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羅烈控制著自己的身體想要向上飛行,就在這個時間,他就感覺到自己丹田一陣陣空虛,丹田之中那淡白色的龍蛇虛影忽然消失不見,然後,他整個人就感覺到從腳上傳來了一陣拉力,撲通一聲,就倒在了自己的床鋪上了。

「才不過短短的時間的時間而已,看來,這個飛行的能力很耗費氣啊不過,我也有所收穫了!」羅烈很是激動地說道,雖然現在他才只能夠飛行一會兒而已,但是,要知道,他的修為只不過是二星力武者而已,等他達到了三星力武者,甚至是九星力武者的時候,他的飛行時間一定會比現在還要久。

「居然還有?什麼?接下來,我必須要先觀想龍蛇,那樣子才能夠重新的擁有那淡白色的龍蛇虛影。」羅烈連忙壓下自己心中的躁動,緩緩地查看起了自己腦海中另外一股信息來。

羅烈想著想著,他立刻盤膝而坐,默默地運轉著龍蛇九變的功法,過了一會兒的時間,他不斷地加速運轉著功法,漸漸的,就進入了五倍運轉速度的狀態。

隨著功法的運轉,在丹田之中,一道淡白色的龍蛇虛影就在悄無聲息出現了。

在這個時候,羅烈忽然雙手結起印來,一股詭異的波動就在他的身上發出,這個是龍蛇功法的核心,龍蛇觀想法門,修鍊者觀想龍蛇虛影,然後,才將龍蛇虛影徹底的定在自己的丹田之中,否則的話,過不了多久,那龍蛇虛影就會消失不見的。

所謂的觀想,就是將那龍蛇虛影深深地刻印在自己的腦海中,那樣子,龍蛇就是羅烈,羅烈就是龍蛇了,而他也可以完完全全的掌控,那屬於龍蛇的空間力量和重力力量了。

在羅烈的理解之中,這個相當於覺醒道魂的過程,只不過,道魂大陸上面的人,是通過儀式覺醒道魂的,而龍蛇九變的功法之中,卻是將就將道魂存於自己的腦海中,這樣子,一舉一動之中,都可以帶有龍蛇的力量。

神魂存想於眉心,眉心者,精氣神所聚。觀想龍蛇之氣貫頂而入,與魂合,法相重生,守定心神,人想合一,一舉一動,莫大威力………」

羅烈默默地在心中念讀了一遍,頓時,他就感覺到自己丹田之中的虛影變得有些凝實了一些,這一個重大的發現,使得羅烈很是開心,畢竟,這個方法有效果的話,那麼,就說明,他可以兩個大陸的功法都修鍊,那樣子,他的實力一定會有著強大的進步的。

隨著觀想,羅烈感覺到自己彷彿化身為龍蛇一般,自己的身體之中蘊藏著毀天滅地的力量,自己的一呼一吸之間,都可以帶動著天地之間的神秘力量,他的呼吸可以控制重力,他的身體可以隱藏在空間之中,他甚至是可以一下子毀滅一座城市。

就在羅烈要沉醉其中的時候,他的心中立刻閃過一絲警覺,在知道了自己差一點入魔之後,他就立刻停止了觀想,但是,那一道淡白色的龍蛇虛影卻並沒有消失,而是在他的丹田之中不斷地遊走著。

而且,奇異的是,他的丹田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那氣已經再一次充滿了自己的丹田之中,那一道遊走著的龍蛇不斷地吸收著自己丹田之中的氣。

羅烈知道,過不了多久,那一道遊走著的龍蛇就會再一次吐出龍息,然後,自己那可以掌控空間和重力的能力,就會再一次擁有了。

有了甜頭,羅烈就有了修鍊的動力,他在自己丹田之中的氣消失的時候,繼續運轉龍蛇九變的功法,再一次儲存滿那屬於氣武者的氣,然後,再一次被那遊走著的龍蛇吸收,如此反反覆復。

就這樣子,月落日出,一天的時間過去了,在羅烈的感知之中,那丹田之中的虛影幾乎化作實體了,只不過,羅烈總是覺得自己還差一點什麼,就可以觀想成功了;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差了什麼。

