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剩下的殺手,想要正面與莫宇辰抗衡,無疑是痴心妄想,雙方根本就不是在一個層次上面。

畢竟殺手的宗旨講究的就是必殺一擊。

如若沒一擊必殺的話,會有兩個結果:第一是被人絕地反殺。

第二就是及時被他們撤退遁走。

然而,此時莫宇辰的反應時間根本就不夠他們遁走。

所以只在頃刻時間,少年便再次擊殺兩名殺手。

「哈哈哈,真不愧為高門大閥出來的人,這樣的實力,足以將無數同輩天才踩在腳底下了。」

「如果今日你不死,日後天靈大陸上的至尊皇榜必定有你一席。」

遠處的樹林中,一聲讚歎聲傳了出來。

莫宇辰心中猛然一跳,頓時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殺意籠罩住自己。

他情不自禁的抬頭望去,只見一個瞎眼的中年男子拄著盲棍緩緩走來。

「糟糕,來得是那天生!」

見到來人,莫宇辰眸光一滯,臉色顯得無比的凝重。

嗖!

天生看似在走路,可是卻如同是縮地成寸一般,身影不斷的變幻著方位,每當他出現在下一個地方的同時,身後留下的影子才慢慢的消失。

鏘!

瞬間,天生出現在莫宇辰面前,一把細長的利劍被他從導盲棍中抽了出來。

一劍刺向少年,寒光四起的劍芒,將莫宇辰所有的退路封死,逼迫他不得不正面硬接。

「龍戰於野!」

少年怒吼一聲,周身泛起萬丈的紫金色光芒,將龍化直接催動到了極致。

「咻咻咻……」

龍淵劍中,一道道可怕的劍芒透過劍刃,激射而出,以莫宇辰為基點帶著一股澎湃的能量,讓這片虛空都隱隱欲要被割裂。

少年身前的天生感受到反震之力,臉上不由得露出了震驚之色,由他所發出的劍芒被莫宇辰的龍戰於野轟散了大部分,剩下的餘威也被他身上的龍鱗鎧甲毫不費力的接住。

嘭!

大地震動,兩人對轟的餘威,以他們所在地為中心,泛起一個厚重的雲圈向四周圍擴散而去。

所過之處,寸草不留,就連那些靠得比較近的人,都被這餘威掀得人仰馬翻。

而之前那些偷襲莫宇辰,僥倖活下來的殺手們,早已經一個個跑得遠遠的了,沒有一個眼中不帶震驚之色的。

「殺!」

少年擋住了天生的這一劍后,一雙劍眸里殺意大盛,手中龍淵劍的劍氣激射而出,帶著一股磅礴的毀滅劍意,對那天生席捲而去。

咻咻嘭!

天生見狀,心頭一動,舉起手中那細長的利劍與之抗衡,炙熱的劍芒在半空中炸開。

恐怖的真氣波動在半空中震蕩不已,看得下方樹林中,早已躲開的殺手驚駭不已。

「不可能,這小子才多大。」

「他的實力怎麼可能這麼強,難道他是那些老怪物奪舍重生的嗎?」

天生心中充滿了震驚。

直至此刻,他甚至已經懷疑莫宇辰是不是那些老怪物奪舍重生,一直在裝逼,扮豬吃老虎。

只不過,他現在沒有那個時間來琢磨這件事,因為莫宇辰的劍芒已經再次轟擊而來。

咻!

剎那之間,一股恐怖的毀滅劍意鋪天蓋地的籠罩而來。

天生的身體驟然一頓,眼睜睜的看著莫宇辰一劍朝自己天靈蓋劈來。

「嗯?這是……劍意小成?」

天生臉上那對翻白的眼珠子滾滾滑動,滿臉的驚駭,心中早已經是被少年震驚得翻江倒海了。

他也是習劍之人,此時他看都不用看,就能知道莫宇辰的劍意達到了小成。

「這小子悟性如此之高,竟然連劍意都達到了小成之境!」

天生心中一頓羨慕嫉妒恨浮現,狠狠的咬了一下牙,催動身上的真氣,爆發出巔峰的戰力,正面震散莫宇辰劍意的鎖定。 嘭!

