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最新章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全文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txt下載、[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免費閱讀、[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冰瓏児

冰瓏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綜】找呀找呀找姐夫、[綜]人間失格and人間失智、

。 急了,他急了。

他是不是玩不起呀。

陳飛揚兩手一攤:「我是走步了,還是帶球撞人了?」

「你,你瞎搞,哪有你這樣補課的,你是加重老師的負擔。本來一對一很輕鬆,現在一個人要教一百個人。」胡友雲開始做起了「教師之友」,渾然忘記了自己是怎麼讓人簽賣身契的。

陳飛揚笑眯眯地說:「那我們要不要問問老師,是願意一對一,還是一對多?」

胡友雲不說話了。

能夠一對多,誰願意一對一啊,還嫌錢燙手了?

而且單獨給某個學生輔導,和站在講台上大課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他自己就當過三年老師,很明白這種感受。

胡江海從另一個角度找茬:「對學生來說,集體上課的效果哪有單獨輔導的好,你們收了學生的錢,卻不對學生負責。」

陳飛揚聳聳肩:「我們的價格比你們便宜一半,學生和家長都很滿意啊。」

胡江海咬牙切齒:「你這就是擾亂市場價,是惡性競爭。」

「哪裡就惡性競爭了呢,惡性競爭是指寧可自己賠錢,也不讓別人賺錢。」陳飛揚解釋道:「雖然我們收費比你們便宜,但是我們賺得比你們多。」

胡江海的鼻子都快氣歪了,合著聽他這意思,我們一直在虧錢,反而是在惡性競爭了?

胡友雲無言反駁,翻來覆去就是一句:「你就是犯規,就是犯規。」

看把人急得,吵架都不講邏輯了,就差沒有說你無情無義無理取鬧了。

陳飛揚笑著說:「那胡總是準備給我黃牌警告,還是紅牌罰下。」

胡友雲更是氣得牙痒痒,越看陳飛揚越討厭,但就是拿他沒辦法。

陳飛揚又說:「胡總,作為朋友,給你個建議。」

「什麼建議?」

「還是找個班上吧,咱不受這鳥氣。」

什麼意思,是指我不是做生意的料?胡友雲的嘴巴都快氣歪了。

胡江海實在看不過去了,大聲喝道:「陳飛揚,你不要太囂張,有句老話說得好,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莫欺少年窮。」

胡友雲的臉色更難看:誰是少年啊,我踏馬比陳飛揚還大五歲呢。給我留點臉行不行。

不會說話就不要說!