羅烈緩緩地睜開眼睛,在他的眼中,一股淡白色的精光足足的射出一尺遠,久久沒有散去。忽然,羅烈的耳朵一動,他就聽到了房間外面響起了一陣陣輕微的腳步聲。

「少爺,你要起床了。」就在這個時候,大管家羅忠的聲音在房間外面響了起來。

「好的,我這就出去了,羅叔,你先等我一下。」羅烈對著門外的大管家羅忠應了一聲,然後,就結束了自己的修鍊。

羅烈微微地伸了伸懶腰,很是舒服的打了一個哈欠。 當羅烈收拾一下從房間裡面走出來的時候,大管家羅忠忽然發現,這個少爺的身上有著一股不一樣的變化,就好像是,好像是,變了另外的一個人一樣,在他的身上,一股靈動的氣質圍繞在他的周圍,那雙眼之中的精光,完完全全的內斂了起來,乍一看去,就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民。

但是,身為力武者的羅烈,不可能是普通的平民的,也就是說,羅烈居然在一夜之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想到這裡,大管家羅忠那渾濁的眼睛之中,閃過一絲意外的神色,心中對於這個少爺的期待更加的深了。

或許,羅烈少爺真的是可以帶著我們北候府,一步一步的踏上巔峰也說不定。羅忠忽然不可思議的浮現了一個念頭來。

「咦?」

此時的羅烈忽然驚呼了一聲,在察覺到了大管家羅忠眼中那莫名的神色之後,他想了想,不由得出聲對著大管家羅忠問道:「大管家,為什麼你這樣子奇異的看著我呢?難道?我的身上有著什麼東西嗎?」

「抱歉了,羅烈少爺,這個是我唐突了,只是,我看羅烈少爺的身上,好像是發生了變化,整個人精氣神內斂,連我都看不出羅烈少爺曾經修鍊過的痕迹,要不是我早就知道羅烈少爺是武者的事情,恐怕,我還以為羅烈少爺,你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大管家羅忠微微地拱了拱手,歉意地對著羅烈說道。

「這個,不瞞大總管,我昨天晚上偶然有所領悟,對於龍蛇九變有了更加深刻的領悟,現在的我,已經是精氣神內斂,氣場外露,隱藏我身上的力量,所以,在你的眼中,我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羅烈謙虛地回答著大管家羅忠的話,他的語氣很是平淡,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實力的進步而有所得意洋洋。

「什麼!那真的是太好了,恭喜少爺實力更進一步,看來,我們北候府的未來,就落在少爺的身上了!」大管家羅忠很是欣慰地對著羅烈說道,他那一雙有些寬厚有力的手,用力的握著羅烈的雙手,臉上滿是喜悅的笑容。

羅烈看著大管家羅忠那驚喜的樣子,他可以感覺到大管家羅忠的真心,他是真正的將北候府當作了自己的家,不然的話,也不會在聽到了羅烈修為大進之後,臉上立刻露出欣喜的神色來。

「放心吧,大管家,我保證,一定會帶著北候府踏上巔峰的。」羅烈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滿眼堅定地對著大管家羅忠說道。

「哈哈,好,那老奴就等著羅烈少爺帶著我們踏上巔峰。」大管家羅忠滿臉滿意地對著羅烈說道,他看向了羅烈的眼神越發的和藹了起來。

「好了,我餓了,羅叔,家裡有沒有什麼吃的,我要吃飯了。」這時,羅烈忽然像一個孩子一般對著大管家羅忠問道,他看向了大管家羅忠的眼神之中,滿是對於前輩的尊敬,並沒有因為大管家羅忠自稱老奴而輕視。

「有,有,今天廚房買多了食物,烈兒你要吃多少,就有多少,你就放心吃飽吧!」

「那好,我就不客氣了,羅叔。」

「哈哈,好,烈兒。」

吃過早飯之後,羅烈就回到了銅武六班。

喲走進門口,羅烈遇到了滿臉開心的小東方,他連忙拉過小東方的手,笑著對著小東方問道:「小東方,怎麼樣了?到現在為止,有多少個班級肯和我們一起學習銀武班級的課程呢?」

小東方一臉唉聲嘆氣地看了羅烈一眼,他的樣子就已經告訴了羅烈答案了,沒有別的班級願意和他們一起,進行銀武班級的課程學習。

羅烈微微地嘆了一口氣,雖然沒有別的班,但是,他們自己的銅武六班卻是上下一條心,這樣子也好,畢竟,是自己班級的人,他或多或少的知道彼此的底細,這樣子更加有利於管理。

