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沒有即時得到道歉的可憐女僕,看着身上的髒東西,程序判定應該出現不快的情緒。但同一時間,面對周圍人的圍觀,設定中應該是小心翼翼性格的她,判定又應該出現膽怯的情緒。

同樣是程序矛盾,可憐女僕也陷入停頓,俗稱發呆。

然而如此一來,餐廳的打掃工作就同樣陷入出現停滯。時間一點點流逝,機械女僕們無法判定此時應該做些生麼,就這樣對持着。終於,圍觀的一名女僕也不知是二級大腦判斷的,還是程序終於通暢了,走到了兩人面前。

“02,你應該向09道歉。”

“道歉,是的,可是,程序衝突,02想笑。”失手的女僕表情古怪地看向走來的女僕,顯然還在糾結該做什麼反應。

但就如同一塊石頭砸入平靜的湖面一樣,有了一個由頭,周圍的機械女僕們突然熱鬧起來。

“04覺得,02應該對09道歉。”

“06覺得,02可以先選擇大笑,清理程序堵塞後再選擇道歉。”

“011覺得,02應該幫組09清理的同時,選擇道歉。”

“014覺得,02和09應該尋找主人商議結果。”

“反對,01覺得這樣會打攪主人的課程。”

“莉莉覺得可以三線程同時活動。”

“05覺得……”

嘈雜的環境對於機械女僕們沒什麼,因爲她們可以清楚地聽到每一句話,並同時對其做出判斷。

可是,內容的增多,也增加了機械女僕的處理量。

不過02還是反應了過來。

“數量堆積,自動轉入投票機制,根據多數票數,02選擇大笑着幫助09清理,並一併選擇道歉,請求裁定。”

“04同意!”

“01同意!”

“07反對!”

……

“確定最終選擇!”02號機械女僕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轉頭看向在衆人裁定之時,只能選擇呆立的09號機械女僕。

而此時,09身上的衣服因爲長時間沒有清理,已經被油脂滲入,這讓09產生了奇怪的感覺,似乎,對眼前靠近的02感到抗拒。

“09,哈哈哈,就由我來幫你清理,哈哈哈,對於之前的行爲,哈哈哈,02感到很是抱歉,哈哈哈哈。”

“……”奇怪的是,09沒有做出回答,反而後退半步躲開02幫助清理的手。

這一舉動讓周圍的女僕們再次回到圍觀狀態。

“09?”

“09出現不明原因抗拒,09請求暫停任務。”完全不明白爲什麼在看到02被衆人裁定的動作時,會產生奇怪的抗拒反應,09將之歸結於系統出錯或者人造大腦的條件反射,因此無視周圍同僚,留下這麼一句後轉身離開。

“無法判斷。”02號女僕做出疑惑的表情,看向09離開的方向。

“04覺得,如果02是男性,應該追上去。”

“011覺得,雖然02不是男性,也應該追上去。”

“08覺得,事件一方的09已經離開,除了02外,我們都應該恢復工作,讓02自己解決。”

“01附議。”

“07附議。”

“莉莉附議。”

“03附議。”

……

很快,除了02,機械女僕們都重新開始工作。

而這時,看着地上掉落的部分垃圾,02眼中閃過一絲疑惑,那並非程序控制下的女僕們能夠做出的動作,但很輕微,以至於誰也無法察覺。

就在這時,02發現在09離開的道路上,沿途都低落了一些污漬,那顯然是因爲沒能即時處理的原因。

“02判定,需要追蹤09活動軌跡,並清理沿途污漬。”

這一次,周圍的機械女僕們沒有反對也沒有出聲,02號機械女僕很快提起清掃工具,一路清理着污漬離開餐廳。

而看着恢復穩定餐廳,安靜的機械女僕記錄文件中,卻多出了一條經驗總結。

“交流,可以加速問題的解決。”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

庭院中,空幻轉頭看了看周圍,一臉疑惑的樣子引起了一同返回的愛麗絲注意。

“空幻,有什麼問題嗎?”

“啊,也不是什麼問題。”他撓了撓頭,不確定的說道:“總感覺,今天的時空庭院裏面,好像熱鬧了好多。”

“熱鬧?”愛麗絲看了看四周。

靈韻和楚玲一路到現在都在例行對掐,原因已經沒誰在意了,雖然在衆人看來那只是靈韻單方面被批而已;音雅正在複習愛依留下的作業,看來一門心思向能量學邁進;重寵則已經返回臥室‘冬眠’;至於雅度則在一如既往地看書;最後剩下的其他人,也都幹着各自的事情。

而這些,都與平常沒什麼兩樣,爲什麼空幻會產生熱鬧的感覺呢?

