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緊接着衆人便就見到了極其殘忍的一幕,廣場上近百人雙手健在的衆人均是爭先恐後的拿起刀砍向自己的左臂,一陣接連不斷的“咔嚓”聲後,在場還活着的人除了振威武館的人外,全部都只剩下了一隻右臂。

“我只是隨便說說,你們怎麼集體自殘起來了!”秦飛望着廣場之上的衆人,嘴角露出一抹燦爛的微笑,心裏高興的想道。

(今日第一更,花花加油!秦飛馬上就要開始高調收集推薦函去了,**一個接一個的來了,大家給點力啊,幫我再衝擊一下新書榜啊!) 第146章 秦飛的使命(第二更)

“各家族武將以下的人可以全部走了,剩下的人留下,我還有要事相商!”秦飛對着廣場之上的衆人緩緩的說道,看那樣子就好像是一個身居高位的將軍一般。

衆位武將階別以下的人聽見秦飛如此一說之後,均是如蒙大赦,一個個露出一臉的興奮之色,高興的退出了振威武館。

剩下的便就只剩下了二十名獨臂武將,一臉驚恐狀的望着石臺之上的秦飛,心裏惴惴不安,誰也猜不透這個年輕人心裏是在打着什麼主意。

“王大哥,你先帶領大家全部下去療傷,這裏的事情就交給我了!”秦飛對着王大壯笑道。

“在座的想必有不少人都是一個家族的家主吧?”待廣場上的衆人都走後,秦飛對着均是一臉惶恐不安之色的二十名武將緩緩的說道。

“這…”

臺下的衆武將,均是搞不清楚爲何這年輕人會有這麼一問,尤其是幾個家族中的家主均是心裏一顫,一時間惴惴不安的心情變得更加雪上加霜,心裏都涼了半截。

“不用擔心,實話告訴大家,我這次來回龍鎮其實只是路過而已,我的最終目的乃是去白雲宗參加入室弟子的選拔,只是我還缺少一些推薦函,不知道諸位是否可以我這個小忙?”秦飛知道這些人肯定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於是便就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他也不想將這些一個個七老八十的老傢伙都給嚇的尿了褲子,萬一嚇出個心臟病啥的他覺得也不太好。

“這…少俠,並不是我們不願意幫你,而是因爲我們家族的能力有限根本就不夠寫推薦函的資格啊!”一名老者忐忑不安的回答道。

“哦?此話怎講?不是隻要是經過登記的武館便就都可以推薦嗎?”秦飛微微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

“少俠,看來您是有所不知啊,這規矩早在十年前便就已經作廢了,現在必須得是有中級武將以上的家族纔夠資格推薦,並且還是一城只能夠出一封推薦函,少俠,不知道你還欠幾封啊?”一名老者凱凱而談。先前衆人都是很恨秦飛,不過此時聽見秦飛是要去參加那白雲宗的入室弟子的選拔,一個個對於秦飛的恨意竟是驟然急減,他們此時均是恨不得傾家蕩產的好好巴結一下這個白雲宗未來的高徒。

因爲這些人都是活了好幾十年的人精,誰都看得出來憑着這個年輕人的資歷就是去到白雲宗那也是拔尖的存在,他只要去了白雲宗,在白雲內假以時日絕對又是一位白雲宗的高徒,屆時說不定他再下山時便就已經是一個武王強者的存在了,因此此時誰若是不想好好的巴結一下這位未來的武王強者,那他不是瘋子便是傻子。

“我還一封都沒有!”秦飛聽了那名老者的一席話後,眉頭不由的一皺,隨口說道。

“啊?”

“一封都沒有,這可就有些不太好辦了!”一名老者似是若有所思的說道。

“這有何不好辦的?從今天開始,我給你們六家人一個月的時間,你們一家給我找一份推薦函來,這樣我不就有六封了?”秦飛狡猾的一笑,冷聲說道。

他此言一出,臺下的衆武將剛剛有點血色的臉頰頓時又是一片慘白,他們誰都知道這可是一個極難的任務,對於他們這種背景的人來說幾乎就可以說是難於上青天,因爲這種推薦函是每個城的城主纔有資格推薦的,並且推薦這樣的人才還必須得付出一定的責任,萬一這個人上到白雲宗出了什麼問題,那麼白雲宗肯定不會讓這些推薦他的家族有什麼好日子過。

一時間衆人的臉上均是流光異彩,什麼樣的表情都有,煞是好看。

“大家放心,若是遇到哪座城的城主需要諸位用強的話,諸位覺得實力不夠大可前來振威武館找我,再說諸位可以聯合在一起對付振威武館,難道大家就不知道聯合一起去對付別人嗎?”秦飛的聲音依舊冰冷,令得衆人如墜冰窖。

“我盧家甘願爲少俠效犬馬之勞!”一名老者再三思考之後終於是說出了自己的決定。

▪ ттκan▪ C 〇

“我陳家也願爲少俠效勞!”

