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當完顏烈剛剛後退的時刻,叢林之中忽然再次殺出來四人!

看到這四人的出現,完顏烈的目光終於變得凝重起來,他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佈下如此層層疊疊的殺機!

看到苗海,完顏烈便知道,這些人之所以能夠瞞過自己的感知,便是因爲這苗海的蠱蟲!

“哼!”完顏烈冷哼一聲,宗師之力完全爆發出來,身形在空中飛速旋轉着,朝着圍攻他的四人衝去!

看到完顏烈不退反進,苗海四人也是咬牙和完顏烈正面硬拼了一擊,在劇烈的轟鳴聲和恐怖的聲浪之下,四人飛速後退,而完顏烈也得以衝出了包圍圈,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你們,還差得遠!”完顏烈冷笑一聲,道:“既然來了,那就一個也別想走!”

東方墨七人聚在一起,看着眼前囂張不可一世的完顏烈,心情都有些沉重,他們七人佈下如此兇險的陷阱,卻依然讓完顏烈全身而退,對於完顏烈的恐怖,衆人第一次有了清楚的認知!

“你也不是沒有受傷,何必裝得那麼辛苦。”東方墨嘿嘿一笑,道:“你的宗師之力防禦固然很強,但是我的墨掌的穿透力,也不是吃素的!” 完顏烈聞言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嘿嘿一笑,道:“你的墨掌比起當年要強上不少,但是也只是強上那麼一點罷了,頂多讓我有點難受,也僅此而已了。”

“是嗎?”東方墨不以爲意的笑笑,道:“那就是不知道你的身體是否能免疫毒素了,苗海配置的蠱毒可不是說着玩的。”

完顏烈聞言面色不禁一變,其他人的面色也跟着變了,這戰鬥還沒有完全開始,難道他們就要損失一個頂尖強者的戰鬥力不成?

“給他光明聖水。”梅洛看了一眼本森,道:“去吧。”

本森恭敬的點頭,然後走到完顏烈的身旁,將一瓶光明聖水遞給了完顏烈,完顏烈也不客氣,點點頭便將這光明聖水打開一口吞下,而後擦了擦嘴,對東方墨道:“不管你們給我下了什麼蠱毒,有光明聖水在,至少可以做到壓制毒性,這段時間足夠我們覆滅你們了!”

苗海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他之前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光明聖水這個東西,忘記了光明聖水具有壓制毒素的效果,這樣一來,他們之前好不容易經營出來的優勢,便不剩下多少了。

“希望心娘和孫文濤兩人可以早點將救兵搬來。”苗海苦笑一聲,道:“唉,失算了失算了。”

衆人倒是沒有苗海這麼喪氣,他們既然來到了這裏,便已經做好了爲古武界犧牲的準備,既然蠱毒暫時不能起到作用,那就正面硬剛好了,對面也不過比他們多了幾個人罷了。

“你們是不是在等救兵?”完顏烈忽然冷笑一聲,道:“實話告訴你們,我早就派出人去誤導他們了,讓他們以爲我們去了古武山,目標是那些還留在古武山的古武者,他們此時恐怕正在前往古武山的路上,等到他們知道自己受騙了再趕過來的話,你們早就已經是冰冷的屍體了!”

完顏烈的話讓大家都是面色一變,神色驚疑不定,如果完顏烈說的事情是真的話,那麼他們今天還真是有很大的可能會死在這裏!

“你覺得我們會相信嗎?”陸明冷笑道:“想要用這點微末伎倆來影響我們的戰鬥意志和信心,未免也太小兒科了一些,部隊裏那些娃娃兵做得都比你強!”

“哈哈,既然如此,那就受死吧!”

完顏烈怒喝一聲,身後衆人便一齊朝着對面撲去,數十名宗師的氣勢齊齊展開,那種恐怖的威壓足以讓任何宗師之下的人在感受到這股氣勢之後直接被壓死!

