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訛人的成本又太低。

比如,訛人就算被識破,被訛的人,最多也就慶幸一下自己成功脫身,很少有想著讓訛人者付出代價的。

就算人有想告那些訛人的老頭老太太的,警察和法官,多半也會和稀泥。

訛人者完全沒有任何風險……

而現在就是這樣。

如果不處理,恐怕這些移民,真有可能成為上等公民了。

不過,大家的擔心,也不無道理。

畢竟,一個搞不好,就會把自己置於風口浪尖,

他想了一會,說道:「要不,咱們先去看看,也許,根本就輪不到我們出手呢?」

這種移民小區,裡邊就算有修鍊者,多半也是那種掌握了一些神奇能力的覺醒者,用來穩定人心的。

這種人,未必會跳出來庇護那幾個強煎飯。

然而,就在他話音未落的時侯,林珞音突然舉起了手機。

「剛才警方傳來消息,當事人既然都選擇了道歉,他們沒辦法出警,所以……」

說到這裡,她看了王澤一眼,說道:「所以,任務取消……」

「艹尼瑪……」

王澤忍不住罵了一句。

說實在的,他更希望嚴懲那幾個強煎飯的。

畢竟,真要不追究的話,影響太壞了。

然而,他話音剛落,就發現一群人都正盯著自己看。

特別是林珞音,更是一臉震驚。

「你居然也說髒話?」

王澤沉吟了一下,說道:「那我收回剛才的話,我換一句話……戰汝娘親?」

林珞音:「???」

……

「你跟著我幹嘛?」

一群同學都收隊了,王澤自然不用在乎回不回校。

所以,他決定一個人前去看一看。

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林珞音居然也跟了上來。

「我剛才真不是罵你的……」

「我知道!」

林珞音笑了笑,說道:

「你以為我想跟著你啊?」

「我不來,你找得到人家住的地方么?」

王澤看了她一眼,沒有多說。

雖然,一開始,就是她在負責跟對方聯絡。

但真要以為他找不到人,那就是說笑了。

大不了再找石岩青要一下聯繫方式就是了。

不過對方要去看一下,他也沒必要阻攔就是了。

畢竟,林珞音的國術修為不弱。

說不定,遇到事情后,還能搭把手。

而且,他也有點心虛。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目的地。

濱江西區。

這裡是城市裡離移民小區最近的一個小區。

基本上,中間就隔一條街道。

那個愛害的女子,就住在這個小區。

當兩人來到對方單元樓下時,發現在樓下,正圍了一大群人。

「怎麼回事?」

他隨便找了一個滿臉青春痘的吃瓜群眾。

這種八卦消息,一般人都還是很有分享精神的。

果然,見到他旁邊的林珞音后,青春痘老兄,瞬間表現慾望被點滿了。

「嗨,能有什麼事兒,不就是二單元有個女的被強女幹了么,現在被人找上門來了唄……」

「她怎麼會被找上門?她不是還跟人道歉么?」

王澤有些奇怪。

這女人雖然作,但她可是受害者,而且,還大度的原諒了對方,甚至都公開道歉了。

怎麼會被對方找上門?

「就是道歉惹的禍啊……」

青春痘猥瑣的笑了笑,說道:「你想想啊,這事兒,她肯定有責任吧,要不然,她道什麼歉?」

「說不定,她是她耐不住寂寞,先勾引對方呢,不然,她沒道理道歉不是?」

「所以,對方現在找上門來,要幾個人一起娶她,說不定還正中她的下懷呢……」

「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

PS:新書《妖氣人間》已發布,求收藏,求推薦! 大豐城,李家!

鑼鼓喧天,鞭炮齊響;道賀聲、唱禮聲……不絕於耳。

大豐城三大霸主之一的李家老爺子李震的九十大壽,大豐城上得了檯面的人物至少十之八九齊聚於此。

黃昏時分,各方賓客均已入席,隨著李老爺子從後堂邁步而出,各方人士,更是紛紛起身舉杯道賀。

「多謝諸位賞臉……」李震一身修為穩居大豐城前三,雖是九十大壽,但滿頭的黑髮卻讓人感覺不到半點蒼老之意,渾厚若洪鐘的聲音中氣十足,彷彿比起不少年青人更加的健朗。

「祝老爺子福壽延年,身體安康!」就在此時,一個年約十六七歲的少年從大門走了進來。

「你……逸晨?」老爺子嘴角輕輕一抽,眼神複雜的看著眼前這個比兩年前足足瘦了一圈的少年,自己的親孫子李逸晨。

兩年前當朝聖陽公主路經大豐城,李逸晨居然膽大包天的潛入公主行宮偷看公主洗澡,事發之後為了平息皇室的怒意,李震只得忍痛將李逸晨狠揍一頓,逐出李家,並令他有生之年不得再踏足大豐城一步。