“我何家也願意爲少俠效忠!”

……

一有人開頭,衆人便就開始全部表明了自己的立場,大家都還沒有老糊塗,他們當然知道孰輕孰重,若是現在衆人不答應很可能便就會屍橫當場,雖然這事的確有些難辦,不過若是這麼多人一起想辦法的話也並非是無法完成,再說若是此事辦好了的話,說不定自己的家族以後便就有了一位武王強者的庇護,這可是各個家族做夢都在盼望的事情,因此,其實這件事情對於衆人來說這是一個很容易做的選擇題。

“吳家的人好像有些不太樂意?”衆人都表了態之後,唯獨還剩下吳三奎還沒有吭聲,因此秦飛劍眉一豎冷冷的對着一旁的吳三奎說道。

“這,少俠,我們真的實在是沒辦法完成您的使命啊!”吳三奎兩眼閃爍不定,吞吞吐吐的答道。

“唰…”

吳三奎的話音剛落,衆人便就見到一抹精光驟然一閃便就穿透了吳三奎的身子,吳三奎連哼都沒有哼一聲便就身首異處,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滾落在衆人的腳下,令得衆人均是渾身一顫。

“吳家還有何人在場?”秦飛看也不看吳三奎的屍體,眼睛淡淡的掃過廣場上噤若寒蟬的衆人,冷冷的問道。

“少俠,吳三奎不願意我願意!”

“少俠,我也願意!”

秦飛的話音剛落,便就有兩名老者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渾身顫抖着說道。

“嗯,這樣最好,不然的話若是你們還不願意,那我就得去你們吳家一趟再去問問別人了!”秦飛冷冷的說道,不過接下來他卻是語氣一變,話鋒一轉:

“大家現在也算是同一條船上的人了,以後大家有什麼事儘管過來找我,只要大家幫我將這件事情辦好了,同時令我順順利利的當上了白雲宗的入室弟子,以後大家有什麼事情只要我能夠幫的到的,我一定會盡力而爲的去幫大家,想必白雲宗的入室弟子在外面應該還是鮮有人敢得罪吧?”

“我們盧家一定想盡一切辦法爲少俠取得推薦函!”

“何家定不會辜負少俠的厚望!”

“陳家定會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吳家絕不辱少俠使命!”

……

衆人見到秦飛說出了他們最想聽到的事情,一時間便就全部眉開眼笑起來,畢竟這可是他們以前想巴結都巴結不上的天縱奇才,這種未來大陸的巔峯強者,他們又怎麼會不樂意此時好好的巴結一番呢!

(今日第二更,大家來點花花精神一下?呵呵…) 第147章 大戰過後

本是一場覆滅振威武館的大戰,由於秦飛的出場,卻是戲劇性的落下了帷幕。

第二天整個回龍鎮都在謠傳着,六個家族氣勢洶洶的殺進振威武館原來只是爲了幾家武館一起舉行的一場比武大會,這倒令得很多明眼人大跌眼鏡,因爲當天有很多人均是看見有上百人從振威武館出來全部都是斷了一隻手臂,並且斷的還都是左臂,這如果說只是比武大會的話,他們又怎麼會相信呢?

這一場大戰下來,雖然振威武館損失慘重,可是得到的好處卻是令得衆人都忘卻了昨日的悲傷。因爲從第二天一大早開始,振威武館門外拜師學藝的人便就絡繹不絕,並且前來加入振威武館的人也是門庭若市,一時間振威武館這個排名僅僅只在八十八位的九流武館的勢頭,竟是隱隱的超過了一些排名前五十的武館。

振威武館的一間密室之內,秦飛已經進去了三天三夜,可是一直都沒出來,這倒是令得振威武館的衆人均是有些心神不寧。

“秦少俠還是沒有出來嗎?”鄭成風臉色蒼白眉頭緊鎖,對着大廳之上的鄭天啓等人說道。

“還沒有,我一直派人在密室門外日以繼夜的守着,可是自從鄭少俠一進去,密室之中便就再也沒有了動靜!”鄭天啓也是臉色有些凝重的說道。畢竟此時所有振威武館的人都知道,秦飛已經成了振威武館現在的頂樑柱,若是他出了什麼意外的話,振威武館所有的人一下又會置身於水深火熱之中。

