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聞著他懷裡好聞的味道,宋靜書突然想起了她來周府的第二日……若非是周友安「救」了她,她怕是當真就成了他的十姨婆了!

如此想著,宋靜書就忍不住面紅耳赤起來。

原本一個單純的抱抱,味道似乎也變得有些迤邐了。

見她面紅耳赤,周友安眼神變得深邃起來,聲音也帶著絲絲沙啞,「你腦子裡在亂想什麼鬼東西?」

話剛說完,房門就被人打開了。

隨後只聽到一聲尖叫,什麼東西掉落在地,發出清脆的響聲。

宋靜書受驚的抬起頭,滿腦子迤邐的想法也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被人打斷這美好的時光,周友安頓時神色不渝的看向門口,視線猶如兩道利劍一般刺了過去。

只見碧珠手忙腳亂的撿起地上的木盆,哆嗦著站起身,「少爺饒命,奴婢不是有意,有意要打斷少爺……」

碧珠看向宋靜書的眼神,儼然像是在看勾引主子的小賤人一般。

宋靜書臉上火辣辣的,連忙離開了周友安懷裡,站起身對他說道,「既然碧珠姐姐來伺候少爺梳洗,我就先下去了。」

說罷,宋靜書落荒而逃。

不一會兒,宋靜書房門被敲響了,碧珠臉色陰沉的站在她門外。

不用想也知道,碧珠是為了什麼事情過來。

宋靜書忍著心下不耐,笑著問道,「不知碧珠姐姐可是有事?」

「自然有事。」

碧珠一把推開她,不請自入的越過她走了進去。

難道就因為她欠了周友安數不清的銀子,所以周府連個丫鬟也要時時刻刻對她甩臉子?

宋靜書心下憤怒,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哪怕這個人只是周友安身邊的丫鬟。

關上房門,剛轉身就迎來碧珠劈頭蓋臉的一番叱罵,「我瞧著宋姑娘似乎不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什麼叫做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樣的身份,居然妄想攀上我們少爺?」

「宋靜書我告訴你,不過是因為我們家少爺憐憫你,怕你無處可去無處謀生,所以才留了你在府里。」

「我們少爺是心善!你別以為藉此機會就能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你可知我們少爺在寧武鎮是什麼樣的存在?可知舅老爺們都是什麼身份?」

「你現在的身份是丫鬟,比我還要低等的丫鬟!你處處纏著少爺,不知羞恥的勾引少爺,你簡直是不要臉!」

碧珠情緒很激動,進門不由分說便將宋靜書狠狠地罵了個狗血淋頭。

面對她如此過激的情緒,宋靜書氣憤之餘反而冷靜下來了。

她一臉平靜的看著碧珠,等她罵完后才淡淡的說道,「你之所以如此討厭我,都是因為你愛慕周友安。可是他卻看不上你,因此你才會將所有的情緒發泄到我身上。」

「但你似乎忘記了,我一直對周友安沒有任何想法,這一切都是他主動。」

「少爺主動?!」

碧珠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沖她冷冷的笑了起來,「你的意思是,我們家少爺看上了你這個山旮旯里出來的村姑?」

「甚至還恬不知恥的纏著你?」

「這你就該去問周友安了,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想法。」

宋靜書答道。

「呵……」

碧珠不加掩飾的嘲笑,讓宋靜書心裡沒來由的一陣窩火。

大家都是丫鬟,都是伺候周友安的,有必要分個你高等我低等?

再說了,她宋靜書雖然是山旮旯里出來的村姑,但好歹從未做過伺候人的這種下賤活吧?

不過是為了償還周友安的銀子,以及救命之恩罷了!

碧珠一個自幼伺候人的丫鬟,憑什麼拿出主人的派頭來教訓她?

周友安尚且還對她極好,難道她還怕碧珠一個丫鬟?

真是好笑!