這個時候,一臉開心的雀斑導師腳步輕快的從門口走了進來,小東方猛地地對著雀斑導師揮手,大聲地高喊著:「導師,我們在這裡,您的進展怎麼樣了?有沒有弄好校外教導的通行證呢?」

「老師,那麼,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呢?」羅婭才也是一臉驚喜地對著雀斑導師問道。

「當然了,我是誰啊!我可是你們的導師,這樣子的事情,對於我來說,當然是舉手之勞了。」校外教導臉上滿是得意的臉色,她很是到大聲地對著眼前的這一群學生喊道。

「真的嗎?太好了!太好了!」銅武六班的學生很是開心地大吼大叫著。

就連雀斑導師都是一臉激動的表情,因為,她終於可以真真正正的作為一個老師,傳授自己的學生知識了,這個,怎麼可能不讓她看信呢!

「同學們,銅武班的條件雖然有些差,但導師已經努力的挖角幾個相熟的導師,來幫助你們進行修鍊了。而且,我們還可以一起去進行校外教導,大家,你們開心嗎?」雀斑導師並沒有回答羅婭才的問題,而是對著全班問道。

「開心!」所有人都大聲地喊道。

「你們有信心自己比得過金武班、銀武班的學員嗎?」雀斑導師繼續大聲地對著全班的同學問道。

這一次,所有人都微微地猶豫了一下,就連小東方和羅婭才也面露猶豫的神色。

但是,羅烈卻一臉熱情地吼道:「我相信我們可以的,我們有不放棄我們的導師,有和金武班,銀武班差不多的修鍊條件,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呢?大家說,是不是?」

羅烈的這一句話,立刻點燃了所有學員的熱血,是的,都是同一所學員的人,我們為什麼就沒有信心呢?我們憑什麼比不過金武班,銀武班的人呢!立刻,所有人的心中紛紛浮現了這一個念頭來。

他們眼神之中的猶豫神色漸漸地消失不見,一股鬥志慢慢的從他們的眼神之中出現,是的,他們為什麼不可以呢?

「對啊!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我們可以的。」小東方很是不服氣地說道。

在銅武班這兩年之中,他過得很是窩囊,在家裡,面對父母那日益衰老的臉貌,面對自己的妹妹那哀嘆的表情,他受夠了!真的是受夠了!他不服氣!好不容易有一個進步的機會,小東方並不想要放棄,他要努力,努力修鍊,努力突破,成為九星力武者!

就連一向醉心於修鍊的羅婭才,也一臉不甘,她雖然修鍊很是刻骨,但是,她並沒有多餘的修鍊資源,她的家庭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就是因為她肯努力,才可以加入這個學院之中,本來以為,加入了這個學院之後,就可以有出人頭地的機會,但是,殘酷的事實告訴他們,沒有!這個機會只是一個夢想!

「不要,我們也是武者,我們什麼比別人差!大家說,是不是!」羅婭才轉過身,一臉憤怒地對著昔日的所有同伴問道。

小東方和羅婭才的話,終於點燃了所有人心中的怒火,他們不甘心就這樣子泯然眾人,他們也是歷經千辛萬苦才可以進入到這裡的,他們最初的目的,就是變強,強大到可以保護自己的家!保護自己在乎的人!

雖然經過了兩年的打擊,但是,他們心中的熱血並沒有消失,在不甘的怒吼之中,所有人都憤怒地吼道:「我們不甘心!」

這一股巨大的聲音很快就傳到了周圍的銅武班級之中,使得那一些知道了發生了什麼事情的銅武學員,都紛紛的探出頭看了過來。

「你們說,銅武六班昨天說的事情是真的嗎?」

「什麼?你們的班級也知道了嗎?他們說要一起去進行校外教導,也和你們說了嗎?」

「真的啊!我還以為他們在開玩笑的,沒有想到,居然都是真的!」

所有的班級在聽到了銅武六班那堅定的喊聲之後,都紛紛交頭接耳的說起話來。

在銅武班級的區域外面,那負責監視羅烈的孫侯,在聽到了從銅武六班傳來的巨響之後,他很是不可思議地說道:「你們到底是在開什麼玩笑啊,一向是廢物的銅武六班,如今……如今居然重新的揚起鬥志了,這個可是千年不遇的事情啊!,可怎麼會,又怎麼會……被羅烈一個人給撐起了呢?」

