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且現在呂青絲、秦瑤和易天師三人還不得不獨自面對一個『神星』的分身。

那可是『神星』的分身,一個半步破天境的分身,擁有他的七成實力,那麼這個分身怎麼說也都說是一個靈天境巔峰的強者了吧!

而易天師和呂青絲還僅僅只是玄天境初期,秦瑤也不過是玄天境後期,境界相差的太大了!

雖然這東西可以在很多方面來補償的,但面對『神星』,他們可真沒多少號補償的。畢竟他們在其他人面前擁有的優勢,『神星』的分身可也都是具備的。而且『神星』的分身還有這境界上的絕對優勢!

這該怎麼辦是好?

當然了拼了,不拼難道就在這等死嗎?

要想活命,首先得拚命!

而在三人當中,第一個拚命,也是拚命拼的最狠的就要數秦瑤了。

因為『神星』的本體正在擊殺魏無敵,好不容易和魏無敵重歸於好,她又怎麼能讓魏無敵再次死在她的身旁呢?

所以她要拚命,她要去救魏無敵。

就算是她自己死,也不能讓魏無敵死。

能拚命是一種好事,不過很遺憾的是,她的拚命在『神星』這一點都使不通。因為『神星』的這個分身只是在不斷的牽制秦瑤。

『神星』可沒有打算擊殺秦瑤,所以他給他分身下的命令就是纏住秦瑤。

讓一個用靈天境巔峰的高手區牽制一個只有玄天境後期的武者,不得不說,這難度不是很大,即使是秦瑤想拚命,但這似乎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秦瑤雖然拼不了命,但同樣的,她也不用擔心送命,雖然這一切她都不是很在乎。

而另一面,易天師和呂青絲,就要感嘆了!

為什麼同樣是分身,就不能對我們公平對待呢?

你不殺秦瑤,為什麼非的殺我們兩人呢?

相比『神星』的一個分身只是牽制著秦瑤,另外兩大分身則是對易天師和呂青絲展開了不死不休的追殺!

易天師怒了!呂青絲也怒了!

既然你想殺了我們,就不要怪我們拚命了!

就這樣,呂青絲和易天師都拚命了!為了活命,他們是真真正正的拼了命! “這是……老李的暗皇令和他的甲級護國暗令?你到底是什麼人?”拿到聶塵丟給自己的兩塊牌子一看,朝歌不禁愣了一下有些驚訝的說道,同時眼中的敵意也減弱了不少,實際上早在朝歌還是邀月城城主的時候,邀月城城主府和邀月城三大家族的關係非但不像現在這樣緊張,而且其之間的關係也還不錯,甚至說那個時候的朝歌和李龍興還是八拜之交,所以對李龍興身份及其所持之物還是很清楚的,而李龍興這一次之所以接下夜鴆的這個任務其一是爲了讓自己重建光芒,其二也是爲了自己的這個好友伸冤。

“嗯?我啊,我是李家的客卿長老,不過看樣子,你應該就是邀月城的上任城主了,這兩個玩意是李老頭給我的,因爲他告訴我在這個邀月城裏除了蘇,河兩家的兩個老不死以外,就只有邀月城上任城主朝歌才知道這是誰所擁有的了,不過我很想知道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見朝歌一下子就認出了暗皇令和護國暗令,聶塵纔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點點頭,隨即又有些疑惑的想找個詢問道,原來早在聶塵來城主府之前,李龍興就將他的護國暗令交給了聶塵並告訴他,自己懷疑當年高懷雲根本就沒有殺死朝歌,而是將其囚禁了起來,而在整個邀月城中真正知道李龍興真實身份的人除了蘇,河兩家的老祖宗以外,也就只有邀月城上任城主知道了,所以如果在城主府中如果有誰能認出這兩面令牌的話,那也就只有朝歌或者其後人了,這也就是爲什麼聶塵能一下就判斷出朝歌身份的原因。

“這還不都是高懷雲那個畜生乾的,不知道他從什麼地方得到了一部名爲“戰獸武士”的禁術,我本來看在他跟隨我多年的份上饒了他一命,結果沒想到竟然反被他咬了一口,把我們變成了現在這番模樣。”聽了聶塵的話以後,朝歌立刻露出了一副頗爲憤怒的表情說道,暗恨當年自己就不應該那麼心慈手軟,否則的話,也就不會釀成今天這樣的慘劇了,而聶塵在聽到“戰獸武士”這四個字以後眼睛則是突然一亮,連忙詢問道:“戰獸武士?那你知道這本禁術是放在哪裏的嗎?”

