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後英俊又一腿踢出,把另一個小混混踢飛了出去,同樣倒地慘叫失去了戰鬥力,就這樣方式和英俊碰在一起的小混混全都被他一拳或者一腿解決了,這還是他不想殺人的留手了,要不然他直接動用那代表着劇毒的綠色珠子,這些人早已經見閻王去了。

另一邊的光頭強正揮舞着手裏的混子,他的衣服已經多處被撕爛了,甚至有些地方流出了鮮血手臂上也有很多塊的淤青,顯然吃了不小的虧,但是也有好幾個小混混到在地上慘叫,有一個傢伙手臂上的骨頭都刺出肉外來了,顯然是被髮狂的光頭強用棍子砸的。

“媽的,給我讓開。”在光頭強又拼着後背捱上一凳子,用手裏的棍子直接砸在了一個小混混的頭上,當場把他砸昏的時候,呂偉狠厲的聲音響了起來。

只見呂偉不知道從哪裏拿來了一把砍刀,一塊白色的布把他的手和砍刀綁在了一起,在那小弟聽了他的話讓開的時候,他手裏的砍刀向着光頭強的肩膀就斜劈了下來,看他這砍刀下落的速度光頭強要是被砍中的話就算不死也會重傷的。 “強子小心。”正向這裏趕來的英俊,看到呂偉拿毒辣的一刀提醒了光頭強一聲,同時身體裏面的赤色珠子也旋轉了起來,一朵小火苗在他的食指上顯現而出,被他用紫色珠子的力量力一彈向着呂偉急速飛去。

其實英俊是想直接用綠色毒珠殺了呂偉的,但是毒株的毒素爆發需要一定的時間,雖然很短但是耽誤着一點時間就可能讓光頭強受傷,雖然有自己在可以用青珠生命之珠救他,但是現在可不是浪費力量的時候,他還要留着對付呂偉背後的黑虎幫呢。

“臥槽,來,來呀,看誰他媽的先死。”就算英俊不提醒,光頭強也看到了揮刀砍來的呂偉了,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光頭強根本就沒有絲毫躲避的意思,同樣一棍子向呂偉的頭上砸了過去,他本來就是混混身上有着一股狠勁,瘋狂起來根本就不會顧及會不會出人命,或者殺人會坐牢的事情。

“偉哥,你的屁股着火了。”就在呂偉手裏的砍刀和光頭強手裏的木棍快要打在一起的時候,一個小弟低呼了一聲。

“偉哥着火了。”其他小弟也都跟着說道。

而拿着砍刀的呂偉也感到一陣難聞的氣味,緊接着就感到自己的屁股火辣辣的疼痛,一聲慘叫呂偉下意識的丟掉了手裏的砍刀,用手拍打着屁股。

他手裏的看到丟呢,光頭強可是絲毫不會留手了:“哈哈哈媽的,姓呂的老天爺都在幫我,給我去死吧。”捱了好幾下,身上有多處受傷的光頭強,就像是一頭髮瘋的包子一樣,這一棍子直接抄呂偉那致命部位的頭上砸了過去。

在拍打着屁股上火焰的呂偉感到無比的驚慌恐懼,他不知道自己的屁股爲什麼會着火,他不記得後面裝有打火機之類的易燃物品,但是現在生死危急時刻他也沒時間多想,看着砸向自己頭上的木棍,他只來得及把頭一歪避開了致命的頭部,但是木棍卻是直接把他的耳朵砸掉了,在慘叫剛一響起,滾只有落到了他的肩膀上去了,直接把他砸昏了過去。

而另一邊的英俊也一直沒有閒着,在用火球幫了光頭強一下之後,他也沒有閒着地上已經躺着許多呂偉的小弟了,有一個小弟見到大勢已去,自己老大都被打昏了,大叫了一聲:“快逃。”之後第一個不顧一切的丟下手裏的一個酒瓶玩命的逃走了。

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一個個的小弟都丟下手裏的武器四散而逃,很快這裏除了一些被打斷了腿腳,和一些受傷慘叫和被打昏的人之外,呂偉的其他小弟都逃走了,就是一些受傷的也都忍着疼痛逃走了。

“強子,你他媽的沒事吧,你實在是太沖動了,本來我可以很輕鬆的就解決他們的,你說你爲什麼要衝下車,簡直是給我搗亂。”英俊對光頭強充英雄的跑下車拼命很是不滿,但還是首先得關心了一下光頭強身上的傷勢。