原來,前兩天待二十名武將紛紛出了振威武館之後,秦飛竟是直接從平臺之上暈了過去,誰都看得出來他是身體虛弱所致。連續大戰二十名武將強者,並且令得其他數百名武師死傷過半,就是秦飛這個中級武將的高手,他體內的元力也是終於消耗殆盡,不過所幸他最終還是堅持到了衆武將走了之後才暈倒,否則的話後果實在是不堪設想。

“王大壯,你去密室之外親自守着,實在不行你便就叫一下秦少俠,他可千萬別出什麼事情纔好啊!”鄭成風面色凝重的道。

經過這次的一戰,衆人也均是知道王大壯與秦飛的關係非同一般,於是王大壯沾着秦飛的光在振威武館的地位也是直線攀升,鄭成風竟是直接給了他一個執事長老的高位,讓他打點振威武館所有大小事務,這令王大壯高興的幾天幾夜都沒睡好覺。

“嗯,我知道怎麼做了,館主!”王大壯抱拳對着鄭成風恭敬的說道,爾後便轉身對着外面行去。

“父親,外面很多人都要拜秦飛爲師,現在他一直都在閉關,這可如何是好?”鄭天啓眉頭緊鎖。

“哎…先讓大家等幾天吧,看來這事情還是傳出去了!”鄭成風輕嘆了一聲。

“嗯,這事的確可以緩和一下,不過有很多人來我振威武館應聘護院以及導師,現在你又重傷在身,我們又都是武師大圓滿,這武館之中由誰帶頭去面試啊?至少也要有一個武將階別的強者去震一場面才行啊…”

“行了,就定在今晚吧,我親自去面試…咳咳…”鄭成風話未說完便就已經咳成了一團。很明顯前幾日的大戰鄭成風受傷頗重,知道此時也是還沒有完全康復。

“爹…你沒事吧…”

……….

振威武館一處安靜的密室之內,秦飛雙目緊閉,盤腿而坐,這一坐竟然已經是過了三天三夜。其實秦飛的心境一直都是清醒的,自從小龍幫他斬殺了那名武王之後,他便就一直處於沉睡之中,自那以後秦飛也就再也沒有進入過那種空靈狀態,他已是隱隱的知道那種空靈狀態乃是在小龍的幫助下,被他引導過去的,以他現在的境界想要觸摸那種空間法則實在還是有些勉強。

這幾天他一直在運轉自己的元力恢復着身體,由於他體內已經儲備了不少的石靈聖水的靈力,再加上身上所有的筋脈骨骼都已經被石靈聖水全部強化過,所以現在他要修復自己的身體根本就無需再飲用石靈聖水,自己的身體一樣也可以自行修復。

再說這一次他身體虛弱只是因爲體內元力流失所致,也並不是受了什麼實質性的內傷,所以他的體內也就根本無需修復,只要緩緩的恢復一下體內的元力就行了。

“呼…”

終於,一直緊閉着雙眼的秦飛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濁氣,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當他睜開雙眼之際,只見他的眼中金光一閃,射出一抹耀眼的光芒,看得出來此時他的元力已經基本恢復。

“他孃的..這傢伙,一二十個武將還真他孃的不好對付,看來自己的實力還是太低了,還是得想辦法趕緊提升實力才行,小龍現在又不在,若是再遇到一個武王強者,別說是中級武王,就是一個初級武王自己也是絕對必死無疑!就這點實力還怎麼去救我親愛的仙兒妹妹啊……”秦飛剛剛醒轉過來,便就不由的一聲輕嘆。

前幾天他在元力盡失之後,依然還面對着那一二十名武將的時候,其實他的心裏比誰都跳得還厲害,尤其是當他一下用盡了僅剩的一點元力擊殺了吳三奎後,更是隱隱的感覺到了有些搖搖欲墜的感覺,若不是他強撐到將衆人全部都遣散之後才暈倒,估計現在自己已經屍骨無存了吧…

秦飛此時想到這裏仍是感覺到渾身一顫,心有餘悸,他非常清楚前幾天他的確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秦飛兄弟,你醒了嗎,沒什麼事了吧?”正當秦飛在自言自語的說着什麼的時候,密室之外傳來了王大壯的聲音。

“哦,呵呵…王大哥啊,我已經沒什麼大礙了!”秦飛笑道,緩緩的走出了密室的大門。

“哈哈…秦飛兄弟,你沒事可真是太好了,真是急死我了!走,我叫人炒上幾個小菜,好好的喝上幾杯!”王大壯一把抱住秦飛,高興的大笑道。

“嗯,如此甚好!”秦飛也高興的笑道。

“不過此時我得先帶你去見見我們館主,他吩咐我說你一醒就叫我去叫他的,可是他現在正在廣場上測試前來應聘護院和導師的那些人,不如我們就直接去那邊與他打個招呼吧?”王大壯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呵呵…無妨,走,我們便就去廣場上看看熱鬧也好!”秦飛說着便就率先對着廣場緩步行去。

…….

