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哭,是會傳染的,哭泣聲此起彼伏着。

等到試考結束,當交卷鈴聲響起後,試考的考生們雙眼麻木的,宛如行屍走肉的離開考場。

而命題小組的人則抓緊時間對試卷進行批閱工作,總共二百份試卷,結果幾個人愣是半小時多就批閱完成,因爲在答題卡上面,可以見到大片大片的空白,就寫着一個“解”,按照考試規格,一個“解”給一分,這對於閱卷工作造成了極大的便利。

填空題上,可以隨處可見都是空白,像這樣的試卷,批改起來實在太容易了。

“平均分多少?”秦元清開口問道。

由於參加試考的考生全部是學習成績位於中游位置的學生,所以試考的平均分基本上和實際高考的平均分差不了太多。

每年都是採用這種方式,測試平均分,而實際上高考的平均分也跟測試平均分差不了太多。

“這次試考的平均分是多少?”見沒有人迴應,秦元清微皺眉頭,再次問了一句。

“秦院士,是,是63.8分!”有人弱弱說道。

“咦?有點出乎預料啊!比我預估的要高個七八分,看來這兩年高中在數學教學這塊提升了不少啊!”秦元清有些出乎預料。

按照他的估計,平均分應該是在55分左右。畢竟這份卷子的難度他心中有數。

其他人聽到秦元清的話,都無語了,這都什麼跟什麼啊,原來秦元清的心中平均分是在60分以下啊。

來自高中教育領域的黃美玲才說道:“這兩年大家都讓學生買《秦氏寶典》,裡面的每一道題都會進行講解、分析!”

開玩笑,2010年高考那一場慘劇,絕對是震懾內心的,每一所高校都是以高考爲目的,自然會採取措施,所以很多學校甚至指定《秦氏寶典》爲必須的教材,然後要求數學老師對題目進行研究、講解。

自然而然,大家的數學成績都會提升。就如去年數學卷,全國三萬張滿分卷,考140分以上的比比皆是。

“看來高中數學教學存在問題,按理說有進行分析,讓學生都掌握,那麼這些學習中游的學生起碼能考120分!”秦元清搖了搖頭,不禁吐槽高中數學教學。

估計還是不重視,秦元清甚至猜測連高中數學老師都還沒真正研究《秦氏寶典》,所以才導致學生才學了個表面,裡面的數學邏輯都沒有重視。

黃美玲尷尬地笑了笑。

因爲她自己本人,對於《秦氏寶典》裡面的一些題目也沒有理解透,讓她做題目她也得不到滿分。

甚至她在教學的時候,就跟學生灌輸着,只要拿下80%的分就可以了,剩下20%的分就不用花那麼多時間,投入與產出不成正比。

在她看來,就是拿了IMO金牌也不定能夠拿下所有分數,因爲一些題難得很變態。

但是呢,又偏偏沒有超出考綱,在考綱裡面,只是需要在原有的知識進行推演、變形。

“對了,那些考生有什麼反應?”秦元清問道。

所有人都無語了。

他們看到考生拿到試卷就在哭,邊哭邊掉眼淚,心中那種負罪感啊,簡直讓他們無地自容。

看到一個個交卷時,一臉麻木、行屍走肉,他們都覺得自己晚上都會失眠睡不着。

次日下午,當秦元清看到理綜卷的試卷都收上來後,就安排人批閱試卷,選擇題自然有電腦批改,所以速度很快,200份試卷半個小時就批改完成了,所有試考人的分數都出來了。

“秦院士,這次理綜卷考試有些不妙啊,平均分才88.61分!”有個物理老師遲疑了一下,說道:“去年理綜卷平均分142.16分,按照這個分數的話,可是下降了足足53.55分啊!”

看到考生們試卷除了選擇題,很多地方都是空白,批改起來是快,但是心中總是有種負罪感。

高三學生那麼努力,當老師的都看得見,也許他們人生也就這三年是最努力的,結果連三分之一的分數都沒有,這簡直是造孽!

“不錯!不錯!看來這兩年高中的教育水平在提升了,從考試結果來看,比我預估的要高個十幾分!”秦元清卻從中發現了高中教育改革,還是有效果的。

分數高了,說明背後的高中老師也在努力學習,在改變着原來的固定思維。

數理化,這玩意其實不是靠死記硬背能夠學會的,而是需要靠理解,理解了那麼就掌握,題目難一些也可以靠着推算拿到一部分分數。

要是死記硬背的話,那麼題目改裝一下,思維還是那個思維,可是學生就會答不出來。

教育改革,這幾年也一直在進行,比如原來給學校開了自主招生的口子,然後今年這個口子又關閉了一大半,除非是參加大賽獲獎的,不然就再也不能走自主招生的口子。

而參加數競、物競獲獎的天之驕子們,除了極少數走提前招生的路,其他人都學習秦元清,能參加高考光明正大進入清北,幹嘛選擇走後門,日後說起來也不光彩。

是的,自從秦元清選擇屢次拒絕清北的招生,而是選擇高考這條路,很多優秀的學子有樣學樣,走向自己偶像的路。

在他們看來,破格錄取並非正道,而是走後門!

