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聞言,sam點了點頭:「那好,我只告訴夢潔一個,而且叮囑她不要往外說。話說就算她和別人說了也沒什麼關係,他又不認識這個圈子裡的人,還是能夠很好的保密的。」

我笑了笑,沒有說話。余夢潔接觸的人可人比sam想象中的要多,恐怕也只有sam不知道余夢潔的真實身份了。

我和顧勛現在算是修成正果,可是想到余夢潔和sam,兩個人到現在還都沒有真正的坦誠以對。余夢潔對此十分苦惱,可是總找不到有效的解決方法,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至於具體的結果,還要以後再說。

得到我的准許,sam總算心滿意足的離開了。看著他的背影,我忍不住在心裡默默祝福他,希望他們兩個的情路上不會有太多的難題。

因為心情頗為不錯,今天工作上的事也做得十分順利。在閑暇之餘,我仍舊忍不住翻出結婚證來看。 鹹魚翻身之娘子威武 sam說的沒錯,我果然是有些變傻了。

在這樣的心態里,時間過得飛快,等我回過神來時,已經到了下午下班的時間。

想到顧勛臨走時說過的話,我的心裡都是甜蜜,也對於即將要到來的夜晚充滿了期待。

我收整完畢,就在這時,我的電話也及時響了起來。

「親愛的,我已經到你們公司樓下了!」顧勛在電話那頭笑著說道。

我趕忙拿起自己的包向辦公室外走去:「你怎麼來得這麼早?現在我才剛剛下班,你居然已經到了!」

「我下午提前下班了。」

我不禁莞爾:「顧總裁,你這樣遲到早退,真的可以嗎?」

顧勛倒是一點兒都不在意:「當然沒問題,因為我是總裁啊!誰能管得了我?」

我忍不住笑出了聲,這個人怎麼這樣可愛?

說話間,我已經來到了樓下,顧勛的車果然就停在門口,而他正倚在車旁,一邊通話一邊等著我下來。看到我出來之後,顧勛掛斷電話笑著對我張開了懷抱:「親愛的,我來接你了!」

我揚起笑容,幾步跑到了顧勛身前緊緊擁抱著他:「親愛的,很高興你能來接我!」

在擁抱了幾秒鐘之後,顧勛放開了我,打開車門拿出了一束玫瑰花遞到我面前:「親愛的,結婚快樂!」

我笑著接過了這束嬌艷欲滴的玫瑰,嗅著花香,我輕聲對顧勛說道:「顧先生,我很喜歡你的花哦!」

顧勛點了點我的鼻子,笑著說道:「盡情期待吧,顧太太,我今天為你準備的可不止是鮮花喲!」

說著,顧勛拉開了副駕駛的門,溫柔的笑著說道:「請吧!安若,我一定會給你一個難忘的新婚之夜的!」

我把玫瑰放在胸口,以安撫自己狂亂的心跳,看著帥氣的顧勛,我對於他所說的話深信不疑。

顧勛徑直把我帶到了電影院,我站在電影院門口瞭然的說道:「原來是先看電影!」

顧勛故作神秘的笑笑沒有說話,其實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條手帕將我的雙眼蒙住:「別怕,和我走。」

我任由顧勛將我的雙眼遮住,被他牽引著向電影院內走去。

彎彎曲曲的走了好久,顧勛終於把我按坐在了一個座位上,「好了,現在已經可以把眼睛睜開了!」說著,顧勛解開了系在我眼睛上的手帕。

在我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還沒來得及打量周圍的環境,放映廳里突然響起了悠揚的音樂聲。

「安若,我愛你,這一生你都是我的唯一!在餘下的生命里,我會拼上一切,為你打造一個幸福的天地!也許我現在沒有辦法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但我會儘快給你一個更為巨大的驚喜。」

巨大的帷幕上,顧勛出現在上面,看他的裝束,雖然是這兩天剛剛錄好的。而隨著他的話音,熒幕上的畫面也出現了改變。

畫面變成了我和顧勛相處的一幕幕,但更多的都是的照片,微笑時的我,哭泣時的我,沉思時的我,難過時的我……而顧勛時不時出現在畫面里,可每一張都是在守望著我。

看著出現在屏幕上的一幕幕,我的鼻尖感到有些酸澀。在我不知道的時候,顧勛將每一個我都默默記錄下來。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安若,何其有幸,我能夠遇見你!窮盡一生,我都會與你相守,直到生命的盡頭。」

