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而這人的背後的力量,居然讓他們楚家和軍方的關係,變得更加的微妙,對方身後的力量,讓正在和他們同心協力的軍方勢力,選擇了觀戰。

種種跡象表明,對方的力量,不弱於楚家。

這樣的 實力,除了四大家族之一,恐怕還猜測不出來誰還會有這種能力。

沈安可不關心什麼家族。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擊退對方。

“你醒了?”

白薇薇臉色發白,見到是沈安救了自己,感受到他手心的溫度,一時間,臉色有些微紅,而且,是他的人剛纔將沈安給弄暈了,現在她有些不敢看他。

“呵,我可就沒暈過啊!”

沈安輕笑一聲。

聞言,白薇薇忽然瞪大了眼睛。

剛躺下的她開始劇烈咳嗽。

“你是說……你剛纔一直在裝昏迷?”

這一下,不只是白薇薇,就連楚雨曦都瞪大了眼睛。

那不是說,剛纔我們的所有談話,都被他聽到了。

她忽然間低下頭,不敢看沈安。

兩個女人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不敢見人。

忽然,白薇薇擡頭道:“你快走吧,你不是他的對手,你沒有覺醒能力。”

事到如今,白薇薇也顧不得隱祕了,只求沈安能夠離開。

她剛纔的行爲已經讓沈安產生了誤會,她可不想再增添對方的麻煩。

他心中想着,對方或許會放過他也不一定。

畢竟,沈安可不屬於楚家,對方犯不着得罪其他家族。

就在這時,對面的男子再度開口。

“呵,看來你是個微不足道的人物了?”

見此,原本有些忌憚的心思,忽然間因爲猜測出了一些事情,變得更加的猖狂了些。

“我的確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人物。”

沈安將一絲絲的元氧力量度入白薇薇體內,替她穩住傷勢,向前走去。

“而且,你不用威脅我,我就一個人,光着腳,所以,你可以殺了我,沒有人會找你的麻煩。”

他的話,不但讓這個人笑了,而且讓白薇薇和楚雨曦瞬間臉色變得很緊張。

傻瓜,你告訴他這些,不就是想要別人殺你嗎?何必如此?

然而,沈安卻接着道:“可是,你有這個資格殺我嗎?”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聽上去卻是那樣的自信:“或許該這樣說,你根本連殺我的資格都沒有。”

不大的房間內,此刻,因爲沈安的話語,變得落針可聞。

空氣中的 溫度逐漸升高。

中年人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他大吼一聲:“小子,你找死。”

話落,一股強悍的力量從他的體內散發出來。

這一次,沈安終於感受的出來了。

這是元氧的氣息波動。

這個人,居然將吸收了的元氧力量徹底內斂了,不讓他發出一絲一毫的外泄。

而這,也是之前沈安察覺不出對方的波動的原因。

眼前這人,所修煉的呼吸法絕對不簡單。

沈安立刻判斷了出來。

與此同時,沈安動了。

他沒有任何花裏胡哨的動作,有的,只是簡單的肉體攻擊。

拳,腳,手肘,膝踢。

他的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位,都化爲了可用的武器,和對方廝殺了起來。

對方的攻擊看上去是軟綿綿的,像是太極一樣,看上去軟弱無力,可是打在身上,卻又一種排山倒海的力量。

可惜,他想不到的是,在他的攻擊中,沈安一直在吞噬着對方的力量。

沈安發現,只要一直吞噬,就能將對方的力量化爲無形。

於此同時,沈安還發現了一個祕密。

就是在他吞噬的過程中,似乎能夠儲存對方的力量,使得對方的力量存在自己的體內。

這種力量他可以隨時調用,妙用無窮。

正當眼前這個中年男子久久不能拿下沈安的時候。

他的臉上已經出現了細密的汗珠。

周圍的牆壁早已經被兩人的攻擊給破壞了。

外面,不少人已經戰鬥到了尾聲,兩方人馬似乎都在打假賽,均是出工不出力,假裝在廝殺,可是,誰也沒有下死手。

現在,見到沈安和他們中的老大打了出來,一時間,他們的動作就更慢了。 有人已經直接退出了打鬥狀態,像是約定好了一樣。

越來越多的人停止了打鬥,進入了觀戰狀態。

對此,誰也沒有說什麼。

此時的現場,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們,眼前的少年和他們老大兩人,誰打贏了,這場勝利就是誰的。

可是,在場的這個中年男子卻是有苦說不出。

這特麼的不是楚家人啊,你們這些人都是瞎子了嗎。

不過,他卻不能開口說了。

因爲他發現,此時在場的人,已經沒有了鬥志。

一個沒有鬥志的人,再讓他們戰鬥的話,無異於是送死。

現在,只要他率先將這人拿下,不管對方是哪個勢力,他都會將對方推到了楚家身上,到時候己方的士氣將會大增,再拿下對方的靈果,一切都還不遲。

“你在想什麼?”

就在他將思緒電轉的時候。

耳邊,這個年輕人忽然說話了。

“戰鬥中分心,可不是好事。”

他的力道忽然加大。

而且,中年人分明的感覺到,對方剛纔的力量似乎和自己的力量有些相似。

“你敗了。”

那個人的聲音再次傳來。

中年人心中冷笑。

這人未免太過自信。

誰料,忽然間,他感覺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傳到了自己體內。

一時間,中年男子的臉色瞬間發白,強大的力量讓他失去了控制,朝着身後不斷後退。

那股力量……

他嘴角溢血,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更多的是感受到不可思議。

“不可能,你怎麼會我的浪濤勁氣?”

噗的一聲,他吐了一大口鮮血,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人倒在了地上。

沈安從和對方對戰的一開始,就一直在儲存,現在,將對方所有的力量,一次性的度給了對方。

起初他是沒有感覺,或者是沒有想到。

可是當他中招的時候,已經晚了。

沈安剛纔吞噬的力量太多了,返回去的時候,那一股一股的力量不斷的在變強,直到讓對方吐血,然後,那股力量去勢不減,一直在破壞他體內的經脈,臟腑,直到他壓制不住,五臟六腑嘭的一下,被那種澎湃的力量破壞殆盡,生命跡象徹底消失。

可以說,他是死在了自己的力量之下的。

“雷勁,他是陳家請來的高手,據說是一個古武者。”

此時,楚雨曦走了上來。

她見到倒地不起已經失去生命特徵的中年男子,終於開口說道。

“古武者?”

沈安低頭沉思。

他似乎沒有想到,這個世界還有古武者。

也對,原本天地沒有變化之前,倒是沒有聽說過,現在元氧出現,很可能那些所謂的古武者也開始悄然的浮出水面。

他們似乎有特殊的方法吸收元氧。

而且這種久遠傳承下來的功法,對修煉很有幫助。

沈安猜測,這呼吸法,很可能也是古武者提供的。

若不然,也不可能有人剛覺醒就知道修煉方法。

“有什麼說法嗎?”

“雷勁的師父是嚴大師,據說他的實力出神入化,現如今明面上的一些覺醒者都不是他的對手,你要小心,他若是知道是你殺了他的弟子,很可能會找你報復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