“哈哈…鄭館主,你們振威武館不會就這點實力吧,我就是應聘一個小小的導師,可是你怎麼盡找這麼一些比我境界還低的人來考我,莫不是你們振威武館現在已經沒人了?”

秦飛剛走到廣場的入口處,便就聽見了一聲不屑的冷笑之聲,這聲音令得秦飛一聽便就有了一種想衝過去狠狠地扇他兩巴掌的衝動。

(第三更已經送上,希望大家有花的給幾朵!) 第148章 強勢出擊(第四更)

“哼…宵小之輩,你還真是無法無天了,就讓我親自來會一會你!”鄭成風滿面怒容的冷哼道。

“哈哈…好,沒想到振威武館面試個導師竟然已經淪落到需要館主來親自出馬了!” 說話之人是一名五六十歲的灰衣老者。

“哼…閒話少說,放馬過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鄭成風冷哼一聲,已經從平臺之上的座位上站了起來。兩隻眼睛望着不遠處的老者滿是殺氣。

“哈哈…好!”只聽見老者一聲大笑,竟是直接一拳便就對着鄭成風轟了過去。

這是帶着金色元力氣旋的一拳,速度極快,轉眼間便就飛到了鄭成風的跟前。

“武將?”鄭成風心中大驚,他怎麼也沒想到原來這位老者竟然還是一名武將強者,金色的元力便是武將階別最明顯的表象,這一點鄭成風當然非常清楚。

難怪先前天啓他們幾名武師大圓滿境界的人一個個全部都在他的手上落敗,鄭成風這麼想着,也是凌厲的擊出一拳,他的一拳也是攜帶着一個金色的元力氣旋迅猛的衝向了黑衣老者。

只聽見“嘭”的一聲巨響之後,鄭成風竟是連續的退出了四五步遠,這才一屁股剛好坐在先前所坐的座位之上。

“噗…”鄭成風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頓時變得慘白,剛剛纔有點起色的內傷頓時又是傷上家傷。

反觀對面的黑衣老者,他站在原地絲毫未曾移動半分,只見他此時兩眼淡淡的掃着鄭成風,一臉的不屑之色:“堂堂的振威武館的館主竟是如此不堪一擊,我看不如你自己直接將你那振威武館的招牌給取下來砸了算了!”

“你…噗…”鄭成風還準備說什麼,可是由於動了心氣,又是一口鮮血噴涌而出,傷上加傷明顯已經令得他的身體有些承受不住了。

“哈哈…我什麼,我現在要踏平你振威武館就好比踩死幾隻螞蟻一般簡單,你一個館主在我手上也只不過走了一招,你振威武館還有人敢出來與我一戰嗎?”黑衣老者大聲的笑道。很顯然他今日來並不是來應聘什麼導師,而是來踢館的。

“我來試試…”

就在那黑衣老者的話音剛落,從廣場的一側走出了一個一身青衣的年輕人,年輕人約莫二十三四歲,有些瘦削的臉頰雖然看起來並不英俊,不過配上他的一雙黝黑深邃的眼睛卻也是英氣勃勃,青年手中握着一把四五尺長的掃把,緩步的走上了平臺,此時正一臉戲謔的看着平臺之上的黑衣老者。

這人不是秦飛且還能有誰?

“哎…看來振威武館真的是已經落寞的不像樣子了,連個掃地的都搬出來了!”黑衣老者淡淡的瞄了秦飛一眼,繼續對着鄭成風一臉不屑的說道,看他的樣子彷彿看都不屑於看秦飛一般。

“對付你,我這個掃地的足矣!”秦飛皎潔的一笑,眼中閃過一抹未被人察覺的狠色。

“好大的口氣,老夫這就教訓一下你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孫子!”黑衣老者一聲大喝便就衝向了秦飛。

“喝…”秦飛看也不看黑衣老者,隨手一掌向着天空之中劈去,只聽見身在空中的黑衣老者突然傳出了一聲驚呼。

“武將…”

“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