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聖地亞哥嗷了一聲,揉著肚子笑。

姑娘聽不見他倆在嘟囔什麼,但這奇怪的舉動,讓她的神志穩定了些許,菜刀也微微垂下一點。

鄭飛繼續裝壞人,舔了舔嘴角,重複道:「他住在哪?」

不知是出於畏懼還是什麼,姑娘妥協了,畏畏縮縮道:「在……跟我來。」

從幾十年前起,姑娘一家就蝸居在這破舊的小樓里,現在家裡一共有五口人,白天她的爸爸媽媽都會去城裡賣魚,還有兩個弟弟,被送去了最低等的學堂。

不久前,布拉德來到這裡,給她家整整一小袋銀幣,要住上一陣子。要知道那可比得上全家幾年的收入,她想都沒想,就收拾出一間房讓這個陌生人住了進去。

當然,她也沒認出這個客人就是布拉德。

布拉德的房間,有一扇窗,窗外就是那條大河,春天的時候風景很美。

進房,濃濃的迷迭香芬芳,刺激得眾人紛紛掩鼻,尤其是嗅覺靈敏的追蹤者,差點背過氣去。

姑娘捂著鼻子,見他們苦著臉,終於笑了起來,道:「很奇怪吧,一個鬍子拉碴的男人,竟然會用迷迭香泡澡,還用那麼多花瓣,是正常用量的幾十倍。」

「你剛是不是把泡澡水從窗戶外倒了下去?」鄭飛頭探在窗邊呼了幾口新鮮空氣,不用鼻子喘氣。

「是的。」姑娘點頭。

俯視著奔流不息的大河,鄭飛捶了下窗沿,咬牙。

布拉德會去哪呢?

看樣子,他一定是易容了,所以只從通緝令上見過他的人,全都認不出他。

那樣的話,他就可以大大方方地進城了,但那是不可能的。

滿身都是迷迭香的濃重氣味,自然會吸引所有人的視線,布拉德不會那麼蠢。

而且,短時間內想除掉那氣味是不可能的,就算在河裡泡一個禮拜都未必能行。

布拉德,到底在哪?

想著想著,鄭飛悵然若失地望向遠方,調整調整思緒。

這時,一艘漁船從上游駛來,上面有個漁民在向他揮手。(未完待續。) 傭人們風中凌亂,難道……三少真的對喬小姐見~色~起~意了?

慕靖西下樓,倒了一杯冰水,仰頭一飲而盡。

他深邃的眼眸,翻滾著深沉的暗色,性感的喉結滾動了幾下,才堪堪壓住那股燥熱的邪火。

手機鈴聲響起。

他收回思緒,接起電話,「傾心?」

「靖西,傾心動了胎氣,現在在醫院,你趕快過來!」說話的是陳敏,她焦急的語氣,不像是在說謊。

慕靖西心猛地一沉,動了胎氣?

「我馬上過去!」掛了電話,慕靖西沒有第一時間離開。

而是安排了江洵,讓他派人保護好喬安,才離開。

…………

醫院。

慕靖西趕到醫院的時候,陳敏在走廊上焦急的徘徊。

看到他,第一時間迎了上來,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批:「靖西,你究竟是怎麼當人丈夫的?傾心一個人懷著身孕,你不但不關心她,還跟別的女人……」

話沒說完,就被慕靖西沉著臉打斷,「傾心在哪?」

迫於他攝人的壓力,陳敏不敢多言,帶著他進了病房。

病房裡,躺在床~上的紀傾心小聲啜泣著。

影帝你家廚房又炸啦 看到慕靖西出現的那一刻,她呆住了,淚水就在眼眶裡打轉,雙手緊緊的揪著被子,「靖西……你怎麼來了?」

慕靖西大步來到床畔,擔憂的問,「怎麼會突然動了胎氣?你還好么?」

紀傾心的臉色蒼白得可怕,眼眶泛紅,淚水簌簌落下。

「靖西……」她哽咽著,伸出手抱住了他。

慕靖西遲疑著,終究抬起手,在她背上笨拙的拍著。

「我在。」

「嗚嗚……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擔心,孩子是不是會失去他的爸爸。我沒有一點安全感,每天都在想著,喬安是不是要把你從我身邊搶走了……」

