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范浪主要是對付那些血衣軍的大小頭目,與這些人打得不可開交。

斗到中途,范浪甩動的鎖鏈劍將一名小頭目環環纏繞,使其動彈不得。他順勢一拉鎖鏈劍,將對方拉到自己面前,接著用另外兩柄劍刺入鎖鏈纏繞的縫隙,將對方擊斃。

當鎖鏈劍再次打開的時候,碎裂的屍體散落開來。

「老四!」

「范浪,你殺我那麼多兄弟,我要你的命!」

「一起上,為老四報仇!」

剩下的血衣軍成員都紅了眼。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他們四處搶劫,殺人無數,手底下有著累累血債,如今死在別人手中,一點也不冤枉。

襲向范浪的攻擊變得更加猛烈了,陸續衝過來的血衣軍成員也在陸續增加。范浪以寡敵眾,在戰場上來回穿梭,顯得遊刃有餘。

李穿楊一直在關注著范浪的戰鬥,將一切看在眼中,對於范浪的實力有了清晰的認識。

「難怪這小子能拔得探花之名,真是有兩下子,以玄神境界就有如此實力。看他的表現,就算沒有我在旁邊,也有自保之力,能夠全身而退。」

李穿楊暗暗感慨。

戰鬥持續下去,范浪一方立於不敗之地,將一個接一個的血衣軍成員斬殺。

至於外面的戰況,也一樣是范浪這邊佔優。

再這樣發展下去,結局可想而知。

血海將軍辨明形勢,生出了破釜沉舟的念頭。

「眾位兄弟,與我且戰且退,今天我們同生死共存亡!」血海將軍雙掌一推,掀起了血色的巨浪,藉此來阻擊范浪兩人,帶著人向一個特定的方向撤退。

范浪殺得興起,再加上身邊有李穿楊保駕護航,自然無所畏懼,拎著鎖鏈劍就追了上去。

雙方一追一逃,穿過一條條通道,擊碎一間間船艙。

有些船艙裡面是有人的,這些人很多都不是武神,無法承受宇宙中的各種危險,隨著船艙的破裂,他們失去了保護,為此丟掉了性命。

有的人捏住喉嚨,劇烈的掙扎,表情徹底扭曲。

有的人身體直接爆裂,猶如一枚血肉炸彈。

還有的人身體燃燒起來,化作了火球。

這些人死的一個比一個慘。

血海將軍是故意撤退的,放長線釣大魚,把范浪兩人引到了一處特殊的位置。

此地是這艘星舟的動力源,儲存了巨量的能源,還有著各種陣法保護。一旦將這裡引爆,連中位神都有性命之憂。

「各位兄弟,今天我們遭遇強敵,身陷險境,勝算微乎其微。既然如此,何不放手一搏,來個至死方休。生亦何歡,死亦何苦,沒什麼好怕的。當年我們曾經歃血為盟,立下過同生共死的誓言,現在該兌現這個誓言了。戰死之後,我們在黃泉世界里相會,繼續飲酒高歌!」

血海將軍豪情頓生,口出狂言。

末世無限吞噬 眾位血衣軍成員聽了之後心潮澎湃,一個個戰意昂揚,視死如歸。

這就是星海大盜,這就是亡命徒。

「殺啊!跟他們拼了!」

「血衣軍沒有一個人是貪生怕死之輩!」

生死狙殺 「何時赴義?就在今日!」

血衣軍成員們聲勢大振,展開了捨生忘死的反擊,不要命的攻向了范浪兩人。

李穿楊射出連珠箭,將多名血衣軍成員射殺,同時警告道:「范浪,小心一點,別再往前沖了。我感覺到這裡有很強大的能量波動,不是尋常之地。這群賊寇把我們引到這裡來,肯定沒安好心。」