兩人非常憋屈,做生意玩不過陳飛揚,耍嘴皮子也不是對手,只能灰溜溜地閃人。

臨走之時,陳飛揚還熱情地說道:「謝謝兩位胡總的花籃,回頭我給你們送面錦旗,寫點什麼好呢,我覺得助人為樂比較合適。」

胡江海腳下一拌蒜,摔了個狗啃泥。

兩人狼狽不堪地逃離,一口氣跑出學校外。

「實在是太氣人了,我胡江海不報此仇,誓不為人。」

胡友雲現在又有點嫌棄胡江海了。

他覺得這個堂哥江湖氣息太重了,當然,最最關鍵的,這個狗頭軍師不好使啊,盡給自己出餿主意。

要不是自己聽他瞎指揮,拚命拿著錢往水裡扔,也不會搞到現在這個地步。

「葉董那五十萬,已經花得七七八八,撐不了多久了。」

胡江海比他更急,雖然葉培森的錢是大頭,但他為了當小股東,也投了很多錢進來的。

他這個人賭性很大,覺得這個生意穩賺不賠,就把這兩年從食堂賺的錢全扔進來了,另外還借了一些。

現在錢都花出去了,結果連個水響都沒聽見。

「不要自亂陣腳,我們還有希望。」他的求生意識很強,還想搶救一下。

胡友雲也恢復了一點鬥志,積極展開自救:「我們也可以改變教學模式,上大課啊,不就能夠賺錢了嗎?」

胡江海搖頭:「我們收的是單對單的錢,但是安排大課,家長肯定要鬧。」

「把錢退給他們就是了。」

「錢都給老師了,而且我們還在自己貼錢給老師。如果要退家長錢,又要我們自己掏腰包。」

胡友雲很煩躁:「錢錢錢,這個世界怎麼成這樣了,到處都散發出銅臭味。」

胡江海說:「要不,我們再去找葉董要點錢,他不是說過,五十萬隻是開始,後續還會追加的嗎。」

胡友雲想著自己先斬後奏的事,心裡就陣陣發虛:「葉董會不會把我們從窗戶扔出去?」

「現在也沒別的辦法,伸頭一刀縮頭一刀。而且現在這個局面,我們需要葉董指點一下。」

胡友雲聽胡江海說這話,恨不得給他一下。

先前我說要彙報,你說不需要。現在一把好牌玩爛了,你就需要指點了?

但是氣歸氣,他也沒有別的法子。

再次來到葉培森豪華氣派的辦公室,兩人的心情跟之前截然不同。

「你們是來報喜的吧。」葉培森心情不錯,最近他經常都看到高中家教的廣告,時不時還聽到人在談論,生意想必不會差。

而且胡友雲一直沒有來找自己,說明很順利,沒遇到無法解決的難題。

看著胡友雲和胡江海的臉色不太好,葉培森一副關心的語氣,說道:「最近沒好好休息吧,別累著了。賺錢不能以犧牲健康為代價,身體才是革命的本錢。

我最近搞了點野山參,貴著呢,一般人我才不捨得給。但是你們不一般,我讓秘書給你們泡兩杯,補補身體。」

說完,他就打通內線電話,吩咐了下去。

胡友雲和胡江海戰戰兢兢,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不要拘束,快請坐。」葉培森招呼兩人坐下,喜滋滋地說道:「前陣子虧了點錢,本來心情很不好。現在看到你們,我就高興起來了。

來給我講講,現在賺了多少錢了?」

胡友雲吞吞吐吐說道:「葉董,你先別急,你聽我慢慢道來…..」

對他而言,時間確實很漫長。

聽他說完,葉培森臉上的笑容早已不翼而飛。

這時,秘書端著兩杯參茶走了進來,剛準備放在胡友雲和胡江海面前,葉培森冷冷說道:「他們最近上火,再補都要補出鼻血來了。

參茶倒了,換兩杯涼水,記得加冰。」

這麼冷的天氣,喝冰水,真帶勁。

。 聽到這話,鄧祥的臉頓時冷了下來,冷聲道:「凌小姐,這是看不起我鄧某人嗎!連杯茶也不願意喝?既然這樣,那凌小姐就請回吧?材料檢查的事,有空再說!」

聞言,凌雪薇連忙解釋道:「鄧科長,您誤會了,我沒有那個意思……」

說完,凌雪薇當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見狀,鄧祥瞬間露出笑容,眼神直直地盯着凌雪薇。

甚至,他起身坐到了凌雪薇身邊,一把抓住凌雪薇的手,「凌小姐,你知道為什麼你之前送來的材料會不合格嗎?」

凌雪薇被鄧祥的動作嚇到,連忙將手抽出來,「鄧科長,請自重,你再這樣動手動腳,我就不客氣了。」

鄧祥笑意更甚,毫不在意凌雪薇的反抗:「凌小姐,咱們都是成年人,有些事,你應該很清楚。只要你答應陪我一晚,我立刻就給你合格證書,怎麼樣?」

聽到這話,凌雪薇轉身就準備離去!

