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網遊工會黃琰也聽說過,自己熱衷的那款也算是網遊,不過沒什麼名氣,收費也十分不均衡。因此黃琰玩遊戲幾乎沒花過什麼錢,憑藉一身純粹的技術擠進了玩家榜前十的第9位。從那時起,衆多玩家開始不再往遊戲裏花冤枉錢,紛紛跟着黃琰混……遊戲公司不得不以一個什麼藉口封鎖了黃琰的帳號,稱黃琰是開了什麼掛……

原來是網遊,黃琰開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對於網遊,不論是實戰還是虛擬,自己都已經有了一定經驗和功底,畢竟自己也被弄到異界,熟悉過了。

這是上天安排的,還是某種機緣巧合?註定自己要馳騁異界,攪得天下翻天覆地。

“你們要開到哪裏?”

那文雅的那人很有禮貌地從扭過頭來,說道:“玩家,我姓龍,既然您已經是我們戰龍工會的成員了,我們也不隱瞞什麼,我們是華夏龍組創辦的遊戲公會,目的是尋找一些可以保衛華夏,阻止浩劫發生的玩家加入龍組。”

納尼?!不帶這麼整人的吧?!剛離開龍組,就又要回去了!黃琰哭笑不得,面色十分滑稽。

“這位玩家,看您的表情,是有什麼意見嗎?”

黃琰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問道:“在去龍組之前,我能不能先見我母親一面?”

那人點了點頭:“您請便,不過我要回龍組工會報告了,這是我們工會的地址,您拿好,切記不要丟失或給任何人看,也不要告訴任何人我們龍組的工會,否則,後果是很難估料的。”

黃琰點了點頭:“那是自然。”

說着跑着停了下來,車門開了,黃琰從車上跳了下來。

心事重重,其實最放不下的還是在異界的兄弟和雪菲。

打了輛出租車,回到了舊宅。

那是一座破舊的樓房,樓道里盡是陰潮之氣,十分簡陋。

小廣告,貼滿了樓道,添了無盡空洞和淒涼。

癡癡地怔住了,沒想到自己的家已經破舊成這個樣子……命運弄人,自己都快家破人亡了……

走了幾步,推開一扇生鏽的鐵門,走了進去。

頓時一股腐臭味撲鼻而來,嗆得黃琰一陣頭昏和乾嘔。

家中依舊破得不成樣子,陰暗,發黴。傢俱上都結了一張張蜘蛛網,廁所還隱隱傳來滴水聲。一張全家福已經落滿灰塵,正在母親手中,端詳着、撫摸着,似乎,這是母親最後的留念,回憶。

母親坐在已經露出棉花的破舊的沙發上,一隻手撫摸着全家福,另一隻手握着半塊饅頭,嘴角已經佈滿了饅頭渣,斷斷續續咀嚼着。

一股情感頓時涌上心頭,淚水剎不住閘,涌了出來,一臉淚痕,抽泣着望着呆滯、日漸憔悴的母親。

“媽!”心中一陣酸楚,泣不成聲。

母親年齡不到50,卻已白髮叢生,皺紋佈滿面頰,分明像一個6 、70歲的老太太。

操碎了心,近絕望。

又奈何,世事難料。

老太太好像沒有聽見兒子的呼喚,仍自顧自啃着饅頭,含淚呆呆地擦拭着全家福的灰塵。

黃琰萬分焦急,一屁股坐到母親旁邊,搖晃着老太太:“媽,醒醒啊,我是小琰啊!”

