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老實說,源塵是有些納悶的,明明歐陽靈兒是可以飛天的,怎麼現在他們反而要冒險走這裏呢。

除非歐陽靈兒受傷了。

源塵本想在焱天火的屁股上踢一腳,但是他皮膚上的綠色屍毒不知道有沒有害,所以現在他也不能輕舉妄動。

焱天火的肩膀被歐陽靈兒緊緊抓住,這個時候只要下面有什麼危險,她就會馬上將焱天火拉上來。

現在她的一隻翅膀已經受傷,無法持久飛行,更何況還要帶上焱天火。

焱天火在黑暗中看不清第四層的環境,於是他點燃他的三色火焰,在這種未知的地方點火,他需要格外的小心,因此他一上來就動用了自己的絕學,只要有東西敢靠近自己,他絕對會扔出去的。

三色火焰亮起,赤橙紅三色下,一個漂浮在他面前的血色斗篷出現,陣陣涼意從焱天火的尾椎向上冒,血色斗篷下,是一個有着赤色血管的綠色人影,焱天火在看到源塵的第一瞬間,就已經將三色火焰發出去了。

源塵眼前,赤橙黃三色火焰越來越近,他身體像是一片葉子,隨着火焰運動開始向後飄去。

“姐,快拉我上去,這下面有東西。”

焱天火正要向上爬,身體突然變得沉重,低頭看去,正見到那血色斗篷已經貼在他的右腳踝,從那血色斗篷中伸出一隻綠皮紅血管的手,那手竟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腰帶。

他若是就這樣被歐陽靈兒拉上去,腰帶肯定保不住,上去了會被靈兒姐打的,但是不上去,這個綠皮小鬼又不怕他的火焰,難纏得很,不知道會不會上他的身。

如果源塵知道他的想法,一定會讓他明白誅仙劍之銳爲什麼這麼尖!

“別動,是我。”源塵壓制住吞吃焱天火血肉的衝動,平靜開口。

焱天火本想將綠皮小鬼給踹下去,聽到源塵的聲音後,有些不確定的叫道:“兄弟?”

“嗯。”源塵緩緩點頭,順手扯出自己的‘初’字令牌讓焱天火看。

‘初’字令牌上,有淡藍色光芒閃爍。

焱天火瞪大了眼睛,看着血色斗篷下那猙獰的臉,有些不敢置信。

源塵臉色陰沉,他怎麼沒有早點發現,這‘初’字令牌上,除了淡藍色光芒外,竟然還有一縷縷血紅色光芒在律動,成包圍之勢,將淡藍色光芒團團圍住。

快速收起‘初’字令牌,源塵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現在他竟然有種想要殺掉焱天火的衝動。

“源小駱,你終於來了,你不知道我和靈兒姐都快死翹翹了。”

焱天火朝洞口上面喊道:“姐,快下來吧,源兄弟在這裏。”

源塵扶着焱天火和歐陽靈兒降落在青銅磚上,在下落的過程中,源塵一直避免與兩人有直接的皮膚接觸。

歐陽靈兒一向警覺,看到源塵的樣子後,不免心生懷疑,但是她還是不動聲色道:“小駱,既然已經與你相遇了,那這個符籙也沒什麼用,就還給你吧。”

源塵看着歐陽靈兒拿出來的符籙,臉上有些掙扎,但還是取了回來,收入心靈空間之中。

這個符籙是源塵自己畫的, 可是在他碰觸符籙的一瞬間,一種灼燒感襲來,讓他渾身冰涼。

若不是源塵提前使用靈魂之力控制符籙與他的手分開,恐怕符籙就會被激活,然後燃燒,那樣自己的身份就真的撲朔迷離了。

收起符籙後,歐陽靈兒顯然送了一口氣,源塵的心卻跌倒了谷底,他竟然真的成魔了,連辟邪符都對他有反應了。

“你們都遇到了什麼,第二層、第三層都有什麼東西。”不管怎麼樣,源塵都不能讓他們進入青銅門,這次青銅門中還不知道有什麼東西。

現在的源塵已經不再相信青銅門後有什麼好東西,相反,一旦與之中的東西牽連上,後果不堪設想。

他自從來到這裏,已經失去了很多東西,本來他還懷疑自己的能力全被血毛怪物取走了。

但在他看到青銅門後,有些觀點便已改變,也許那個人面蛇身的女子根本不是什麼女媧,而是借用女媧的身份取得他的信任,然後好偷走他的力量。

畢竟女媧娘娘的傳說比溯仙塔還要久遠,她法力深不可測,境界也高不可攀,又怎麼會算錯?況且以女媧娘娘的身份,她送出去的東西又怎麼會收回。

這一切都透露着古怪,源塵只恨自己一根筋,到現在纔看出真相!

