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老爺我……”翠平心裏有些發虛,畢竟她剛剛確實是罵了雷奔宇的,因此她根本不敢看雷宏遠冷厲的眼神,有些慌張地說道,慘白的小臉流露出來的盡是驚恐與害怕,兩隻清亮的大眼睛也隱隱泛起了淚花。

“好了!你明天跟夫人說一聲,然後就離開這裏吧!回你們趙府去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雷宏遠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每一個字卻流露出一種鄙夷與憤恨,緩緩地對翠平說道。

“走!宇兒!我們去你屋裏談,哦!忘了,你還沒有吃飯吧!我一會兒再叫廚房給你弄點好吃的,好好補一補!看你這一個月瘦的,咦!身子倒是比以前結實了好多啊!”

雷宏遠彷彿是忘記了翠平的存在,親暱地拉着雷奔宇的手笑說道。可就在他拍了一下雷奔宇的肩膀之後,頓時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因爲他清楚地感覺到,雷奔宇的身體比一個月精壯了許多。

“呵呵,謝謝父親!我這一個月就只顧着練功……”

雷奔宇隨着父親一起向屋裏走去,二人有說有笑,很快便進入到了屋子裏。

只剩下一臉悔恨與委屈的翠平呆呆地站在原地,兩股熱淚也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滾落下來。

由於一個月沒見,而雷奔宇又是如此襤褸憔悴,因此雷宏遠極是心疼兒子,一直在雷奔宇房中待到夜深了這才離開。

第二天,雷奔宇又恢復了以往的府中生活,早早起來煉功,煉得感覺時間差不多了便去吃早飯,之後又是一天的苦練。到了晚上,他便盤坐在牀上開始鑽研《彌天鍛魂大法》等祕笈。

但現在雷奔宇畢竟不是在大鬼冢那個荒無人煙的死地,難免要受到外界的影響。他也清楚地感覺到,現在的府中是比平時熱鬧了許多。不斷有從外地歸來省親團聚的族人,又或是打理雷府各處田地莊園的管事們帶着大量物產來獻年貢,再就是大大小小僕役們對府裏上下各處的裝扮整修,使得整個雷府變得熱鬧歡騰,一派新年喜悅氣象。

就在新年的前一天,雷奔宇還是一如既往地按着**慣起牀修煉。可就在他上午正修煉之時,忽然一個甜美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了過來:“奔宇哥!今年都是小年了!你還要修煉啊!”

雷奔宇停下正在習練的轟天拳,轉頭向廊邊看去,只見一張潔白如玉的小臉正在向自己甜甜地笑着,笑容中似乎還隱藏着一點對自己的不滿,正是雷奔宇許久沒見的雷芷晴。

今天可能是天氣冷的原因,雷芷晴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小窄襖,剛好露出了半截小巧的蠻腰,外面還罩着一件白狐小披,除多了一絲高貴靈動外,整個人還顯得英氣芳溢,讓人一看便有一種賞心悅目之感。

“呵呵,小丫頭今天打扮得可真漂亮啊!嗯,你說得也是,馬上就要過年了,也是該給自己放兩天假了!”雷奔宇笑呵呵地朝雷芷晴走了過去,眼神絲毫沒有掩飾喜愛之色。

“你就裝吧!如果你真的是煉功刻苦的話,怎麼還經常跑到府外面去?而且一去就是一個月,哼!鬼才相信你是去煉功了呢!在哪裏煉功還能比得上家裏?”雷芷晴皺了皺小鼻子,用一種象是埋怨的語氣哼道。

雷奔宇哪裏聽不出這小丫頭話裏的濃濃酷味,但他又豈能將他去大鬼冢的實情告訴她?所以雷奔宇乾笑了兩聲,伸出一根手指颳了一下雷芷晴的小瓊鼻,道:“小丫頭越來越象個怨婦了!哈哈……”

“喂!你說誰象個怨婦啊!你這個壞蛋,給我站住!”雷芷晴惱羞成怒地朝逃之夭夭的雷奔宇追去,水靈的大眼睛中充滿了惱怒之色,卻隱隱還有一絲喜悅。

二人打鬧了好一會兒,隨後又一起在府中有說有笑地逛起來,因爲正值新年前夕,雷府偌大的院園中裝扮得五彩紛呈,到處洋溢着喜氣,這在平時可是很難看到的。

“喲!這不是奔宇嗎?有快半年時間沒看到過你了,你這煉功不要命的傢伙終於肯露面了啊!”