“你問這個幹什麼?這應該與你無關吧?”見聶塵竟然如此關心戰獸武士的下落,朝歌臉色微微一變,眼中剛剛消失的敵意,再次變得濃郁了起來,十分警惕的盯着聶塵說道,畢竟朝歌的親人都是因爲這部禁術才死的,就連他自己和其部下們也都被變成了現在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可現在聶塵又突然對其展現出瞭如此濃郁的興趣,這也就難怪會讓朝歌變的更緊張起來,而聶塵自然也看出了朝歌對自己態度的轉變,不禁苦笑了一下說道:“實不相瞞,我這一次的任務一方面是調查你的事情,另一方面就是要找到戰獸武士,而這也事關李老頭日後能否活在陽光之下,你要不信我大可以先把你們救走,等你們見到李老頭以後自然就什麼都知道了……”

“哼,想出去,你們有沒有問過我的意思,今天你們誰都別想逃出去,都給我老老實實的留在這裏吧。”還沒等聶塵把話說完,門外卻突然再次傳來一個冷笑聲,衆人擡頭一看,只見高懷雲此時正站在門外一臉冷笑的看着衆人,而他的背後則站滿了他的所有心腹,而且每個人實力最弱的也都達到了魂君級別,面對這麼強大的陣容,朝歌眼睛微微一眯,無比憤恨的說道:“高懷雲,你沒想到吧,我也能重新出來,還記得當初我說的話吧,你最好不要讓我出來,否則的胡,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

“哦,是嗎,難道你以爲你現在出來了,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嗎,你難道以爲我就不會準備任何的後手嗎,白癡……”

“啊,好,好痛,該死的,你,你竟然下毒……”

對於朝歌的挑釁,高懷雲則是十分不屑的冷笑了一下,接着就只見朝歌等人的臉色一白,紛紛倒在了地上露出了一副痛苦的表情,同時還有一股股散發着濃郁腥臭味的氣體從他們的身上發出,看着倒在地上動彈不得了的朝歌,高懷雲十分得意地笑了一下說道:“哼,原本以爲被困了這麼多年,你的腦袋過少能開點竅,沒想到還是這麼的愚蠢,你還真以爲我就這麼放心讓那羣廢物看着你們,實話告訴你們吧,像你們每天吃的食物裏都被我注入了一種特殊的蠱毒,也許平時你們感覺不到,但是隻要我一個小小的念頭就能夠令你們生不如死了,所以我勸你們……”

“喂,喂,喂,我說,你是不是忘了我啊,我可不想他們那樣吃了你的蠱毒,那你能拿我怎麼樣呢?”沒等高懷雲把話說完,就只見站在一旁的聶塵一臉不滿的說道,而當高懷雲在看到聶塵以後,眼中不禁閃過一絲狠色冷冷的說道:“哼,別這麼着急嗎,我知道你,你就是那個把我的兒子達成了重傷的聶塵吧,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地招待你的,聽說你的實力都已經達到了無限接近魂皇級別了對吧,這樣的話,我想用你的身體,說不定就能把我的戰獸武士給完善了吧。”

“切,我還以爲你有什麼好注意呢,也不過如此嗎,但是你確定你真的能抓住我嗎?”聽了高懷雲的話,聶塵的臉上滿是不屑地表情,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對於別人來說,高懷雲此時的陣容也許很是強大,但是對於連魂皇巔峯級強者都能打成重傷的聶塵來說就多少都有些不太夠看的了,而高懷雲似乎也知道這一點但卻並不慌張,可還是十分淡定的說道:“我承認,光憑我們這些人的實力也許是抓不住你,但是朝歌他們呢,我想你也不希望他們因爲你而喪命吧。”

“呃……混,混蛋,小兄弟,不,不用管我們,只要能殺了,這個混蛋,我們死也瞑目了,啊……”高懷雲的話音未落,朝歌等人的臉色就變的更難看了起來,此時的他們感覺就好像有一羣螞蟻在不斷地啃食着他們的骨頭一樣,痛苦不已,但常年以來的仇恨,竟然令朝歌強忍住了身體上的痛苦,面目猙獰的對聶塵說道,只是因爲實在太痛苦了,找個纔剛把話說完就再次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而高懷雲則是一臉冷笑的看着聶塵,似乎是在逼他下決定似得。

