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蘇七月也放下了心,面對著委屈卻不說話的白石道人,蘇七月道:「我賠你一個煉藥爐好了。」

說罷,蘇七月就拿出來了沐血方才才煉製的一個煉藥爐。

只是剛剛拿出來,蘇七月看了一眼之後就恨不得將它給塞回去。

這……

這煉藥爐的等級,她前世也沒有見過這麼好的!

這煉藥爐,周身是赤色的,爐子上鑲嵌著不少的玄獸內丹,並且,看這大小以及內丹的氣息,蘇七月就知道這內丹的等級怕是不低。 這煉藥爐,周身是赤色的,爐子上鑲嵌著不少的玄獸內丹,並且,看這大小以及內丹的氣息,蘇七月就知道這內丹的等級怕是不低。

起碼,她前世就沒有殺過這樣等級的玄獸。

而相比之蘇七月的肉疼,白石道人則是雙眼一亮,臉上任何心疼的表情都沒有了,像是怕蘇七月反悔一樣,白石道人立馬搶過煉藥爐。然後一遍一遍的擦拭它。

「噫!」忽然,白石道人驚嘆一聲,「這怎麼那麼像新煉製的東西?」

但很快,白石道人就搖了搖頭,低聲道:「估計是這煉藥爐的特徵,畢竟煉器師已經死絕了。」

沒錯,這個大陸已經沒有所謂的煉器師了,唯一能夠煉製物品的,只有那些造器師而已。

相比之煉器師的神威,造器師顯得要無能很多。

但是由於煉器師已經成為傳奇一樣的人物,故而哪怕造器師對比於煉器師顯得有多麼無能,在崇玄大陸里,他們依舊是地位非常高的存在。

而驚了一把汗的蘇七月:「……」

她以為就要被發現了,沒想到這傻貨自己圓了回去。

抽了抽嘴角,蘇七月道:「好了,且看我煉藥。」

說罷,蘇七月又拿起方才那個煉藥爐,開始煉藥起來。

「其實煉藥是有手法這一樣東西的了,擁有這一門技藝,不添加鉛也可以成藥。」

說完,蘇七月召喚了自己的本命天火,依舊是黑色的火焰,陰涼陰涼的,沒讓人感覺到一絲溫度,反而越來越冷。是那種陰冷,並帶著一陣沉悶,壓抑的氣息。

彷彿心口堵著一塊石頭,如何緩解,也緩解不過來。

白石道人強忍著不適感,驚奇道:「世界上居然還有這樣的火焰!」

蘇七月撇了他一眼,淡淡道:「不僅如此,還有水玄氣的焰,稱之為水焰。」

說著,蘇七月又試著凝聚了水焰,由於她是全系修鍊者,加上自個對玄力熟悉的操控能力,故而也就一下,就成功了。

水焰給人的感受極其溫和,彷彿自己身處在母親懷裡,可以說它是世界上最溫柔的焰。

「不同的玄力靈根可以衍生成不一樣的焰,但是最終還是不如自己的本命天火來的容易操控一些。」蘇七月說著,又重新凝聚起了自己的黑色火焰。

而後,蘇七月將黑火放置在煉藥爐中,隨後運行暗系屬性,那天火就已經熊熊燃燒起來。

「我先前仔細看你們煉藥,你們煉製靈藥都是用同一種力度的火焰來煉製的,如果你精神力夠高,我建議還是要換一換。」

說罷,蘇七月就已經將一整顆的靈草投了進去。

看著蘇七月這樣的動作,白石道人忍不住站了起來。

這,這樣煉藥豈不是要炸爐么?

但是,蘇七月卻顯得非常的從容,一點也不擔心炸爐的發生。

「我之前看你們都有處理靈草,只餘下靈草心進行煉製。但其實,並不需要。畢竟你們認為的廢物一部分,還是有很大的作用的。起碼很多元素就包含在其中,只是你們不會在煉藥爐中處理而已。」 說完,蘇七月直接用玄力震開了煉藥爐的爐子蓋,只見那一株株的靈草被一層看不到模樣的的東西給隔開來了。

而後,強大的玄氣元素一點一點的融化那些靈草們,而雜質則被一層透明的膜給隔開來了。

「這是精神力化形,十萬年前,最重要的就是這一點。」

說罷,蘇七月又蓋上爐子蓋,而後將自己本命天火調控成小火,道:「靈草被融化之後,就成為靈液了。這個時候,步驟就顯得非常重要。大火,往往會使得靈液變成廢材,這也就是你們為什麼總是炸爐來的多。所以得需要調控成小火,慢慢煎熬。」