就在二人正興致勃勃地欣賞四周景色時,忽然看到雷奔鑠迎面朝二人走了過來,在其身邊還一如既往地跟着雷奔陽和雷奔堂二人。三人臉上都帶着一種極不自然的友好笑容,明眼人一看便知道雙方過節不淺。

“原來是六哥你們幾個啊!呵呵,我最近確實有點忙碌,所以一直很少出來,倒讓你們幾位見笑了!”既然對方表現得這麼友好,雷奔宇當然也不會主動擺臉色給人家看,而且他此時的心情確實不錯,因此笑呵呵地回道。但說歸說,雷奔宇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一面說着,便走到了雷奔鑠的面前。雷芷晴似乎是很厭惡幾人,剛剛還笑嫣如花的小臉此時竟變得冷冰冰的,水波似的大眼睛也絲毫不往幾人身上掃一眼。

“哪裏哪裏,奔宇煉功刻苦在我們雷家那可是出了名的,爲兄也是很敬佩你的,一直想與你討教討教心得呢!”雷奔鑠裝出一副謙恭模樣,對雷奔宇道。

“是嗎?那等我有時間一定奉陪六哥!哦,我去前面還有點事,那就先不打擾幾位兄長了,有空我們再詳聊!”雷奔宇一面說着,一面便和雷芷晴一起從幾人邊上穿了過去。

“你掐得我好痛啊!”

剛走沒幾步,雷奔宇便小聲對雷芷晴抱怨道。原來就在剛剛他與雷奔鑠說話時,胳膊竟被雷芷晴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當然瞭解雷芷晴的心思,這才連忙告辭了幾人。

“呵呵!誰叫你婆婆媽媽的在那裏說個沒完沒了的……”雷芷晴此時又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嬉笑着對雷奔宇道,狡黠的小臉上還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顯然是不想對雷奔宇的“掐傷”負責任了。

“媽的!真搞不懂!晴兒這小丫頭,在我們面前冷傲得象個冰花,好象唯恐與我們多說一句話就會降低她身份似的事!可一到這‘廢材’身邊,卻歡快得象個出了籠的小鳥,真是個怪丫頭!”雷奔堂看着漸行漸遠的二人,不甘地嘀咕道。

“算了吧!這小子現在在我們雷家正吃香呢!兩個月前,這小子從外面回來,爺爺都從那邊趕了過來,竟是專程爲了看他!唉!這小子也算是因禍得福的,以前明明被公認爲了‘廢材’,現在竟鬼使神差般地長進了這麼多!哼!真不知道這小子踩了什麼狗屎運!”一向視雷奔宇爲眼中釘的雷奔陽,微嘆了口氣對雷奔堂勸道。雖然是在勸雷奔堂,但他眼神中的恨意與不甘卻比雷奔堂還要濃烈!

“哼!不就是變成了個八星罡者嘛!真把他自己當什麼人物了,明天就是新年大比武,我非讓這小子在所有人面前出一次醜不可!”

相對於雷奔陽和雷奔堂,稍長一些的雷奔鑠則顯得陰沉了許多。他冷眼看着兩個模糊的背影,陰聲哼道。

就在雷奔鑠說完之後,雷奔陽和雷奔堂二人均是眼睛一亮。雷奔陽則率先喜道:“對啊!六哥你在三個月前就煉出了第九層罡勁,對付這小子絕對綽綽有餘,明天在推勁的時候,狠狠地教訓這小子一頓,讓他大大地出一次醜,看他以後還敢在我們面前囂張?”