對於真正的學霸,他們有充足的把握自己能夠進入清北,哪怕有一些意外發生,大不了明年再考,幾年前可是出了個狠人,連續四年考上清北,然後就是不去上,而是拿着獎金髮家致富!

所以說,學習是有天賦之說,有天賦學習起來什麼都快,管你千變萬化我自巋然不動。

秦元清簽字,將試卷交給上級,畢竟距離高考也沒有幾天了,試卷都得到各個省市。

隨着高考日愈靠近,社會上關於高考的新聞熱度開始熱起來,各個地區政府開始行動起來,爲高考保駕護航,而電視也會做專題報告,邀請專家進行講解,比如高考進考場需要帶什麼、什麼不能帶,還有考試中出現意外需要怎麼處理。

各個學校,也沒有繼續給學生高壓,而是給他們減壓,希望他們以最好的狀態參加高考,很多家長紛紛放下手頭的事,開始陪伴孩子。

而今年一個特別現象,就是各地的寺廟、道觀之類的香火特別旺盛,全國卷的身份,父母帶着孩子去燒香拜佛,祈禱高考順利,過關斬將。

秦元清的家鄉,竟然迎來了一波熱潮,很多人紛紛前來,然後對着秦元清老家房子朝拜,祈禱大魔王這次發發善心,放過自家善良的孩子。

然後可笑的一幕發現,開發公司竟是收到了數千萬捐款,搞得開發公司莫名其妙。

當然這一切秦元清並不知道,隨着試考結束,數學卷、理綜卷交上去,代表他們的任務徹底完成,現在就是等着高考結束,他們才能恢復自由。

高考,是非常嚴肅的話題,是萬萬不能出錯的,畢竟這是事關近千萬考生的事,每當臨近高考就有騙子聲稱得到內幕資料,其實這種都是騙人的,不然的話也不會一個個富豪見自家孩子學習沒希望送去國外留學。

所以再怎麼謹慎都不爲過。

一旦被發現泄漏考題,那麼責任人將會被判重型。

這兩年教育改革,全國除了蘇省等寥寥幾個省份外,其他全部都採用全國卷,可以說今年八百多萬考生,有七百萬是採用全國卷的,所以哪怕是試卷運輸過程中,那也是全副武裝保護着。

而外界,因爲秦元清遲遲沒有出現在水木大學,也沒有人出來迴應,漸漸的人們越來越肯定秦元清定然去參加高考數學卷命題,而以秦元清的身份,要麼不去一去就是命題小組組長,可謂是執掌數百萬考生的生殺大權。

至於外界爲什麼這麼肯定,那還不容易麼,2010年秦元清初出江湖就是數學卷命題小組組長,現在秦元清的身份地位可比2010年高出一大截,怎麼可能當不了組長。

以往的高考命題,可沒有出現一位院士!