正在這時,兩名機械女僕從兩人身旁經過。

很意外,這兩位機械女僕竟然在聊天!

“02覺得,09應該將女僕裝換洗之後纔開始工作,那樣會確保形象。”

“不,09覺得工作最重要,至於女僕裝,反正打掃的時候都會弄髒。”

“02覺得,事情不能這麼想……”

這種話語中帶上自己和對方編號的對話方式,應該算機械女僕內部交流的模式了。因爲機械女僕本身不存在情緒波動,面對相同不帶情緒的雙方交流,機械女僕就會對等的,不再交流時爲自己的語句帶上程序控制的情緒波動。

對你我蓄謀已久 相比起來,因爲面對空幻這些人時,人會不自覺地帶上情緒波動說話,機械女僕爲了照顧人的情緒,纔會動用程序中的情緒模塊來控制表現。

所以,在與人交流的時候,機械女僕們看起來會更像人;

但在與同樣的機械女僕交流時,機械女僕看起來很冰冷,卻又更加真實。

但問題是……

“她們什麼時候開始相互交流的!”愛麗絲一臉驚異地看向空幻。作爲學院的朋族助理,她最近返回時空庭院的時間不長,一直沒注意到這種情況,也只能向每天都會回來的空幻詢問這些事。

“問題是,我也不知道。”空幻卻攤手做無奈狀:“雖然設計的時候,機械女僕就可以相互交流,但一直以來她們都沒這麼做。至於今天爲什麼突然就開始了,我也正奇怪了。”

“不過這樣應該是好事吧。”愛麗絲興致勃勃地看着庭院中工作的女僕們。

雖然這些女僕之間的交流很冰冷而不帶感情,但語句中卻讓人感受到一絲生機,比之前那看起來像人,卻太過安靜反而顯得詭異的情況要好多了。

“好事?大概吧。”空幻不知道如何評述。按理來說,機械女僕們現在的行爲,看起來更像真人,只是缺乏感情而已,但他精神力數次掃過之後,卻仍然沒有發現那怕一絲自我意識的出現,因此,空幻也下不了定論。

“算了,順其自然吧。”他只能這樣想:“走吧,愛麗絲,給我說說校方的想法。”

“是,長老。”

※※※

經過數月飛行,打着調查雙月河系的牌子,實際上卻偷偷捕獲了幾十名土着實驗題的船隊,終於在雙月星所在恆星系的星門閃爍間,安全回到了朋族核心星域。

很快,來自試驗部門的轉運飛船,便抵達這支船隊臨時停泊的中轉空港。

隨後,幾十具形態各異的昏迷狀態種族個體,被衆人動作迅速地轉移到了這艘巨大的轉運飛船上,隨同而去的還有幾位幻界製作者。她們將繼續爲這些人編織幻界,直到她們所負責的土着全部死亡,或者成功之後送返各自所在星球。

“其實,就算成功的話,直接留在朋族繼續試驗不是更好嗎?”暗血顯然對靈雪對實驗體的處置預案略感不滿:“直接送回去好浪費。”

“在我族大部分轉化爲純能量體之前,成功的實驗體留在朋族會很麻煩。”靈雪搖頭。

“那有什麼,反正是實驗體,好好監控之下他們還能幹出什麼嗎?”暗血不以爲然:“而且說實在的,第三階段動物試驗既然能夠成功,其實就證明人體一樣可以成功了,在這種情況下,這羣土着中有不少都會變成純能量體不是嗎?”

“這不好麼?爲我們朋人也積累了更多有用資料……”靈雪天然地笑道。

“別給我做那種表情,你知道我說的什麼意思?”暗血不滿地打斷了靈雪發言:“純能量體放回去,對於那些土着會有多大的影響你難道不知道?”

“嘛。”靈雪搖頭:“暗血你就是沉不住氣。”

“嗯!”頓時瞪眼做恐嚇狀。

“好啦,其實很簡單,你也看過幾位幻界製作者給他們編制的幻界內容了吧?”靈雪反問到。

“看過。”暗血點頭:“又是神界又是地獄,還有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但總結起來,都是趨於神話宗教性質的,你難道向讓這些土着變成信徒,我們又不是真的要使用那點可憐的願力。”

“那你也應該注意到,這些幻界裏面,都有朋族的出現吧?”靈雪繼續追問。

“是啊,而且還都是中立善良的一方,既讓這些實驗體感覺到朋族的強大和善意,卻又察覺到我們的中立而不用擔心被幹涉……等等!你不會一開始就打算將他們變成相對本種族而言,如同神一般的純能量體,然後將其放回去影響他們的種族吧!”