“唉……何必說得這麼悲傷呢,雖然我還無法清除掉你們體內的蠱毒,但是將那些玩意壓制住還是可以做到的,血戾之五·凝固。”看着朝歌等人痛苦的表情,就連聶塵的眉頭也是不由得皺了一下,隨即又微微一笑說道,說着聶塵眼中就閃過了一絲血芒,而剛纔還在那裏不斷痛哭**着的朝歌等人則都停止慘叫,有些茫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身體,接着就露出了一副驚喜的表情。

“怎,怎麼可能,爲什麼窩控制不了那些蠱毒了,你,你是怎麼做到的?你到底是什麼人?”看到朝歌等人臉上驚喜的表情,高懷雲突然發現一向都得心應手的蠱毒如今卻失去了控制,頓時就慌亂了起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聶塵說道,說着還不忘在去試圖控制朝歌等人體內的蠱毒,但卻依然沒有用,而朝歌等人也都漸漸從地上爬了起來,看着高懷雲的眼神中滿是殺意,最後還是聶塵走上前去說道:“我不是也說過了嗎,雖然我無法去除掉他們體內的蠱毒,但是暫時將其壓制住還是可以做到的,那麼現在你還覺得能留下我們這些人嗎……” 第二天早上我睡醒的時候王琴琴還在睡覺,我剛洗漱完后金爺就給我打來了電話,問我在什麼地方,讓我趕緊去醫院,他已經將所有的事情都給辦妥了。

掛了電話后我便叫醒了王琴琴,讓她趕緊起床,沒想到王琴琴還有點兒起床氣,剛開始的時候還真的是不肯起床,知道我叫了好幾聲后她才起來。

沒過一會兒劉思琪就給王琴琴打了電話,接下電話后王琴琴的臉色頓時唰的一下慘白,因為劉思琪告訴王琴琴,說那些債主又找上門來了,希望我能夠儘快來處理這件事情。

因為昨天晚上我答應過劉思琪,王琴琴她爸公司里所欠的債務都統統有我來償還,所以她才會這麼大清早的就給我打來了電話的吧。

王琴琴打完電話后顯然十分的為難,但是她現在也沒有絲毫的辦法,也只能求助於我。而我自然是胸有成竹,昨天晚上我睡覺前便已經想好了辦法讓這件事情減少對王琴琴的傷害。

我們洗漱完后隨便還在酒店裡吃了早餐,我們倆剛走出酒店門口,忽然就有三輛賓士車停在了我們的面前,而坐在最前面的自然就是王肖陽。

揭穿柳詩琪正面目的事情我並不打算讓王琴琴參加,所以直接將她給安排在了另外的車裡,也讓她放心,我一定會將事情給處理好的。

這是王琴琴徹底的蒙住了,張了張嘴問道:「黃濤,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我裂開嘴笑道:「我,自然是好人啊,難道是壞人嗎?你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下午我就會讓你和你爸爸見面的。」

「真的嗎?」王琴琴並沒有那麼多的心計,我說什麼,她就信什麼,現在我都有些覺得王琴琴真的是太過於單純了,單純得像一個傻子似的。

不過家裡經歷了這麼大的變故,還能夠保持清醒頭腦,王琴琴作為一個女孩子已經是十分的難能可貴了吧。

我直接伸手颳了刮王琴琴俏皮的小鼻子,說:「你現在安安心心的待著吧,我會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而且我向你保證,下午時分我肯定會派人去接你,而那個時候你也自然會看見你爸爸的。」

王琴琴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了笑容,這也是這幾天來我第一次看見,每每她都是一副哭訴的表情,讓人很心疼。但是現在能看見她臉上的笑容,我的心中就安心了不少,真希望柳詩琪的面具被撕開了之後王琴琴不會那麼傷心。

我目送著王琴琴離開之後這才上了王肖陽的車,王肖陽和我說現在金爺已經將一切都給安排好了,只等我去伸手拉開這個矛盾的線頭,那麼柳詩琪的陰謀將會瞬間瓦解掉。

我點了點頭,因為我對於金爺他們的幫助也是十分感激的。不過就算是在這個節骨眼上,王肖陽還問我后不後悔,如果現在反悔的話,他還能替我向家族方面求情,讓我重新回到藍櫻學院。

