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網上甚至偷偷開了盤口,賭阿瑞斯元帥還能活多久,讓葉錦看的一肚子火。

她看完這些資料,終於對自己的追求對象有了深刻的了解,簡單來說就是:

元帥身體危極,從而導致軍團危極。

〔看到男神的現狀,我突然覺得或許主播小姐姐就是上天送過去的一線生機吧!〕

〔同意+1〕

〔我男神這麼貌美如花,小姐姐一定要救他〕

〔問問這個直播系統,男神還有救嗎?〕

〔為什麼問直播系統?〕

〔前面怕不是傻,主播突然穿越,還能跨位面直播,看過都知道,肯定是這個系統的鍋〕

「9527!」

葉錦終於將被遺忘的客服想了起來。

「只要兌換一支宿主之前服用的基因進化劑,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基因進化劑不是進化基因用的嗎?星際的人基因已經經過了進化,還有用嗎?」

葉錦非常不理解。

「進化基因的過程就是排除不必要的雜質,現在那位元帥只要將體內的混亂能量排出就可以了。」

「基因進化劑同時也是治療基因崩潰的有效方法。」

9527買一送一的友情提醒,最終目的就是讓葉錦打開永恆商城,畢竟商城中賺的錢它是有抽成的。

想到這裡,葉錦點開了後台,眼前一片黑暗的看到後台的進度條居然才到一半。

「9527,這個進度條是開玩笑吧!」

「宿主不必急躁,能量會有的。」

佛系客服果然是個坑。 現在八字還沒一撇,想那麼多也沒用,葉錦又不是除了愛情就一無所有的人。

來到一個新世界,度過了最初的迷茫,她還有漫長的人生路要走,現在只是出了一個意外而已。

給自己做好了心裡建設,才沉入了夢鄉。

啊!又是忙碌的一天。

…………

等到第二天起床,葉錦明顯發現了周圍的不對勁。

那一個個走過的士兵幾乎每一個都對她行了注目禮,眼神奇怪的好像自己是外星人一樣。

哦!對了!她確實是個外星人。

不用想也知道,昨天的事情已經傳了出去,至於是誰,還用問嗎?

肯特和琳娜都不是多嘴的人,元帥也不像是能亂說話的,除了那個捲毛之外,不作他人想。

來到軍艦里的餐廳,葉錦坦然的面對著眾人的目光,在做出昨天的決定后她就有被圍觀的覺悟了。

眼角突然瞄道一道挺拔的身影,葉錦眼前一亮。

〔主播,上吧!〕

〔加油!主播〕

面對著一群只會喊666的鹹魚,葉錦也不指望他們能給出什麼建設性意見,果然一切都要靠自己。

「主播是那麼不矜持的人嗎!」

葉錦回了直播間一句,隨後直接起身,在眾人驚愕的目光中,狂奔離去。

「元帥~~」

一道飄揚的尾音過後就是一片乒鈴乓啷的重物落地聲,餐廳頓時一片狼藉。

葉錦就跟個小尾巴一樣跟在了伽藍的身後,立志要在他面前刷滿存在感。

伽藍阿瑞斯無奈的看著新增的小跟班,這個跟班存在感極強,讓他想忽視都不可能。

「葉錦……」

「叫我小錦或阿錦也行,直接叫名字多見外呀!」

葉錦反映賊快。

加深好感度第一條:換一個親昵點的稱呼。

「噗嗤!」

轉過頭,葉錦這才發現元帥並不是一個人,身後跟著的紅色小捲毛剛剛完全被她忽略了!

「你好,我叫艾克,是阿瑞斯元帥手下先鋒隊的隊長。」

艾克對這個敢直撩虎鬚的勇士非常敬佩。

「你叫葉錦是吧!這名字我好像在哪裡聽過?」

艾克有些撓頭。

「我已經心有所屬了,你死心吧!」

彈幕上一片『主播,他在撩你』飄過,據說這是地球上過時的老套路。

葉錦必須堅定拒絕啊!

加深好感度第二條:絕不和別人牽扯不清。

我不是,我沒有。

看著元帥看過來的意味深長的目光,艾克覺得自己要涼了!

直接找了個借口遠離了事發現場,艾克劫後餘生的反應過來,「我幹嘛要跑?」

「不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個2分!」

還不知道自己的黑歷史即將被扒光,葉錦美滋滋的趕走了電燈泡,一路尾隨者伽藍進入了他的辦公室。

伽藍阿瑞斯也不知道怎麼想的,並沒有將葉錦趕出去,默認了她佔用自己的沙發。

因為星盜的原因,她已經耽誤了學習進度,想到自己迎娶男神的願望,任重道遠啊!

〔每次看到主播學習都生無可戀〕

〔我感覺我長了個假腦子〕

〔明明主播和我們一樣的學習進度,為什麼我還是覺得我在看天書!〕

〔美麗的葉小姐,您現在似乎有了困擾,我們作為追求浪漫的y國,可以支援您一份戀愛寶典作為回報!〕

那滿屏炸開的宛如糊了的屎的特效差點沒將葉錦嚇傻,這是浪漫的男士能夠對女士做出的事嗎?

