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少主要揭開王東王朝之秘就得先收服曹家。那就得從大虞皇朝這一系的曹家開始,逐步統一整個浩月大陸的曹家。」

「你既然是來自大東王朝。那就給我說說王朝的事。」唐春問道。

「唉。少主。海龍不是說過,我就剩下一點殘存的龍魂了。那些記憶全都丟失了。」海龍嘆了口氣。

「你丫滴,那你怎麼記得住我?」唐春差點氣結了。

「那是因為少主身上的氣機讓海龍認主的。少主要叫海龍講原因我也講不出來。而且。我從曹一跳身上也聞到了大東王朝的氣機。這傢伙身上的味兒還特別的濃,估計也是出身於大東王朝某王族。沒準兒還是靠近皇族一脈。只不過,他們現在可是心懷鬼胎想脫離大東王朝而自已稱王。或者說他們本身就起了叛逆之心想掌控大東王朝。」海龍說道。

「曹一跳現在受了重傷,而且,他也看到了咱們的實力。並且,他現在跟曹天一流那主脈一系已經撕破了臉皮。所以,他必選擇依附於我們了。不然,這一體系的曹家估計就有滅族的危險。」唐春說道。

「雖說他現在跟咱們比表面上好像弱了,但是,咱們也不能養虎為患。一旦這傢伙恢復元氣或者說是壯大了起來的時候估計又會心生異心。所以,要幫他療養可以。但是,必須拜主。只有這樣子才能把這老小子鐵心的綁在少主的船上。」海龍說道。

「我看這拜主術好像有些時候也不怎麼靈光,看來,什麼術法都是有漏洞的。」唐春說道。

「呵呵,那不一定。拜主術是有漏洞。但是,如果少主用這大東王朝令牌讓他抽魂拜主。從此後,曹一跳就是少主旗下的一跳忠狗。除非他不想活命了。」海龍乾笑道。

「令牌還有如此妙用?」唐春一愣。

「當然,這令牌可不是普通之物。令牌只認自己的主子,別人是掌控不了的。曹一跳被抽微微魂神之後這少量的魂神從此後就將寄存在令牌當中。

而少主是令牌的掌控者。所以,曹一跳有什麼異心的話你的心靈能在第一時間裡感受到。當然,曹一跳只要不對少主有異心,別的想法你倒是無法知道的。

拜主術拜的只是奴僕對你的忠心而無異意。並不是他真跟你融於了一體。那樣一來少主接收了這麼多的奴僕,那魂神豈不亂成一團了。

所以,少主估計以前聽說的有關拜主術其實是一種誤解。」海龍說道,「其實,要給曹一跳療傷你旁邊那個老太婆就成。

她一身巫功可是不簡直。如果跟玄功相比,至少也達到了星丹境初階,差點就到中階了。比你強得多。而巫功中就有精神力療法的。

曹一跳主要受重創的就是精神,至於身體倒在其次了。修養上幾個月只要有大補之物補著就能恢復了。」

「其實,我的玄力也能轉化為巫力的。如果用這個給他療傷估計效果就出來了。」唐春心裡一想,那神秘骨頭冒騰了出來。

曹一跳一看,頓時臉色陰沉如墨,直到現在,老小子終於明白了,敢情是自己被這小子『開涮』了。

再聯繫上大東王朝令出現,現在全想通了。什麼龍脈之地被皇室發現。全是這小子搞的鬼?那是氣得曹老貨頓時把唐春祖宗八代都『問候』了個遍。

「曹一跳,你想不想儘快恢復功力?」海龍開始威嚴的問話了。

「當然想。」曹一跳想都沒想就點頭道,「不過,相信閣下也沒那般好心就給我療傷的。肯定有條件吧,你提出來。」

「當然,本龍皇可沒那般好心為別人免費療傷的。不過,既然本龍皇的少主在此,而曹家一脈本身就是少主旗下的。所以,我要求你現在認主歸宗。」海龍說道。

「認主歸宗,這個……」曹一跳想了想。問。「是不是要施展拜主術?」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海龍龍頭在晃蕩著。