她哽咽的聲音,帶著哭腔,任何一個人聽了,都會為之動容。

更何況,他不是別人,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親。

「傾心,你別胡思亂想。」

紀傾心胡亂搖著頭,哽咽的聲音,斷斷續續:「你們朝夕相處……我害怕……害怕你們會日久生情。靖西,我真的很沒有安全感,怎麼辦……我也知道這樣的自己很討厭,不但沒有幫到你什麼,還凈是給你惹麻煩……」

「你照顧好自己和孩子,就是幫我最大的忙。」

紀傾心的情緒極其不穩定,慕靖西不得不留下,哄著她,勸著她。

一個多小時之後,哭累了的她,終於沉沉睡去。

慕靖西離開病房,來到了主治醫生的辦公室。

主治醫生是個中年女醫生,她恭敬之中,更帶著一份同為女人的憤慨,「三少,紀小姐的情緒很不穩定,尤其是孕初期,孕婦的心情跟胎兒的健康安全,息息相關。今天動了胎氣,紀小姐得在醫院留院三天保胎。下一次,恐怕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慕靖西一手在桌面上輕叩著,「讓她保持好心情,就可以了么?」

醫生遲疑了片刻,才給出建議:「理論上來說,是這樣的。」 因為口中的炎熱,李可心深深地呼出一口氣。

呼氣不要緊,要緊的是隨著李可心的呼氣,嘴中因為火參產生的汁液不少都流入了咽喉。

這火參真不愧是大陸知名的春藥,隨著汁液的下肚,李可心的臉一下就紅了起來。

但是現在李可心沒有去理會,還是救明浩要緊啊。

在李可心要從嘴裡取出早已嚼爛的火參餵給明浩時,出現了意外。

躺在地上已經昏迷的明浩竟然坐了起來。

「啊」

李可心這一驚訝,竟然把嘴中的火參都吞了進去。

明浩剛剛已經徹底昏迷了,但是不多時,明浩就感覺自己身體慢慢降溫,舒服了很多,也慢慢清醒過來。

沒想到自己起來就聽到李可心大叫一聲,明浩也轉過頭看向了李可心。

「可心你這是怎麼了?」

現在李可心的表情很是怪異。

隨著火參入胃,李可心也感覺到了明浩所說的好熱是什麼意思,現在李可心面如桃花,兩隻原本布滿血色的大眼睛已經變得要滴出水來,現在的李可心嫵媚的看向明浩,慾火漸漸燃燒著他的理智。

「這這…..火參。」

明浩這次發現一旁火參剩下的枝幹,一眼就認出來了,也明白過來。

「原來他是為了救我找來了這春藥火參,可是我剛剛是體熱無比,他要是再給我用火參,我豈不是直接燒死啊。」

就在明浩疑惑的時候,李可心也說話了。

「明浩,你看我美嗎?」

說完,李可心還不忘原地轉了個圈。

「你……….我。。。。。。。」

這讓明浩怎麼回答啊。

看著李可心轉了個圈還不滿足,要撲向自己,明浩急忙站起身後退開來。

一下沒有撲到明浩,早已因為火參慾火難耐的李可心並不滿足,還要向著明浩而來,嘴中還不忘說道「明浩,我好熱啊。」

「竟然又是王階,怎麼辦,怎麼辦。」

此時李可心已經用上鬥氣了。

明浩也終於知道李可心的實力了,竟然和小美一樣,又是王階,這讓明浩很受傷,這李可心看著好像比自己還小几歲那。

更讓明浩無法接受的是,李可心的速度竟然不比明浩慢上多少。

「冷靜,冷靜啊。」

明浩現在已經盡了全力的閃躲著,要不是小樹的樹枝不時的幫助明浩,可能明浩現在已經無法逃脫了,可是小樹並沒有盡全力,因為它完全不知道這兩個人在幹什麼,以為只是在玩耍,在小樹心中,只要明浩醒過來,其他的一切都不在重要了。

一旁的菊花天豬再次叼著一株靈藥返回這裡,可是現在發生的事情讓它十分不理解。

它看到自己的主人拚命追趕著明浩,嘴上好像還不時的輕聲說著什麼,而明浩圍繞著小樹拚命的躲避,還不忘提醒自己的主人冷靜。

HR小姐招夫事件簿 「我要不要幫幫主人那?還是算了,我還是繼續去幫助主人找葯吧。」

菊花天豬想起了之前主人的吩咐,把嘴邊靈藥放在地上,再次出去尋找起來。

也不知道菊花天豬還會不會再找幾株火參回來,更加不知道的是,如果菊花天豬在找幾株火參回來,清醒后的李可心會不會拿它做烤乳豬啊。

明浩都快累死了,這也是來到這個世界后,明浩第一次碰到和自己速度相仿的人啊,就算被譽為百年奇才的侯東侯都比明浩慢上一線,可是逃亡還得繼續啊,雖然明浩不知道被李可心抓到會怎樣,但是一定不會有好事情發生的,那可是火參啊,李可心還一連吞下兩株。