“嘿嘿老大,我沒事,就是受了一下皮外傷,他媽的,我就是看着孫子不順眼才衝下來的。”光頭強,對着昏迷着,還少了一隻耳朵鮮血直流的呂偉踢了一腳說道,他還真的美手什麼重傷,就一次要和呂偉拼命的時候,被英俊用火球幫了一下忙,要不然光頭強可能就要受重傷甚至喪命了。

“現在這小子被你打成了殘疾爽了吧,爽了的話走吧,我們去黑虎幫總部,這些只不過是小雜魚,不擺平他們背後的人我們的麻煩還是會不斷的,這次我就是要解決後患。”英俊心裏已經有了一個決定了,等擺平了黑虎幫之後,他就不打算再讓光頭強他們再做小混混了,他打算利用自己生命之珠青珠得到能量開一個藥店,相信有青珠那治百病駐青春的能力,發財致富那還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就是幕家現在的財產他也沒放在眼裏。

“好,老大,我們現在就去黑虎幫滅了他們那幫雜碎。”剛剛經歷了一場血戰,讓光頭強的心裏還處在一種興奮之中,現在就是面前有千軍萬馬,只要英俊大喊一聲衝,他也敢過去玩命,這不是傻這是血性。

“走,記住到了那黑虎幫的時候,你小子不要下車,只要給我保護好若兮和婉兒就行了,其他事情全都交給我就行了。”英俊不放心光頭強到了黑虎幫在衝動,他是有這個實力和之心,一個小小的黑虎幫還不能拿自己怎麼樣,但是光頭強亂來的話那可就會給他添亂了。

英俊坐進車裏的食指,林若兮和幕婉兒立刻詢問起了英俊有沒有受傷,甚至還在他的身上檢查了起來,就差沒有讓英俊把全身的衣服都脫了給她們檢查一遍了,因爲光頭強好幾處都受傷了,有些地方還在流着血所以她們纔會提英俊擔心的。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緊張,就憑那些小混混還想傷到我。”英俊苦笑着,在林若兮和幕婉兒的俏臉上捏了捏,直到他們俏臉羞紅,不在讓自己脫衣服檢查有沒有受傷英俊才罷休。

而此時被英俊安排保護林若兮和幕婉兒的毒蛇彩彩,在座椅前面的靠背上趴着,看着自己的主人和兩女,他有些不明白他們之間在玩什麼遊戲,還好光頭強到現在還沒有看到曾經咬了他一口,差點要了他小命的人毒蛇彩彩,要不然的話只怕早就驚叫着跳車逃走了,毒蛇彩彩給他心裏留下的陰影可是很大的。

英俊並沒有把毒蛇彩彩收回來,而是留在車裏保護着兩女,很快光頭強就帶着英俊和兩女來到了一座半山腰的別墅莊園,光頭強把撞得變了形的麪包車停在了一片隱祕的樹林:“老大,你看那個大莊園就是黑虎幫的總部了,你看看那嚴密的守衛,哼,一看這黑虎幫就不是什麼好幫會。”光頭強指着那別墅莊園妒忌的說道,他也是出來混的,可也就是收受保護費一個月幾十萬的進賬就不錯了,黑虎幫卻是這麼有錢要不是有自知之明的話,他都想帶着那十幾個手下平了黑虎幫,把這一切都佔爲己有了。 “幕塵哥哥,我看你還是別去招惹這黑虎幫了,我們回去吧。”幕婉兒看着那穿着黑西裝帶着墨鏡的人,守衛森嚴的在那別墅莊園的四周來回的巡視着,她很是擔心她幕塵哥哥的安全,畢竟他就是再厲害也是雙拳難敵衆人。

“是啊,英俊我們還是回去吧。”林若兮也說到,顯然看着這樣的守衛森嚴的黑虎幫總部,她也對英俊沒有信心了。

“老大,黑虎幫裏面肯定有槍,你要去砸場子一定要小心。”光頭強也有些擔心的說道,他們這些出來混的,平常是連刀都不敢帶,畢竟這是一個法律社會,但暗中別說黑虎幫呢,就是他光頭強也有一把手槍只是平時都是藏起來的,黑虎幫這樣漢江市最大的幫肯定有更多的非法性武器。

