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是正兒八經的體香!

天生媚骨,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一毛一發……都帶著天然的魅惑之力。

只是紀玲瓏隱藏的極好。

易容化妝以及穿戴將她的嫵媚天成,掩蓋了七七八八。

不然的話,天才班的楊青懸等人,包括蒙白、陳楠在內,怎麼可能生出脫離三中重新擇校想法?

還懷疑紀玲瓏有沒有資格教他們?

不存在的。

一句輕語,一個微笑,足矣。

保證將這幫青春年少荷爾蒙分泌正高的小年輕,給征服的妥妥貼貼!

「不行,還是不行,看來真的不行……」

王宇的眼睛很亮。

燦若星辰地盯著紀玲瓏的背影。

施展著,嘗試著,琢磨著,研究著……他剛剛意外覺醒的天賦神通——透視眼。

他絕對不是想看紀玲瓏。

真的只是研究新技能!

畢竟,不管是透視眼、內視眼、陰陽眼還是傳說中的天眼,可都是天賦神通。

所謂天賦神通,是在修鍊的過程中自我覺醒的神通,沒有特定的修鍊方式,只能靠自我覺醒,簡而言之,不是靠修鍊就能學會的神通。

當然,在修為足夠高的時候,這些天賦神通的功能,基本都能靠強大的神念感知做到。但終究不能算是天賦神通,這是有著本質的區別的。

「看來真的是只能看境界低的,或者同級的……這也就是說,紀老師的境界並非D級!果然如此啊……」

王宇摸了摸鼻子,不再嘗試。

對於紀玲瓏隱藏了境界,王宇並不奇怪。

一個天生媚骨的人,隱藏在小小的高中,本來就有點不正常,王宇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便猜到這個可能,只是因為沒有探查的原因,當時是認為紀玲瓏不懂的運用,但現在看來,顯然不是不會運用,藏拙罷了。

天生媚骨,又稱先天魅惑之體,可不光是長得好看、氣質迷人、嫵媚天成,更是一種極其強大的修鍊資質,尤其是修鍊精神系功法更是事半功倍,絕對比屬性靈體更強的存在。

「跟我後面幹什麼?過來。」

紀玲瓏忽然回頭,黛眉為蹙,瞪著王宇說道。

顯然她察覺到了王宇異常的注目。

「咳,好。紀老師,晴雪請假了嗎?」王宇緊追幾步,到了紀玲瓏的身邊,問道。

「請了,說是還要閉關幾天。」紀玲瓏說道,微微側臉看向王宇道:「你們這次歷練似乎收穫巨大?」 「馬馬虎虎。」王宇說道。

「你的實力已經不用多說,孫穎竟然如此快便晉陞到D級,百里晴雪歸來的時候也晉陞到D級中期,現在應該是突破後期才閉關的……這樣的晉陞速度,還馬馬虎虎?」

紀玲瓏說道,微微一頓:

「放心,我只是隨便問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機緣和秘密,你的肉身能強橫到如此程度,而孫穎、百里晴雪還有應該是跟你們一起的木子悠藍,明顯都彷彿脫胎換骨,應該是遇到了擁有淬鍊肉身甚至神魂的修鍊寶地吧?」

「是鍾乳菁液。」

王宇直接說道。

他說的馬馬虎虎,是真的認為馬馬虎虎,算不得什麼,而不是要隱瞞紀玲瓏,鍾乳菁液罷了,在王宇眼裡,還真沒覺得是多大的機緣。

紀玲瓏一愣,旋即微笑道:「如此機緣,你竟然還說馬馬虎虎,多好才叫好?不過……你這種心態倒是挺好,寵辱不驚,淡然自若,不卑不亢,嗯……或者說你……少年老成?」

紀玲瓏嘴角勾著一抹笑,眯著眼睛盯著王宇。

「咳……紀老師過獎了。身為第一學霸,卻始終無法覺醒,承受的壓力有多大……尤其是,還有一個喜歡著的第一天才校花的前提下……真的,不經歷過,是永遠無法想像的,那種壓力……所幸,關鍵時刻,我覺醒了!曾經,所有的一切,鄙夷也好,嘲笑也罷,世態炎涼,人情冷暖,都成為磨礪我心境的經歷。所以,我感謝過去的一切,讓我擁有現在的心境……」

王宇抬頭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聲情並茂地說道。

他的眼神,證明曾經的一切,對他來說,是怎樣的刻骨銘心。

讓紀玲瓏的一顆芳心,都情不自禁地,狠狠地顫抖了一下!