說完,蘇七月又開始打起手法。

一個個絢麗複雜的手法化作淡淡的玄氣打入煉藥爐。

而後煉藥爐的火焰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小的肉眼已經看不出來了,但是修鍊者卻可以非常清晰都感受到火焰的存在。

而一旁的白石道人驚的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只能瞪大著一雙蒼老的眼睛,此時,一雙渾濁的眼睛顯得異常明亮,他緊緊盯著蘇七月的動作,生怕錯過了一點點的,一點點的細節。

「手法是運用起精神力完成的,將藥液在與藥渣融合在一起,手法進行打型,如果你喜歡的話,可以做各種形狀的靈藥。

不過我看你們都是運用火焰進行燒制打型,雖然也可以,但是藥渣會被浪費的很多。藥性容易揮發。而且成丹不多。」

說完,蘇七月又是幾個手法打過去,只聽煉藥爐「噔」的一聲,爐子蓋噴出許多氣來。

一時間,整個房間都瀰漫著葯香而蘇七月則是用最快的速度取出煉製完成的靈藥,用精神力將其圍繞起來,而後拿出一點粉末,撒了上去。

再之後,這靈藥就發不出任何葯氣了。

「我覺著這個東西比你們都玉瓶鎖氣要有用一點。」說著,蘇七月已經把所有的靈藥都封好了。

不多,恰好二十顆靈藥。

看到這成藥率,白石道人非常緊張的捧起了靈藥,激動的道:「這要是說出是同一個爐同時煉製出來的靈藥,誰可以相信?!」

要知道之前他一爐兩葯就已經在整個崇玄大陸聞名,如今二十顆靈藥,不僅是聞名,只怕整塊大陸都要震驚。

而面對白石道人的激動,蘇七月並沒有表現的非常高興,她只道:「這不算什麼,十萬年前,很多人都可以做到這樣的程度。」

「好了,課程已經結束,我也有事問你。」

白石道人懵了懵,問道:「什麼事?」

媽咪,他才是爹地 「不著急,我就想問,是一個月後進入秘境么?」

「對,一個月後,秘境就會開啟。」白石道人嚴肅的開口,「其實,秘境開啟的時間是不定的,只有我們大陸的人強者感受到了那個波動,才可以推斷出時間。

過不久,一些大宗門或者是大家族就會派人過來開啟秘境了。」

聞言,蘇七月默了。

她當年並沒有為家族的試煉場做任何的封印措施,故而,這秘境應該是想進去就進的去的才對,理應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她當年並沒有為家族的試煉場做任何的封印措施,故而,這秘境應該是想進去就進的去的才對,理應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偏偏,此刻不僅發生了,而且還得靠強者感應,秘境才可以出現。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皺了眉兒,蘇七月道:「這些年都是這個模樣么?」