然而,就在這時,她卻覺得腿下一軟,渾身沒有力氣。

「哈哈哈,凌小姐,是不是有些頭暈,渾身發熱?」

鄧祥翹著二郎腿,得意看着凌雪薇。

凌雪薇面帶潮紅,呼吸有些急促,根本沒有力氣離開。

明明大門近在咫尺,但無論她如何用力,都邁不開步子,隨後更是身子一軟,倒在了沙發上,她死死地瞪着鄧祥,怒道:「你……你對我做了什麼?」

鄧祥滿臉奸詐的笑容,「凌小姐,別緊張,我不過是給你的茶水加了點料罷了……」

說完,鄧祥直接起身,將手伸向凌雪薇。

他輕輕地撫過凌雪薇的臉,「不愧是東州金花,這姿色,真是極品!只可惜,嫁給了一個廢物,今天,就讓我好好地疼愛疼愛你……」

啪!

凌雪薇用盡全身力氣,奮力甩開鄧祥的手,怒聲道:「你這是違法的,若是我老公知道了,他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

鄧祥冷冷地笑了幾聲:「你老公,葉家的那個喪家之犬?他一個廢物,能奈我何?信不信,我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他!再說了,凌小姐,今天這事可是你主動投懷送抱的,可怪不着我!」

聞言,凌雪薇一愣,不敢置信地看着鄧祥!

身子越來越熱,呼吸也愈發急促……

見到凌雪薇的樣子,鄧祥笑得更加肆意,他挖出手機,擺好拍攝的位置,「凌小姐,別忍着,要是你想,我立刻就能滿足你!」

凌雪薇死死地咬着下唇,拚命地忍着。

這時,小李敲響了辦公室的門:「鄧科長,檢測報告出來了。」

聞言,鄧祥將門打開一條縫,從小李手中接過報告,同時命令道:「接下來,我不見任何人,也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我!」

嘭!

說完,鄧祥直接嘭的一下關上了門,他冷笑着走到凌雪薇年前:「凌小姐,這是最新的檢測報告,你想知道結果嗎?」

此時,凌雪薇渾身癱軟無力,眼神中帶着幾分哀求:「鄧科長,求求你,放過我吧。」

但鄧祥怎麼放過她,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他一定要嘗嘗凌雪薇的滋味!

鄧祥拿出檢測報告,放到凌雪薇眼前,「看好了,不合格,你們送來的新材料,仍舊不合格!」

這自然是鄧祥偽造的假資料!

聞言,凌雪薇不敢置信地抬起頭,「這怎麼可能?鄧科長,那可是從東州軍區運來的材料,而且我還有軍區的質檢報告,是完全合格的!」

凌雪薇完全愣住了!

聞言,鄧祥眉頭緊蹙,狐疑道:「軍區的材料?凌雪薇,你糊弄誰呢?你凌家,能拿到軍區的材料?」

見鄧祥不相信,凌雪薇掙扎著從包里拿出軍區的質檢報告。

鄧祥接過一看,的確是軍區的質檢報告,上面還蓋着東州軍區的印章!

這……

鄧祥慌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凌雪薇竟然能從軍區拉來材料!

不可能!

這不可能!

鄧祥將手中的質檢報告,撕得粉碎,冷笑道:「你以為拿一份假報告就能騙過我了嗎?哼!你可知道,冒充軍區材料,可是死罪!」

「假的?這怎麼可能……這可是我老公拜託他朋友送來的……」

凌雪薇愣住了,看着散落一地的碎片,心中很是難過。

「你是說那個喪家犬,葉臨天?」

聽到這話,鄧祥心裏頓時有了判斷:「凌雪薇!你難道真以為那個廢物,會認識軍區的人嗎?別做夢了!我看,那些材料,就是他如果便找來的次品,用來冒充軍區的產品,你竟然相信了他的話?」

聞言,凌雪薇拚命地搖了搖頭,「不,不是這樣的,他不會騙我的……」

鄧祥冷笑一聲,走到凌雪薇面前:「小美人兒,悄悄告訴你,其實你送來的兩批材料都是合格的,只是,我說它不合格,它就是不合格的。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嗎?」

「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凌雪薇縮在沙發上,恐懼地看着鄧祥,直到現在他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鄧祥故意的。

「為什麼?」

鄧祥搓了搓手,滿臉淫笑,撲向凌雪薇,扯掉她的衣服,「當然是因為我想讓你求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