短片很快播放完畢,最終的畫面定格在了我和顧勛剛剛拿到手的結婚證上,那上面我們兩個人的照片笑的那麼甜,其實透過屏幕都能看到溢出的幸福。

顧勛握上我的手,我與他手上的對戒映著屏幕的微光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安若,我會給你想要的幸福!」顧勛凝視著我的眼睛,深情的說道。 在放映廳里,我和顧勛互訴衷腸,兩個人靜靜依偎在一起,我已經忘了時間的流逝。

直到後來,還是顧勛開口對我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們還要下一個行程呢。」

我將手交給顧勛,笑容從來就沒有離開過臉上:「親愛的,今天晚上都是我們兩個的,我把自己交給你,請你讓我領略一個不一樣的夜晚吧。」

顧勛吻上我的手,溫柔的說道:「但願我今夜不會讓你失望。」

接下來,顧勛帶著我去了空中餐廳,當我到達那裡之後,發現餐廳里已經布置得美輪美奐,悠揚的鋼琴曲飄散而來,昏黃的燭光為我和顧勛鍍上了溫暖的光澤,浪漫的氣息也隨之撲面而來。

我小心翼翼的踩著鋪在路上的花瓣,最終在座位上坐定。環顧四周,我發現偌大的餐廳里,除了我和顧勛之外只有鋼琴師!

我驚訝的看著顧勛,有些震驚的說道:「你是提前把這裡包場了嗎?」

顧勛要了搖頭,「這些事情你不要在意,只要安心享受就好。」

可我卻無法表現的那樣鎮定,因為這家餐廳連座位都很難預定,之前每次來這裡,通常都要提前一個月甚至更久的預約,而這次顧勛居然直接在這裡包場,顯然,這不是輕易就能做到的事情。

我的注意力仍在這件事上,忍不住出聲問道:「你居然把這裡包場了,一定很不容易吧?」

顧勛看向我有些無奈的說道:「安若,我想給你我現在能做到的最好的一切,時間有些倉促,我也只能準備這些而已。」

這怎麼會只是而已?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從我提出不按時起,滿打滿算到現在也不超過五天,可是顧勛居然在這短短几天之內,就做好了這一切,這怎麼能讓我不震驚?

看著我明顯不信任的表情,顧勛有些無奈的說道:「本來我只是想給你個浪漫的晚餐,可是現在看來好像有些失敗。你關注的重點似乎不在晚飯上。」

看著顧勛無奈的表情,我也忍不住搖頭失笑,這麼多年來對於物質的追求已經刻到了骨子裡,在其他人面前我還會克制一下自己,而對於顧勛這樣的自己人來說,我已經完全放飛自我,根本就不掩飾自己的心境。

可是這樣的性格,顯然不適合這種浪漫的氣氛,顧勛的無奈讓我認識到了不應該像現在這樣,把重點放在他如何做到的包場,當下我放下心裡的疑慮,拿起身旁的酒杯,輕輕搖晃裡面的紅酒,笑著對顧勛說道:「我會好好感受你的心意的,現在我先自罰一杯,為之前的過錯賠罪。」

說著我就要喝下那杯酒,而顧勛這是將我攔了下來,「你呀!和我在一起有什麼賠罪不賠罪的?」

我笑了笑,和顧勛碰了一下杯:「新婚快樂!」

放下了心中的困惑,和全身心的享受顧勛為我營造的一切。可是在大部分的時間裡,我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對面的顧勛身上。果然無論身處何方,比起周遭的環境,我的注意力永遠率先被他吸引。

就這樣,晚餐時我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顧勛那裡,只要有他在,無論是什麼樣的飯菜,我都覺得十分可口。今天是我和顧勛結婚的日子,我的內心高興極了,一連喝下好多酒,顧勛勸都勸不住。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內心,只是覺得越喝越興奮,到最後,好好的浪漫氣氛差點兒都被我給毀了!

半醉半醒間,我們結束了晚餐,今晚的酒精發揮的格外快,但也許這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我朦朧著雙眼看向顧勛,只覺得天底下再也找不出比他更好的男人。

顧勛攬著我的腰,有些無奈的說道:「你這個小醉貓,怎麼這麼快就把自己喝的迷迷糊糊的?」

我傻笑著看向顧勛,「嘻嘻嘻!顧勛,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啦!」

顧勛寵溺的看著我,笑著應道:「從始至終,我都只是你一個人的!」

我笑得更為開心,直接跳起來在他臉上親了一下,抱著顧勛並不鬆手。

見我這個樣子,顧勛便直接打橫將我抱起,「好了,夜深了,我們該回家了。」

來到樓下,我們的車已經停在那裡,不過車上又多了一個人。我定睛看去,原來多出來的那個人居然是王川!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坐上車,我好奇的問王川。

王川禮貌而不失優雅的笑笑,卻沒有解答我的疑問。倒是顧勛在一旁開口:「他今天晚上加班!」

加班?這也不是公司的工作啊!我竊笑著看向顧勛,其實道理我都懂,晚上吃飯要喝酒嘛,所以王川是被顧勛拉了壯丁,現在出現在這裡,完全是來當司機的!