「知道了!」范浪應了一聲,不再貿然衝鋒,而是留在原地施展各種遠程攻擊,將鎖鏈劍舞的猶如龍蛇。 雙方全都已經殺紅了眼。

范浪距離道域境只差一步之遙,現在缺的就是經驗值,眼前這些血衣軍成員,將會成為他的墊腳石,幫他更上一層樓。

血衣軍一方被逼上絕路,更是只能拚命一戰,沒有第二個選擇。

范浪好似三頭六臂的哪吒,將手中的鎖鏈劍舞的虎虎生風,每柄神劍各有千秋,發揮出不同的效果,被擊中的人非死即傷。

「小畜生,給我死!」

血衣軍的二號人物血鬼將軍怒喝一聲,抓住一個機會向著范浪攻了過去,施展出星河境的最強手段,張嘴吐出數顆星辰。

這些星辰有巴掌大小,顏色各不相同,看上去跟宇宙中的星辰一模一樣。

這是血鬼將軍用神軀醞釀的星辰,裡面蘊含著他的能量,還有他的生命力乃至靈魂,就跟心臟一樣重要。

將這些「本命星辰」凝聚了血鬼將軍的畢生功力,此時當做武器使用出來,屬於破釜沉舟。

李穿楊見此情景,臉色生變,急道:「小心,別跟他硬碰硬,這些本命星辰不是你能接下來的!」

說話之間,范浪已經迎了上去,將手中的鎖鏈劍統統收回來,在身前急速旋轉,形成了混沌漩渦。

還有一道金光伴隨而出,化作了金陽戰獅,張開大嘴去硬接飛來的本命星辰。

范浪接下了三顆本命星辰,將其吸附在混沌漩渦的中心,消耗著那恐怖的威能。

金陽戰獅張嘴吃下了兩顆,好比是吃下了兩枚重磅炸彈,當真是吃嘛嘛香。

之前的混戰中,金陽戰獅曾經數次出手,幫范浪分擔了不少麻煩,還吃下了很多武神的屍體。這次它吃下了血鬼將軍的本命星辰,更是大補之物。

「吃貨,張嘴!」

范浪牽引混沌漩渦中的三顆本命星辰,強行塞進了金陽戰獅的嘴巴里,讓這頭吃貨一次吃個夠。

金陽戰獅又吃下這麼多的本命星辰,哪怕它再怎麼貪吃,這次也有點撐到了,恐怖的能量在它體內呼嘯暴走。

就見它渾身金色的毛髮張揚開來,一道道能量光輝從縫隙中射出,好似變成了一輪金色的曜日,極為的璀璨,目不能視。

「畜生!敢吃我的本命星辰,我炸死你!」血鬼將軍氣急敗壞,乾脆豁出去了,將那些本命星辰強行引爆。

金陽戰獅身軀巨震,腹內發生了一場大爆炸,將它炸的身體開裂,飆出了鮮血。

別說是它體內,就連外面都受到了猛烈的震蕩,各處的船艙崩裂破碎,宇宙中的壓力滲透進來。

金陽戰獅仗著天生的強大身體,竟然強行承受住了這場爆炸,還消化了這些能量,得到了進化提升。

【玩家的妖寵金陽戰獅升級為17星級。】

吃貨就是這點好,只要把它餵飽了,就能嗷嗷升級。

「吼!!!」

金陽戰獅仰頭咆哮,身上的傷口迅速復原,蓬鬆的鬃毛化作了一柄柄金色的利刃,邊緣鋒利無比,看上去就像是刀劍組成的金色叢林,比原來更加威風八面了。

血鬼將軍失去了這麼多的本命星辰,就好比是被人摘下了心肝脾胃腎,整個人瞬間萎靡下去,鬢角甚至生出了白髮。

這就是失去本命星辰的後果。

在星河境,靠的就是這個。

「還有沒有更多的本命星辰了?別客氣,儘管吐出來,我的小寵物還能繼續吃!」范浪激將道。

血鬼將軍險些被氣吐血,他要是再損失本命星辰,那就要一命嗚呼了。

眼看著范浪抗下了這波猛攻,李穿楊放鬆下來,對方的實力,再一次超出了他的預計。

現在的局面,簡直就是一面倒的態勢,對於血衣軍大大不利。

血海將軍狠下心來,暗中啟動了能源艙的自爆功能,再過十息時間,這裡就會發生自爆,威力遠遠超過剛才那些爆炸的本命星辰。

他要跟范浪兩人同歸於盡!