我笑了笑算是接下了王肖陽的好意,但是現在我還真的沒有後悔,畢竟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也不允許我打退堂鼓。王肖陽也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說我還真的是一個痴情的種子。

我知道王肖陽是在笑話我,但是我卻並沒有介意,畢竟王肖陽也是認為我能夠在家族裡大展拳腳,但是卻沒有想到我竟然會走上了這一步,顯然是讓他和金爺都十分的失望吧。

因為酒店就在醫院旁邊,所以王肖陽也沒在我的耳邊叨叨幾句,車就已經停下來了。

「少爺,那些所謂的債主我已經全部都叫來了,你上去就行。」王肖陽下車后急忙給我打開了車門對我說道。

我點了點頭,雖然這件事情我十分的重視,也是我的命令才讓家族的人涉足的。但是金爺日理萬機,怎麼可能會親自來呢,所以金爺能讓王肖陽來幫我,我就已經很知足了。而且王肖陽還告訴我,說現在整個醫院的住院部已經安排了我們的人,就算是柳詩琪插上翅膀也難以飛出去。

金爺他們這些老油條做事情必定要比我圓滑許多,所以我根本就沒必要再去擔心什麼,只要按照計劃一步步的實施起來就行。

王肖陽眾人自然是緊緊的跟在我的身後,進入電梯后沒一會兒我們就來到了王琴琴爸爸住院的那層樓上。而此時柳詩琪似乎早就帶領著那群債主在電梯口等候多時了,見我走出電梯后,柳詩琪急忙就上前拉著我的手訴苦道:「黃濤,你總算來了,你要是再不來,這群人非得要鬧出什麼事情來不可。」

我看著柳詩琪那副著急的模樣,我都覺得有些可笑,這樣的女人不去演戲還真的是屈才了。不過我也並沒有直接抹了柳詩琪的面子,笑了笑拉開了柳詩琪的手,說:「我這不是來了嗎?放心吧,有我在這裡,他們不敢把你怎麼樣的。」

柳詩琪似乎認定了我是一個大金主,不停的連連點著頭,嘴裡還誇了我好幾句。

我原本和柳詩琪商定的時間是中午,但卻沒想到她竟然大早上的就把我給叫來,顯然是生怕夜長夢多,事情有變,這才如此急切的希望我能夠趕來的吧。

而我的臉上並沒有掛著任何的不妥,直接對著眾人說道:「我和這家醫院的院長很熟悉,他已經給我們安排了一個空的辦公室,我們進去談吧。」

眾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不過從始至終柳詩琪的臉上都掛著從容不迫,而且我還清楚的看見她那一瞬間別過腦袋點了點頭,好像是在搜意給誰似得。

而頓時,那群人便連連點頭,說一起去。而這時我才橫掃了一眼眾人,發現今天的人要比昨晚多出來好幾個,我也能清楚的感覺到,在這些人當中少了好幾個女的,多了不少精壯的漢子。

我心中不經冷笑了一聲,看來這些都是柳詩琪安排的,她恐怕就是擔心我反悔,所以才找了這麼多「保鏢」過來幫忙。

好在王肖陽提前安排了不少人在醫院埋伏起來,所以現在我也不怕柳詩琪耍什麼花招,領著眾人便上了頂樓的一個辦公室,柳詩琪自然是緊緊的跟在我的身後,一路上她的臉上都掛著淡淡的笑容,而這樣的笑容卻讓我極為噁心。

因為人數眾多,再加上早上時期電梯比較繁忙,所以我們直接走的樓梯。幾分鐘后我們便來到了一個很空曠的辦公室里,我自然是坐在了主位上,而柳詩琪則直接做在了我的旁邊。

「黃濤,真是謝謝你了,你放心,欠你多少錢,我今天都會好好的記錄下來,等以後琴琴爸爸一定會還給你的。」坐下之後柳詩琪還不忘叨叨了幾句。

而我則輕笑道:「阿姨,你也就不要再說那些見外的話了,我幫琴琴是我心甘情願的,這些錢對於我而言真的不算什麼。」

「快,還錢,這裡是欠條,總共六百五十八萬七千多。」剛坐下的時候,一個粗狂的漢子立即走上前來將一張欠條拍在了我的面前,聲勢十分嚇人。

如果是一般人坐在這裡恐怕早就嚇尿了,但是坐在這裡的人是我,我笑了笑,直接伸手拿起了欠條看了一眼,說道:「這怎麼是一張複印件?原來的欠條呢?我今天把錢給了你,但我卻沒有收到任何的欠條,這樣恐怕在法律上也說不通的吧。」 如果對手是破天境這樣的武者的話,易天師和呂青絲想都不想拚命的。因為對於那種級別的高手,拚命是沒一點用的。

還不去安心等死,這樣或許還可以落的一個全屍。這樣的話,也是有那麼一點點可能再次復活的!