完顏烈沒有動手,他還在消化着光明聖水的藥力,而梅洛與派恩同樣沒有動手,這樣的戰鬥還不需要他們出手。

因爲沒有他們三人的參展,東方家那邊因爲有東方墨的存在,反而是在初期佔據了一點點的優勢,畢竟拉斐爾和瑞恩經過與王崑崙的惡戰之後並沒有完全的恢復過來,只能是兩人聯手和東方墨戰鬥。

“退得遠一些吧。”完顏烈轉身朝着後面走去,這戰鬥越是激烈,力量便越是難以控制,他們離得太近了,反而會遭受波及。

直到完顏烈與梅洛和派恩三人退出兩裏外之後,才覺得不再受到戰鬥的波及,三人神色輕鬆的望着不遠處的戰場,派恩好奇地對完顏烈道:“你什麼時候派出人去誤導他們的救兵了?”

“沒有。”完顏烈呵呵一笑,道:“我騙他們的。”

“哦!天吶!”派恩大叫一聲,對完顏烈道:“你真是一個心機毒辣的人。”

“我可不覺得你是在誇獎我呢,派恩。”完顏烈的目光忽然轉向了身後,而後皺起眉來,他沒有想到李家之人的救援會來得這麼及時。

派恩看到完顏烈的警惕之色,呵呵一笑,道:“不要緊張,這是我們的人。”

說話間,一道穿着皮衣皮褲的身影出現在衆人眼前,來人正是第六研究所的凱特琳。

“大人!”凱特琳看到派恩的身影之後愣了一下,她是感受到這邊戰鬥的氣息才趕過來的,沒想到卻是碰到了派恩,他們第六研究所的所長大人!

“還有一個小傢伙呢,怎麼不一起來?”派恩衝着凱特琳點點頭,笑道:“讓他出來吧。”

“完顏雄,出來。”凱特琳衝着身後大喊一聲,道:“是自己人!”

不多時,渾身沾染着已經乾涸的血跡的完顏雄從叢林中走了出來,當看到完顏烈之後,完顏雄愣了愣,道:“爺爺?”

完顏烈看到完顏雄狼狽的樣子,皺眉道:“我可不是你爺爺,你爺爺是完顏楓。”

完顏雄沒聽懂完顏烈的話,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判斷不出是友是敵,他快速走到完顏烈的身旁,道:“爺爺!你們怎麼在這裏?”

完顏烈沒有再去糾正完顏雄的稱呼,而是看向梅洛道:“梅洛,我需要光明聖水。”

“還有我,我也需要。”派恩嘿嘿一笑,道:“有光明聖水這樣的療傷聖藥,真是太棒了。”

很快,得到了光明聖水的完顏雄和凱特琳便到一旁療傷去了,而梅洛他們三人則是繼續觀戰,忽然梅洛看向派恩,道:“你的一號怎麼一直沒有看到他出現?”

“你很好奇嘛?”派恩看了梅洛一眼,道:“一號此時應該埋伏在戰場附近,隨時準備給某個露出破綻的敵人致命一擊。”

“早就聽聞你們第六研究所的一號擅長暗殺,甚至比高天原的天忍還要擅長隱匿,看來傳言不虛。”完顏烈笑呵呵的看着戰場,至少直到現在他雖然發現了幾處可疑的地方,卻還是無法精準的判斷出一號到隱匿在哪裏。

“瞧,一號出手了。”忽然派恩指了指戰場當中正在激戰的苗海和完顏絕兩人,笑道:“不出五秒鐘,這個穿着怪異服裝的傢伙就要遭受一號的雷霆攻擊了。”

完顏烈聞言點點頭,道:“苗海擅長用毒和蠱蟲,是搞陰謀的好手,但是正面交戰,他卻不是完顏絕的對手,露出破綻被一號抓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等完顏烈的話音落下,苗海身後的樹冠之上忽然出現了一道黑影,這黑影渾身上下穿着漆黑的衣服,臉上卻帶着一個小丑面具,尖銳而刺耳的笑聲從小丑面具下傳出,嚇了苗海一條。

“這是什麼人!”苗海看到突然殺出來出現在自己頭頂之上的一號,當即大驚失色,連忙以宗師之力在頭頂上形成防禦力量,卻是已經有些晚了。

一號小丑的手裏非常突兀的出現了一柄血色的利刃,這利刃輕鬆的割破了苗海的宗師之力,又輕易的劃破了苗海的護體內力,將刀刃狠狠地刺進了苗海的肩頭!