孫侯滿臉的不可置信,他被自己看到了的情況衝擊得無法思考,久久才手忙腳亂的走到了一旁的洞口,從懷裡取出一隻拇指大小的白色飛鳥,低聲在飛鳥耳邊說了幾句話之後,就將這一隻拇指大小的飛鳥給放飛了。

「我把這一件事情告訴給了七殿下,應該可以增加我在七殿下心中的位置吧,哈哈,羅烈啊羅烈,這一次還真的是多虧你了,否則的話,我怎麼可能得到這一個好消息呢?」孫侯滿臉陰損地說道,他的眼神之中閃爍著貪婪的光芒,彷彿看見了自己被七殿下賞賜了很多金銀財寶一般。

在一處樹蔭下,一個渾身上下包裹在黑衣之中的人,在看到了孫侯的小動作之後,很是快速的跟在了飛鳥的身邊,等到飛鳥已經飛出了孫侯的視野之後,才揮手射出了一道血紅色的光芒,這一道血紅色的光芒準確的命中了那一隻白色的飛鳥的翅膀。

在破壞了飛鳥的翅膀之後,飛鳥就快速的朝著地上落去,只不過,在落地的一瞬間,就被一隻黑色的手掌給抓住了。

那一個黑衣人看著手中的飛鳥,那閃爍著血紅色的眼睛之中,忽然大放光芒,很快,那血紅色的光芒就化作一道泥鰍的樣子,悄無聲息的進入了飛鳥之中,從而盜取了飛鳥之中隱藏的機密了。

孫侯還不知道,自己的傳音飛鳥已經被人給截取了,此時的他,還在做著升官發財的夢想,他不知道,一股暗黑色的氣息緩緩地鑽進了他的額頭之中,很快,他整個人的臉色就變成了墨黑,只不過,轉眼間又重新變回了正常的臉色來。 在這個時候,身在班級之中的羅烈忽然感覺到心裏面很是不安,他可以感覺到,一股黑色的煙氣朝著自己的頭頂上飛來。

這個到底是什麼?羅烈的看著眼前那一股黑色的煙氣,他的心裏面很是驚訝,或許,羅烈並不知道,他修鍊的龍蛇九變的功法,帶給他強大變化的同時,也將給他帶來不一樣的經歷。

羅烈看著眼前那一股黑色的煙氣朝著自己的頭上飛了,他猛地朝著一旁躲去,但是,可惜的是,那一股黑色的煙氣,就彷彿有著靈性一般,跟著他飛向了一旁。

那周圍的學院很是奇怪的看著羅烈,他們紛紛疑惑為什麼羅烈突然朝著一旁躲去,看他的樣子就像是在面對敵人一般。

怎麼可能?我們這裡為什麼會有敵人呢?而且,這裡面根本就沒有人朝著羅烈估攻擊,他到底是怎麼了?小東方看著羅烈那不像是裝模作樣的表情,他的眼睛也朝著周圍掃去,可是,卻什麼也沒有發現。

「羅烈,你到底是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發現呢?」雀斑導師很是疑惑地對著羅烈問道,雖然,她的話並沒有直接和羅烈說明,但是,羅烈卻聽出了雀斑導師的言外之意。

難道?導師她看不到嗎?看不到那一股朝著我襲來的黑色煙氣?他們也都看不到嗎?羅烈看著雀斑導師和周圍的朋友那疑惑的眼神,他若有所思的想道。

「導師,你們都沒有看到了那裡有什麼東西嗎?」羅烈伸出右手指了指半空中那一股黑色的煙氣,很是疑惑地對著雀斑導師問道。

雀斑導師眨了眨她那漂亮的眼睛,朝著羅烈的手指看去,可是,她發現了那半空中並沒有什麼東西。

「沒有啊,你難道是看到了什麼東西嗎?我什麼都沒有看到。」雀斑導師很是認真地對著羅烈說道,在她的心裏面,並沒有覺得羅烈是無理取鬧,因為,羅烈根本就不屑於做這種事。

「你們大家也沒有看到嗎?」雀斑導師轉過頭,對著周圍的學員問道。

「沒有。我們什麼都沒有看到。」小東方立刻認真地回答著雀斑導師的問題。

「對,我也沒有看到什麼。」羅婭才也一樣認真地對著雀斑導師說道。

「沒有,我們也什麼都沒有看到……」周圍的學院也一臉疑惑地說道。

羅烈知道,雀斑導師和小東方等人都不會欺騙自己,所以,他大概知道了,那一股黑色對的煙氣只有自己才可以看得到,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那一股黑色的煙氣,為什麼只有自己才看得到。