「這可怎麼辦啊,李可心你一定要冷靜,一定要冷靜,咱們可是倆男的啊,你冷靜一下,我給你想辦法找幾個女的來。」

小樹旁邊全是魔獸,明浩現在上哪給李可心去找女人啊。

「難道給他找個魔獸,哈哈。」

明浩心中YY著李可心和母獸的一幕,一時分心下,竟然被李可心抓到了。

「放開,啊啊啊啊,神啊,這可怎麼辦啊,我是不是現在把他帶入死亡之窟哪?憑藉李可心的容貌,趙濤濤應該很愛幫忙吧。」

「對了」

明浩再被李可心抓住時靈機一動就從神秘戒指中取出一物。

明浩手中用力一掰,就掰下一小塊,用盡最快速度扔入李可心嘴中。

此物很是神奇,一如李可心嘴中,此物就已經融化開來,化為一道紫光滑入李可心腹中。

「啊」

隨著此物進入腹中,李可心一聲大叫就虛弱的癱倒在地,人事不省了。

「呼,終於結束了。」

明浩也癱軟在地,躺在李可心身旁。

「真不愧是六大聖葯啊,可是缺了一塊,這個不會算我失敗吧。」

剛才明浩取出的正是紫靈靈芝,沒想到紫靈靈芝真的有用,但是明浩現在也有些心燥,不知道困龍鎖會不會因為紫靈靈芝缺少一塊算自己任務失敗。

剛剛李可心已經因為火參失去理智,明浩只要取出黃泉劍就能輕易滅殺李可心的。

可明浩完全沒有這麼想過,因為明浩在看到火參時,就知道李可心是為了救自己,才嚼火參的,後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吞下去了,可是這一切都是他為了救自己啊。

「一切都是為了救我啊,要不是我………咦。」

此時,明浩才想起來,自己剛剛是怎麼了。

可是明浩檢查半天,都沒有找出體內有什麼問題啊。

南宋風煙路 「這是?」

不放心下,明浩運用鬥氣在體內轉了數周后,還是沒有任何異常,明浩疑惑不解時,終於感覺到哪裡不對。

「小虎」

明浩終於找到問題所在了。

剛剛那奇怪的火熱,是以小虎印在身體上那紋身開始,慢慢擴散到全身的,問題很可能是出現在沉睡一年的小虎身上。

就在明浩嘗試用意念聯繫小虎時,竟然得到了反饋,並且明浩也感覺到小虎想要出來的意思。

「吼吼」

小虎在被明浩放出來后,沖著天就是虎嘯不已,聲震四野。

好像要發泄自己這一年多的陰鬱。

但是小虎這一叫不要緊,把小樹附近剩下的魔獸都驚動了起來。

豪門獨寵:腹黑總裁追妻忙 這可是小虎積蓄一年的釋放啊,九幽噬神虎強大的威嚴瀰漫在整個空中,沒有出去狩獵和巡邏的魔獸一個個都在小虎神獸的氣勢下匍匐趴在地上,就連小樹身上的那兩隻尊級噬天鼠也是不敢抬起腦袋,雖然它們身為尊級魔獸,比現在的小虎強上很多,但也是覺得心中十分沉重。

反倒是小樹並不在意,只是看到小虎后很是人性的思考了一下后,就分出樹枝想要慢慢靠近小虎,要像往常碰到新魔獸時一樣和這隻白虎打招呼。

「吼吼」

可惜,小虎並不是那些被它氣息吸引過來的魔獸。

小虎看到靠近過來的樹枝,不由得怒吼一聲,嚇得小樹急忙收回樹枝,可小樹還是不甘心,再次使用樹枝嘗試靠近過來,好像不達目的它誓不罷休。

「好了,小虎,這是小樹。」

在聽到明浩的話時,小虎才停止怒吼,小樹也終於碰到了小虎的身體,在觸碰到小虎時,小樹巨大的身體動了一下,一陣陣樹葉碰撞的聲音傳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