青銅門後一定不是什麼好地方,不然爲什麼要葬在墓穴中呢,他已經上過當了,決不能再讓身邊的人被騙。

何況這個古墓就有問題,他在踏入墓穴的一瞬間跌入幻境之中,這個幻境卻又是真實的。

他的心臟確實被紅毛怪物拿走了,雖然現在源塵對於那個紅毛怪物的樣子記不清楚了,但是他一想到那隻紅毛怪,就想起黑尊身後裂縫中的那個紅毛以及那朝他抓來的紅毛手掌。

如果兩者是一人的話,那麼一切都說得通了,正是因爲自己當初幫助黑尊擋下了那七彩血液,才致使災難惹到了他的身上,但是這裏是在過去,根本不可能出現未來者輕易來到過去的現象,更何況那個人面蛇身的女子說的一番話,很顯然是從未來傳來的。

如此只能說明,這個古墓溝通過去現在與未來,這裏的時間順序是完全混亂的,就像是將時間線糅合在一塊,什麼牛鬼蛇神都能來。

源塵臉色蒼白,他突然意識到一件事,如果這裏可以溝通過去現在未來,那麼未來此地豈不是禍亂之源,史前各種怪物都能通過這裏,前往源塵出生的時代。

那個看似和平實則暗流洶涌的溯源時代。

這裏必須毀掉才行,這裏一定要毀掉,不能留!

源塵下定決心,這時焱天火的聲音響起了:“我們聽你的,率先進入洞口,走過了一條小路,直接來到了甬道之中,我們按照地圖直接來到了第二層。”

“等等,你們沒有遇到機關嗎?”源塵目瞪口呆的看着焱天火,焱天火口中的小路,源塵就先後遇到異氣和傳音牆,跟別說後來幻境中的箭雨和現實中的屍毒了。

難道真的就他自己中了機關!? “這種機關一般都會放置在正中央,我們只要沿着牆壁走就沒事。”焱天火有些疑惑的看了眼源塵,有些不解,見源塵並沒有要說的意思,他接着說道:“我們進入第二層後,看到了九屍拉館,那屍體似乎是仙屍,長相奇形怪狀,頭似龍、爪似麒麟、尾巴像是蛇尾,周身長滿了黑色的毛髮。”

源塵下意識的看向焱天火腳下,那裏便是黑髮怪喪命之地,現在焱天火腳下還踩着黑髮怪的灰燼。

焱天火嗅了嗅鼻子,喃喃道:“我怎麼聞到了七彩火焰的氣息,似乎有人在這裏使用過焱天宗的絕技,難道我們焱家的祖先曾經來過這裏?”

“說到哪了,接着說,我正聽得入神。”源塵現在臉色是綠的,就算臉色再難看,別人也看不出來。

歐陽靈兒對於源塵現在的樣子始終耿耿於懷,所以她的注意力幾乎都集中在對方身上,方纔源塵的動作,都落到了她的眼中,所以綜合源塵的表現和焱天火前後的話語,歐陽靈兒很輕易的便猜到了源塵先前的經過。

只是她不明白的是,源塵明明比她們進來的晚,但是爲什麼卻先他們一步來到第四層。

除非他早就進來了,如果這樣的話,倒也說的過去,因爲源塵畢竟消失了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他很可能自己一個人進入到這裏面,那麼問題來了,那個盜墓賊少年又去哪裏了?源塵獨自進入墓穴究竟想幹什麼?

對於源塵這個人,歐陽靈兒一直懷疑對方就是那隻可憐的小龍,但是現在看來,要麼就是當初的小龍在騙人,要麼就是眼前之人殺了小龍。

歐陽靈兒從始至終都沒有相信過源塵的鬼話,她很懷疑‘源小駱’究竟是不是眼前少年的真實名字。

如果源小駱用的是假名,那麼他加入守護者一方的動機就很有問題。

源塵此時注意力都集中在焱天火的話語中,根本沒有在意身邊的這位姐姐已經將他的身份扒的差不多了。

歐陽靈兒畢竟曾經被內定前往入侵者一方做臥底,只是因爲源塵的出現而發生了改變。

不過她也做過很多功課,所以對於源塵的身份,她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我們沒有驚動九屍拉館,遠遠的繞了過去,但是即便如此,我們還是遇到危機。先前我們只注意到了九屍,卻沒有在意九屍拉動的棺槨,那個棺槨是用……咦,對,就是腳下這種青銅做成的。當時那個青銅棺槨中似乎鎮壓着什麼東西,在我們經過青銅棺槨時,有一張臉從青銅棺槨中衝了出來,直接咬住了我的腳,要不是有你送我的符籙在,我恐怕已經遭受不測了。”

焱天火的聲音帶着一種顫抖:“那張臉似乎是從青銅棺槨上的刻圖中衝出來的,在受到符籙的攻擊後,他又被拽回去了,從那一刻開始,我的耳邊就一直迴盪着一種聲音,那聲音的主人似乎認識我,一直在呼喚我救他。”

“他說的什麼?”源塵牙齒都開始戰慄,鏗鏘響動,這隻能說明源塵怕到了極點。

焱天火似乎沒有看到源塵的窘狀,陷入到回憶之中,然後輕聲道:“那聲音似乎在說‘毀滅,救我,毀滅,救我。’”

源塵一把抓住焱天火的脖子,雙眼變得異常冰冷:“毀滅,果然是你,爲什麼會是你。”

先前源塵查出這一真相可以淡然處之,那是因爲他重生之後有一顆超然的心,而現在他的心已經被掏走了,而且他已經入魔了啊。

人性的喪失,源塵再也無法遏止心中的恨。

“爲什麼會是你啊,爲什麼!”