林若兮和幕婉兒聽了光頭強的話更加的緊張了,兩人一邊一個的拉着英俊的胳膊,顯然是不想讓他去砸黑虎幫的場子了。

“好了,若兮婉兒你們不用擔心,若兮你可別忘了那鬼老大他們那謝劫匪都是亡命之徒,個個手裏都有槍,不是也沒傷到我嗎?就這區區的一個黑虎幫我還真不放眼裏,你們就在這裏和強子一起等我回來就行了。”英俊說着,拍了拍兩女緊張的抓着自己的手,對光頭使了個眼色之後就下了麪包車。

“大嫂,婉兒小姐你們就放心吧,以老大的身手肯定不會有事的。”光頭強自然是明白最後老大給他使得眼神,意識讓自己安撫擔心的兩女,另一方面就是要保護好他們了。

在光頭強和兩女的注視下,英俊光上了麪包車們眼睛看着那黑虎幫守衛森嚴的總部,身體卻是向着樹林的另一邊快速的行去,他不準備大大方方的從正門殺入黑虎幫,而是準備偷偷的進去。

英俊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兩女和光頭強的眼前,他在來到莊園的後面的時候,突然覺得不對勁了起來,因爲此刻在莊園後面的一個小門處,此刻正長着一羣的黑衣人警惕地看着四周,一個臉上有着一道恐怖如同蜈蚣一樣刀疤的男子正在後門處站着,這男人的臉上的這道傷疤,要是在晚上出門的話肯定會被人當成鬼怪來看的,其他一些黑衣人再偶爾看向此人的時候眼神裏面都有着畏懼的神色,此人正是呂偉的老大黑虎幫的戰將魁勇了,聽這名字就知道是一個極其心狠手辣的傢伙。

在他的身邊還站着幾個人,他們似乎是在等待着什麼人:“靠,好凶狠的傢伙,這臉上有疤的傢伙想來就是光頭強提起的那個戰將魁勇了吧,他們在這裏等什麼人或。”英俊在一棵大樹上,看着那黑虎幫總部守衛森嚴的黑門自言自語道。

英俊的這種好奇並沒有持續多長的時間,因爲很快一輛輛不起眼看上去甚至破舊的麪包車,就開到了黑虎幫戰將魁勇他們所在的地方,魁勇立刻一臉笑容的迎了上去,一輛麪包車的車門從裏面被打開,神色兇狠的大漢走了出來,恭敬的站在那麪包車的另一邊,緊接着一個矮小的侏儒男子從麪包車裏面走了出來,在整理了一下身上穿的如小孩子一樣的西服之後就哈哈大笑着的向魁勇走去。

“哈哈哈烏格我的朋友你終於來了,怎麼樣路上還順利嗎。”黑虎幫的戰將魁勇哈哈大笑着,伸出手臂躬身向那一米左右的侏儒說道,那一臉的熱情任誰都看得出來,只是那因爲笑容臉上那道如同趴着一隻蜈蚣一樣的傷疤也跟着蠕動,這讓黑虎幫戰將魁勇那熱情的笑容就變得極其恐怖了。

同樣的,那矮小的侏儒烏格也大笑着伸手手臂,和彎下腰的魁勇抱了抱,只是看着這兩人抱在一起實在是太彆扭了:“呵呵黑虎幫的戰將,讓你在這裏等我真是不好意思,我這一路上很順利你就放心吧,怎麼樣上次我們將軍邀請你去跟他去金三角一起幹,有沒有考慮好,我們將軍可是很少這樣看中一個人的。”烏格和魁勇抱了一下之後說道。

“烏格算了吧,我還是比較喜歡國內,還沒有去金三角打算替我謝謝將軍的厚愛,等什麼時候這裏混不下去了,我肯定會過去追隨將軍的。”魁勇苦笑了一下婉拒了烏格的邀請,他可還沒做好和全世界警察爲敵的準備。

“好吧,我來的時候將軍也說了他不會勉強你的,他說你是真正的勇士。”在魁勇和侏儒烏格說話的時候,跟隨着五個過來的那些麪包車裏面也下來了十幾個人,這些人剛下來就拿着扳手拆起了他們開來的那些麪包車的輪胎。