仍沒有反映。

黃琰嘆了口氣,抖了抖身子,一點一點扶過這命苦的女人的胳膊,將其小心翼翼地背起在身上。

閃婚甜妻 “媽,不論天涯海角,我都不會拋下你的……”

一道傷心欲絕的背影,揹着母親,輕輕關下了門……

——————————————————————————————————————————————-感謝鮮花、訂閱…——————————————————————————————————————————————- 攔了輛出租車,一路上深思着。

如今的自己,爲了老母,也要堅韌起來,養活自己。哪怕豁出命去,也要讓母親早點享福。母親來到黃家,沒少受委屈,操了多少心,把所有的精力和希望都寄託在兒子身上,卻沒能盼來來頭。

到了半路便叫車停了下來,兜裏還揣着5塊錢,給了司機,便已經是個百分百十足的窮光蛋了。

無奈地擡起頭,嘆了口氣,用力提了提背上的母親,運了運氣,試試能不能展開瞬移。

“噌!”霎時間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一陣颶風捲過……

眨眼間,正來到那片樹林,隱隱約約看得見熟悉的建築。

深吸一口氣,穿過茂密的深林,來到了大廈面前。

黃琰一步一步走到門口,正要進去,忽然一個健壯的身軀攔住了去路,黃琰沒有留神,一頭裝上,一陣頭昏眼花。

當下踉蹌了幾步,勉強回過神來,原來是當初自己來時的那個藍衣男子。

“小子,今天我是找你復仇的!”

“我勸你讓開,我今天沒心情陪你玩。”黃琰將連陰沉下來,有氣無力地說道。

“囂張!”藍衣男子大吼一聲,揮拳砸去。黃琰急忙側頭閃躲,誰料那人的目標根本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消瘦的老母。想以頭去擋,也來不及了。

“嘭!”老母的腦門已經多了一塊血跡,不住地往下淌血,十分可怕,血染紅了銀髮,變成了一個血人。

黃琰怔住了,老母的氣息已經微弱了很多,雙眼瞪得極大。

“媽,你別嚇我呀……”黃琰聲音顫抖地說道,顧不上理會那個正在耀武揚威的藍衣混蛋,緩緩將老母扶到一個樹下,搖晃着。

“媽,媽!”黃琰撕心裂肺地哭吼着。老母伸出手指,似乎要說些什麼,卻已經沒有了力氣,一個弱不禁風、日漸憔悴的老太太承受了如此沉重的一擊,已經斷了氣。

黃琰哭倒在樹下,趴在老母身上,不願母親身體漸漸冰冷。

“哼,真他嗎不堪一擊。你們都是活該,誰叫你跟本少爺做對!哈哈哈哈……”藍衣男子還在一旁看着笑話,心中那個解氣。

如同千萬尖刀狠狠刺入胸膛,黃琰憤怒地站起身來,轉過身,怒視着那個在一旁說風涼話、連老人都忍心下手的混蛋……

那個男人似乎還沒有意識到什麼,挑釁地望着黃琰。

憤怒,時間僅剩的至親之人也離開了自己,不覺一陣悲痛欲絕。雙拳不知不覺攥緊,發出清脆的“咔咔”聲。

無盡淒涼的怒火,化作對仇人的宣泄……

“你,今天必死……”冰冷冷的一聲低吼,才讓藍衣男子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冷汗不住地往下冒。這是自己生下來第一次有如此強烈的恐懼感,拔足想跑,身體卻彷彿已經不屬於自己,竟然動彈不得。

“噌!”眨眼間,黃琰已經來到那個男人面前,面無表情地目視着藍衣男子,揮掌狠狠地抽了男子一個耳光。

“我原本以爲你只是一個混蛋,並不願殺你,想不到你連老人都殺……”黃琰淡淡地說道,聲音平淡地幾乎沒有感情。

“嘭!!!”飛起一腳,踢在男子腹部,那男子腹部一陣痙攣,頓時橫飛了出去。

吸……誰相信這貨沒修煉過一點異能?能有這麼大的力量?