光是這樣還不穩妥。

血海將軍向著范浪沖了過去,要把范浪給困住,這樣才能萬無一失。

「兄弟們,借你們的鮮血一用!」

血海將軍背後的血色披風獵獵而動,猶如一朵血色的烏雲,向著范浪籠罩下去。他雙手一抓,將周圍的鮮血凝聚到自己身上,霎時間血光大作,散發出濃郁的血腥味。

被吸引過來的鮮血,有的來自於屍體,有的乾脆來自那些還活著的人身上,鮮血從他們的傷口以及七竅中難以抑制的噴涌而出,成為了血海將軍的力量。

「血海滔天!」

血海將軍全力而為,張開鮮血凝聚的披風,將自己與范浪同時困入其中。

「你給我過來吧!」

血海將軍發出咆哮,身上的一切都變成了紅色,接著化為了血水,他整個人融入了周圍的血色浪濤當中,強行拖著范浪接近即將爆炸的能源艙。

像是這種水準的禁錮,會把空間都禁錮住,范浪想要脫身只能硬拼,沒有投機取巧的機會。

他催動鎖鏈劍護住周身,將周圍的血水隔絕開來,接著分出兩條鎖鏈劍纏繞住金陽戰獅,一人一獸聯手衝鋒,要殺出一條血路。

與此同時,能源艙的自爆功能已經啟動,彷彿暴走的電流,劈啪作響,愈加洶湧。

兔子急了也會咬人。

這將是血衣軍最瘋狂的一次反撲。

李穿楊急忙出手幫忙,一閃身出現在了翻湧的血海上方,甩手就是一箭射出。

箭矢射在了血海之上,起到了破除效果,將近一半的血水潰散開來,四散飛濺,但是並不見范浪的蹤影,他被困在了剩下的血海當中。

血海強行拖拽著范浪,沖向了即將爆炸的能源艙,劇烈越來越近,也越來越危險。

7、6、5、4……

時間一息一秒的過去,彷彿來自地獄的喪鐘。

范浪感受到了能源艙那邊暴走的能量波動,猜到了血海將軍的用意,這分明是想要拉著他同歸於盡。

要是在能源艙附近遭受到爆炸的衝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就算范浪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能抗住。

生死關頭,范浪取出了那面鎏金盾,將其擋在了身後。這面金光閃閃的盾牌頓生變化,邊緣迅速延伸,將范浪整個人包裹其中,形成了一顆金色的圓球。

3、2、1!

爆炸隨即來臨! 這次的爆炸太過強大,好比引爆了一顆恆星,狂暴的能量急速收縮,化為了一團光球,接著閃爍了一下,瞬間擴散開來。

周圍的一切都被光芒所籠罩,變成了白茫茫一片。

爆炸產生了恐怖的高溫,星舟內部的金屬板迅速消融,其他的物體也一樣難以抵擋爆炸的威能。

范浪、李穿楊、血海將軍等等,全都位於爆炸的中心地帶,受到的衝擊最大。

爆炸直接粉碎了這艘星舟,擴散的光芒衝擊到了其他的星舟,啟明號、大嘴號等等,都受到了傷害。

這片宇宙就好像多出了一輪太陽,爆炸所產生的光球明明煌煌的閃爍著。

范浪剛才及時出手防禦,躲入了鎏金盾的保護之下,還激發了人龍血脈,使體表覆蓋了一層堪比盔甲的龍鱗。

他只覺有一股排山倒海的衝擊力襲來,將他連同鎏金盾一起撞飛出去,劇烈的震蕩形成了音波,在他耳邊轟隆作響。

鎏金盾不愧是十九星級的寶物,關鍵時刻能派上大用場,抵擋住了相當一部分的衝擊力,只有一少部分衝擊力滲透了進來。

范浪的龍鱗被生生轟破,血肉都翻了出來,他緊咬牙關,整個人連同鎏金盾一起後退,還動用了多種防禦手段,極力的保護自己。

在他後退的途中,發生了一個要命的意外。

有一道不知從何處來的攻擊,從他身側的方向襲來,洞穿了鎏金盾,從他的肋下貫穿過去。

這道攻擊犀利無比,對他造成了重創,連心臟都受到了損傷。

幸虧他有不滅之體在身,心臟並非要害,受傷也不至於死。

「范浪,我要你的命!」

爆炸的轟鳴聲中,隱隱可以聽到血海將軍的咆哮聲。

剛才那道攻擊,難道是血海將軍發出的?

范浪順理成章的推測,全力運轉不滅之體以及人龍血脈,一邊修復傷口,一邊防禦攻擊,情況非常嚴峻。

比起剛才的大爆炸,夾雜在爆炸當中的那一道凌厲攻擊,更讓他心生忌憚,要是再來個兩三次,那就危險了。

時間一秒秒過去,彷彿被放慢了十倍,每一秒都變得很漫長。

范浪忽然感覺又有一股攻擊襲來,這次攻擊在了鎏金盾的表面,將其豁開了一道口子。

爆炸的能量順勢傾瀉進來,淹沒了范浪,他整個人蜷縮成了球狀,用龍鱗、龍翼、龍尾等等部分將身體團團包住。

又過去不知道多久,爆炸的威能終於開始衰退,太陽般的光輝開始暗淡,被光芒掩蓋的人和物漸漸顯現出來。

再看啟明號跟大嘴號,兩艘船的表面各有不同程度的損傷,受到爆炸衝擊的那一面,變得紅彤彤一大片,幾乎要被燒穿。

光芒持續退散,爆炸中心地帶也變得越來越清晰可見了。

「大哥!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范浪!你們兩個沒事吧?」李穿霄急匆匆的喊道。

並沒有回應。

李穿霄急了,甩出一對藍色的光翼,向著爆炸中心飛了過去。

這時忽然有人喊道:「我沒什麼大礙!」

說話的人是李穿楊,他剛才動用防禦手段抵擋爆炸衝擊,混亂中還替范浪擋了一下,但後來就不知道範浪的情況了。

「范浪呢?他怎麼樣了?」李穿霄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