歐陽靈兒第一時間召喚出黑色長劍向源塵斬下,只聽金鐵撞擊聲響起,源塵的綠色皮膚竟然被黑色長劍斬出了火星。

歐陽靈兒被反震出去,撞在了青銅門上,青銅門內有流水聲響起。

源塵清醒過來,仇恨被水流聲洗得一乾二淨,突然一陣睏意襲來,源塵感覺好舒服,就想這樣睡過去。

下一刻,源塵咬破舌尖,頓時又清醒了幾分。

背起已經陷入昏迷的焱天火,剛纔他的手掌與焱天火的脖子接觸,並沒有發生傳染現象,也就是說對方是聽到水流聲才昏迷的。

源塵看向青銅門那裏,他竟然看到歐陽靈兒已經起身,正在背對着源塵開門。

源塵大驚,急忙衝過去打暈了歐陽靈兒,然後抱起歐陽靈兒就往外跑。

跑出青銅磚的區域,源塵身形飄飛而起,出口近在眼前,他下意識地看向那青銅門。

只見那扇青銅門咔擦一聲,竟然打開了!

驚濤拍岸的聲音響起,源塵頭腦一陣昏沉,就要睡過去,就在這時,靈魂世界中源塵的一根黑髮突然鑽入他的眉心深處,將源塵的真靈纏繞了起來。

源塵再睜眼時,一雙黑色眼眸中全是恐懼與急切。

他身體飛行速度又增加了數倍,直接化作了一道烏光從入口衝了出去。

離開第四層,站在第三層的光面鏡面之上,源塵總算鬆了口氣,將身上兩人隨手丟在一邊,他開始觀察自己的身體。

源塵不知道從哪裏取出了一面鏡子,竟然開始對着自己照了起來,但是僅看了自己一眼,就差點吐了。

他又不知道從哪裏找出一顆丹藥,吃了下去,只見他的綠色皮膚開始飛速的褪掉,赤紅色的皮膚又露了出來。

源塵再次拿起鏡子來照,鏡子中他長着一張大紅臉,甚至臉上還有一個個鼓起的血管,老嚇人了。

源塵手中的鏡子差點摔到地上,他有些不甘心的看了眼歐陽靈兒,隨即搖頭,然後又在焱天火的臉上掃過,最終咬了咬牙,又不知道從哪裏取出了一顆九彩色丹藥,直接服了下去。

丹藥入口即化,變成七彩色液體,流入腸道之中。

下一刻,藥效便爆發了,源塵渾身都蒙上了一層九彩色,赤紅色皮膚快速脫落,一種有別於九彩星印的九彩色沖刷着源塵的靈魂、血液、皮膚、骨骼、五臟六腑……更重要的,這種九彩色還衝刷服用者的真靈。

一縷黑色長髮將源塵真靈捆得死死的,如果沒有外力相助,源塵是不可能獲救的。

那縷黑色髮絲只顧着照鏡子,卻沒有察覺到九彩色已經將他的本體沖刷的消融掉了。

不過他也有幸看到了源塵的那張臉,同時他手中的那面鏡子也碎成了齏粉。

真靈中的黑色髮絲徹底消散,源塵也清醒了過來。

源塵湛藍色的大眼睛掃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個墓室中。

然而墓室中除了有一個通往第四層的入口和墓室門外,就只有頭頂還有一扇天窗,而現在天窗是打開的。

至於這裏的活物,就只有源塵、焱天火和歐陽靈兒。

不過讓源塵哭笑不得的是,歐陽靈兒就像是小女孩一樣躺在地上睡覺,那姿勢太誘人了。

焱天火則直接擺出大字型,毫無防備的進入夢鄉了。

源塵可以肯定,他就算現在格殺掉未來的毀滅大帝,焱天火也不會感覺到痛苦。

但是源塵終歸還是下不去手,他並非是人性作祟,而是此地非常奇怪,在這裏如果他殺掉年少版毀滅大帝,誰知道會不會跳出一個成年版毀滅大帝,那樣就沒意思了。

還不如將現在的毀滅大帝改造成自己的好朋友,那樣未來自己的命運也不會那麼慘。

“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醒過來,我得先保護好他們,我……的聲音這是怎麼了?”

源塵不信邪的又說了幾句:“這間墓室在地圖中沒有記載,那‘太子’一時半會就找不到這裏,更發現不了我們。”

“我的聲音這是怎麼了?”源塵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雙手,那兩個白淨的小小手掌可愛極了,雖然源塵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用‘可愛’來形容這雙變小了好幾倍的手。 源塵有些驚訝的向懷裏一掏,那裏竟然還有一面古鏡,古鏡背部斑駁,上面原本的圖案已經看不清,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古物。

古鏡正面也渾濁不清,上面還有一些爪痕,似乎曾經被什麼東西抓過。

源塵透過古鏡模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或許是這面古鏡本身不凡,又或者是這面鏡子沒有照出源塵的真面目,這面古鏡竟然沒有碎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