「沒有,我有些事情,要不,導師,我們明天再出去,可以嗎?我的心裏面真的是很不安,可以嗎?:導師,可以嗎?同學?」羅烈很是真誠地雀斑導師和周圍的朋友問道。

「這個沒有問題啊,我剛剛好忘記了帶一些女孩子家的東西,我剛剛還在心裏面想著要怎麼辦,要不這樣子,我們就明天再去吧。」雀斑導師在看到了羅烈那認真的樣子,她也找著借口對著羅烈說道。

「對,我也有東西忘記帶了。我也想申請明天去可以嗎?導師。」小東方一臉不好意思地對著雀斑導師說道。

「對。我也是。」那一臉嚴肅的羅婭才也跟著說道。

「好了,那這樣子,我們先去說一下明天要帶的東西,羅烈同學,既然你今天有事情,你就先去休息一下吧。」雀斑導師很是關心地對著羅烈說道。

「謝謝你們,真的是很謝謝你們。」羅烈知道,雀斑導師,小東方和羅婭才並不是沒有帶什麼東西,他看見了他們帶著身邊的衣物,只不過,是為了他的面子,才說出這樣子的話來的。

羅烈並沒有再說什麼,他一臉感激地看了看雀斑導師,小東方和羅婭才,這一份情意,他羅烈會放在心裏面的。

就在羅烈等人在議論紛紛的時候,那孫侯卻被一把寒光逼人的匕首給威脅著。

「跟我走,否則的話,我的血匕首可不是吃素的。」一聲低著沙啞的聲音在孫侯的耳邊響了起來,與此同時,一股寒氣就在他的脖子上出現。

孫侯在感受到那一股寒氣之後,他渾身的汗毛立刻豎立了起來,他的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著,一股尿意就在他的身下出現了。

「混蛋!居然嚇得尿了出來,留你也沒有用了。」隨著那一聲帶著羞澀的沙啞聲音的落下,一股殺氣就在朝著孫侯壓去,立刻,孫侯就被那一股殺氣嚇得動彈不得了。

一隻黑色的手臂帶著一道寒光,朝著孫侯的脖子上劃過。

一股涼意在孫侯的脖子邊劃過,接著,孫侯的眼前就有著一股黑暗襲來,一陣陣昏天暗地之後,孫侯永遠的閉上了眼睛了。

在孫侯的腳下,那血水不斷地朝著周圍流去,在將一顆白色的石頭染紅之後,一陣陣地動山搖的感覺就在黑影的感覺之中出現。

「糟糕了,居然不小心觸動了學院的禁忌,我真的是大意了……」那一聲沙啞的聲音剛剛落下,周圍就浮現了一陣陣土黃色的光芒,那土黃色的光芒忽然化作一道道鎖鏈,朝著周圍揮動著。

「好了,大家,快一點來集合一下吧,老師有事情要和你們交代一下,老師打算,明天找一些熟悉的導師,一起去和我們去訓練,這樣子,我們就肯定是會在外面呆好幾天的,你們要記得和你們的家裡面說一下,要是有什麼事情不能夠去的話,可以和導師說一下的。」在羅烈走出門口的時候,他的耳邊傳來了雀斑導師的話。

走在學院的路上,羅烈看著頭頂上那一股黑色的煙氣,他的心裏面沒有了之前那樣子害怕了,因為,他可以感受到,這一股黑色的煙氣只不過是停留在自己的頭頂上,並沒有其餘的動作,所以,羅烈才有更多的心思,去思考關於這一股黑色煙氣的事情。

「這一股黑色的煙氣到底是什麼東西呢?為什麼會在我的頭頂上停留呢?以前的時候,我記得沒有的,但是,在今天的時候,居然在我的頭頂上出現了,這個到底是為什麼呢?」羅烈很是疑惑地思考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