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老根據地除了大批的骷髏兵外沒有其他兵種了,比爾是這裡的領隊,李潔沒空搭理他,直接去了倉庫,洛蘭騎士還在哪裡苦修。

「洛蘭騎士!」李潔進門就大喊了一聲。

洛蘭騎士緩緩的從沉思中抬起了頭來,默默的看著李潔。

「我遭遇到了生死關頭,您是否可以出手相助?」

洛蘭騎士眼神依然空洞的看著李潔,沒有任何的表示。

「說句話,該死的,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你還不明白嗎?我的手上沾染了太多地下世界居民的鮮血,儘管我可以說這是有人在命令我這麼做,可是,我始終無法自己騙自己,所有的生靈,都是神的產物,然而因為錯誤的原因,一些迷途的生靈和光明教會走上了對抗的道路,本來仇恨或許可以化解,迷途的羔羊可以被感召,但是,我都幹了些什麼,我親手加劇了這種對抗,使得雙方的仇恨即使經過了千年,依然在無休止的對抗,無數的生靈在這其中消失了,這甚至是我無法承受的罪孽,我不會再這樣下去了,不管什麼原因,我都不會再殺死哪怕任何一名地下世界的居民了,甚至對他們出手都違背我的心愿!」

「很好,洛蘭騎士,通過你的話,我相信你最近的苦修沒有白費,最起碼知道平等的看待眾生了,可是你答應過我的會阻止光明教會又怎麼說?你不是還要動用你的武力嗎!既然如此,那就也平等的對地下世界也拔出你的劍來!」

「不,領主大人,我的初衷不會改變,對你的承諾也不會改變,當地下世界和光明教會生戰爭時,我會儘力阻止這樣的事情生。」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您的精神十分讓人欽佩,那麼,您願意出去走走嗎?」

洛蘭沉默了一會,點了點頭,提著自己的鐵棍站了起來,當然,李潔現在絕不認為那是一根鐵棍了,布朗紅衣大主教曾經給李潔說過,洛蘭騎士手裡的其實是把劍,光明教會最早的聖劍,據說是神賜予光明教會的,布朗早就看著流口水了,想讓李潔給他弄來,可惜不光是布朗,李潔也沒這膽子去搞來這把劍。

李潔在前面走,洛蘭騎士沉默的跟在後面,隨著李潔走出老根據地,幽暗谷一片混亂,按照李潔的命令,所有軍隊都開往谷口集合,帶走所有可以帶走的東西,所有能賣的東西都賣掉,所有能破壞的全破壞掉,頓時幽暗谷一片狼煙動地。

李潔剛走進土堡城城鎮大廳,布朗的不滿聲就立刻響起。

「怎麼又要搬家?我剛剛在二樓和莉莉女王布置好房間!啊,願神保佑你永墜地獄!萬世不得生!」

「差不多四千人的大軍正在向我們撲來,布朗紅衣大主教,要是您願意在這裡守城,我會很樂意的!」

布朗立刻閉嘴,不過看到了隨後跟進來的洛蘭騎士,立刻眼神一亮。

「啊,這不是洛蘭聖棺騎士長嗎?我命令你去擊敗敵軍,把他們全部殺死,全部殺死!這是神的旨意!神的旨意!!!」

然而洛蘭騎士對此無動於衷,就像沒看見布朗紅衣大主教一樣,布朗慷慨激昂了一會,見洛蘭騎士一點反應都沒,忽然覺的還是立刻去收拾行李比較好,拉著正在修理指甲的莉莉女王就閃人了。

李潔沒理會他們,坐在椅子上嘆氣。

洛蘭騎士坐在了桌子側面的椅子上,扶住了自己的聖劍,看了看嘆氣的李潔:「生有何苦,死又何悲,不論早晚,我們都要回到神的懷抱里。」

李潔看了看洛蘭騎士,不由一笑,這人挺可愛的,可惜自己沒那麼看的開,俗人一個!