“啊!”

苗海悽慘的大叫一聲,一掌拍出,身形暴退,他神色驚駭的看着一號小丑,自己的防禦力在這柄暗紅色的刀刃之下,竟然一點效果都沒有!

“這是什麼武器!”

苗海的受傷讓衆人皆是大吃一驚,誰也沒有想到會突然的殺出這樣一個敵人來,毫無聲息的就傷到了苗海,並且是完全無視了苗海的護體內力!

完顏烈看到這一幕也是驚歎一聲,道:“這一號怎麼會如此兇猛!他手中的武器是什麼製作而成的?”

完顏烈不得不好奇,一號小丑手裏的武器既然可以輕易的刺穿苗海的護體內力,那麼也同樣可以刺穿他的護體內力,這種對自己機具威脅性的武器,還是瞭解一下比較好。

“哈哈,這就是我們第六研究所的最新發明,我叫它破功刀。專門用來對付你們華夏古武者的內力的。”派恩笑着對完顏烈道:“這種破功刀是我們第六研究所根據你們華夏古武者的內力形成原因而研究出來的武器,可以輕易的刺穿古武者的護體內力,不過當然啦,這種武器到現在也只是有一號小丑一人配備而已,因爲這種武器的製作實在是太麻煩,而且造價高昂!”

聽到派恩的解釋,完顏烈心頭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暗暗警惕起來,派恩嘴上說得好聽只有這一把,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出現第二把,對於這種破功刀,他必須要萬分小心才行。

一號小丑襲擊得手之後立刻再次隱匿起身形來,準備下一次的偷襲,而進到這一幕的東方墨等人皆是面色一變,隱藏在暗處的敵人永遠都是最可怕的!

因爲一號小丑那強大的殺傷力,沒有誰敢再全力戰鬥,都留着一分心神注意着周圍的情況,生怕自己會步了苗海的後塵,而與之相反的,完顏家這一方的人則是無所顧忌的開始出手,將古武界這方的人壓制着打,完全佔據了上風!

如果一號小丑隱藏在暗中一直威脅着古武界衆人的話,那麼不用過多久,東方墨他們就會被迫要麼放棄警惕全力出手,要麼被這麼一直壓制着打,直到完全失去反抗之力,不管哪一個選擇,對古武界衆人來說,都是極爲不利的!

一號小丑憑藉自己出色的潛伏和刺殺能力,一舉扭轉了整個戰場的局面! 一號小丑就像是一顆不定時**一般威脅着衆人,誰也不知道他會在哪一刻發生爆炸,這種時時刻刻都有生命危險會出現的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東方墨算是衆人當中情況比較好一些的了,因爲他的實力足夠強,即便是面對瑞恩和拉斐爾兩人的圍攻也可以支撐得住,甚至還能抽出空閒來看兩眼周圍的情況變化,對於那個一號小丑,東方墨也是心有餘悸,這樣的潛伏能力實在是太恐怖了,即便是他也無法精準的鎖定那個一號小丑究竟在哪裏!

“這樣下去的話,遲早要被拖死!”東方墨皺眉看着眼前只是跟自己纏鬥絕不多硬剛的拉斐爾和瑞恩,心中也是漸漸開始着急起來,對方有足夠的時間跟他們耗下去,可是他們沒有那個時間。

而且,苗海現在是非常的危險!

苗海有想過自己會死,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連戰鬥力最強的一面都還沒有來得及表現出來就這麼被殺了。

一號小丑再次出手,目標依然是苗海!

