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羅征那輕飄飄的身影才穩穩停住,直到此刻,一路追隨在羅征身後的夢幻光點,才一點點朝著羅征體內飛速遁入!

「這一團夢幻光點……」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等到將這些夢幻光點完全吸收后,羅徵才驟然睜開了雙眼,嘴角流露出了微笑,「竟然接近一百萬之多!」

這些魔族武者的實力,其實還不如那魔族的龍禽。

不過隨著夢幻戰場開啟的時間越來越長,夢幻光點也不斷朝著少數人身上集中,若羅征再度前往魔族武者的主城,那些肥狼們累計的夢幻點數,肯定要比此前要多數倍。

收拾完這些魔族武者,羅征耗費了不到三十個呼吸的時間。

在羅征面前不遠處,落葉陣便沒有散開,一片片落葉的邊緣泛著淡淡的金芒,顯然是犀利異常。

當羅征的目光略過這些落葉,盯住藍染之時,便看到了藍染臉上的警惕之色……

原來如此,方才不出手,是因為信不過我?

羅征心中判斷,但他也並未在意,畢竟他已經找到了流羽本人。

所有的妖夜族人,在這一刻都緊張起來,面對這樣的羅征他們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就在羅征剛剛邁開腳步的瞬間,所有的落葉在同一時間翻滾起來,形成了一個玄奧的落葉陣法,這些葉片在地上卷龍之際,便發出輕輕的簌簌聲,所有葉片都保持著一個方向,正對著羅征。

藍染雖然沒有說話,但警告的意味十足。

羅征卻沒有絲毫在意,徑自朝著藍染這邊走來……

「不要過來,」藍染開口警告道,她體內的真元擴散而出,那雙淡藍色的雙目盯著羅征,手指微微抖動,似乎只要羅征在前進一步她就會動手。

羅征依舊緩緩邁著步子,臉上掛著笑意,彷彿不曾聽到藍染的警告。

眼看羅征已經邁入了落葉陣的範圍,羅征甚至踏入了幾枚落葉,藍染咬牙之下,碧藍色的雙瞳中閃現出一絲殺機,此人的實力太過於強大,被他衝出落葉陣后,自己根本沒有能力應付!

藍染剛要操控那萬千落葉攻擊羅征,可就在這一刻,流羽也踏入了落葉陣!

「流羽?」

藍染微微一愣,卻看到流羽臉上泛著一道淡淡的微笑。

流羽朝著藍染微微點頭,「不用擔心,他是故人。」

「故人?」藍染一愣。

流羽繼續點頭笑道:「記得我跟你說過嗎?這寰宇中只有一人能改變我的命運,就是他……」

藍染愣了愣……

這番冒險之中,流羽也將她的遭遇說了一個大概。

她是如何得罪刑罰之王,又是如何被關入監牢承擔炮烙腐蝕之刑……

流羽說這世界上只有一個人能拯救她,這個人,便是那寰宇中那個說故事的人,那個擁有無限咆哮令的傢伙,甚至幾十位天尊都拿他無可奈何的傢伙。

既然流羽這麼一說,眼前此人,就是羅征?

現在的羅征在寰宇之中,本身就是一段傳奇!

傳奇之餘,大家私底下也會推斷羅征本身的實力,各種猜測都有。

有人說羅征獲那仙府傳承,本身的實力恐怕極為恐怖,應付各大種族的天驕和道子恐怕都不在話下!

也有人說,這羅征的天賦一般,坑殺天尊依靠的是外物,自身的實力很一般,不過是泯然眾人的傢伙而已……

但就憑剛剛羅征展現出來的實力,此人絕對擁有與天驕們對抗的能力!

這個傳奇一般的年輕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即使是藍染,心境也是劇烈的波動著。

「你……就是那個羅征?」 在流羽面前,羅征自然不會遮遮掩掩。

軍婚少將:愛寵小嬌妻 他臉上掛著淡笑,旋即點點頭承認了。

此刻,那白薇和妖夜族其他武者也跟了上來……

聽到藍染大人的話,白薇一時間沒能反應。

「羅天行,羅征……」

他是坑殺了碎影天尊的那位人族武者!