李潔沒興趣去看雷歐橫掃弱雞是個什麼樣子,出了黑暗城后一邊練級一邊用實踐來證明自己的一個想法。【風雲閱讀網.】

自從滅了小日本后,李潔就有個想法,或許地下世界大概是個圓形的,在圓形的邊上開了不少的谷地,玩家和玩家或者是小npc領主共存,然後經過優勝劣汰,勝出的玩家將有資格繼續向圓心深入,失敗的玩家重起爐灶或者乾脆成為其他玩家的附庸,這個推測不是沒有根據的,殺死小日本地下領主給了十點黑暗點,雖然黑暗點目前不知道幹什麼用的,但是肯定是好東西,這相當於鼓勵自相殘殺,要是都隔的天南地北或者中間橫著些什麼大的勢力,那想打起來就太難了,另外,最重要的一點,想強大起來有足夠的實力來挑戰像馬克西姆這樣的中型領主,那需要很多的資源,而每個谷地的初始資源都會有一些,相信除了明面上的,周圍山壁里還應該隱藏的有,但是只靠一個谷地的資源來展到可以對抗中型領主的時候,猴年馬月都已經過去了,要展,就只能是踩著別人的屍體往上爬,儘可能多的消滅其他的地下領主,減少潛在的競爭者,儘可能多的收集佔據更多的資源,只有這樣,才有可能突破中型領主的封鎖線,並且這也符合地下世界殘酷的生存法則。

自己的推測是否正確,就看兩隻沿著山腳左右探路的幽魂的探測結果了,幽魂這種東西很不錯,就連小黑以前都沒見過,地牢的特殊產物,本來還想培養幾個,可惜目前為止就四個,本來有六個死了二個,幽魂這種生物比吸血鬼的生產要求還苛刻,吸血鬼只是要求足夠多的屍體就行,幽魂卻需要活著的最少銀英怪在地牢拷打致死才有很小的幾率產生,目前幽暗谷野生的銀英和精英早就被全部幹掉了,刷新還不知道要多久,四隻幽魂二個黑山外圍偵查,二個去驗證李潔的想法去了,連一個空閑的都沒有,只能是一級的在野外亂飄了。

冷山修道院廢墟里倒是幽魂成群,可惜想想那鋒利的鐮刀從自己身體上劃過時的那種冰冷和恐懼的感覺,李潔心裡就直憷,暫時絕不打算去招惹的了,想到這裡,李潔的疑惑也多了一個,那麼多的幽魂,**oss小boss裡面都有,精英銀英俱全還地方狹小,亡靈生物體力無限也不可能被耗死,幽魂還不吃物理攻擊,法術攻擊的話就需要有夠大的迴旋空間,否則布衣職業擋的住幽靈boss的一刀?這樣看來冷山修道院廢墟里的幽魂根本就無解,去多少人都白搭,但是既然能夠讓玩家現這地方,那麼肯定有解決的方法,可李潔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怎麼搞定那群幽魂!

殺死了一群半人馬後,抓來幾隻小鬼搬屍體去大墓地,目前李潔有除了小黑外的十五隻小鬼,現在除了偶爾搬些屍體外也沒活干,李潔想了想,讓小黑帶著小鬼們繞著山谷開挖幾圈,以便讓小黑能多深入山壁探測下是否有礦脈,這樣做一是可以證明下自己的推測,二是小鬼們幹活就可以漲經驗升級,也能省下些訓練費,為了小鬼們的安全起見,黑角和莉莉絲帶著一些剛剛歸降了的美杜莎射手輪流保護。

都安排好了還沒好好練一會級呢,那邊雯雯下完了副本立刻就來了通話要求,提醒李潔注意吃中飯,最近她陪老闆沖級忙,不怎麼有空去陪他,有空了就帶煮雞蛋過去云云,李潔一一答應了。

李潔並沒有懷疑什麼,更不可能強制要求雯雯什麼,所以根本就沒察覺到雯雯的謊話,雯雯的同伴都知道她正在熱戀,怎麼可能故意設置障礙,根本原因李潔以後才知道,這也不能說雯雯就是錯的,她多少有些性冷淡!