而且「戀愛寶典」?聽起來怎麼那麼像淘寶爆款。

遙遠的地球,y國政府的官員氣的幾乎保持不住形象,咆哮聲傳的整個大樓都能聽見:「誰幹的?馬上找人換掉!立刻!馬上!」

遠處辦公桌邊辦公的伽藍也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心情。

今天的小姑娘洗掉了一身的血污,純潔又可愛,當她睜著剔透的眼睛看著他時,拒絕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

從來只有一個人的辦公室突然多了一個人,存在感意外的強烈,卻又沒讓他感到煩躁,說實話,這個經歷還挺新奇的。

小姑娘不知道看了什麼,臉上的表情豐富多彩,突然一臉驚嚇的樣子,讓他下意識想要起身去看看,沒過一會兒,就又變得一臉猶豫。

等到伽藍意識到自己竟然無意識看著小姑娘發起了呆,手上的文件幾乎一個字都沒看進去時,整個人都怔了一下。

葉錦現在很猶豫,不知道該不該聽從這個不怎麼靠譜的寶典。

反正自己也沒有其他辦法,要不?試試?

戀愛寶典第一條:要建立一個牢固的聯繫。

牢固的聯繫?能有什麼聯繫?

交換光腦通訊號?

對了!

「元帥,我還缺一個監護人,您有什麼比較靠譜的人推薦嗎?」

話是這麼說,可那亮晶晶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伽藍,那意思是非常明顯了。

小姑娘的話明白的讓他想裝傻都不行。

咽下了到了嘴邊的拒絕,「那你覺得我怎麼樣?」

伽藍並不是隨便答應的,之前他就對葉錦的身份進行了調查。

他註定不會有孩子,也沒有繼承人,等他到了極限,阿瑞斯軍團里這些跟著他的將士是沒有人敢接收的。

之前他的安排是將他們編入景安老元帥的麾下。

景安元帥是他的恩師,兩個人表面上不和,實際上這麼多年一直都有聯繫。

他也想過收養一個孩子,但現在的幼崽幾乎都有監護人,他確實可以通過權勢地位輕易得到,但沒有這個必要。

現在有個現成的送上門來的小幼崽,雖然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但至少他可以在活著時替她安排好一切。

至於為什麼要替她安排好一切,這個原因被伽藍下意識的忽略了。

葉錦迅速的改了自己的監護人信息,連一秒都沒有多等,誰知道他會不會反悔。

伽藍任她動作,沒對她的行為提出異議。

網上申請非常方便,信息的更改也很快速,沒管負責中心的震驚,事情就這麼塵埃落定了。

今天的元帥辦公室非常的熱鬧,不停的有將士過來送各種文件,送完之後會裝作無意地朝坐在沙發上的葉錦看一眼。

直到伽藍直接下了命令,讓他們有事找副官,才安靜下來。

最後一個來的是蘇文,作為副官,他有事只能報告元帥。

在彙報完事物后,蘇文轉向了葉錦,「你是不是做過一份兩分的卷子?」

葉錦:「MMP!」 在男神面前被扒了黑歷史是一種什麼感覺?

現在葉錦可以告訴你,生吃了那個人的心都有了!

似是看出了葉錦的殺氣騰騰,蘇文淡定的推了推眼鏡,「需要指導嗎?」

葉錦一愣。

「蘇文是阿瑞斯軍校畢業的高材生,當年以文化滿分的成績考入進入的。」

伽藍低緩的聲音提醒了一句。

葉錦秒收到暗示,迅速放下了怒火,「老師好!」

聲音脆生生地,改口改的爽快無比。

蘇文一愣,總覺得這兩人之中有點事,古怪的氛圍讓他覺得自己有點多餘。

葉錦才不會為了所謂的面子,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呢!

自己看怎麼比得上有專人指導。

〔老師get!撒花!〕

〔終於不用單機了!〕

〔主播抓緊時間,擺脫文盲勢在必行啊!〕

彈幕上一個個的撒花歡慶,尤其令人矚目的,就是那一個個特效炸裂的彈幕,簡直辣眼睛。

…………

時間就在葉錦補充知識,立志掃盲,偶爾蹩腳的撩男神的過程中過去了。

感覺還沒有過多久,就收到了星艦即將停靠港口的消息,不過卻不是之前原定的天瀾星,而是阿瑞斯軍團的駐地,滄溟星。

滄溟星是一顆a級星球,是當初蘭德利用自己的軍功換下來的。

如果不是當初蘭德的功勞太大,根本不可能一個軍團就佔據一整個a級星球。

a級星球在整個天都星域總共沒有十顆。

這份榮耀是被所有自認為有權有勢的人眼紅的。

每個人都在盼著伽藍死後好去接收這麼一份好處,就算不能獨佔,也要狠狠咬上一口。

當然,現在伽藍還沒死,沒有人敢在這時候露出貪婪來,否則會成為眾矢之的,原本競爭對手就多,當然是能少一個就一個。

原定目的地是將他們三人直接送到天瀾星,但現在葉錦多了個監護人,自然是跟著伽藍走了。

琳娜到現在都不敢相信,葉錦居然真的將元帥給拿下了,那可是多少星際貴女撞過的鐵板啊!

「琳娜姐姐,說過多少次了,我還沒有成功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