上一次,面對『神』和易羽凡的時候,易天師就沒有選擇反抗。當然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那時候沒得反抗。

不過,現在就不一樣了,對方只是個分身,向傀儡一樣的分身而已,為什麼不反抗呢?

易天師和呂青絲同時選擇了反抗。

呂青絲也第二次展現了她的血祭之道。第一次是在易天師『死』后,傷心之際,對易羽凡使出的,那一次對易羽凡沒有造成一點損害。

不過這次就不一樣,她不僅變的更加的厲害了,而且對手也沒有上次那麼的強大了。曖昧這次呂青絲還有會機會嗎?

血祭之道,祭的自然是血了,而最好的血則有兩種。一種是強者之血,這個呂青絲太年輕了,實力也不強,所以對她來說,這個途徑基本沒用。而第二種血呢,就是自身的血了,可不管怎麼說,自身的血都是有限的。

而且,有別人的血總比用自己的血好吧!

呂青絲也想,可很無奈,沒有強者的血讓她使用,所以她也只能用自己的血了!

用就用吧,到了這個時候,呂青絲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輕輕的用劍在自己的手臂上割開一個小口,呂青絲同時默念幾句,那個被劍割破的小口周圍出現一個符陣一樣的東西,過了片刻,血也才終於出小口中流了出來。

不過這血,和常人的血不同。 超品大亨 它不是紅色的,而且黑色的血!

這是被詛咒的血!

黑色的血流到了呂青絲的劍上,然後劍神也迅速布滿了符文。那符文就好像是爬山虎一類的植物似地緊貼著劍身,而且那還是黑色的,極其瘮人……

不過呂青絲要面對的分身,分身是戰鬥分身,除了戰鬥以外的事,基本上都不會管的,所以這個分身的視覺影響並不是很大。

當然了,呂青絲也不需要對分身進行視覺影響。她需要的是足夠的力量,而這正是黑色的血化成的符文能給她帶來的。

這一切雖然很麻煩,但完成這一切的時間卻很短暫。現在呂青絲和分身還處於交戰當中,又哪有那麼多時間慢慢完成呢?不過現在,也足夠了!

呂青絲終於展開了她真正的進攻。

同時是一劍,分身突然感到額有些不同。一開始的話,呂青絲的劍是很難刺到它的,而且就算是刺到他了,對他造成的傷害基本上微乎其微。

可現在情況卻不一樣了。呂青絲的劍不僅命中他的次數是在逐漸增多,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在一劍下來,分身可以感受的道,呂青絲的劍已經在給他造成傷害了!

「這有點太不可思議了吧,她才僅僅只是一個玄天境初期的武者啊!」

當然了,分身沒有思想,它不會這麼感嘆,它只會戰鬥,繼續戰鬥,戰鬥至死。

毫無疑問,這是『神星』本體賦給分身的思想,唯一思想。

沒辦法,反正分身也只能存在十分鐘,不戰鬥到死還幹什麼啊?要知道召喚一次分身出來可是極不容易的,而且下次召喚還得等到百年之後了……

現在的分身戰鬥已經有點艱難了,不過幸好它沒有思想,不然的話,它現在的心早就已經亂了,哪還想現在一樣還能繼續戰鬥!

而下一刻,呂青絲新一輪的進攻也再次來到。

和呂青絲一起展開反擊的是易天師。

呂青絲反擊用的是她的道,易天師反擊同樣用的是他的道。

不過,不一樣的是,易天師的反擊更加的可怕,更加的讓人膽顫……

易天師現在有一點和呂青絲一樣鬱悶,他們的道其實都可以有著無窮大的力量,可他們都需要東西。呂青絲需要血,強者的血,而易天師需要傀儡,特別是強者的傀儡。但很遺憾,這兩者他們現在的積累還都不夠多!

所以,他們反擊起來難道也就有點大了。

但大歸大,該反擊的還得反擊。而且就在這時候,易天師突然還想到了一個可以完全翻盤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