女孩子們去小睡時,李潔也下線匆匆吃了點飯,然後立刻上線奮鬥,李潔比以前玩遊戲更加的努力和精心也是因為雯雯的緣故,李潔或多或少覺察的到雯雯因為自己沒個正式些的工作而有些不高興,或許自己玩遊戲玩的好些,多賺些錢雯雯就會改觀自己不務正業的念頭,卻不想想自己是不是有些一廂情願了!

上線公會頻道里就是安安甜甜的聲音:「紅葉哥來了呀。」

「安安妹子呀!」其實李潔早就忘了酒醉后和安安說的話了,但是人家哥都叫出來了,不回敬一聲妹子就實在說不過去了。

「我練級練的快吧?」

「可以呀,都十九級了。」

「可是灰矮人好醜,我都快看不下去了,黑暗精靈長的好帥!」

「明白,這就給你調派十二名黑暗精靈當衛隊。」有了投降了的二百多名美杜莎射手,分出去一些黑暗精靈倒是沒什麼了。

「紅葉哥對我最好了!」安安撒嬌。

「安安也最乖了!」

「對了,紅葉哥,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情呢。」

「忘記什麼了?」李潔急急忙忙仔細回憶了下,不覺的忘記了什麼。

「你好笨呀,你忘記問我要手機號碼了!」

「……安安妹子手機號碼多少?」

「xxxxxxxxxxx,記住了嗎?」

「記住了!安安好好玩,我有些事情要忙。」

「嗯。」

結束了對話,李潔繼續練級,或許別的男孩子在熱戀中也不忘其他女孩子的電話,但李潔不會那樣,那會讓他覺的對不起雯雯,所以李潔根本就沒記。

忙忙碌碌的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七點,李潔才升到三十二級,這時候距離神聖這垃圾四十級都好幾天了,這傢伙是怎麼練的,他爺爺的!

看了看等級排行榜,神聖都四十四了,並且萬名大單里,排名最後的都三十七級了,我勒個去,這些都不是人,是神!自己夠拚命了,居然還差如此之多,正鬱悶間,小黑總算傳來了一個好消息,山壁里探測出一個鐵礦脈,大小未知,這證實了李潔的一些猜測,不過李潔沒立刻去挖,命令一些狗頭人先去慢慢挖,小黑則帶著小鬼們繼續開拓探索,李潔則打算下線了,下線前命令探路的幽魂全部停止,惹到了馬克西姆的緣故,李潔已經清楚是怎麼回事了,自然不可能犯第二次這樣的錯誤。

至於大早上就下線也是有原因的,早上雯雯也可能上線,讓雯雯知道自己一大早就玩遊戲不好,乾脆調整作息時間,午後開始上線到第二天凌晨。

下線后沖了涼,想了想還是吃了幾個雯雯煮的白蛋,也不能老是供著,否則雯雯不一定什麼時候來了一看一個都沒吃那也不是事。

一覺睡到快下午二點了李潔才醒,下泡麵時想起了什麼,這才從冰箱里拿出火腿腸往泡麵里加了兩根,這算是賣了二千金幣后改善生活的舉措,美美的吃完泡麵,上線后指揮幽魂們繼續幹活,李潔則繼續練級。

帶上鐵皮和一個銀英黑暗精靈還沒正式開始,黑山外圍偵查的幽魂就現了異常,李潔立刻俯身幽魂並閃開了正對著的黑山谷口,沒過一會,就看見谷口木質的城門打開,排成了六列縱隊的敵人大踏步的蜂擁而出。

看著敵人的隊列,李潔先是平靜,接著呼吸急促了些,再接著心臟急跳,冷汗直流,到最終下了決定,長長的吐了口氣。

總數近四千的敵軍,領隊的小boss好幾個,精英銀英更是不少,這樣的實力對比讓任何計策都不管用!