「據記載,從發現秘境的一開始就是這樣。」白石道人答道。

蘇七月想了想,還是沒想到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索性道:「記著給我一個名額。」

說完,沒等白石道人答應,就首先離開了白石道人這一處兒。這讓白石道人想拒絕也拒絕不了。

只能愣愣的看著蘇七月的離開。

其實白石道人是不希望蘇七月前往那麼危險的地方的,畢竟白石道人也不是沒有進去過。

裡面的兇險,白石道人是早有體會。

……

而同一時刻,君以墨這裡,他的下屬將葯老給帶了回來。

「這是怎麼回事?」

君以墨攤開手,卻見血管一出,已經呈現黑紫色。

「不是離魂症么?怎如今卻成了這樣?」

說起這事,君以墨的臉色就沉了下去。若是以往,他可以不在乎這件事,但是現在不行。

穆少太偏執 他找到了自己活著的追求。

故而他不能不重視自己的身體情況。

葯老一見,慌了。立即拿出金絲,叫君一給搭過去,而後自己用金絲的另一端把脈。

感受到了情況,葯老道:「少主切莫擔憂,這個是屍毒,而少主的體質雖然是百毒不侵,但是偏偏屍毒只能消滅,不能排除,故而才有了這種情況。只要把毒素引出去就可以了。」

說完,葯老彷彿又忽然想起來了什麼,看著君以墨,道:「

這屍毒只怕是那前輩的散魂帶來的。……」接下來,葯老說了很多很多很多的話。

而君以墨知道自己沒事之後,就沒在繼續聽下去了。

所以,使了一個眼色,葯老又被強迫性的帶走了。

「主子要進秘境?」

君以墨點頭,道:「一定要去。不然不僅身體堅持不住,而且困擾在多年的夢境,也得做一個徹底的了結。」

說著,君以墨輕敲著檯面,眼眸中閃過一抹不知名的氣息。

久久徘徊……

……

待鳳天翎兩個人回來之後,他們又已經恢復了起初見面的時候的親熱。

手挽著手,一齊走入蘇七月的房門。

「回來了?」一陣淡淡的聲音響起。帶著一股淺淺的壓抑。

「嗯。」鳳天翎點了點頭,道:「月月,你好了?」

蘇七月也「嗯」了一聲,卻驚奇的發現,鳳天翎與慕容宸澈緊握著的手,問道:「你們這是……」

在一起了?

這段話蘇七月沒有說出來,畢竟大家知道她的潛台詞。

故而鳳天翎也大方的點了點頭,道:「誤會解除了啊。」

而且她也知道了這貨去那個地方給自己找靈草,雖然這人修為高超。

但是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黑色的獸……是魔獸吧?

鳳天翎當時好了之後第一反應就是去查看慕容宸澈的傷口,萬一墮魔了…… 而且她也知道了這貨去那個地方給自己找靈草,雖然這人修為高超。

但是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黑色的獸……是魔獸吧?

鳳天翎當時好了之後第一反應就是去查看慕容宸澈的傷口,萬一墮魔了……

不過好在,慕容宸澈沒有什麼事,但是蘇七月,當時卻昏迷了,她們只好出去尋找一些更好的煉藥師回來。

畢竟他們兩個都不會煉藥。

但是卻沒想到,一個都沒能找回來。他們也沒有想到,這個大陸的人,煉藥居然都用鉛。

雖然他們的家族裡的人都不會煉製靈藥,但是鳳天翎的母親是會的,故而雖然鳳天翎不被允許煉製靈藥,但是藥理知識卻都通通清楚。

故而,她眼光特高。

實在沒能找到了,這才回來準備著自己幫蘇七月看病,沒想到得到的消息確是,蘇七月已經好了。

於是就這樣的局面了。

而聞言,蘇七月也大抵曉得了一切。

「好了,既然回來了就別走了,秘境還有一個月開啟。」蘇七月道。

但是鳳天翎卻搖了搖頭,道:「我已經知道魂石對我們沒用,所以不打算留在這裡了。只不過,你什麼時候會來鳳族?」

「我?」蘇七月指了指自己,道:「看情況,起碼得恢復實力。」

而鳳天翎道:「那好,不過我跟慕容宸澈大婚的時候你一定要來哦!」

「好。」蘇七月笑道,「那你們現在回去了么?」

鳳天翎與慕容宸澈對視一眼,而後相繼點了點頭,道:「對,準備回去了,商量一下婚事都好。」

「那一定要一路平安。」說完,蘇七月拿出幾塊魂石,道:「雖然魂石給你們的作用不大,但是你們現在的小世界已經岌岌可危了,興許還能撐到我回來的日子。」

說完,蘇七月將魂石推了過去。

鳳天翎道:「謝謝——」表姐。

最後兩個字鳳天翎沒有說,畢竟她覺得蘇七月不說出去肯定是有原因的,故而她不能說。

哪怕周圍這個人是慕容宸澈。

「不用,回去吧。」蘇七月看穿了鳳天翎的意思,說完之後沉默笑著。

卻見慕容宸澈忽然定定發看了她一眼,眼神里有輕微的探究,最後什麼也沒有看出來,還是撕開了虛空,帶著鳳天翎離開了。

然後,原地就只剩下蘇七月了。

她眨了眨眼,幾疑是夢。

抿了抿唇,蘇七月又繼續打坐修鍊了……

……

待一個月之後,蘇七月的修為已經成功晉級為青階八境,在進入秘境蘇七月又多了幾分保障。

其實若是秘境不會時不時消失,蘇七月就不會擔心這些其他意外發生。

偏生十萬年後,早不是以往的場景,而是物是人非的存在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