“嗯嗯,還是六哥想法高明!這樣當着衆人教訓這小子,不但可以出一口惡氣,而且任何人也不能說什麼!”雷奔堂也興奮地附合道。

在雷家,每逢新年第一天衆族人聚在一起時,族長都會讓小輩們比試一下罡藝。一方面是爲了檢查小輩們的進步情況,另一方面也是爲了給衆族人增添一點樂趣。久而久之,就演變成了一年一度的新年大比武。

在雷家第五代子弟中,年紀最大的長孫雷奔剛巳有二十二歲,過完年就是二十三歲。其早在三年前便步入了罡生境界,如今經過三年苦修,在前不久又成爲二星罡生,乃是公認的雷家第五代子弟中的第一高手。而在他之後的老二、老三、老四三人也都相繼步入了罡生境界,但至今沒有一個人能成爲二星罡生,這樣算來雷家小輩子弟便有了四名罡生高手。

新年大比武主要就是考驗這些成爲罡生的小輩子弟們的,因爲只有他們纔會使用罡技。至於那些沒有成爲罡生的小輩子弟,又不會一點罡技,考較他們實力的便是“推勁”!

所謂推勁,便是讓兩人站在一起,然後將手掌相合,各自運用體內罡勁推對方。當然,這裏面也有一點技巧含量,但最重要的是體內的罡勁!一個擁有第八層罡勁的子弟,就算會再多技巧,也是決計不可能推敗一名九星罡者子弟的。 天色微微有些發亮時,雷奔宇便醒來了,今天他醒得比平時任何一天都要早。但這可不是因爲他有早起的習慣,而是被院外的鞭炮聲吵醒的。這一天,幾乎所有的雷家人都和他一樣,一旦被吵醒後就再也不想睡了,不因爲別的,就因爲今天是大年初一!

雷奔宇本意還想再眯一會兒,但在鞭炮過後,不久便響起了許多人的說話聲,其中還夾雜着許多歡笑聲,使得他原本平靜的心徹底被打擾了。於是乎,他乾脆直接爬了起來。

雷家過年的情景與大多數人家都是一樣的,一大早吃過剛煮的餃子,所有的雷家人便按輩分聚在了一起。那些平時不怎麼拋頭露面的媳婦婆娘們,也都一個個盛裝打扮地聚在了一塊。隨後,衆人三五成羣地開始了大拜年。

而家主雷永騰以及雷永平等一干長老,一個個也都身穿新衣,紅光滿面地穩坐廳堂,笑呵呵地接受一撥又一撥晚輩子弟們的拜年。

最慘的便是雷奔宇等一干第五代的子弟們,給族長雷永騰及幾名長老拜完年之後,還要向自己的叔伯們拜年,這半天下來,磕頭磕得腦袋都快要發暈了。但值得欣慰的是,長輩們都會不約而同地從身上摸出一把厚重的紅包分發給他們,也讓他們這些小輩們在辛苦之餘小賺了一筆,算是給小輩們的精神補償費吧。

大拜年進行完了之後,約摸便巳到了中午時分,這時便又開始了一個更爲盛大的活動——團圓家宴!

大大小小近百口人齊聚正府偌大的正院之中,竟擺下了近二十張大紅衫木桌,衆族人個個滿臉喜容,有說有笑,一頓飯吃了一個時辰纔算結束。

而就在衆僕役撤下宴桌之後,雷永騰便滿面笑容地站了起來,笑呵呵地朗聲道:“好啦!大家吃也吃飽了,現在就開始進行我們雷家每年一次的新年大比武吧,還是按老規矩來!所有人都往邊上站一站,除了沒有進入煉罡堂的孩子們,其餘的孩子都站到院子中央來!先從小的開始,進行推勁比試吧!永峯,還是你來當裁判吧!”

雷永騰朗聲說完之後,剛剛還亂嘈嘈的人羣,頓時都退到了院子外圍,讓出一大片院子中央的空地。隨即雷奔宇等一干煉罡堂子弟也都從人羣中鑽了出來,乖乖地站到了院子中央。

雷永峯這時也站了起來,他徑直走到院子中央,微笑着掃視了一遍場中的孩子們,顯得很是親切。

“嗯,比去年多了四個人,一共是十三個人!哦!奔剛你們幾個先站到一邊去,你們的重頭戲先放在最後,先看看你們的這些弟弟妹妹們罡勁煉得怎麼樣了。”雷永峯笑呵呵地安排道。

雷奔剛等巳經成爲罡生的四人,均淡笑着站到了一旁,別有興致地看着場中的這些堂弟堂妹。

“好了!這也是爲了讓大家熱鬧熱鬧,也不必那麼正式,你們誰先來?”雷永峯隨後對着剩下的一干子弟笑道,頗有一副老孩子頭的模樣。

“三爺爺!我來好了!我進入煉罡堂都三年了,他們大多數都比我小,還是我帶個頭吧!”