“謝謝你的理解,烏格那些貨就在這些麪包車的輪胎裏嗎?。”魁勇看着烏格的那些手下在熟練地把一個個輪胎從麪包車上卸了下來問道。

“嘿嘿是的老朋友,雖然這樣有些麻煩不過安全上卻要好上許多,畢竟你們這次要的貨很多,將軍也讓我們一定要小心。”烏格看了看四周之後嘿嘿笑着小聲地說道。

英俊由於距離很遠,所以並沒有聽到他們之間的談話,最終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黑虎幫的戰將魁勇和那個侏儒烏格說笑着走向別墅莊園,而烏格的那些手下們則是幾個人擡着一個從破舊麪包車上拆下來的輪胎跟着他們,魁勇帶來的人則是警惕的看着四周的情況,最後後門只有四個人守衛,其他人都跟着魁勇和那侏儒烏格進入到了別墅莊園。

“媽的,看這些人鬼鬼祟祟的樣子,一看就知道肯定沒幹什麼好事,老子就想看看你們到底在做什麼。”英俊眉頭微皺的說到,緊跟着從樹上跳了下去,在別墅莊園一邊的牆底下運轉着代表着武力的紫色珠子,快速的跑幾步猛地用力英俊的雙手直接趴在了牆壁上,在看到裏面沒人的時候他直接翻進了別墅莊園裏面去了。

英俊卻不知道,在他剛到牆頭上的時候,一個隱祕的攝像頭正對着他,而英俊的影像卻是出現在了一間黑屋裏面的電腦裏,只是電腦對面那原來應該看着視頻的一個男子,此刻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着,並沒有看到英俊進入別墅莊園的一幕。 而進入裏面的英俊可不知道要不是那看視頻的傢伙偷懶,他的蹤跡已經暴漏了,此刻他正在四處搜索着剛剛進來的黑虎幫戰將魁勇和那侏儒烏格:“媽的,這黑虎幫總部的守衛還真是森嚴,這纔剛進來就看到好幾撥巡邏的人了,還有一些潛藏在暗中的人。”英俊趴在一片竹林的下面,看着不遠處的一片草叢,英俊知道那裏有一個隱藏的暗哨。

“是直接殺了,還是弄昏他呢。”英俊在考慮着這個問題,因爲不解決這個暗哨英俊就無法在向前面繼續走,這個暗哨正好擋在他必走的路上,最終英俊怕出現什麼意外還是決定直接幹掉這傢伙以絕後患。

英俊想殺人那可就簡單多了,英俊直接運轉身體裏面代表着劇毒的綠色珠子,一團劇毒的幽綠色的霧氣出現在英俊的手裏,緊接着再運轉紫色的用力一彈,那團劇毒的幽綠色的霧氣如同長了眼睛一樣,直接飛向了那隱藏着的人的鼻子下面,那人只是吸了一口氣就雙眼怒睜連慘叫都沒發出就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英俊嘿嘿一笑從竹林裏面走了出來,直接從地上被壓都市的傢伙身邊走過,其實這也是黑虎幫的人太過自信了,還有就是黑虎幫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祕密,所以他們只是在牆頭上安裝了攝像頭,並沒有在黑虎幫這別墅裝運裏面安裝,萬一拍攝到一些不該拍攝的東西再落到警察手裏,那他們黑虎幫就完蛋了。

英俊一路上幹掉了好幾個暗哨,又在樹上的,有在花叢裏的,又隱藏在暗處的角落裏的,都被他用同樣的辦法毒死了,但卻並沒有對那些來回走動巡邏的人動手,英俊知道要是對他們動手的話,那肯定會被發現的。

“媽的,找了這麼久還是沒找到那剛進來的黑虎幫戰將魁勇,和那個侏儒,他們難道像耗子一樣鑽地下去了不成。”英俊有些不甘心的想着。

其實英俊顯得還真沒有錯,此刻魁勇和那侏儒還有他們的手下全都在一個一米的地下室裏,進行着一場不可告人的交易。

“烏格呵呵讓你的兄弟打開,我驗一下貨吧,你也知道這次的單子實在是太大了,不驗貨的話不光我就是黑虎幫的其他人也會不放心的。”魁勇站在一張桌子邊,那侏儒烏格也站在這裏,一個個從你麪包車上被拆下來的輪胎則是整整齊齊的放在桌子上。