「死纏爛打的纏著少爺的人是高月娥,你若是真有本事,應該將這話去羞辱高月娥才對,何苦跑來我這裡自討沒趣?」

宋靜書面無表情的盯著她,毫不客氣的說道,「不過是不敢得罪高月娥,所以便想著將我的臉踩進塵土裡罷了。」

言外之意,便是說碧珠是個恃強凌弱的軟弱之人。

碧珠伺候周友安多年,肚子里也有些墨水。

宋靜書這番話,她自然聽得出言外之意。

「你敢諷刺我?」

碧珠有些詫異的盯著她,「你是不是忘記自己是什麼身份了?你信不信,我即刻就能讓你走人?」

「好啊,我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這個火坑呢。你儘管去告訴周友安,就說我欺負你了,讓他趕我走吧!」

宋靜書毫不在意的嗤笑一聲,在一旁坐下。

她連周友安都不怕的好嗎?

「你少拿少爺來壓我!」

碧珠氣極,伸手怒指著宋靜書,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我告訴你,宋靜書,你要是識趣的話,就趕緊自己滾蛋!」

「否則,日後少不得了你的好果子吃!」

說完,碧珠怒氣沖沖的轉身出去了。

不知是因為不論在氣勢上、還是在爭論上,她都輸宋靜書一等的緣故,還是怕被隔壁的周友安聽到。

周友安都沒發話,一個奴婢居然要趕她走?!

宋靜書氣得牙痒痒,恨不得即刻將周友安拽起來狠狠的揍一頓。

都是因為他!

不但高月娥要置她於死地,就連府里一個小丫鬟也如此欺負她!

宋靜書不由的感到委屈起來。

離了周友安這個禍害精也好,省得哪一日她不明不白的就死了,也太冤枉了!

於是,宋靜書開始收拾自己的包袱。

從宋家村離開時,她也就只帶了幾件破爛舊衣裳。就連從劉氏那裡要來的一兩銀子,也早就買了蔬菜種子了。

欠周友安那數不清的銀子,她眼下是還不了的,只等日後她發達了,再還他便是!

衣裳什麼的都是周友安給她添置的,宋靜書也沒臉帶走。

因此,寫了一張紙條,只說那滿園子的蔬菜權當報答他對她的照顧,欠下的銀子定會在十年之內如數奉還。

將紙條壓在桌子上的茶壺下,宋靜書環視了一圈這間屋子,突然感覺鼻子有些酸澀起來。

住了這麼久,離開時多少有點不舍。

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宋靜書咬牙出去了。

今晚的月光皎潔,宋靜書背著空空的包袱,站在綠油油的菜園子前,眼淚一把鼻涕一把的跟它們道別,「小菜菜們,姐姐不能再照顧你們了!日後你們要長得肥肥壯壯的進入周友安的肚子里。」

「怕是我這一走,你們很快就要被人連根拔起,可憐我的一片心血啊……」

就在宋靜書哭得不能自已的時候,身後傳來涼涼的一句,「你這是做什麼?欠下巨債試圖捲鋪蓋逃走?」

宋靜書猛地回頭,只見周友安披著單衣站在她身後不遠處,眼神沉沉的盯著她。 月光下,看著宋靜書哭得通紅的雙眼,以及臉上未乾的淚痕,周友安只覺得心裡倏地一疼。

宋靜書似乎沒想到,周友安會突然出現。

她像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心虛的撇過頭不敢與他對視。

好傢夥,這都能被他抓到!

她還沒爬牆翻走就被周友安逮到了,看來今晚是走不了了。

宋靜書若無其事的站起身,背過身子擦了擦眼淚后,自顧自的回了自己的屋,「今晚的月光真好,月亮真大,我要回去歇息了。」

周友安眼神沉沉的看著她進了屋,然後關上了門。

當他是個傻子么?

還背著包袱呢,擺明了是要逃走!

發現宋靜書是想逃走後,周友安的心情十分沉重,就像是一頭小豬還沒養肥,居然就要越過豬圈逃出去。

「宋靜書,想要逃離我的身邊,這輩子都不可能!」

周友安狠狠地咬著牙,轉身回了房間。

次日一早,宋靜書睡了個自然醒,無比滿足的下床伸了個懶腰。

今日倒是奇怪,碧珠居然沒有大清早的來叫她起床幹活,居然由著她睡懶覺?