當血色的短刃深深地從背後刺入了苗海的心臟的時候,苗海便知道自己已經再也沒有繼續戰鬥下去的力氣了,宗師那頑強的生命力讓他在被短刃刺體之後依然還保持着短暫的清醒,苗海嘿嘿一笑,咧嘴道:“老子就是死,也要讓你們吃點虧才行!”

正當一號小丑準備要扭動短刃將苗海的心臟完全絞碎的時候,苗海的身體忽然膨脹起來,看着劇烈膨脹的苗海的身體,一號小丑想到了自爆這個詞彙,小丑面具下的眼眸裏閃過一縷驚慌之色,而後迅速的後退起來!

“去死吧!”苗海忽然大叫一聲撲向了和自己面前的完顏絕!

完顏絕看着苗海臉上那猙獰的神色和膨脹的身體,瞳孔猛地一縮,連忙飛身後撤,他本就有傷在身,如果再被宗師級別的自爆炸到,那不死也要變得殘廢!

無論是敵是友,所有人都選擇了遠離苗海,一名宗師的自爆,那可不是說着玩玩的,這一下子,方圓千米之內絕對會變成一片狼藉,而且苗海是蠱師,他身上的蠱毒絕對可以將這片土地徹底的變成死地!

“哈哈哈,我纔不會自爆呢!”苗海的臉色忽然變黑,七竅流血,神色恐怖的對着完顏絕大吼道:“嚐嚐我本命蠱的厲害!”

苗海忽然張嘴吐出了一口烏黑色血液,濃郁的惡臭從這血液之中散發出來,而在這血液中,突然飛出一隻通途烏黑模樣醜陋的蟲子,在空中發出一陣尖銳的嘯聲,朝着完顏絕撲去!

噗通!苗海臃腫的身體落在地上狼狽的滾了兩圈,滿臉黑血的苗海眼睛絲絲的睜大望着完顏絕,就算是死,他也要看到完顏絕悽慘的下場!

如果有苗疆之人在此就可以認出,苗海的這條本命蠱名字叫做黑血蠱,平時潛伏在人體內不會有動靜,但是當主人發動它的時候,它便會將主人體內的血液力量全部吸食乾淨化作黑血,而後飛出主人體內,殺向主人臨死前指定的敵人!

而黑血蠱最大的好處便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而且殺人的手段也十分的殘忍,那就是鑽到敵人的體內,將敵人身體內的血液也化作黑血,變成一個毒人!

完顏絕看着空中那條朝着自己急速飛來長相奇醜無比的蟲子,心中的懼意洶涌,咬牙爆發了自己爲數不多的宗師之力,朝着那烏黑的蟲子,一掌拍了過去。

面的完顏絕的宗師之力的進攻,黑血蠱很聰明的在空中轉了向躲了過去,雖然躲過了完顏絕的攻擊,但是黑血蠱和完顏絕之間的距離也因此被拉開了。

“老爺子救我!”完顏絕驚恐的大叫一聲,完顏絕感覺自己現在實在是狼狽極了,從那天在李氏山莊開始,他就沒有一天順心如意的時候!

完顏烈看到完顏絕被黑血蠱追殺,倒是沒有覺得完顏絕有多麼不爭氣,畢竟完顏絕可是有傷在身一直沒能痊癒,被這麼噁心的蟲子盯上,難免會失去方寸。

完顏烈遙遙的朝着完顏絕伸出手來,當完顏烈和那黑血蠱飛到距離完顏烈只有不到千米遠的時候,完顏烈忽然低吼一聲,道:“給我停下!”

驟然間,完顏烈的身影忽然變得模糊不真切起來,整個人彷彿被籠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讓人看不清他的容貌和身影,卻又可以真切的感受到他的存在,無處不在!