「這個……算啦,拜就拜吧。希望少主莫要虧待了我們這一脈曹家一系就是了。」曹一跳貌似猶豫了好久,老傢伙咬牙答應了。

「先抽一絲魂神出來。這微量的魂神還不到你主魂的百之一二。所以。對你主魂並沒絲毫影響。還是請謝蘭相助一把實施抽魂之術。」海龍說道。

「拜主術還要抽魂嗎?不是聽說我的魂神虛位只要有點氣機過去就成了。」曹一跳一聽,臉色陰了陰問道。

「廢話,抽取微量的魂神其實就是魂神虛氣了是不是。少啰嗦。你拜不拜。不拜的話你想想現在曹家的境地就是了。

曹天一流可不是善茬。既然曹震的事發了,那天寶珠曹天一流肯定能感覺到事發了。到時,必派出曹家高手過來探查。

一查不就清楚了。這老天給你們曹家的時間並不多了。想想你們這一脈的實力跟曹天一流主脈的實力。曹天一流為什麼花了十年時間,其目標是什麼,你難道不清楚。」海龍說道。

「唉,我明白。曹老賊的目標並不是我曹一跳。一個曹一跳他還沒擱在眼中。像我這種身手者主脈一系也有幾個。」曹一跳突然間好像更為蒼老。

「為的是祖宗的那具精神力分身是不是?」唐春問道。

「沒錯,只要有這具分身在。曹天一流再怎麼樣想毀了我們曹家還是有些忌憚的。所以,幾十年了我們還能苟活著。不是曹天一流仁慈,而是祖宗的庇護。」曹一跳一臉無奈。

「哈哈哈……」海龍突然張大著龍嘴狂笑了起來。

「笑啥,真是的?」唐春哼道。

「少主,其實,他們全給曹浩西夜騙了。」海龍笑道。

「騙了,海龍,即便你是龍皇,但也不能如此的侮辱我們曹家祖上。」曹一跳冒火了。

「侮辱,那是你們太高看自己了。曹浩西夜又怎麼樣,還不是少主旗下的一脈附庸王族罷了。曹浩西夜能修鍊到何種境界?聽你剛才講,那種精神力分身還不止一個。你可知道,要煉化出如此的精神力分身者需要什麼境界。不是我海龍看不起你們家所謂的老祖宗。實則是不可能的。」海龍囂張的說道。

「怎麼又不可能了,我們祖上功力通玄。」曹一跳差點要跳將起來了。

「我問你,你有沒聽到過你們祖上的精神力分身講話?」海龍譏諷道。

「這個,倒是沒有。估計是祖上分身不喜講話罷。」曹一跳臉一陰。

「哈哈哈,是個人都會講話的,除了啞巴。幾千年下來了他都不講話,你還真以為他能耐住寂寞是不是?不是他不講話裝深沉,而是因為他根本就無法講話。

你們那什麼狗屁分身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分身。而它只是曹浩西夜為了平衡曹家子孫玩的一個把戲罷了。那分身,實際上只是把魂神擴張后再融合一定的材料煉製出來的一個玩偶。

因為上面有著強大的精神力氣機,所以,你們會一直認為它就是精神力化身。化身那般簡單嗎?化身一般都是擁有主體的一部分靈智的。

甚至,遇到變故之時化身有了獨立意識,曾經就有高手的主身被化身搶佔了的先例出現的。你想想,是我海龍在騙你還是曹家祖上在騙你?」海龍一臉冷厲。(未完待續。。) 「唉,難道還真是平衡曹家玩的把戲?」曹一跳貌似有些相信了。

「我看也不無這種可能,曹家如此之大。以後隨著子孫越來越多,爭權奪利之事就會傷了曹家的根本。所以,搞出這麼多個假分身來就是為了讓曹家子孫心生忌憚。

以為老祖宗一直在盯著的而不敢同門下如此狠手滅門等等。如此一來曹家就能和諧發展,越來越壯大,以實現曹浩西夜一統浩月大陸的野心。

實話跟你說,我就親眼見過曹浩西夜。當時好像還是本體。他稱呼本人少主。這令牌也是他給的,還有這滾龍石,這上品靈石都是他給的。

本來一進入書院被你扯這裡來時我就想告知了。不過,我發現你們似乎有了野心,根本就不想實現以前的承諾或者什麼。」唐春冷冷哼道,並且拿出了滾龍石。曹一跳獃獃的看著,臉色陰晴不定。

最後一咬牙,說道:「你們抽吧,唉……大虞皇朝這一脈,完啦。」

「完啦,你們能再次跟著少主打天下,那是你們的福份。不然,你們這一脈想要有什麼大作為,怎麼可能。你別不信,連你自己心裡都清楚這個。」海龍冷笑道。

曹一跳放開了全部身心,不久,在唐春那腿骨相助下,謝蘭很順利的就把曹一跳的魂神抽出了百之三。爾後融於了大東王朝令牌之中。

頓時,唐春能感覺到曹一跳些許的一些心理波動了。看來。曹院長還是心裡一時難以平復下來。這地位的落差太大了,想不到自己堂堂聖羅書院的院長居然淪落為書院一個學子的僕從境地,換作任何人都難以在短時期內接受的。

「放心曹院長,我唐春不會把你們當家僕看待的。今後一旦收復大東王朝。到時,曹院長這一脈可以封王。」唐春那堅決的口氣讓曹院長心裡又鬆動了一下。

「少主,拜了就拜了。從此後,大虞皇朝這一脈曹系就是少主的家僕。這是個永遠都不能更改的事實。一跳絕對會遵守此諾。 宮鬥高手在現代 扶助少主收復大東王朝,使得王朝走向更大的輝煌。」曹一跳雙膝跪伏於地三跪九叩道,以隆重的禮節認了主。