“這是自然,畢竟這次的交易高達一個多億,薩姆把貨物拿出來吧。”侏儒烏格對身邊那身體又黑一身肌肉的男子說道。

那叫薩姆的男子答應了一聲,隨手從腰間拿出了一個扳手,直接把輪胎裏面的內胎下了下來,緊接着把扳手向桌子上一丟發出嘡啷一聲,他又從懷裏拿出了一把小巧的刺刀,直接把拿卸下來的內胎滑坡,一包包白色的東西就從裏面漏了出來。

緊接着那叫薩姆的男子又把另一個輪胎如法炮製的卸下來劃破,就這樣薩姆一個輪胎一個輪胎的拆除過去。

而另一邊的烏格則是一臉笑容的看向黑虎幫戰將魁勇:“魁勇兄弟,你可以檢查一下貨和純度了,我想絕對會讓你滿意的。”烏格並不懼怕黑虎幫的人會吞併他們的貨物,那樣的話無疑是找死的行爲,將軍的手下可不是吃乾飯的。

“那我就不客氣了。”魁勇說着就檢查起了貨物。

而外面的英俊還在找着他們的下落,英俊轉着轉着來到了一個很是幽靜的花園,在一個涼亭底下一位五六十歲的老人,正坐在一個遙遙以上面嗮着太陽,在他的身邊還有着數位穿着西裝戴着墨鏡的男子,顯然是指保護着那老人,一看就知道此人在黑虎幫的地位不一般。

英俊在一個隱蔽的角落裏看着,他並不知道這位老人的身份,很快在英俊的注視下,一個手上綁着繩子一臉兇狠的壯漢被兩個人帶到了那老人的身邊:“幫主,鐵蛇幫的老大鐵蛇被我們抓來了。”

“白帝你他媽的想殺就殺,別想讓老子投降於你,我鐵蛇爛命一條死就死了。“鐵蛇幫的鐵蛇眼神狠毒的看着那坐在搖椅上的老人。

“何必呢,鐵蛇只要你歸順我黑虎幫我可以給你一個堂主的位置,讓你繼續管理你的地盤,甚至會比以前的地盤還要打,你應該知道我們已經決定把所有漢江市的地下室裏全部整合,不同意的我們就會全部剷除,現在已經有很多歸順我們黑虎幫了。”看來這黑虎幫的幫主白帝,對這鐵蛇很是看重,直接許諾勸說了起來。

“哈哈白帝你以爲你想要統一漢江市地下時候,一些人會同意嗎,我敢說等你統一的時刻也就是你滅亡的時刻。”鐵蛇冷笑着說道,他可是知道那些人之所以沒有對他們幫會動手,第一勢力應他們控制那些小混混,順便再從他們這裏得到一些好處,但要是有人同意地下勢力那就會觸動很多人的利益,肯定會遭到毀滅性的打擊的。

“這些事情我知道,就不用你提醒了,我只問你歸順不歸順。”白帝出聲打斷了鐵蛇的話,眼中的殺機也是越來越濃郁了。

躲在拐角處的英俊,根本聽不到白帝和鐵蛇的談話,也不知道鐵蛇是鐵蛇幫的幫主,而白帝則是黑虎幫的幫主,只是他能從白帝的身上感受到濃烈的殺機“媽的,這老頭是誰啊,好重的殺機,可惜了聽不到他們之間的談話,對了不知道利用代表着空間的橙色珠子能不能聽到他們之間的談話。”英俊突然想到聲音也是通過空間傳播的,所以想到這裏就運轉了橙色珠子試驗了起來。

在英俊運轉橙色珠子側耳傾聽的時候,正好聽到那白底說了一句:“既然你不識時務,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帶下去給我宰了。”

女尊天下:魅惑王爺 “白帝你肯定會不得好死的,你們黑虎幫也肯定會走向滅亡的,哈哈哈我在下面等着你們。”鐵蛇充滿恨意和怨毒的話語說道,他卻不知道他這話裏的內容很快就會被實現。 而另一邊偷聽到白底和鐵蛇談話的英俊,卻很是興奮:“嘿嘿沒想到真的游泳。”得意忘形之下,英俊直接把行李額話說了出來,說出來之後立刻就感到了不對勁,馬上住嘴了,但還是被白帝和他那些機敏的手下們聽到了。