當下倒在地上,被震得口吐一口鮮血。

黃琰並沒有罷手,奔到男子跟前又是橫起一腳,狠狠踹飛出去。

依舊沒有罷手,不等男子落地,便騰空一躍,躍到半空,奮力用肘砸出。

似乎,只有血腥和殺戮,才能麻木黃琰的心。

男子已經被虐的不成人樣,黃琰終於一腳踢在男子腦袋上,踢得男子七竅流血,結果了男子的性命。

緩緩落地,背起樹下已經冰涼的母親,撥通了龍戰的電話。

“您好,我是戰龍鋼鐵廠的廠長的助理,請問您哪位?”龍戰曾經告訴過他,戰龍鋼鐵廠是龍組的一部分收入來源,也是用來掩飾龍組的。

壓抑住強烈的悲痛,淡淡地說道:“我找龍戰。”

————————————————–當天第二章———————————————– 黃琰很慚愧,自己沒能盡到孝心,已經是不孝,再叫兄弟爲難,便是不義。

當下嘆了口氣:“兄弟不要爲難了,我去便是。”

龍戰搖了搖頭:“兄弟我也不願爲難你,在兄弟我看來,只有朋友纔是最重要的。”

徹夜無眠。

坐火車來到了母親的故鄉,發現南方的春天已經來臨,遍地鮮花,淡淡地香。

坐在母親墳前,抽泣着:“媽,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您在天上放心好了……”

風,輕輕吹着,赤子之心,碎着,燃燒着……

母親的事宜已經差不多,火化,入土,幾天長途跋涉,已是風塵僕僕。

“兄弟,今天是他們給我們的最後期限,你一定要好好珍惜。”龍戰緊緊握住黃琰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黃琰點點頭:“放心吧。”

時隔數月……

來到工會,發現隊員們多數都是龍組的成員,面都不生,衆人也都認識他,能跟龍戰稱兄道弟,就算不是什麼角色,也要想辦法靠攏過去。

那個副會長見了黃琰,終於鬆了口氣,笑着說:“我還以爲你真的不來了呢!”雙手遞給黃琰一個散發着白光的頭盔和一個戒指。

黃琰點頭致意,接了過來,頭盔帶在頭上,銀光閃閃,威風凜凜。

“戒指有什麼用?”黃琰問着副會長。

“帶你進入遊戲……”副會長看了看錶,說道:“好了,時間到了,你們該去了。進去後你如果有什麼不明白的,可以找那裏的導師派特。”

衆人都紛紛帶上頭盔,一陣刺目的白光閃起,黃琰又是一陣頭暈。

曾經來到這裏,是爲了回去,再次來到這裏,卻已經變了,爲了兄弟,爲了信念,爲了自己唯一牽掛的人。

等恢復了意識,睜開眼睛,才發現已經身處於一片熟悉的場景。

這裏是……光之迷城?!

這裏已經沒有了當初的荒涼,人山人海,十分熱鬧。

黃琰來不及發呆,腦海裏突然傳來“嘎嘣”一聲,隨機眼前一串串數據,“正在確認角色,正在掃描指紋,正在載入……”而後是一個機械的聲音。

“歡迎您進入《君臨》,在這裏您將享受到淋漓的戰鬥,現在請您創建角色,您希望在遊戲中使用的遊戲ID是?”

黃琰蹲了下來,撓了撓腦袋,“要不然還叫譜尼算了。”

“叮,恭喜您角色ID創建完成,您的ID爲‘要不然還叫譜尼算了’,請確認。”

黃琰氣得差點倒在地上,隨口一說,你咋還當真了呢?!

“不確認!”氣得大聲吼道,然而卻沒嘈雜的喧譁聲蓋過了,因此沒有人注意到角落裏的黃琰。

“對不起,您不可以不確認。”

黃琰這次真的被打敗了,當下嘆了口氣:“好吧好吧,確認還不成?”

“叮,請您選擇種族——人族、獸族、精靈族、機械族。”

機械族?選了機械族不就毀容了?精靈族也算了吧,前些天在這裏都做膩了。還是選個人族吧。

“人族。”

“叮,選擇成功。請您選擇職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