiǎn頭道。

“蔡瑁聽令。”

“末將在。”

“命令你率領三萬水軍攻打油江口,我當親自率領五萬大軍去支援曹仁。”

“諾。”

此時曹操看來也要拼了。

第二天,周瑜正在視察水軍,突然得到斥候來報,曹操水寨有動靜了,周瑜以爲蔡瑁來攻,立刻命令大軍擺開陣勢,準備迎敵,然而過了一刻鐘還不見曹操水軍,再次命人去打探消息,結果得到的消息是蔡瑁率領三萬水軍逆流而上,向西而去。

“大都督,這是怎麼回事?”程普站在周瑜的身邊,問道。

周瑜想了想便知道了原因,笑道:“呵呵,看來蔡瑁必然是去攻打江陵去了。”

“這是爲何,我們要不要去援救,畢竟我們現在還是聯盟,一損即損,一榮即榮,如果讓曹操攻破江陵,我們的處境就更加危險了。”

“呵呵,不必如此,劉修將來必定爲我們大患,現在就讓曹操與他去鬥吧,最好是兩敗俱傷,我們從中取慄。”周瑜淡笑道,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

https://ptt9.com/108658/ “那我們怎麼辦?”

“我們先暫時按兵不動,待摸清楚曹軍動向之後再說,命令斥候前往曹營打探。”周瑜道。

“諾。”

很快從江東水軍的營寨中,駛出數十艘小舟,由於已到秋季,天氣寒冷,江面上時常會瀰漫着大霧,這正好給斥候提供了掩護。

天黑之後,斥候回來稟報,曹操引五萬大軍親自前往江陵去了。

周瑜大喜,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如今烏林空虛,正好適合偷襲。

“好,破操就在今日。”周瑜高興的將書簡人在地上,拔出佩劍高呼道,“傳令下去,全軍將士立刻集合。”

“諾。”

半個時辰之後,周瑜穿着一身儒雅的白色戰袍,登上diǎn將臺。

臺下江東的各個將領程普、黃蓋等大將全都肅穆而立,看着周瑜。

周瑜意氣風發,掃視江東的兒郎們,體內熱血沸騰:“程普、黃蓋聽令、”

“末將在。”

“命令你二人爲中軍先鋒,率領五千人馬,攻打曹營寨門。”

“諾。”黃蓋、程普同時抱拳道。

“丁奉、徐盛。”

“末將在。”

“命你二人率領五千人馬,側移保護中軍。”

“諾。”

“淩統、周泰。”

“末將在。”

“命你二人率領五千人馬於左側保護中軍。”

“諾。”

“我將親率剩餘人馬,待到黃老將軍與程老將軍攻破曹營寨門,一起殺入大營,立刻去準備,今晚三更時分發起進攻。”

周瑜苦於無法破操而寢食難安,夜不能寐,沒想到曹操這次將烏林中的大半人馬抽調千萬江陵,攻打劉修,周瑜立刻抓住了這次機會,在他看來機不可失,眼下曹軍將重心放到江陵,烏林正是鬆懈的時候。

……

江陵城中。

劉修莫名其妙的打了個冷顫,下意識的緊了緊身上披着的衣袍,劉修突然感覺自己心煩意亂,彷彿有大事發生一樣,這段時間曹軍沒有什麼動靜,已經連續幾天沒有攻城了,在劉修看來事出反常必有妖。

可是劉修卻又感覺不到什麼地方不對。

這段時間曹仁損傷超過兩萬,自己也損失了五千多人,可謂兩敗俱傷,但是曹操有二十多萬大軍,這diǎn損失還是能夠承受得起,而自己只有不到兩萬人馬,已經摺損了將近一半,所幸的沉重物資還足夠維持用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