李潔立刻命令小黑打包所有可以帶走的東西,其餘小鬼和狗頭全力開採已經現的鐵礦脈,自己往老根據地飛奔而去,洛蘭騎士是最後的希望。

老根據地除了大批的骷髏兵外沒有其他兵種了,比爾是這裡的領隊,李潔沒空搭理他,直接去了倉庫,洛蘭騎士還在哪裡苦修。

「洛蘭騎士!」李潔進門就大喊了一聲。

洛蘭騎士緩緩的從沉思中抬起了頭來,默默的看著李潔。

「我遭遇到了生死關頭,您是否可以出手相助?」

洛蘭騎士眼神依然空洞的看著李潔,沒有任何的表示。

「說句話,該死的,是同意還是不同意?」

「……,你還不明白嗎?我的手上沾染了太多地下世界居民的鮮血,儘管我可以說這是有人在命令我這麼做,可是,我始終無法自己騙自己,所有的生靈,都是神的產物,然而因為錯誤的原因,一些迷途的生靈和光明教會走上了對抗的道路,本來仇恨或許可以化解,迷途的羔羊可以被感召,但是,我都幹了些什麼,我親手加劇了這種對抗,使得雙方的仇恨即使經過了千年,依然在無休止的對抗,無數的生靈在這其中消失了,這甚至是我無法承受的罪孽,我不會再這樣下去了,不管什麼原因,我都不會再殺死哪怕任何一名地下世界的居民了,甚至對他們出手都違背我的心愿!」

「很好,洛蘭騎士,通過你的話,我相信你最近的苦修沒有白費,最起碼知道平等的看待眾生了,可是你答應過我的會阻止光明教會又怎麼說?你不是還要動用你的武力嗎!既然如此,那就也平等的對地下世界也拔出你的劍來!」

「不,領主大人,我的初衷不會改變,對你的承諾也不會改變,當地下世界和光明教會生戰爭時,我會儘力阻止這樣的事情生。」

萬古第一宗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您的精神十分讓人欽佩,那麼,您願意出去走走嗎?」

洛蘭沉默了一會,點了點頭,提著自己的鐵棍站了起來,當然,李潔現在絕不認為那是一根鐵棍了,布朗紅衣大主教曾經給李潔說過,洛蘭騎士手裡的其實是把劍,光明教會最早的聖劍,據說是神賜予光明教會的,布朗早就看著流口水了,想讓李潔給他弄來,可惜不光是布朗,李潔也沒這膽子去搞來這把劍。

李潔在前面走,洛蘭騎士沉默的跟在後面,隨著李潔走出老根據地,幽暗谷一片混亂,按照李潔的命令,所有軍隊都開往谷口集合,帶走所有可以帶走的東西,所有能賣的東西都賣掉,所有能破壞的全破壞掉,頓時幽暗谷一片狼煙動地。

李潔剛走進土堡城城鎮大廳,布朗的不滿聲就立刻響起。

「怎麼又要搬家?我剛剛在二樓和莉莉女王布置好房間!啊,願神保佑你永墜地獄!萬世不得生!」

「差不多四千人的大軍正在向我們撲來,布朗紅衣大主教,要是您願意在這裡守城,我會很樂意的!」

布朗立刻閉嘴,不過看到了隨後跟進來的洛蘭騎士,立刻眼神一亮。

「啊,這不是洛蘭聖棺騎士長嗎?我命令你去擊敗敵軍,把他們全部殺死,全部殺死!這是神的旨意!神的旨意!!!」

然而洛蘭騎士對此無動於衷,就像沒看見布朗紅衣大主教一樣,布朗慷慨激昂了一會,見洛蘭騎士一點反應都沒,忽然覺的還是立刻去收拾行李比較好,拉著正在修理指甲的莉莉女王就閃人了。