雷永峯話音剛落,雷奔鑠便自告奮勇地站了出來,雖然話說得很平靜,但臉上卻抑制不住興奮之色。與此同時,他還有意無意地瞥了雷奔宇一眼,眼神中隱含着一種戲謔的味道。

“嗯,好!那就從老六你開始吧! 黑暗之淚 哦……既然老六都出來,老五你就跟他比試一下吧!你這做哥哥的,可不能藏頭縮尾啊!”雷永峯說到一半似是想了一下,隨即又將目光盯在了老五雷奔前身上。雷奔前乃是雷宏朋的長子,自小老實憨厚,練功也是有名的刻苦,因此雖然資質不是太好,但憑其堅忍不拔的努力仍通過了煉罡堂的考覈。

一向不怎麼爲衆人所關注的老五雷奔前,聽到爺爺如此說,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但旋即他還是恭敬地走了出來,朝雷奔鑠一拱手憨憨地道:“承讓了!六弟!”

“五哥不必客氣,您比我還早一年進入煉罡堂,您可得照顧着一點小弟,不要讓小弟出醜哦!”雷奔鑠的性格與雷奔宇截然相所,圓滑陰厲,雖然面上說得好聽,哥眼中明顯地卻有一種輕蔑的神色。

二人打過一個照面後,齊步走到一起,雙掌合對,開始暗運罡勁進行對抗。

雷奔鑠比雷奔宇大兩歲,如今巳有十八歲,在半年前便進入了九星罡者境界,如今第九層罡勁巳然有了一些火候,在未成爲罡生的煉罡堂衆子弟中,一向有很強的說服力。相反,雷奔前雖然煉功要比雷奔鑠刻苦得多,但礙於資質限制,比雷奔鑠還大一歲的他在過年前的一個月才煉出了第九層罡勁,這在煉罡堂的衆子弟中,速度算得上相當慢的了。

“六哥加油!用勁啊!”

“推倒他!六哥!”

“五哥堅持住啊!”

……

隨着兩人推勁的正式開始,二人臉上均浮起了一絲凝重之色,尤其是雷奔前,白淨的臉龐都被憋得通紅,顯然如今的他非常吃力。兩旁與二人交好的一些子弟也在關心地打氣助威,一時間場面有些小火起來。

這二人都擁有第九層罡勁的修爲,算得上“推勁”這一比試中的頂級較量了。至於其他未成爲罡生的煉罡堂子弟,目前還沒有誰能煉出第九層罡勁。

相對於身邊衆人熱切關心地呦喝加油,雷奔宇則顯得沉靜了許多,隱隱間似乎還有一絲不屑,他只向僵持着的二人瞟了一眼,便再也沒往那裏看一眼。對於他來說,這種比試實在是太小兒科了。

“喝!”臉色凝重,眼神凌厲的雷奔鑠忽然大叫一聲,其緊繃如同鐵鑄一般的胳膊頓時爆出一股巨力,一鼓作氣,將一直在咬牙堅持的雷奔前推出了老遠。

雷奔前受此巨力,防線傾刻瓦解,但他心中早有所料,深知自己不會是雷奔鑠的對手。加之他基本功十分紮實,在巨力將自己強行推開之後,他踉蹌着連退數步,終還是將這股超出自己承受能力的巨力化解掉了。但臉色卻變得有些慘白,可見雷奔鑠爆出的巨力對他也造成一點輕微的損傷。

“六弟罡勁渾厚,推技嫺熟,遠勝於我,我輸了!”