在那千鈞一髮的瞬間,天生舉起手中的利劍,橫著往上一提,擋住了莫宇辰怒斬而下的一劍。

剎那間,天空中狂暴的真氣炸開,霸道的劍氣將天生轟入了地里,就連周圍的大地都是不斷震動。

然而,天生很快就從地里沖了出來。

此時的他,蓬頭垢臉,樣子十分的狼狽,直接長嘯一聲,吼道:「夫人,速速出手,這小子防禦比王八還硬,而且還領悟了小成的劍意。」

「竟然還沒傷到他!」莫宇辰見到眼前這一幕,心中一驚,難道要他將先天火靈也暴露出來嗎?

此時,一個盲人婦女隨著中年男子的話音剛落,她頓時出現在莫宇辰身邊,帶著一股冰冷的殺意,向莫宇辰揮出無比凌厲的一道。

「看來不能有所藏拙了!」莫宇辰見到盲人夫妻兩人都出手了,臉色的神情變了一變,將先天火靈驅使到右手之後。

下一刻,一股令人顫慄的熾熱感以莫宇辰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散發出去。

呼!呼!呼!

在先天火靈出現的同時,莫宇辰拼著暴露的危險,直接將渾身的實力爆發。

鐺!

幾乎在那一瞬間,天養手中那把修長的長刀脫手而出,連她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

「好在他們都是殺手,正面過招不是他們強項,不然的話,恐怕我現在已經掛了。」

莫宇辰思緒掠動,暗自想道。

與此同時,他腳下踩著驚雷步,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朝著遠處那十來個殺手殺去。

可是,雖然天生的眼睛看不見,但是他的神念卻清晰無比,立即知道莫宇辰的意圖是什麼。

在莫宇辰龍淵劍劈出的時候,他臉色大變,急忙吼道:「都快跑,有多遠退多遠。」

但是,此時提醒已經遲了。

莫宇辰劍意一出,這些暗影樓的殺手們驟然感覺到自己身上被一股寒意定住一般。

一個個睜大著眼睛,硬生生的看著莫宇辰的利劍割破他們的喉嚨,儘是滿臉的絕望。

哧! 超級仙尊在都市 哧!哧!……

隨著熾熱的劍芒閃動,那未來得及遁走的十來個殺手,身上的火光衝天,直接被那先天火靈無情的烈焰吞噬。

「該死的小子!」

遠處,被莫宇辰甩開的天生天養見到這一幕,皆是將牙齒咬得咯咯響,雙雙向莫宇辰殺來。

一時間,刀光劍影閃爍,將莫宇辰徹底的淹沒,可怕的真氣震蕩,在少年所在的位置炸開,將方圓一里變成了一片廢墟。

「剎那,永恆!」

莫宇辰怒嘯一聲,面對天生生養這兩個凝嬰境八重的圍攻,他根本連一絲一毫的大意都不敢。

一下子將自己丹田上的真氣游龍抽出一半,注入到龍淵劍之中。

在真氣游龍與先天火靈雙雙的加持下,莫宇辰這招剎那永恆簡直就是天生天養兩人的噩夢。

下一刻,一條渾身冒著火焰的巨龍,高高盤住莫宇辰,所有的攻擊,全都被火焰巨龍周身的火焰焚化,最後散發為天地靈氣。

遠遠挽住,莫宇辰彷彿就像是被一朵大火籠罩住一般。

但是,其實那條火焰龍是在保護他,並沒有讓他收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然而,就在天生天養的攻擊被莫宇辰卸掉之時。

少年眼中激射出兩道璀璨的劍芒,如同是兩顆劃破夜空的流星一般璀璨奪目。

莫宇辰手中長劍攪動一番,將火焰真氣龍轟向那天生、天養。

於此同時,他並沒有閑著,雙手的法印連連掐動,剛剛那招剎那永恆還未轟中天生、天養兩人,後面莫宇辰的一招滅世雷霆已經蓄勢完畢,再次被他刺出。

咻!

轟!轟!