李潔沒理會他們,坐在椅子上嘆氣。

洛蘭騎士坐在了桌子側面的椅子上,扶住了自己的聖劍,看了看嘆氣的李潔:「生有何苦,死又何悲,不論早晚,我們都要回到神的懷抱里。」

李潔看了看洛蘭騎士,不由一笑,這人挺可愛的,可惜自己沒那麼看的開,俗人一個! ?在李潔的笑聲中,安安的小身影浮現在城鎮大廳里。【最新章節閱讀.】

看見可愛的安安,李潔心情好了些。

「再笑什麼?」安安看起來心情也不錯,小碎步溜到了李潔身邊。

「沒什麼,乖安安,就是要搬家而已!」李潔始終無法把才一米一二的安安和大女孩聯繫起來。

「搬家,這裡不是挺好的嗎?」

「不出去看看,怎麼知道外面的精彩。」李潔不打算告訴安安敵人在有幾小時就要兵臨城下的事實,免的她白操心,同時伸出手摸了幾下安安的腦袋,然後忽然有些尷尬的收回了手。

安安卻沒在意,兩隻小手趴著桌子邊緣,一雙大眼睛烏溜溜的打量著邊上坐著的洛蘭騎士。

洛蘭騎士帶著兜帽,一身的黑甲,雖然不知道什麼料子做的,但最起碼沒露出骨頭來,光看外表安安是看不出來洛蘭其實是個骷髏的。

「這位是洛蘭騎士,這位是侏儒族法師安安。」李潔給他們互相介紹了下。

「你好。」安安乖巧的打了聲招呼。

洛蘭騎士點了點頭:「聽說侏儒族沒有一個信封神靈的!這是真的嗎?」

李潔一聽心裡一緊,有些緊張的看著安安,卻也不知道該怎麼替她回答。

安安倒是聰明,看到了對方黑色像是布甲之類的衣服上鑲嵌著黑色的十字架,即使她沒什麼見識,也是知道教會的,所以想了想才回答:「我剛出生就被騙到這烏七八黑的地下世界了,侏儒族什麼情況,有沒有信神的不知道,不過好像我的族人更相信鋼鐵的力量。」

洛蘭騎士沉默了會,點了點頭:「看來過了一千年,光明教會還是展的不怎麼樣,相信侏儒族還是受到了他們的近親矮人族的影響,矮人族也是信奉鋼鐵之上的原則,不過他們祭祀火神,火神雖然算不上是光明系列的神,但也不是邪神。」

李潔迷茫了一會:「這個世界真的有神嗎?」

「你的這句話要是在地面世界說了,立刻就會被架上火刑柱燒死!」洛蘭騎士語氣肯定的說著,但也沒見多激動。

李潔笑了笑,沒說什麼,倒是安安覺的洛蘭騎士不是壞人,膽子大了些,她也根本不知道洛蘭騎士是個什麼樣的人,小手指著洛蘭騎士手中拄著的聖劍:「洛蘭騎士,你怎麼拿著把法杖,你不是騎士嗎?」

聖劍的劍鞘呈扁圓形,護手也並不突出,頂端還是個白灰色的圓球,看起來倒像是個法杖。

洛蘭騎士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劍,沒回答安安的問題。

「我能看看嗎?洛蘭騎士。」安安說著溜到了洛蘭騎士身邊。

李潔頓時緊張了起來,立刻喝止安安,安安有些不明所以。

「領主大人不必緊張,一把劍而已,況且我相信安安不會對它感興趣的。」洛蘭騎士倒是很平靜,鬆開了握劍的手,用一根食指點住了聖劍頂端的圓球,把整個劍身向安安傾斜。

安安敢接雙手抓住,李潔看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聖劍呀!這什麼品質的武器!?