即使如此李家各方面仍然受到皇室的打壓,如今雖然面風光,但比起兩年前卻已經一落千丈。

「回來就好,嘯天你先帶逸晨進去換套衣服吧!」回過神來的李震再也不忍心將孫子趕出家門。

「是父親!」李嘯天李家當代家主,也是李逸晨的父親,應了一聲便將目光投在李逸晨的身上。

「老爺子,這是我給你準備的壽禮。」走過中央時,李逸晨從懷中拿出一個木盒出來。

李震點了點頭,接過盒子就遞給身後的隨從。

「不知大哥給老爺子準備的什麼禮物,何不讓大家開開眼界。」李逸晨的弟弟李玉當即不陰不陽地說道。

當場展示禮物這到是青雲大陸貴族間的一個規矩,李震瞪了李玉一眼,點頭道,「那就看看吧。」

「大少爺送上壽禮……壽禮……」那隨從將木盒打開,想要唱禮之時,卻看著那木盒中的藥材叫不出名字來。

「這……這是六葉玄葉草嗎?怎麼葉子好像還要小上幾分?」李玉看著木盒中的那株變異的玄葉草帶著幾分不屑地說道,「大哥還真是好大的手筆。」

玄葉草,七葉共生,葉綠莖黃乃是二階藥材,對於普通人來說也算價值不菲,但作為李老爺子的壽禮卻顯得有些寒酸,何況李逸晨送上的這株玄葉草不僅少了一葉似乎還有些發育不良。

「白痴!」 前妻的復仇 李逸晨連解釋都欠奉,便向著後堂走去,他知道因為當年那件事,老子爺並不希望自己出現在大堂,同時李逸晨也不是很喜歡這樣的場合。

「這兩年你過得還好吧?」剛走到後堂,身後便傳來李嘯帶著幾分遲暮的聲音。

「還行吧!」李逸晨聳了聳肩不以為然地說道。

看著兒子單薄的背影,再聯想到剛才李逸晨拿出來的壽禮,李嘯天可以想象這兩年沒有家族的支持,兒子一個人在外面過得有多苦,「當年的事,你還在怪家族?」

「沒有!」李逸晨搖了搖頭,「自己做過的事,自己就得承擔。」

李逸晨的確一點也不怨恨家族,因為此時這具身體下的靈魂已經不再在當年的李逸晨。

當年的李逸晨被趕出家族不久便在一個意外中死去,而自己只不過是一縷殘魂無巧不巧的重生在這具身體之上。

「你能這樣想就最好,當初家族也沒得選擇!」李嘯天打量著兩年不見的兒子,「這兩年雖然你的修為還是力武境四重,沒有半點精進,但我看得出來,你比以前沉穩了許多。」

「時間總是能改變很多事。」李逸晨一臉淡然地說道。

當年在聖域隕落,重生回青雲大陸之時,足足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才接受從雲端跌回起點這個事實,這句話看似在回答李嘯天,其實也是他對自己的交待。

「你為了爺爺的大壽才回來的?」李嘯天的帶著幾分欣喜,畢竟即使當初家族將兒子逐出家門來平息皇室的怒意,但兒子還是念及著親情。

「也是也不是。」李逸晨神色依舊平靜,「如果家族覺得虧欠我,那就把收藏的那滴龍涎香給我吧。」

龍涎香!四階藥材,傳說乃是真龍的唾液凝聚而成,雖然品階不算太高,但具有強化肉身筋骨之奇效,在李家也是家傳之寶。

哪怕是身為家主的李嘯天也沒有資格隨意動用,可是看著兒子此時那一臉的淡然,李嘯天難以想象這兩年是什麼樣的經歷將那個曾經充滿著傲氣的公子的稜角磨平,想到這裡,不由咬了咬牙說道,「好,我想辦法給你搞出來,然後你帶著龍涎香離開李家,離開大豐城。」

「不過以你現在力武境四重的修為根本承受不了龍涎香狂暴的力量,使用時要慎之又慎!」仔細打量了李逸晨一眼,李嘯天的眼中閃過淡淡的失望。

兩年前,李逸晨離開李家時便已經是力武境四重,可是兩年的時間過去修為居然沒有半點進步,這樣的結果令李嘯天更加的內疚。

李逸晨那始終保持著平靜的面孔上終於出現輕微的抽動,重生在這具身體的時候的確是力武境四重,而這兩年修為絲毫沒有寸進,並非李逸晨沒有這個能力,而是他需要在力武境的時候淬鍊出完美之軀,這也是他上一世最大的遺憾之一。

力武境乃是武者的入門,也是武者基礎,通過不斷的淬鍊肉身潛發肉身的潛能一次次突破肉身梏桎提升在自身的力量層次。

對於青雲大陸的武者來說,力武境只不過是開發肉身潛能達到引氣入體的一個過渡階段,但對於曾經踏足過聖域的李逸晨卻明白,肉身的基礎牢固與否很大程度的決定著一個人的修行之路能走多遠。

所以在一次次突破肉身極限的時候,李逸晨才會壓抑著晉級的衝動,不斷的強化著肉身。

龍涎香對於此時的李逸晨極其重要,所以他再次回到了李家,而從回來他便已經打算好用同等價值的東西來交換,甚至可以在交換的時候吃點虧。這兩年雖然修為沒有半點寸進,但是憑著前世的經驗,李逸晨可是收集了不少的好東西。

至於李家!早已換了一具靈魂的李逸晨並沒有太多的牽挂。

可是現在看著李嘯天的態度,李逸晨心裡卻泛起一股難言的感覺,他知道哪怕李嘯天身為家主,也沒有資格動用龍涎香,剛才他嘴裡的搞出來,只怕也是想偷偷的取出來。

這!無關乎利益,而是最純粹的親情,當初為了整個家族將李逸晨逐出家門,是親情!現在不惜犯家族之眾怒,為自己盜出龍涎香,亦是親情!