只見他站起來后突然往空中拋出一塊綠色玉佩,不久。一陣靈力波動。池塘四面冒出了四個老者。老者身上那強悍的氣通境大圓滿氣波發散開來。氣勢逼人。

不過,唐春一掃就明白了。這些人把玄武結合了起來修鍊。在玄功一塊最多達到半星丹境界,比自己跟曹院長都要低上半階。不過,對於曹家的實力。唐春還是暗暗吃驚。

「曹一曹二曹三曹四。還不拜見少主。」曹一跳威嚴的說道。

四老者看了一眼貌似還有些猶豫。海龍一看騰到他們上邊,頓時,一股強悍無匹的氣壓傳壓了下來。

「少主。趕緊把你的力氣傳入令牌之中借海龍一用煞煞他們威風。不然,難以服人。」海龍的聲音傳來,貌似這傢伙只有虛體而無玄力。唐春在心裡啞然的笑了一聲,哼,「回來,讓本爺露露實力。」

海龍一聽,乖乖的回來了。唐春凌空踏向了空中,不久,居然懸停在了空中,一絲波動都沒有。曹院長一看,頓時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明白,這絕對不是武者短暫的懸空,如此狀況的話氣通境大圓滿強者也能在空中堅持上十來分鐘的。因為,曹院長沒感覺到唐春身上的內力波動。而四個老者瞳孔猛地瞪大,一臉驚詫而不敢相信的架勢。

因為,玄力要到星丹境後期境界才能擁有控玄器飛行的能力的。想不到唐春這年輕人居然作到了,難怪曹院長會認他為主。

「曹一曹二曹三曹四我們四兄弟拜見少主。」曹一喊道,四人恭敬的拜伏於地。

「起來吧。」唐春擺足了架子微微一點,一股強悍內罡之氣出來扯起了四人。因為唐春外掛丹田多,所以,現在雖說才氣通境後期實力,但完全可以以一敵一滅了一個氣通境大圓滿強者了。

而剛才是拚力了一把,還借用了大東王朝之力露了一手。使得四老傢伙此刻有些心服口服了起來。

「從此後,咱們這一系全是歸附於少主旗下了。而少主也是祖宗認可的。就是這大東王朝令也是祖宗送來的。所以,從此後,你們絕不能有異心。不然,我曹一跳就不答應。」曹一跳一臉威嚴,自己現在已是唐府忠僕,如果手下作亂的話糟罪的可是自己。

「還有,給你們手下氣罡境強者都支會一聲。把歸附之事傳下去。不過,要注意保密。哪個敢泄了出去,滅之全家。」

「屬下不敢。」四老都說道。

「初次見面,每人二枚,就算是少主我給你們的見面禮吧。」唐春深通人情世故,從紅脂盒裡拍出從沈家搞來的優品靈石扔給了四老。

如此大手筆就是曹院長也愣神了一下,雙眼盯著那優品靈石,手一扯扯到手中,一掃,頓時,訝然道:「想不到少主手中還有如此好的東西,一跳佩服。」

唐春在曹院長眼中居然發現了絲絲酸味兒,貌似自己沒分給他兩顆老傢伙心裡有怨念了。曹院長掩飾得再成功都沒用。別人發現不了唐春卻是能感覺到他一絲細微的心理怨念的。

「呵呵呵,一跳,下邊要進行的就是給你療傷。這個給你吧。」唐春又是一拍,頓時,一枚壽桃樣的果子彈到了空中。頓時,整個空間充滿了一股濃郁的怪異果香。

曹一跳一看,頓時眼皮子跳動了一下,把優品靈石拋還給了曹一。爾後接過果子一吸,頓時,一臉訝然,說道:「少主,這果子中好像充滿了極濃的生命氣機。這什麼果?」

「呵呵,也沒什麼。據說養生宗的續命九環膏就是以它為主葯煉製出來的。」唐春一席話出,曹家四兄弟終於忍不住『啊』了一聲出來。

「續命九環膏是它煉製出來的,那這在養生宗里也是絕世好葯了。」曹院長貌似有點不敢相信這個。

「呵呵,沒錯。用此果一枚可以換六貼續命九環膏。不信的話你拿到養生宗去試試,他們肯定待你為上賓。」唐春一臉淡然的笑道。

「啊,少主,這個太珍貴了。屬下不能收啊。我這傷還是另想辦法吧。這果還是少主留著突破時用。」曹院長還要猶抱琵琶半遮面一下。

「呵呵,沒事,這東西在外人眼中視如寶物。本人嘛,呵呵。」唐老大的眼神就是這東東不怎麼樣滴,咱這袋袋中多著呢。

「曹一,獎你一貼續命九環膏。有時間時少主給你一個機會突破。」唐春扔了一貼出去,擒賊先擒王,要捋獲人心就要先把四兄弟的老大收入囊中才行。因為,唐春隱隱感覺到曹一的功力有突破的徵兆。