“很強大的力量。”教皇梅洛看着身旁的完顏烈,對於完顏烈所掌握的神之力,有了一種清楚地認知,至少不會比他弱。

“不錯,不愧是完顏烈。”派恩也有這樣的感覺,雖然他們第六研究所將這種力量稱之爲超能力,但是道理都是一樣的,他們也看得出完顏烈對這種力量的掌控已經達到了極爲驚人的程度。

而在完顏烈驟然發力的時刻,那追着完顏絕飛出去極遠的黑血蠱忽然停在了空中!

直到此刻,衆人才得以看清楚這黑血蠱的模樣。

黑血蠱有十釐米長短,拇指粗細,渾身上下黑乎乎肉乎乎的,像是一條胖胖的黑色的毛毛蟲,但是和毛毛蟲不同的是在他的頭上長滿了尖銳的口器,不時有黑色的血液從這口器中噴出,看着它肉肉的身體下那密密麻麻的肉腳,和背上的肉翼,真是讓人從心眼兒裏感到恐懼!

完顏絕聽說過黑血蠱的名字,但是這還是他第一次親眼見到黑血蠱,看着那只是看着外表就讓人覺得噁心反胃的黑血蠱,完顏絕實在是無法想象被這黑血蠱鑽到自己的身體裏之後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苗家人都是瘋子!”完顏絕心有餘悸地說道,這苗海竟然能夠讓黑血蠱這樣噁心的蠱蟲在自己的體內待了這麼多年還活的好好的,完顏絕真的是有些佩服這人的心智,難怪這麼多年來,苗家基本不與外界通婚,這要是通婚的話,誰敢娶,誰敢嫁?

“絕兒,殺了這隻蟲子。”完顏烈對完顏絕道:“一張拍碎,一點渣都不要剩下!”

不止是完顏絕覺得噁心,至少是看到這隻蠱蟲的人,都覺得噁心,哪怕是和苗海是一夥的東方墨等人也對這黑血蠱感到不寒而慄。

砰!

完顏絕狠狠的一掌拍出去,這一掌落在黑血蠱的身上卻並沒有如同預想之中那般將黑血蠱打成粉碎,僅僅只是讓黑血蠱的身體顫動了一下,口中發出了一陣悽慘而尖銳的嘯聲而已!

這一幕的出現讓衆人的面色不禁一變,一般蠱蟲遭受重擊都會直接死亡,而這黑血蠱卻一點都看不出受傷的樣子,只是慘叫一聲就完了?

完顏絕咬牙再次一掌拍出,這一次,他動用了宗師之力!

宗師之力的威力還是非常驚人,一掌下去,黑血蠱變得血肉模糊起來,明明是極小的身體,卻涌出了大量的黑血,那腥臭的味道,讓整片森林裏都瀰漫起難聞的味道,而被這黑血沾染的植物正是在瞬間變成了黑色,死的不能再死了。

連續三掌,完顏絕終於將這黑血蠱徹底碾壓成了碎末看着黑血蠱徹底死亡,完顏絕才鬆了一口氣,對完顏烈道:“多謝老爺子。”

完顏烈點點頭而後對完顏絕道:“你先下來休息一下吧。”

看着地上那塊漆黑的地面,完顏烈的心中忽然生出了要將苗家徹底拔除的心思,這種人的存在,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危險了!

……

完顏絕雖然得到了喘息的機會,但是那邊的戰鬥卻還在繼續,苗海的死亡讓東方墨等人的心頭都籠上了一層陰影。

“他們怎麼還不回來?”東方墨有些焦急了,苗海死了,那麼一號小丑的下一個攻擊目標就在他們剩下的這些人當中,誰也不知道一號小丑會在什麼時候出手,而且對面還有完顏烈三人在虎視眈眈,如果李家人不能及時趕到的話,情況對他們實在是太不利了!

“拼了!”

東方墨忽然爆喝一聲,體內宗師之力終於洶涌而動,看到東方墨爆發,瑞恩和拉斐爾互相對視一眼,也在同時爆發了自己體內的宗師之力,看樣子就是要和東方墨血戰到底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