“誰,誰躲在那裏出來。”白帝身邊的那些保鏢,直接從腰間拿出了黑漆漆的手槍指向英俊所在的地方,而白帝也從搖椅上站了起來,躲在那支撐涼亭的柱子後面可見這老傢伙還是很惜命的。

而被另個人壓下去的本來已經絕望的鐵蛇,聽到英俊的自言自語也是微微一愣,緊接着就是臉上一喜,看出了一絲生還的希望,能不死誰他媽的也不想死,他直接兩腳踢在了那兩個押他下去處死的人的褲襠上,在兩聲慘叫響起的時候,鐵蛇的身體就地一滾,進入了一邊的花壇裏去了,快速的躲在了一塊巨石的後面,

而就在他剛躲過去,砰砰砰的槍聲就響了起來,真是打在那鐵蛇原來所在的地方,他只要再多忙一點肯定會中槍的。

“媽的,先不要管鐵蛇,先把隱藏在暗中的那個傢伙給我殺了。”黑虎幫幫主,白帝對着他的那些手下們說道。

“媽的,想殺我,那還不如老子先幹掉你呢。”躲藏在暗處的的英俊聽了白帝的話,看着那些拿着槍向自己走來的人,英俊不再猶豫直接運轉代表這劇毒的綠色珠子,一股幽綠色的毒霧在英俊的食指上面成型,被他對着那黑虎幫的幫主白帝的頭部就射了過去。

黑虎幫的幫主白帝,只感到一股腐蝕性的氣息,緊跟着就感到頭暈目眩,一頭栽倒了地上身體抽動了幾下就沒有動靜了。

“幫主,幫主你怎摸了。”看到他們原來躲在柱子後面的幫主白帝突然一頭栽倒了地上,那些保護他的小弟們立刻臉色一變的驚叫出聲,一個小弟把白帝的身體翻了過來,一看之下立刻嚇了一跳,因爲此刻的白底七孔都在流血,並且臉色也變成了幽綠色的了。

一個驚呼的小弟看着七孔流血臉色變成幽綠色的白帝,深處顫抖的手放在了他的鼻子上:“啊,幫主,幫主死了。”這一聲驚呼讓其他人全都緊張恐懼了起來。

也沒有人再去理會隱藏在一邊的英俊了,全都圍在了死去的白帝的身邊把他保護了起來,這讓逃到一邊的巨石後面躲起來的鐵蛇也暫時逃得了一命,沒錯就是暫時,等到黑虎幫的其他人倒來,得知白底死亡的話,他們肯定會把鐵蛇碎屍萬段的。

而另一邊的英俊則是有些不滿:“媽的,就弄死一個狗屁幫主,那些人就不過來了,那我倒地還殺不殺他們。”英俊有些拿不定主意的自言自語着,而那些爲這白帝的屍體的人,卻不知道他們正站在懸崖邊上,只要英俊想殺他們,他們也會立刻布上他們幫主的後路。

就在英俊考慮的時候,在那地下室裏面,正進行着交易的黑虎幫戰將魁勇的身上突然興起了一陣手機鈴聲,魁勇掏出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皺了皺眉頭,對着另一邊看過來的侏儒烏格漏出了一個歉意的眼神指了指自己的手機。

“嘿嘿魁勇兄弟,是不是那個小妞找你,哥哥我這次來你這裏,你是不是應該準備兩個小妞給哥哥我享受享受。”侏儒烏格說道,真沒想到就他這還不到一米的身體,居然還是一個色狼,真不是道那個女人能在他身上感受到快感。

“嘿嘿放心吧,烏格,等一會交易完成我就帶你去保證讓你滿意。”魁勇手腕就按了接聽鍵:“喂,呂偉我這裏正忙着呢,你他媽的打電話來做什麼?。”沒錯打電話過來的正是被英俊收拾一頓的呂偉,也是魁勇的手下。

“魁勇老大,我被打傷了,我去砸了光頭強他們的場子之後,回來在一個大排檔吃飯的時候,光頭強開車麪包車向我們撞了過來,我和兄弟們和他拼殺了一陣之後,我的耳朵被他用棍子砸掉了,被他打昏了過去剛醒來,大哥你可一定要爲我報仇。”呂偉把他和光頭強交戰的事情說了一遍,但卻並沒有提起英俊,第一是他沒有看到英俊一下一個把他小弟打飛的場景,第二是他不知道在他和光頭強戰鬥的時候那燒他屁股的火球就是英俊弄出來的。