而一些考生更是索性躺平了,直接選擇再復讀一年,明年再戰高考,結果反而也不緊張、害怕了,心態反而更好。

而一些考生,身體素質差點的,整天擔驚受怕的,晚上做噩夢睡不着覺,然後一下子病倒,住進醫院打點滴。

各地學校不得不加強心理輔導工作,以舒緩學生的緊張心理,不然的話一個個都病倒,那還怎麼參加高考! 「這麼普通的東西,你讓我怎麼曬?」喬司寒一臉嫌棄,不幹。

「正是因為普通,曬出來才顯得有趣。」喬絨繼續勸喬司寒。

喬司寒還是很相信自己這個妹妹的,畢竟,她隨便寫的一篇聲明,都能讓很多網友對他產生好感,曬水果,應該也是可以的吧。

最後,喬司寒點頭同意了。

喬絨笑著幫喬司寒找一個好一點的角度給這盤水果拍了個照片,隨後又發到網上去。

「天冷了,也不要忘記多吃水果哦。」

很普通很普通的一句話,喬司寒雖然覺得自己沒什麼文化,但是也覺得看這種句子,是不需要文化的。

誰知道發現出去以後,竟然很多網友在底下留言,大部分都是女孩子。

「喬公子竟然也吃這麼家常的水果呀,我以為有錢人吃的都是山珍海味。」

「哇,我聽說喬司寒以前不學無術的,沒想到說話這麼溫柔。」

「……」

喬司寒看著那些評論愣住了,似乎有點無措的看著喬絨:「為什麼會這樣?」

他是真的不太明白,自己不過是發一個很普通的博文,為什麼底下的人這麼激動。

喬絨笑著解釋:「很簡單呀,因為他們都喜歡你。」

「他們為什麼喜歡我?」

「大概第一次看到跟明星接觸這麼多,家裡又有錢的人,竟然跟普通人一樣生活吧。」喬絨說。

畢竟,有錢人大多數是神秘的,大明星呢,也是各種神神秘秘,即便現在有這個社交平台可以給他們展現自我,但大多數人除了曬工作日常,就沒有其他可以曬的了。

所以喬司寒曬這個,必然會讓很多網友看到新鮮的一面。

喬絨正是利用這種反差,去營造喬司寒的人設。

這個人設跟喬司寒平時的形象多麼符合啊,整一個憨憨傻傻的樣子,最適合喬司寒了。

而且這個人設也挺討人喜歡的。

喬絨忍不住笑了笑,沈宴時想要用薛紫萱勾引喬司寒,給喬家帶來危機么。

那她就轉過頭來,利用薛紫萱讓喬司寒變得更厲害好了。

才不需要跟什麼大牌明星合作,只要自己夠厲害,自己就是大牌啦。

薛紫萱煩死了,一點都不想再操心這種破事了,把自己的賬號密碼都告訴經紀人,讓她來幫她發表聲明。

一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小姑娘擺了一道,她就特別不爽。

很快,經紀人就來找她:「紫萱啊,你看,這個喬司寒自己站出來澄清了。」

薛紫萱看著手機上喬司寒發的那段話,還真的是!

竟然好多人評論,而他發的第二條無關緊要的無聊博文,竟然也有很多網友追隨她,其中好幾個都是網名都能看出是她的粉絲。

這是什麼情況!

薛紫萱覺得有點難以置信。

「他是在蹭你熱度。」經紀人立馬就反應過來,「說不定那個記者就是他找來拍的。」

薛紫萱跟沈宴時的約定,只有他們倆知道,經紀人是不知情的。

但是,不管這事情是喬司寒做的,還是喬絨做的,最大的受益者明顯就是喬司寒了。

原本她想騙喬司寒的錢,卻沒想到最後變成了,喬司寒借著跟她的緋聞火起來了?

薛紫萱好想打電話去質問喬司寒,但想想,說不定又會被喬絨抓到把柄。

算了,既然計劃失敗,那他就不要再去聯繫喬司寒了。

她只發信息問沈宴時:「你說怎麼辦?」

沈宴時道:「換計劃了。」

他也沒想到,喬司寒居然利用他,走紅網路。但喬司寒那人沒這麼腦子,肯定也是喬絨想的。

而且這個網路平台,就是傅北峻設計開發出來的。

他也絲毫沒有掩飾這是他自己的公司,所以,喬絨肯定是知道的。

跑到他的地盤上撒野,還依靠自己的平台變成了一個網路紅人?沈宴時都沒想到,自己竟然從喬家的仇人變成了他們的恩人。

本來是想要幹壞事的,現在,也變成了做慈善。

沈宴時越想越生氣,真恨不得將喬絨拎過來揍一頓。

她怎麼就這麼聰明呢?明明從之前的調查看,她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草包呀。

什麼時候草包也會忽然間變聰明了,沈宴時實在是想不通。

不過也無所謂,其實真的要打壓喬家,他有的是方法啊,喬絨再聰明,她也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如果他真要動用沈家的實力,還是輕而易舉的。

只不過,現在沈家太多人對他虎視眈眈了,畢竟,他並不是名正言順的沈家人……

此時,喬司寒看著自己的賬號被關注的越來越多,他發表的博文都有幾百條回復,頓時覺得十分開心。

沒想到,自己也會有變成明星的一天呀。

不過,這個也不算是真正的明星吧。

喬絨看著喬司寒那開心的樣子,問他:「薛紫萱還有來找你嗎?」

「沒有了,我要不要主動找一下她?」

喬絨搖搖頭:「就這樣吧。」

「那,我跟她的合作……」

喬絨看了他一眼:「你覺得她還會跟你合作嗎?」

聽到喬絨的話,喬司寒傷心了:「天,是不是因為我們見面不小心被人拍到了才會這樣對我?」

喬絨看著自家這個傻哥哥,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跟他解釋了。

跟他說薛紫萱是沈宴時派過來對付他們的人?喬司寒肯定不相信的,於是她只好說:「哥,你也知道他們這些明星,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恨不得立馬改變計劃的,所以她不來找你,很正常的。」

聽到喬絨的話,喬司寒心裏面總算踏實了一些。

「也對,她這樣的大明星,之前莫名其妙過來找我的時候,我就覺得奇怪了,還以為是騙子,現在對我的態度是很正常的,不過,也好遺憾啊。」喬司寒說著長嘆一口氣。

確實還是挺遺憾的。

喬絨想到之前喬司寒轉了幾筆幾十萬,問:「哥,你之前找老媽要了幾百萬,沒隨便亂花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