鼻頭都是微微一酸。

王宇雖是寥寥數語,但她卻彷彿看到了倔強的少年在巨大的壓力下,永不言棄的堅持和努力!

說話間,兩人走進了紀玲瓏的辦公室。

紀玲瓏順手將門關閉。

「紀老師……」

王宇有點慌,據說天生媚骨的人那啥的興緻有點強……

美女老師門都關上,這是想要幹嘛?

「好了,釋放出你的氣息,給我看看。」

紀玲瓏開門見山,聲音竟是出奇的溫柔,看向王宇的眼神也充滿關懷。

嚇得王宇差點沒喊媽……

這不能怪王宇,紀玲瓏忽然表現出神情、語氣、眼神分明就是有種長輩對晚輩的呵護。

跟預想的畫風完全不同。

「咳,紀老師,沒必要了吧?剛剛的戰鬥,我已經盡全力了……」王宇摸著良心,但卻是將良心拋到一邊,說道。

「老實點。算了,我自己來看。老師是為你好,別擔心。」

紀玲瓏眉毛一挑,陡然出手,一下便抓住了王宇的手腕。

王宇沒動。

任由美女老師吃豆腐,一臉懵逼茫然的樣子,看著近在咫尺的紀玲瓏:「紀老師,你不信我啊?」

紀玲瓏沒說話,神情專註,一縷攜帶著神念的真元,直接沿著王宇的手腕,進入其經脈之中,向著王宇體內探查而去。

「啊……紀老師,你,你是超越D級的高手?你你你……好厲害!」

「你的演技很是浮誇。」紀玲瓏嗔怒地白了一眼王宇,之前,在她釋放出氣息震懾楊青懸等人的時候,她就清楚,她的境界已經無法繼續隱藏成D級。

紀玲瓏的神念和真元在王宇體內探查一周,尤其是融入到其丹田中的時候,竟是真的只有一縷真元!

分明還是F級初期!

「你竟然真的沒修鍊任何功法?」紀玲瓏皺眉問道。

「我喜歡肉身力量帶來的酣暢淋漓,拳拳到肉,熱血澎湃!而且,我感覺肉身還沒淬鍊到極限,一旦修鍊功法,真元的屬性便會固定,對我肉身的淬鍊,必然會有很大的影響,所以……」

王宇一臉認真地說道。

「愚蠢!」

紀玲瓏竟是伸手戳了戳王宇的額頭:

「讓我說你什麼好?裘無塵對你說的話並沒錯,肉身終究是小道,邪道。

「練武不練功,到老一場空。橫練肉身,再強能強到哪裡去?

「更何況,只要境界提升,肉身便會自行變強,可謂水漲船高,自然而然的事情。

「你刻意追求肉身而放棄功法的修鍊,這是飲鴆止渴、捨本逐末!」

美女老師噼里啪啦便是一堆話砸在了王宇的臉上。

而且說的很有道理。

絕對是正確的道理。

「咳……紀老師,您說的對。」王宇誠惶誠恐,扶額抹汗。雖然他壓根毛的汗都沒,虔誠虛心的樣子卻是做的十足的到位。

沒辦法,心虛……

這一刻的紀玲瓏明明是說教,但太像是老媽附體,對王宇表現出的是絕對的關心,恨鐵不成鋼。

而王宇磅礴、雄渾、精純至極的,紀玲瓏若是發現的話絕對會震驚的下巴掉地上的真元,卻是潛藏在王宇全身的肌肉、血脈乃至每一個細胞中,就是紀玲瓏的探查都感應不到絲毫真元的波動。

霸體的牛逼,可見一斑!