“什麼,就這一點小事你也和我說,媽的我哪有那摩多時間管這些屁事,真是廢物晾一邊小混混都搞不定,還有其他事嗎,沒有的話我就掛了。”魁勇顯然很是不耐煩,要不是看在呂偉是自己小弟的份上他早就掛電話了。

“大哥,我打電話是想說,那光頭強似乎是要去我們黑虎幫總部去報復。”呂偉有些不確定的說道,此刻的率爲正在醫院裏面躺着呢,因爲少了一隻耳朵,此刻他的頭上正包着一圈圈的白布,還有其他那些骨斷筋傷的小弟們也都在醫院裏面。

“媽的,你個煞筆就這一點事,他要是敢來讓他來就是了,那拿到我們黑虎幫害怕幾個小混混不成,下次在他媽的因爲這點小事給老子打電話,我就宰了你。”魁勇不耐煩的低吼了幾聲就直接掛斷了電話,現在他可是正進行着一場價值上億元的交易,哪裏有時間去管率爲這點小事,至於呂偉說的光頭強可能來他們黑虎幫報復,那更是個笑話除非他活的不耐煩了。

然而就在魁勇剛剛掛斷電話,迷失的大門就被人打開了:“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出大事了。”緊跟着就是這兩句話的驚叫着不斷響起,進的魁勇和侏儒烏格的那些手下全都掏出了槍對密室的大門。

本來一臉驚慌大叫着的人,看到那麼多手槍對着自己褲襠一熱竟然直接嚇尿了:“別,別開槍自己人。”感覺褲襠一熱的那小弟,立刻回過神來臉色蒼白的大叫着說道。 “媽的,你闖進來做什麼,不是讓你在外面守着嗎。”魁勇把槍收起來,走上去一腳踹在那小弟的身上說倒,要不是看着小弟跟了自己幾年還算忠誠的份上,魁勇都想一槍打死他了。

“好了,薩姆讓兄弟們把槍收起來,自己人。”另一邊的侏儒烏格也認出來進來的人,正是被魁勇安排在外面守護者的一個小弟。

那小弟雖然被魁勇一腳踹在地上,但卻絲毫不在意,也不管其他人看向他被嚇尿的褲襠臉上帶着的嘲弄之色,而是繼續的叫着:“不好了,魁勇老大,出事了。”

“他媽的,再叫老子就送你下地獄,有什麼事趕快說,沒看到我這裏還有正事嗎。”魁勇聽到那小弟還在叫,雙眼一瞪威脅說道。

這一招果然有用,那傢伙身體打了個哆嗦差點沒有在尿一次褲襠,但是嘴裏的叫聲確是停止了:“不好了,幫主死了。”終於這小弟把要說的話說了出來,整個身體也一下子癱軟了下來。

而在這密室的外面,跟蹤那彙報的小弟過來的英俊,正站在這密室的入口,在他的身邊幾個黑虎幫的小弟已經昏迷了,原來他是看到那白黑虎幫的幫主白帝死亡,一個小弟離開去找人報告這件事情,而英俊就是跟着那個小弟來到了這裏,那小弟把事情說給了被魁勇派在密室外面守衛的小弟,那守衛的小弟立刻就進入密室彙報去了,而英俊卻是直接把來報信的和其他三個黑虎幫的人全都打昏了過去。

“什麼,你說什麼幫主死了,怎麼回事他媽的給我說清楚。”魁勇一聽這小弟的話,也不顧他剛尿了褲子一身的騷臭之氣,直接伸出手把他提了起來神色猙獰的說倒。

“我,咳咳,我也不是很清楚,是,是保護老大的兄弟過來說的,他,他現在就在外面呢。”這小弟被魁勇提了起來,有些喘不過氣,但又不敢不回答老大的話只能一邊咳嗽一邊說道。

魁勇臉色難看的把那小弟丟在了地上,也顧不得和侏儒烏格打一聲招呼,向着密室外面就衝去,而魁勇的那些手下也聽到了這小弟的回報,知道他們的幫主死了,也都神色難看跟着魁勇向外衝去。