宋靜書滿腹狐疑的走到門邊,伸手去開門……誰知,房門在外面被人上了鎖,她使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拉不開!

她心下一緊,連忙去開窗戶,竟然也被從外面鎖得死死地。

這也就是說,她被關起來了?!

「卧槽!什麼情況!」

宋靜書忍不住破口大罵,「是哪個龜孫子做了這麼缺德的事情? 冷心總裁的廉價新娘 居然把我鎖起來了?!」

門外站著的「龜孫子」黑著臉,聽她一腳又一腳的踹門,順帶將他罵的體無完膚。

碧珠死命的煽風點火,低著頭裝作沒有看到周友安那黑沉如鍋底的臉,一個勁兒的說道,「少爺您聽聽!宋姑娘這哪裡像是個丫鬟?簡直像是我們周府的主子似的!」

「居然還敢辱罵少爺,真是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虧得少爺您對她這麼好,她完全沒有把您放在眼裡!」

「少爺,依奴婢之見,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頭早早發賣出去得了!」

碧珠說的唇乾舌燥,周友安根本沒有搭理她。

聽到宋靜書那中氣十足的叫罵聲,周友安沉著臉,突然出聲,「你消停一點,老老實實待著。」

「哈?」

突然聽到周友安的聲音,宋靜書的叫罵聲頓時停下來了,她湊到門邊,試探的喊了一聲,「周友安,是你嗎?」

從門縫間看到她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似眼中還帶著委屈,周友安忍不住心下一軟。

「你罵了這麼久,就不口渴嗎?」

「渴,渴死我了! 回眸一笑楚傾城 可是你將我鎖起來,我不能喝水呀。」

宋靜書委屈巴巴的站直了身子,踢著腿在桌子旁坐下,從水壺裡倒出一杯水來,慢悠悠的喝下,「我說周大少爺,小女子這是犯了什麼錯呀,你居然這樣對我?」

「我告訴你,你這可是禁錮我人身自由,當心我去告你……」

話音剛落,宋靜書就閉上了嘴。

這裡是寧武鎮,寧武鎮的知縣是周友安的大舅舅。

周友安就是寧武鎮的扛把子!

賴上監護人:萌妻有術 她能去哪裡告他?

即使隔著房門,聽著宋靜書越來越低的聲音,周友安也能想象得出此時她臉上恍然大悟的神色,不由得勾起了唇。

碧珠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友安的臉色,只見方才還滿天烏雲呢,眨眼間就晴空萬里了?

他們家少爺,這一臉懷春的笑,是因為宋靜書嗎?!

「你可知錯了?」

周友安好心情的靠在房門上,對宋靜書問道。

「知什麼錯?我哪裡錯了?」

宋靜書放下茶杯,走到門后,與他隔著房門開始爭辯起來,「周友安,我是給你做了丫鬟不假,但是這並不代表著你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啊。」

「既是給我做丫鬟,就該萬事聽從主子的吩咐。」

周友安冷笑一聲,「你昨夜背著包袱,是要不聲不響的逃走嗎?」

聞言,碧珠瞬間臉上一變!

原來,昨晚宋靜書當真準備離開周府了?

可偏偏,被周友安給抓了個正著?!

難怪今兒一早周友安就下令將宋靜書的房門反鎖,不允許任何人叫醒她呢。

難怪今兒早起,周友安臉色奇差無比,周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面對任何一人都眼神陰鷙,活生生像是府中每一個人都欠了他千八百兩銀子似的!

敢情都是因為宋靜書這個小賤人?!

碧珠說不出此刻心裡是什麼想法。

又嫉妒、又酸楚。

「我都跟你說了,昨晚我是在外面賞月。」

果真是因為這事兒……宋靜書吞了吞口水,心虛的答了一句,擺明了氣勢不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