“不愧是暗血。”靈雪豎起了大拇指。

“你到底想幹什麼!”對於靈雪的讚賞果斷無視,暗血皺眉說道:“土着可是不允許被幹涉,現在這樣偷偷抓些實驗體,每個宇宙文明都幹過,大家知道了也不會說什麼,可若是直接干預土着發展,這可是所有文明都禁止的事情!”

“何況純能量體的土着返回,所造成的影響一定很大,到時候會引起更大的麻煩是吧?”靈雪補充了暗血想要說的話。

“你都知道,那還這麼幹?”暗血沒好氣的抱怨。

“因爲這樣做對我們的好處,遠大於壞處。”靈雪神色淡然地看向窗外的新朋島,隨後又一次反問:“暗血你覺得,我們爲什麼會特意讓空幻選擇那些與我們最相似的種族,甚至連意識都要求相似的種族嗎?”

“不是爲了讓試驗可以更好地驗證,這種純能量化技巧對朋人的作用嗎?”

“那是其一,或者說是最無關緊要的原因之一。”靈雪說出了讓暗血震驚的話語:“事實上正如你所說,第三階段試驗完成時,我們朋人就可以進行純能量化,只是想要保險才增加了第四階段的試驗而已。所以說,這個階段理論上而言,是可有可無的。”

“那爲什麼……”

但靈雪卻再一次在暗血牙癢癢的表情中岔開話題:“你覺得,我們朋族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什麼,主意識懶散?”

“額,空幻會哭的。”靈雪滿頭黑線。

玄幻之無上天帝 “好吧,系統陰影?”

“額,也算,但那太遙遠了。”靈雪搖頭。

“那……聖堂和普米加西亞代表的敵對勢力?”

“那不算什麼,對於我們朋族而言就算打不過,擋住還是沒問題的。”靈雪再一次搖頭。

“那就只剩下人口了。”暗血語氣堅定地說道。

“正解。”靈雪點頭,繼而變得無奈:“現如今朋人人口也才37.99萬人,這相比大都以百億計算的宇宙文明而言太少太少。就算是唯一可以對比的聖堂,他們依託萬年的積累,表面上人口都有六十多萬。”

“可別忘了,雖然比不上我們朋族,但聖堂只要達到類比陰神級的執政官級別後,同樣能夠永生。而數萬年的發展之下,你真的相信聖堂達到這個級別的人數,纔不到百人嗎?”

“這我也不相信,可這與這些土着有什麼關係,別偏題啊!”

“沒有偏題哦。”靈雪搖頭:“你也看過這些土着的調查報告了,他們與我們朋人有多麼相似?那真的很讓人震驚,這時候再想想藍月,那個完全與雙月星隔離的生態星上,爲什麼卻有着與朋人毫無二致的藍月朋人?”

“自然進化?這可能嗎?”靈雪追問到。

“何況,偌大宇宙雖然萬事皆有可能,不同的河系卻有着如此相似的種族,你覺得這種可能性有多高?”她繼續追問。

“這,系統搞的鬼?”

“我也不知道。”靈雪攤手:“但我知道,也許朋人解決人口問題的另一個辦法,就在兩個東西身上,其中之一,就是這些與朋人極端相似,特別是意識極端接近的種族。”

“哦?”暗血冷靜下來,看着對面的靈雪,等待對方的進一步解釋。

而靈雪也沒有停頓。

“暗血你也知道,根據朋族發展計劃,未來的朋族將是以天人三類爲基礎,整合成的一種超級形態爲核心的個體種族。而那時候,對於我們朋人這個種族而言的判定標準將只剩下一個,那就是意識。”

“嗯。”暗血點頭。

在朋人看來,意識才是掌控一切的根源。

朋人的意識潛力超強,所以才能修煉到靈神級巔峯,甚至感知下一層次。而空幻作爲主意識這種所有朋人意識之源,或者說中轉的這一個實例存在,更是讓瞭解內情的衆人,對‘意識判定’深信不疑。

何況在能量化之後,除了基因外,朋人都可以隨意調整外形。如此一來,通過外形乃至細胞判定種族的方式就沒多少意義。

而在純能量化後,整個朋人唯二存在的就是意識和能量,其中身體完全由自然能量般的能量組成,可以隨意散去和重組。這樣一來,通過基因的判定種族的方式也失去意義,這就只剩下最基礎的意識。