李潔正激動呢,安安卻大皺眉頭:「好重,我不看了!」說著就送開了手,洛蘭騎士的一根手指始終沒離開頂端的圓球,只是向安安方向傾斜的角度大了些安安就受不了了,見狀也沒難為安安,重新收回了聖劍。

李潔一陣可惜,要是能把聖劍抽出來看看就好了,不過李潔現在也沒臉要求洛蘭騎士給他也看看,只得拉倒。

安安拿不動倒是也沒讓李潔驚訝,李潔早就知道創世里武器是不分職業的,法師理論上也能拿著雙手巨劍亂砍以及放魔法,但是力量屬性低的可憐,並且就算拿的動,沒有對應的技能,武器也不附加智力魔力什麼的,拿也白拿,倒是鎧甲分的很清楚,能穿什麼就只能穿什麼,不可能混穿。

李潔深恐安安再出什麼狀況,馬上就連哄帶騙的讓安安帶著自己的衛隊先走。

「往哪裡走?」安安對旅行倒是很有興趣,仰著小臉看著李潔躍躍欲試。

「這個……,出了谷口沿山腳往你的左手邊走!」

李潔並不是亂說,幽魂此刻已經探索出了令一個谷地,至此,李潔的全部猜想變成了現實!

看著安安出去后,李潔催促了下布朗紅衣大主教,告訴他敵軍距離封堵谷口還有五小時,讓他快點,這邊有催促小黑快點打包,李潔自己的包裹肯定是不夠的,但小黑的包裹幾乎就是無限的,倒是不用擔心裝不下,而在眾多狗頭人和小鬼的努力下,鐵礦脈也即將開採完畢。

命令已經集結在黑暗城的軍隊出后,李潔有些無所事事的點燃了一根雪茄,想了想,又遞給洛蘭騎士一根。

洛蘭騎士頓了頓,最終沒有拒絕李潔的好意,也點上了,長吐一口煙霧后,洛蘭騎士來了句:「奢侈品,罪惡的來源之一。」

李潔一口煙沒吐出來,嗆在了氣管里,大咳起來,咳了半天才回過了勁,急急忙忙的整理好型:「敢問您老人家以前都過的什麼日子?」

「一碗清水,一塊黑麵包足矣。」

「好吧,那您還吸!」

「先,我開始正視我自身的情況了,然後,這種自殘類的罪惡物品對我來說不再是不合時宜的了。」

李潔聽的不明所以,只好搖搖頭,繼續噴雲吐霧去了。

大約過了近一小時后,李潔開始焦急了起來,雖然敵軍一直都在監視中,還要幾個小時才到,可是誰知道敵人有先頭部隊沒,幽魂就兩隻,偵查的範圍實在有限,又決不能被敵人知道自己的撤退路線,此刻必須立刻走了。

向樓頂吆喝了幾聲,直接下令還沒開採完畢的小鬼狗頭人全部撤退,李潔就對洛蘭騎士做了個請的手勢,洛蘭騎士不置可否的起身,李潔也不管那對姦夫淫婦了,拔腿就走。

在城門口和小黑回合后,提溜起鐵皮還沒走幾步,就看見不遠處一大堆狗頭人,我去,自己手下沒那麼多狗頭人吧!

再走近點才看清楚原來是老相識了,拉比帶著他那獨特的兒子拉菲還有他們的一堆族人在路邊。

「怎麼?來送行的?」李潔走了過去。

全能大佬又奶又凶 「領主大人,您這次大撤退是不是因為即將有大戰來臨?」拉比顯的憂心忡忡。

「是的,這沒什麼可丟人的,馬克西姆的大軍正在逼近,我們迫不得已,在實行戰略轉移,注意,是戰略轉移,而不是撤退!」

小太歲 聽了李潔肯定的回答,拉比頓時失魂落魄。

「有什麼問題嗎?」李潔很疑惑。

「大人,您這一走,馬克西姆的大軍失去了目標,我可以想見他的憤怒,他的怒火將會傾倒在我們這些原住民的身上,能夠不受折磨的死去已經是我最大的希望了!」

「不會吧!?」

「肯定會的,大人!」

「那好吧,你們跟著我們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