李嘯天一旦這樣做了,可能連家主之位也會丟失,甚至還會成為家族的罪人,可是他並不在意。

這就是親情嗎?李逸晨全身彷彿被一層暖意包裹,自言自語道,那就留在這裡享受一下上一世沒有體會過的親情吧。

「少爺,剛才林家來人,家主出去接待了,讓小的帶你後院。」李逸晨回過神來時,李嘯天已經不知去向,一個家僕小聲的解釋起來。

「林家嗎?走出去看看!」李逸晨嘴角微微一挑,從這具身體的記憶中他知道大豐城三大勢力,李、林、葉三家向來不和,林家此時趕來,只怕也沒安什麼好心。

至於父親說的盜出龍涎香之事,李逸晨雖然很享受這份親情,但並沒有真打算讓他那樣去做,畢竟龍涎香對於李家雖然是家傳之寶,但對於現在的李逸晨來說,卻也不是高不可攀的存在,至少剛才他送上的那份賀禮價值就在不在龍涎香之下,只不過沒有強化肉身的功效而已。 李家大堂!

林家家主之子林俊與一華衣少年并行而入,目光掃過全場,臉上洋溢著無比的得意,「林俊恭祝李爺爺身體安康!」

行禮之間將雙手的禮盒奉上,立刻有李家的僕人上前將賀禮收起。

「林小子客氣了!」雖然李、林兩家多有摩擦,但這個時候李震也不可能失了長者之風,只不過看著林俊身邊那青年卻是一動不動,心中多少有些不悅,因此聲音也顯得有些生硬。

「李爺爺,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皇城齊家三公子齊九霄。」林俊介紹起身邊少年時,彷彿比說出自己的身份更加的興奮,目光掃過全場,更是帶著萬分的得意。

「皇城齊家?」李震亦不由臉色微微一變,趕忙站起身來,「老朽何德何等,承蒙齊少看得起,賞臉光臨寒舍。」

「聽聞老爺子大壽,這一來是為了祝賀,二來,我那點喜歡收集各種奇珍的習慣,想必老爺子也知道,所以想看看老爺子今天的這賀禮中有沒有我喜歡的東西,若是有本少便高價收購。」齊九霄只是隨意抱拳拱了拱手,彷彿這樣已經給足了李家的面子。

「來人,快將賀禮呈上來。」李震面色不由一沉,隨即又恢復自然吩咐僕人后,轉向齊九霄含笑道,「齊少若是有看得上的,只管拿走便是,還談什麼高價收購。」

重生末世原女主逆襲nbsp;nbsp; 李家僕人自然做不到老爺子那番的城府,此時一個個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老爺子的壽禮,還來不及收起來,就被人先挑選,這無疑是赤裸裸的打臉。可是面對皇城齊家那樣巨無霸的勢力,別說是李家,就算是城主府葉家也不敢放半個屁。

「垃圾……垃圾……垃圾……」齊九霄越看越發的冒火,不由怒道,「林俊,你不是說李老爺子的壽禮中必有奇珍嗎?怎麼全是這些垃圾。」

暗想著陰謀得逞的林俊,當即輕笑道,「我原本也以為以李爺爺在大豐城的聲望,九十大壽,必會收到不少的好東西,可是沒想到居然會沒一件能入齊兄的法眼。」

「什麼齊兄?我給你很熟嗎?」齊九霄瞪了林俊一眼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今日若是能遇到我喜歡的東西,我就成全你也無妨,若是找不出來,那你就回去把你林家的藏寶庫打開等我挑選吧。」

「齊兄真會說笑!」林俊被齊九霄當作眾人這麼一喝斥,臉上也有些掛不住,當即打著哈哈說道。

「你夠資格叫我齊兄?」齊九霄面色一沉,一腳就踹在林俊的小腹之上。

「你……」

齊九霄光臨大豐城,林俊也是無意中得知,借著一年前在皇城與齊九霄有過數面之緣厚著臉皮貼上去透露出李老爺子九十大壽的消息,就是想利用齊九霄喜好收集各種奇珍的嗜好到李家鬧出點矛盾。

同時也想狐假虎威的告訴大豐城的其他勢力,自己和齊公子很熟!可是林俊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在大豐地舉足輕重的身份在人家的眼中居然狗屁不是,當著眾人說罵就罵,說踹就踹,更可恨的是自己居然還不敢發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