「夫人快退!」

「這小子就是被真武玄宮與八卦宗懸賞的那個變態。」

天生的反應並不弱,當他的神念感知查探到莫宇辰在他們的攻擊下並沒有死的時候,他立即擋在天養身前。

等到天養發完呆,發現不妙的時候,她身前的天生已經被莫宇辰這狂暴的一擊轟中了。

嘭!

噗!

面對莫宇辰這一擊,首當其衝的便是天生。

他被剎那永恆這重創,狠狠的倒飛出去,而且在倒飛的過程中,他嘴中的鮮血彷彿決堤一般,洶湧狂噴,整張臉都變得極為慘白。

而天養她也不好受,被她的男人撞得氣血翻騰的同時,還被後續到來的滅世雷霆轟入地底中。

這一對盲眼夫婦一下子被莫宇辰打蒙圈了,重新穩住陣腳之後,不敢再對莫宇辰出手了,而是遠遠的退開,震驚的盯著少年。

然而,莫宇辰見到他們這副模樣,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事到如今,他怎麼可能輕易放過這兩個人,畢竟他們已經猜到自己是誰,而且自己的先天火靈也被他們看到。

所以,莫宇辰更不可能將他們留在這個世上。

旋即,莫宇辰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身體快速的掠過,手中的龍淵劍爆發出璀璨的劍芒,那股不可匹敵的劍意讓天生天養頓時心中一寒。

「莫公子住手!」

「我們兩公婆認輸!」

中年男子的神念感受到莫宇辰的恐怖氣息,臉色一變,忍不住驚懼的出言阻止道。

「殺手認輸?」

莫宇辰聞言,驀然止住身影,臉上帶著戲謔,看著不遠處的天生天養兩人,譏諷道:「殺手殺不了人就投降,你覺得有這麼好的事嗎?」

話音剛落,莫宇辰立即準備再次動手。

天生神念感應到,驟然心中大急,捂住自己的胸口,連忙所說道:「莫公子住手,我們自認不是你的對手。」

「你放心,我們夫婦不會將你的身份泄露出去的,更不會將你身上的先天……火靈泄露出去。」

「我們夫婦可以當著莫公子的面,以神魂發誓,若是透露莫公子任何一丁點信息,我夫妻二人的神魂,必將在雷罰之下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聽到天生如此毒誓,莫宇辰劍眸一凝,再次止住身軀。

倘若眼前這對夫婦兩人用別的什麼詛咒發誓,莫宇辰絕對不可能相信他們。

可是,現在他們就連神魂的用來發誓了。

那莫宇辰就不得不信了,因為用神魂發來發誓,是武修大忌,若是發誓之人違背誓言的話,他所發之誓必定靈驗。 想罷,莫宇辰沉吟了片刻,冷冷的說道:

「就算如此,你們暗殺我的事情就打算一筆勾銷嗎?「

「你們未免也太多天真了!」

天生聽到莫宇辰這麼說,不但沒有失望,反而是臉上出現了振奮之色,說道:

「莫兄弟說得在理。」

「對於莫兄弟的驚嚇,我們自然會做出補償。」

「另外,我們夫婦兩人保證,以後在靈天大陸中,絕對不會出現暗影樓的人暗殺公子之事。」

文娛大主宰 天生感受到莫宇辰收回了龍淵劍,他立即知道莫宇辰心動了,當下心中也鬆了一口氣。

而他一旁的天養聞言,黑著臉想說些什麼,但是卻被天生以嚴厲的低喝聲制止了。

「好,只要你們兩人答應我三件事情,那麼此時便可一筆勾銷。」

莫宇辰陰沉著臉,冷聲喝道。

天生聞言,連猶豫都沒猶豫一顆,便說道:「莫兄弟請說,只要我們夫婦辦得到的事情,絕對是萬死不辭。」

莫宇辰冷著臉,點了點頭道:「第一,你們要告訴我,此次雇傭你們來暗殺我的人是誰。」

「第二,幫我尋找百顆蘊含遠古血脈凶獸的內丹以及那大力蠻猿的內丹。」

「第三,幫我滅了端木家的所有人。」

少年的話音剛落,天生目瞪口呆的瞪著莫宇辰,張大了嘴巴,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