眼見曹一一臉喜滋滋,寶貝似的趕緊要把續命九環膏收入了袋中。別的三個弟弟可是雙眼瞪得圓溜溜著。

「你們三位也有機會,一旦功力有突破的時候,只要三位能為本少離下大功,續命九環膏嘛,有滴。」唐春一臉淡定。就是要刺激一下他們互比忠心才是。內部,也要樹立競爭意識嘛。

「多謝少主恩賜。」五人同時半膝跪地。下邊修補療傷倒是很順利,這生長果還真是絕世良藥。

出來后謝蘭有些肉痛的說道:「唐春,你這樣子大把亂撒,又是靈石又是良藥的,可得省點花啊。這樣子是經不起折騰的。」

「那五人是曹家這一脈最核心的高手,攏絡住他們就等於控制住了曹家。控制住了曹家就等於掌控了聖羅書院。這是我唐春大事業的起步階段,該花的要花該撒的要撒。這個時候,絕不能小氣。」唐春說道。

「對了唐春,他們祖上的精神力玩偶雖說碎了。剛才我全用秘法收集起來了。這種東西可是好東西,人的**力量好增長,但精神力卻是需要經過多年的磨礪才能增長的。我發現此法可以用於良豆子跟羅盤子兩人身上。沒準兒能讓他們精神力恢復,從而一舉恢復到鼎盛時期。雖說現在有曹家的加入咱們實力大增。但是,曹家的人還是不如咱們自己的人好用。」謝蘭說道。

「那當然,如果奶母認為能試那就找個時間一試。他們兩老傢伙如果能恢復到氣通境大圓滿對咱們也是一大助力。」唐春點頭道。

「對了,你知道我們家祖上的一些事。你聽說過春秋筆嗎?」謝蘭突然問道。

「不是聽說過,那次我到你們謝家老宅去過一趟。居然在空中出現一個鬍子全白的老者拿著一支筆在空中描畫著。後來顯示出三個大字——春秋筆。我也不曉得是何意?不過,後來通過層層的發掘,我們發現,謝家祖上好像有什麼神秘東西被通河庄拿走了。只不過當時場面太亂,並沒能發現謝家的東西。只不過當時在謝家老宅時我發現了這種怪事,問一旁的人都說沒發現什麼。好像老者演示春秋筆法只有我能看見似的,倒是顯得很是怪異。」唐春說道。(未完待續。。) 「那肯定是石柱祖宗以前殘留在院中的一絲氣機在特殊情況下演示了出來的。而這氣機就是你觸發的。怪了,你當時並沒有練習巫功,那你怎麼可能觸發這些?」謝蘭也給搞糊塗了。

「前輩,春秋筆有何妙用是不是?」唐春問道。

「當然,名叫春秋筆。你想一下,一年分為四季,春夏秋冬。春跟秋雖說是相接的兩個季節,但是,卻是首跟尾之間的關係。

此筆一點之下大通神則出,可以化春秋。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一筆點在你身上的效果可以是『春』,但也可以是『秋』。

春代表著『前進』,因為它是一年的開始。而秋卻是代表著倒退。因此,它可以讓你老化或進化的效果。比如,一筆點下,你功力猛進充滿活力,那就是春字。

而一筆點下,你從一個年輕人退化到了七八十歲,那就是生命的終結。這其實就是一個氣機摧殘的結果。像人被殺那肯定就是生機全滅了,這就屬於春秋筆中的秋殺。

而此筆又有療傷助你突破的妙處,稱之為『春』。再說白點,就是生死決定了。春跟生,秋跟死配合著的。」謝蘭說道。

「還有如此神筆,居然能定春秋。厲害。」唐春感嘆道,「難道這春秋筆是一件厲害的靈器不成?」

「它應該是屬於巫器中的一種,而且,品級絕對不會低於玄級上品。不過,這也只是我的一種猜測。石柱祖上的功力通玄。他對巫術的掌握估計達到了勾通天地的地步。根本就不是我們這些後輩所敢揣測的。」謝蘭說道。

「春秋筆到底去了哪裡,原本我懷疑是不是在通河山莊的。因為有一點跡象顯示的。」唐春說道。

「等過段時間我用你的那幾根腿骨測試一下試試。我發現用那結合在一起的腿骨施展巫力更為強大。我懷疑那些腿骨會不會是巫術中的絕世強者死後的骨架。」謝蘭說道。

「有可能。」唐春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