畢竟,一般武者的真元都是也只能存儲在丹田之中,最大運轉到經脈內。

「所幸現你才剛剛覺醒……高級點的功法,你有嗎?我看孫穎修鍊的功法應該是冰屬性功法,至少地級上品,想來也是你們一起獲得的機緣?」

「是……不過,那功法不適合我。」王宇說道。

紀玲瓏慧眼如炬,孫穎能夠越級戰鬥,獲得天才班的名額,顯然沒能逃過紀玲瓏的眼睛,而且連冰屬性、至少地級上品都確定,這美女老師,恐怕比王宇想象中還要強,可惜,只是一縷仙尊神魂本源的王宇,不敢輕易去探查……

對方刻意隱藏境界,他便沒辦法。

只能憑藉仙尊神魂本源的直覺,確定對方很強,僅此而已。

這是很模糊的概念,但卻沒法,一縷仙尊神魂本源,一旦探查對方的話,會被磅礴強大的神念給阻擋,他神魂之力根本無法支撐,而且會被對方警覺發現,得不償失,尤其是面對敵人的時候。

「我傳你一種功法,算是對你的獎勵。」

「啊?」

「靜心凝神,我先教你心法口訣,這功法名為《九陽訣》至剛至陽,你肉身強悍,應該適合。雖非屬性功法,但卻勝過屬性功法,乃地級上品……」

不容王宇多說,紀玲瓏便直接開講。 這是真愛!

王宇最不缺的就是功法,但卻清楚,地級上品功法意味著什麼。

哪怕是凌雲市四大家族,地級上品功法都可以成為他們的家傳絕學,而且絕對是最強絕學行列!

但紀玲瓏竟是說教就教!

……

一個小時后,王宇在離開紀玲瓏辦公室時,順便請了個假。

天才班的排名賽,他毫無興趣。

以要閉關修鍊九陽訣為由,請假幾天。

距離陸家陸南天的生日宴會還有十二天。

王宇雖然自我感覺他的實力足以應對,但在去紀玲瓏辦公室的路上聽到的午間廣播,卻讓他變得不太肯定起來,靈氣復甦加快,修鍊速度與過去相比,堪稱異變,明年六月份的高考,C級武者將會是普遍現象!

陸家陸南天跟王宇是同齡人,本就是同齡人中的翹楚,整個凌雲市最出名的頂尖天才,有沒有可能比天才班來自強大武道勢力的人更強?

陸家的底蘊強者會不會比想象中更強?

這由不得王宇不多想。

天地靈氣變得濃厚,武者的修鍊速度加快,最高境界壁壘,也會隨著天道法則的氣息因為靈氣濃厚而清晰后,更容易打破自身禁錮,突破境界。

這些都是王宇之前不曾考慮到的。

前世,王宇沒能覺醒以及百里晴雪離世的打擊,讓他渾渾噩噩好多年,對後來的高考根本就沒關心,只是記得,小姨是剛剛進入大學沒多久,便晉陞到C級的。

……

跟在等著他的孫穎匯合,兩人便直接回家。

孫穎得知紀玲瓏竟然直接獎勵王宇地級上品功法的時候很是震驚,不過,王宇力挽狂瀾幫三中贏得勝利,而且是戰勝半步C級的高手,如此重獎,倒也說的過去。

「這麼說,你要出去歷練幾天?」

「嗯。」

「那我呢……」孫穎撅嘴。

「老老實實參加排名賽,戰鬥,尤其是跟實力相當或者略高的對手戰鬥,是最佳、最快的磨礪和提升方式……」

「好吧……」

孫穎沒有再多說。

王宇究竟有多強,她已經完全估摸不到,會煉丹,而且煉製的丹藥比學校發的百草丹好了無數倍,還有傳說中的儲物戒,還有寶劍……

……

「嗯?」

回到住處,一進門,王宇便微微皺眉。

「怎麼了?」孫穎問道。

「有人光顧過我們家了。」王宇皺眉道。

「啊?」孫穎驚訝。

兩人很快在房間內仔細查看了一遍,雖然對方做的很小心,但被翻找過的痕迹,卻是依舊瞞不過王宇的感知,甚至是屋內殘留的氣息,王宇都能清晰地感應道。

只不過,已經離開一段時間。

「應該是沖著我們歷練的收穫來的?」 開啟黑科技時代 孫穎皺眉道。

「肯定是。」王宇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