白薇所在的家族,是妖夜族中的一個旁支,在六年前,參與追殺羅征的幽夢,便是她這旁支的族長。

妖夜族內部紛爭,孰是孰非不好說,只是確定眼前這羅天行,便是那羅征之後,白薇也是有些微微發愣。

不管如何,既然羅征是流羽的故人,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了……

此刻藍染和白薇心中震驚之餘,也是鬆了一口氣。

藍染的目光微微一閃之下,卻是流露出燦爛笑容,「不知是流羽的故人,方才算是得罪了,這番先謝過羅征你……」

說著,她手指輕輕一揮之下,手中卻是出現了一棵黑色小樹,這小樹高四尺,枝幹只有小指一般粗細,但整棵樹上卻沒有一片葉子,只有孤零零的樹榦。

當她將這棵黑色小樹祭出之後,那黑色小樹的枝幹一陣搖晃之下,所有的落葉便在一瞬間,紛紛飛回,那樹葉開始整整齊齊的長回樹枝之上,看上去煞是神奇……

轉眼之間,這光禿禿的黑色小樹就化為一棵枝葉茂密的小樹,隨即藍染便將這顆小樹給收了起來,她這才望了望流羽,想到流羽現在的處境,又看看流羽欲言又止的樣子,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便是說道:「故人相見,不好好談談嗎?流羽現在的處境,可不太好哦!」

「處境不好?」羅征的目光一閃,便是盯住了流羽。

此刻流羽的臉色卻有些不自然。

在那監牢之中,流羽曾想過無數種方法,將自己被囚禁的消息傳遞出去!

但寰宇如此廣闊,想要在十萬大界中尋找一人談何容易?

至於咆哮令更是想都別想,一些界主強者都弄不到一枚咆哮令,何況流羽只是一名神海境武者罷了,何況她還一直被束縛在監牢之中。

或許是冥冥天意,讓自己在此處遭遇羅征。

但當她真的面對羅征之際,卻不知如何開口了……

藍染或許看出了這一點,所以才主動點出流羽現在的處境。

「對,流羽被囚禁了,而且被施加了炮烙腐蝕之刑罰,這刑罰恐怕是僅次於永夜之刑的刑罰!以炮烙束縛肉身,以腐蝕之雨滴落其身,每過幾日,雙眼爛瞎,肌膚潰爛,筋骨腐蝕,然後以生命之力治癒,周而復始,日日都是煎熬……」

聽到藍染的話,流羽的臉色又開始陣陣泛白。

這種日子,她熬了七年!

這種痛苦也承受了七年……

在夢幻戰場中的這段時間,恐怕是流羽最開心的一段時間了。

在這裡她結交了藍染,結交了一幫妖夜族的朋友,在這裡她能施展自己的實力,與其他強者一爭高下……

但想到不久之後,自己就要再度回到那種日子中,流羽頓感覺不寒而慄。

那種痛苦,對武者來說也是非人的折磨。

一般的武者,往往熬不過三年就會自行瘋掉……

即便是意志堅定的武者,五年之內意志力被耗盡后,整個身心都會直接崩潰。

也是流羽在海神大陸之中成長,那個混亂的大陸之中成長的武者,身心要比聖地中安然成長的武者堅韌的多,就靠著這一顆堅韌的心,流羽才熬了這七年,在那周而復始的痛苦之中熬了七年。

羅征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在他的雙眼中流露出一絲極寒之意,「因為……瑤那個賤人?真是可惜,上次沒能將她一起坑殺!」

那一日驅使絕命亂斗,卻是沒有將瑤鎖在其中,倘若將瑤鎖住,下面發生的事情恐怕就有意思多了!

當他的話說出口,周圍妖夜族的武者們齊齊色變!

妖夜族的上層武者姑且不說,但一般的武者還是非常虔誠的,否則三位妖夜族的王者,也不可能積累如此多的信仰之力。

驟然聽到羅征出口辱罵他們的王者,這些妖夜族武者的反應也是正常的。

倒是藍染的神色淡然。

她母親是長老會的一員,自然知曉妖夜族上層武者的爭端,其實許多界主現在對瑤已經相當不滿。

眼前這羅徵用咆哮令也罵過瑤了,現在聽來,其實也算正常。

藍染沒有追求什麼,其他妖夜族人也不便發作,只是望向羅征的表情乃是有些不自然,甚至隱隱有些敵意。

對於絕大多數妖夜族人來說,王之間的爭端他們管不著,在他們心中,這三位王者都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他們隨時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捍衛王的尊嚴!

流羽默然點頭。

羅征知道這事情的來龍去脈,自然也知道,流羽為此得罪了瑤。

只是他沒想到,這賤人竟然如此記恨,身為妖夜族的王者,至高無上的存在,竟然對一個下界飛升的妖夜族人都耿耿於懷!