穩下身子後,雷奔前又連忙恭敬地說道。說到最後他的臉上竟還涌起了一小片潮紅。畢竟輸給比自己小的弟弟,這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呵呵!五哥過獎了,我也只是僥倖而巳!”雷奔鑠笑得燦爛無比,雖然話說得很謙虛,但面上卻是一副心領模樣。

“呵呵,都是自家兄弟,你們不必那麼客氣,煉罡這東西並不只看年紀,在很大程度上也要靠資質的,好了,奔前,你下去調節一下氣息,我們再進行下一場!”雷永峯笑呵呵地宣佈結束了這一場比試。

直到這時,雷奔宇也纔將目光移到了比試場地中,但他卻並沒有看得意洋洋的雷奔鑠,而是很同情地看着雷奔前,直到其離開,這纔將目光收了回來,臉上又恢復了那副淡然模樣。畢竟都是自家兄弟,雖然不是太熟,但這個老實憨厚的五哥一直在雷奔宇心中的印象很好,所以雷奔宇見到他失敗,自然也是深感同情。

但就在這時,一臉燦爛笑意的雷奔鑠忽然看向了雷奔宇,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厲芒。但在看到雷奔宇一副淡然自若,渾然沒有把場中比試當回事的模樣之後,雷奔鑠臉上的笑意微微收斂了一些,心中繼而升起一絲怒意:好小子!裝B裝得夠象啊!不就是半年前煉出了第八層罡勁,讓人有些吃驚嗎?有什麼好了不起的?別以爲進入了煉罡堂,你就成了雷家的明星了!

憤憤地在心裏將雷奔宇罵了一陣,雷奔鑠隨後又笑看着雷奔宇,揚聲道:“既然三爺爺說開始第二場,那便再讓我比試一次吧!往常,我們推勁比試不是都有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嘛,敗者立走,勝者可再續一場。這次,就讓十二弟奔宇來跟我比試一下吧!奔宇半年前,突然煉出第八層罡勁,讓我們雷家的每個人都大吃了一驚,如今半年過去了,想必奔宇肯定又有了不小的進步。你說呢?奔宇?”

就在雷奔鑠一說到雷奔宇時,旁邊的雷奔永峯臉上的皺紋就不經意地跳到了一下,可想了想,都是自家兄弟比試一下罡勁,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他也很想看看,這個曾令他大吃一驚的小傢伙,如今是不是又有了讓人震驚的長進。

於是雷永峯也笑着對雷奔宇道:“出來試一下吧!奔宇,這又不是打鬥,不過較量一下體內的罡勁而巳。再者說了,你可比奔鑠小兩歲呢,就算輸了,那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呵呵,承蒙六哥這麼照顧關心我,那我便來試一下吧!”雷奔宇眼見自己巳經沒了退路,乾脆爽朗地笑說道。一面說着,便淡然地走到了比試場地之中。比起剛剛的雷奔前,雷奔宇可謂甚是輕鬆。

這也讓衆人紛紛瞪大了眼睛,這半年來雷奔宇這個以往的“雷家廢材”可是給了他們太多的驚喜。準確說,這半年來,雷奔宇變了很多。變得比以往自信了許多,甚至可以說是自信得都有點過頭了,看雷奔宇那淡然自若渾不在意的模樣,衆人實在無法將現在的他跟當年的“雷家廢材”聯繫在一起。

“這小子,真他媽的會裝B!不就是個八星罡者嘛,一會兒看六哥怎麼收拾他!”

雷奔陽看着雷奔宇那毫不在乎的淡然模樣,恨得眼中幾乎都要噴出火來了,他忍不住嘴裏小聲哼嘰道。

在所有人注視的目光中,雷奔宇輕鬆無比地緩步走到雷奔鑠面前,臉上笑意比雷奔鑠還要自然得多,隨即二人同時提起手掌,緩緩向對方靠去。

“慢!奔宇先不要參與推勁比試了,你且站到一邊去吧!”

就在二人手掌眼看就要捱到一起時,忽然一聲渾厚蒼老的聲音響起,語氣中自然而然地帶着一種不可違抗的威嚴。沉吟良久的雷永騰忽然出聲說道,而他這一句話,也令上百名雷家族人感到莫名其妙。

“咦!族長怎麼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來?”

“是啊!看奔宇這孩子輕鬆自然的模樣,也不象生病的樣子,更不象受傷的樣子,爲什麼單單不讓他參加推勁比試了呢?”

“難不成這孩子突破到罡生境界了?這也太匪夷所思……”

“嘁!你大白天做夢呢!半年前這孩子還只是個八星罡者,就算他是天才,也不可能半年的時間蹦到罡生之境去!我可記得清楚着呢,當年就連他父親宏遠,在九星罡者這一階段也被困了足有一年多之久!但這速度巳算得上是相當快的了,我可不認爲,他比他老子還變態!”