因此在朋族高層眼中,用生物基因判定種族的方式已經無效,他們轉而以意識爲種族的界定標準。

“所以,我們爲何不將那些與我們朋族意識相似甚至相同的外星種族,通過轉化爲能量體甚至純能量體,以此消除雙方的差別之後,一點點納入朋族體系之中呢?”此刻,靈雪的發言彷彿打開了一道大門,讓暗血眼前一亮。 周思靜靜地坐在自己的神座之上,看着身旁自稱女兒的神女,眼中閃動着慾望與期待、擔憂與懷疑所交織的複雜情緒。

根據對方所言的劃分方式,雖然他還沒有進行那稱呼爲‘神力繼承’的儀式,但周思本身的能力卻已經達到半神級別的頂端,只差那麼臨門一腳就能感知到神力的擴大作用,從而御使萬物,這讓幾個月前還只是一個小小職員的他感到了巨大的滿足感。

何況,這修煉固然有神界神力和宙斯記憶的幫助,但周思本身的資質也是不能磨滅的。

雖然在神女眼中,這是身爲宙斯轉世的他所應有的,但清楚自己並非所謂轉世的周思,卻是暗自對自己的資質感到得意而又自滿。

不過得意的同時,更多的還是擔憂。

好不容易獲得了現在的實力,就算現在回到拉希瓦拉星,他也可以達到從前遙不可及的地位;但若是去接受那怎麼看都像是外星文明遺蹟的東西里,被神界之神們稱呼爲力量傳承的東西,若是成功了還好,但失敗了呢?

要知道爲了確保不被懷疑,他可是連眼前每每挑動自己慾望的神女都還沒動一下。

如果失敗了,不就太虧了嗎?

此時此刻,來自都市小職員那斤斤計較的心理,讓他對所謂的傳承感到遲疑和畏懼起來。

但另一方面,短短几個月的生活突變,現在達到半神實力的事實所養成的傲氣,又讓周思不願意就這樣放棄大好機會。

因爲,一旦功成,傳承獲得的力量據說將讓他實現真正的不死不滅。這可是隻有作爲神王的宙斯記憶中才見到過的強大能力,即便身旁這位強大的神女和神界現存的那些神,都沒有的強大能力。

何況,那個聖殿所牽連出來可能存在的外星文明,也讓學生時期對外星文明很好奇的周思感到嚮往。

他可是來自文明世界的人,最近接觸中發現相比神界這些老古董,他所知道的現代知識和宇宙知識竟然還超出所謂的神。如果一個小小的聖殿遺蹟就能讓自己獲得不死不滅的實力,那作爲製造這些的外星人不太可能滅亡,只能說離開了,那他們現在在幹什麼呢?

而且,如果尋找到他們,自己是不是能獲得更好的東西呢?

不得不說,貪婪,在周思如暴發戶般地獲得現有能力之時,就被無限放大了。

這些問題,都在折磨着他的內心。

“父神?”

啞小姐,請借一生說話 “嗯,何事?”此時周思所用的語言也不是拉希瓦拉語,而是源自聖殿,被神女等人稱呼爲神言的語言。之前要學會這些,可還花了周思不小心思。

“父神,距離繼承之日臨近,您的實力……”神女小心翼翼地詢問。

“放心,一個月時間,有你幫助,我一定能突破那一層桎梏。”

“是。”神女信心滿滿地點頭。

※※※

除了作爲幻界製作者的紅綃等人外,其它船隊成員都已經返回各自的所屬單位,等待後續任務。幾位幻界製作者都是經驗老道的幽神,雖然分別負責了十幾名土着的微型幻界維持情況下,尚有餘力相互閒談。此時,他們就聚在一起,交流着各自的幻界製作經驗。

這時,實驗室派來進一步監管這些實驗體的管理員推門而入,看到衆人後溫和地點了點頭,這邊坐在一旁看向幻界的記錄視頻。

不過幾位幻界製作者這一路可都積累了不少問題,現在顯然不打算讓管理員休息。

“說起來,爲什麼要提升這些人的意識強度呢?”孔文拉開了話題。

在這些土着被捕獲時,他們大都只有幽魂級的常規實力。同時,這些土着所來源的種族中,個體的潛力也很小,難以發展爲個體類文明,根據粗略探查,他們大都只能達到靈魂級就頂尖了。

但按照實驗室的安排,船隊卻在這些實驗體在幻界中提升的同時,也讓幽神幫助他們提升了意識實力。

只不過這種提升,並非他們自己修煉,而是船隊中的幽神們通過技巧對其強行的拉高。

這樣的方法讓這些土着短短几個月,就都從幽魂級拔高到靈魂級,但付出的代價卻是讓他們完全失去了修煉的可能。當然,根據幾位幻界製作者對幻界中土着的瞭解,他們就算當初知道這些,恐怕也會欣然地選擇這種方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