聽藍染所說,那什麼炮烙腐蝕之刑也是一種極為折磨人的刑罰……

羅征眼中的寒意越來越盛。

站在這巨大的枝幹之上,望著遠處浩瀚無垠的白霧,他卻是驟然扭頭,盯著流羽說道:「三年!只要再給我三年時間,我必將瑤斬殺,將你解救!」

三年的刑罰,同樣也很難熬。

這炮烙腐蝕之刑罰,流羽一天也不想去承擔,可是聽到三年時間的時候,流羽那原本蒼白的臉上,驟然蔓延出一道期盼之色。

人最怕的是沒有希望。

流羽的武道之心不可謂不堅韌,只要有一絲希望存在,就能作為她的支撐!

其實三年時間,已經很短了……

三年,就想將妖夜族的王者從王位之上撬下來,倘若換任何一個人,恐怕都認為是痴人說夢話。

全副武裝的瑤,在信仰之池的幫助之下,實力肯比天尊!

三年將瑤推下王者,在這寰宇之中恐怕也只有渺渺幾人能做到,而這幾人代表的都是整個寰宇中最強大的勢力。

他們想要這麼做之前,還要考慮自己的種族是否能承擔妖夜族的反噬……

整個寰宇之中,有資格說這句話的,恐怕也只有羅征一人!

因為他有過坑殺天尊的先例!

四位貨真價實的天尊,曾隕落在了羅征手中!

當羅征說出這話的時候,那些妖夜族武者臉上的神色變得更加不自然了。

只是流羽身為他們的領頭人,她都未曾表態,其他妖夜族的武者又能說什麼?

不過這些妖夜族人心中還是略有不服,一個神海境武者,三年時間就想將吾王滅殺,這話說的還是太大了。

須知從神海境到界主,中間還間隔著神極境和神變境……

有些武者為了跨越這修為的屏障,足足耗費了數十萬年,甚至百萬年!

羅征卻說只是給他三年之間!

「三年時間,我可以忍耐,」流羽點頭說道,眼中的光芒明亮起來!

雖然她心中也隱隱有些不信,羅征能夠在三年內做到這件事,但至少羅征給了她一個希望,一個能讓她承受三年痛苦的希望。

而羅征這傢伙,在海神大陸上的時候,更是多次將不可能化為可能,將腐朽化為神奇。

這世界上有極少一部分人能夠創造奇迹,而羅征就屬於這極少一部分人之列。

看到流羽的表情,羅征心中升起一絲愧疚之意。

畢竟流羽乃是因為自己,因為熏,才會落到這步田地,造就了她的苦難機遇!

羅征不是佛陀,不會普度眾生,但凡於己有恩之人,他卻不會置身事外。 藍染縮在一側,卻是在悄然打量著羅征。

不只是她,其他妖夜族的武者,例如白薇也在重新審視著羅征。

只是藍染的目光之中多了一分好奇。

三年時間,斬殺瑤,這傢伙還真是有趣,卻不知道這傢伙是如何走到這一步的,有時間她可是要跟流羽多打聽一番。

一番交談之後,流羽的心境也鎮定起來。

至少,她進入夢幻戰場的決定是對的……

接下來,便是以藍染領隊,再度這枝幹末梢的石盤之中。

當眾人的腳下出現一道道用於破咒的字跡后,眾人便是再度向上,不久之後,便飛上這大椿神木的第八根枝幹。

羅征剛剛站在這第八根枝幹之上,便看到這枝幹之上布滿了巨型凶蟻!

這些凶蟻渾身長滿了尖刺,錶殼通紅,腹部之中更是有一道火焰跳動,彷彿一個大燈籠一般。

「炎爆凶蟻,這些凶蟻被擊殺之後,將會發生劇烈的爆炸,大家最好分散一些,」藍染吩咐道,她在這大椿神木之中闖蕩了三次,自然對這每一根枝幹之上的凶物了如指掌。

此前羅征與白薇等人一路追上來,其中的凶物便是被藍染他們提前清理一空,眼下從第八根枝幹往上,便要一路殺上去了。

「不過這炎爆凶蟻本身防禦並不強悍,擊殺的時候小心一些,即可通過!」一邊說著,藍染再度將她手中那一株黑色小樹掏出,緊接著一片片樹葉從那小樹之上剝脫,化為一片樹葉之雨,朝著那些凶蟻席捲而去!

「嗖嗖嗖……」

每一片落葉,都堪比一枚暗器。

看這落葉似乎隨意飄動,但是在藍染的操控之下,卻是犀利異常!

炎爆凶蟻的甲殼對這落葉幾乎無法形成阻滯,輕易切入凶蟻的體內,不遠處的一隻炎爆凶蟻在切割之下,身上的甲殼便被切的千瘡百孔!

但見這炎爆凶蟻頭部的兩根觸鬚瘋狂的擺動,它那腹中的火焰也越發明亮起來,六足更是瘋狂的在地上爬行,朝著藍染衝刺而來!

「注意這螞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