………

就在雷永騰的話音落下之後,場中立刻響起了一陣熙熙攘攘的議論聲。人們紛紛猜測着老族長雷永騰這樣做的用意,但所有人了同時陷入了疑惑不解之中,他們實在想不出,雷奔宇有什麼資格能讓族長如此區別對待。

“什麼?”正想着如何“修理”雷奔宇的雷奔鑠在聽到族長老爺爺的這句話後,頓時呆立當場,整個人僵得一動不動。同時兩隻眼睛如同看怪物一般,驚奇地看着面前這個淡笑自若的弟弟。

“那……那奔宇你就站到一邊去吧!其他人繼續比試,嗯,奔陽,你過來和奔鑠切磋一下!”三長老雷永峯也詫異了一陣,但旋即又苦笑着搖了搖頭,讓雷奔宇走到一邊去。同時爲了不影響比試進行,雷永峯又連忙點了一人出來。

雷奔宇心裏也有一點點小驚訝,不過旋即就釋然了,他笑着朝雷奔鑠聳了聳肩膀,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隨後向一邊走去。

“奔陽!叫你呢!你發什麼楞啊!三爺爺叫你好一會兒!”就在雷奔宇下去之後,雷奔堂連忙推了推一旁的雷奔陽,急聲叫道。

“哦哦!三爺爺叫我?我去比試?好好……”正目瞪口呆的雷奔陽被雷奔堂推得回過神來,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他剛剛在聽到族長老爺爺的那句話之後,便陷入了震驚與不解之中,根本沒聽到三爺爺雷永峯叫他的名字。

(今天休息,上午往清溪跑了一遭,昨晚也沒怎麼睡好,勉強碼完一章!兄弟們繼續給收藏砸花啊,南山拜謝諸位了!*^_^*) 在接下來後,場面又重歸了平靜。雷家畢竟是一個傳承百年的大家族,族人的素質與教養那是絕對不用說的,一時的喧鬧當然不可避免,但在事情過後,衆人均一致地保持了安靜。

衆族人靜靜地看着場中的推勁比試,偶爾會有幾聲加油鼓喝聲。但在接下來的比試中,參與的子弟實力均不如先前,因此比試都進行得很平淡,也沒有什麼值得衆人關注的。

很快,九個人除了雷奔宇外,都到比試場地中參與了“推勁”比試,向在場中的所有族人們展示了自己的罡勁進境。毫無疑問,在這場“推勁”比試中,最顯眼的便是雷奔鑠了,他接連推敗了大他一歲的雷奔前和一直很要好的雷奔陽,儼然是這一羣子弟中實力最強大的人。但此時的他卻並沒有表現出多麼高興的神情,反而顯得有些疑惑與不甘,一雙眼睛死死地盯着雷奔宇,似乎想試圖從他身上找出一些答案出來。

“嗯,都挺不錯的,每個人都比去年有了不少進步,看來你們平時也都努力了!都下去休息一下吧!奔剛,你們四個過來,現在就要看你們的了!”雷永峯滿意地看着雷奔鑠等一干小子弟們說道,最後他又將目光移到了一直站於不遠處的雷奔剛等人身上。

按着雷永峯的安排,雷奔鑠等人依次離開了正院中心的比試場地,與其他族人一樣,站到了外圍。而雷奔剛等四名巳成爲罡生的子弟則緩步依次走到了雷永峯面前。

他們四個不但是第五代子弟中最年長的四人,而且也是第五代子弟中最精銳的子弟。他們在成爲罡生以後,都根據自己的喜好在功法堂選擇了家族的高階罡技,而作爲長孫的雷奔剛更是受族長等高層青睞,還得到了一本被雷永騰視爲珍寶的頂階罡技。所以,四人可算得上是真正的高手,其實力威力也遠非雷奔鑠等只知淬鍛罡勁的罡者可比。

“老三、老四,你們兩個都是去年才晉入罡生的,你們兩的實力應該相差不多,你們兩個就切磋一下吧!切記!點到爲止!”雷永峯欣慰地看着四人,親切地說道,蒼老的臉上帶着一絲自豪之感。

“是!”

老三雷奔年與老四雷奔行同時應聲道,隨即二人相對站到了空地正中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