而另一邊的侏儒烏格則是嘴巴張的老大,他沒想到來的這麼巧,黑虎幫的幫主居然死了,他對於魁勇沒和自己打一聲招呼就離開,也沒有任何的不滿,要是他們將軍突然暴斃他也不敢耽誤立刻趕回去的。

“烏格,我們怎麼辦,這些貨物,錢還沒有拿到呢。”一邊的薩姆看到密室裏已經沒有一個黑虎幫的人了,眉頭一皺的看向那擺在桌子上的貨物。

“我們等着吧,我想他們處理完了事情肯定會把錢打給我們的。”侏儒烏格想了一下說道,畢竟人家的老大死了,離開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而守在外面的英俊,看到那個在這莊園的後門看到過的那個,臉上有着一道如同蜈蚣一樣的傷疤,黑虎幫的戰將魁勇從密室裏面急急忙忙的跑了出來,甚至連被他大婚的幾個黑虎幫的小弟,和他這樣一個陌生人正在這裏都沒有注意到,向外面就要衝去,這讓英俊有些不滿魁勇對他的無視,他可是專門來砸場子的,而這魁勇又是那呂偉的老大是他主要針對的目標之一。

“喂,你就是那黑虎幫的戰將魁勇,小子你他媽的給我站住。”英俊叫第一聲的時候,發現魁勇竟然連看都沒有閒着裏看一眼,這讓他立刻不滿了起來,第二聲就直接開罵了。

“他媽的,你是誰。”聽到有人罵自己,魁勇立刻就站住回罵了起來,但馬上剛想起他就愣住了,已是他根本不認識英俊,這點從他話語的內容就可以聽得出來,第二就是他已經注意到了英俊腳下躺着的那些手下。

“小子你敢罵我,信不信我揍你,給我過來我有點事要問你。”英俊早就想好了,一定要找到以下可以讓警察出手滅了這黑虎幫的事情,他也知道這樣的幫會肯定和一些有權的大人物有聯繫,要找一定要找只要一說出去沒人敢保黑虎幫的大事情才行,而這黑虎幫的高層戰將魁勇無疑是知道黑虎幫事情最多的人,所以他打算用這傢伙當做突破口了。

魁勇在看到他的那些昏迷的手下的時候,就是臉色一變伸手向自己的腰間掏去,那裏正彆着一把黑漆漆的手槍,同時魁勇的那些手下們也從密室裏面跑了出來,一眼就看到了臉色難看掏槍的魁勇和對面的英俊,還有那些昏迷的人,他們也都臉色一變想自己的腰間掏去。

英俊在他們動的時候也動了起來,他可不會金鐘罩鐵褲衩,被打傷一槍說不定就嗝屁了,英俊直接運轉了身體裏面的綠色毒株,連續彈出數到有綠色的霧氣射向那些剛剛從密室裏面出來的傢伙,至於魁勇這個黑虎幫的戰將他可是準備抓活的審問。

英俊在運轉綠色毒株的時候,同時也運轉了代表着武力的紫色珠子,一股恐怖的力量瞬間充滿英俊的全身,雙腿一用力英俊的身體就如同利箭一樣衝向了有掏槍的魁勇,同時一拳對着魁勇的胸口砸了過去,以英俊現在的力量他這一拳絕對可以重傷魁勇的。

也是魁勇倒黴,本來他是第一個掏槍的,但是他的槍卻是掛在了要帶上,一時之間竟然沒有拔出來眼看英俊的拳頭砸向了自己的胸口,而已魁勇練過格鬥的認識也看出了這一拳的恐怖,畢竟他這黑虎幫戰將的名字可不是大白菜,那可是他拼殺出來的,他臉上那到恐怖的傷疤證明着他的勇猛。

“好,老子就和你練練。”沒有拔出腰間的手槍,魁勇也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臉上帶着獰笑的對着衝來的英俊低吼着,在他說話的時候那臉上恐怖的得如同蜈蚣一樣的傷疤,就如同活過來一樣不停的蠕動着,配合着他猙獰的笑容一個心裏素質不好的人恐怕直接就會被嚇尿了。 英俊的看着同樣會出去按揉,想要和自己來一個硬碰硬的魁勇,臉上露出了一絲的不削,他雖然不敢用自己的身體去擋子彈,但是被紫色珠子加持的英俊也不是魁勇可以對抗的,所以他並沒有收回拳頭,而是結結實實的和魁勇的拳頭碰撞在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