一路驅車離開,我發現我們走的路居然是通往公寓的!

米蘭現在還住在別墅,可是看顧勛今晚的路線,他似乎不打算回那邊。

我我忍不住詢問顧勛:「今晚我們不回別墅那邊嗎?」

顧勛柔著我的腦袋笑著說道:「今天是咱們兩個的新婚之夜,我們當然應該過二人世界!至於米蘭,她一個人在別墅里過一夜,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可我還是有些不放心,「可是如果我們不回去的話,米蘭知道嗎?」

顧勛點了點頭:「我已經通知她了,你不用再為這件事操心。」

我這才放心的依偎近顧勛懷裡,聽著他堅實有力的心跳,滿足感充斥著心頭。

在路過江邊的時候,王川放緩了車速。就在我有些好奇的時候,江邊突然放起了璀璨的煙花。

我立刻坐起身,拉著顧勛的衣袖,指著外面說道:「快看!煙花!」

顧勛笑著抱住我,眼裡的溫柔快要將我淹沒:「喜歡么?」

就在這時,煙花炸裂出現一排碩大的iloveyou,底下還有著顧勛名字的縮寫。我的眼瞳中映著窗外的煙火,只覺得這是我這一生中見過的最美的風景!

「顧勛!我愛你!」我撲進顧勛的懷裡,輕輕地抱住了他!

等煙花放完,我趕忙催促王川道:「快點回公寓!我現在立刻就要回去!」

顧勛在一旁失笑出聲,而王川則答應一聲后,一腳油門踩下去,車子像離弦的箭一般直接沖了出去。 這一晚到最後留給我的記憶,只剩下瘋狂。我和顧勛彼此相擁,恨不得把對方融入血脈。什麼時候睡著的我已經不記得,只知道第二天醒來以後,我整個人象散了架一般,一動都不想動。

清晨的陽光有些刺眼,過會睜開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火紅,那是被子的顏色。昨天顧勛把公寓也布置了一番,連床上都被他換上了緋紅的顏色。

我轉頭看向一旁的顧勛,他也已經醒了過來,只是卻並沒有起床,而是守在我身邊,滿是寵愛的看著我。

我彎起了嘴角,眼帶笑意的對顧勛說道:「早安!顧先生!」

顧勛親了親我的嘴角,同樣笑著說道:「早安,顧太太。」他的聲音如美酒般讓人沉醉,一聲顧太太更是讓我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看著我發獃的樣子,顧勛心情頗好的笑著,握著我的手輕聲詢問道:「怎麼樣?昨天過得開心嗎?」

「沒有比昨天更開心的日子了!」我語帶興奮的說道。尤其是最後的那一場煙花根本出乎了我的意料,因為顧勛把它安排在了我們回家的路上,我本以為只是尋常的回家路,居然還有這樣的彩蛋,叫我怎麼能不興奮?

面對我的興奮,顧勛也滿足的笑著:「以後,我會讓你有更開心的時光!」

我興奮的撲到顧勛懷裡,忍不住連聲說道:「顧勛,你怎麼可以這麼好!」

在顧勛懷裡蹭了好半晌,我才看了眼時間,雖然還沒到上班的時候,但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

總裁大人愛無止盡 在我想要起床的時候,顧勛卻一把將我拉了回去:「昨天累壞了,不要你今天請個假吧!」

我笑著拒絕了顧勛的提議:「雖然很累,可我哪有那麼脆弱!今天有一筆生意要談,雖然我不是最重要的人,但好歹也是蒂迦羅的挂名負責人,不可以這樣無緣無故缺席的!」

聞言,顧勛撇了撇嘴小聲說道:「看來我昨晚還是有些收斂了,居然讓你這個時候還能想著去工作。」

顧勛的話讓我頓時羞紅了臉,我的拳頭輕捶了他胸口一下,有些嗔怪的說道:「你這個人能不能正經一點?」

「新婚之夜啊!」顧勛不服氣的說道:「你現在已經是我的妻子了,我和我妻子這樣那樣有什麼不正經的!」

顧勛的話讓我根本無從反駁,當下也只能繼續捶了他兩下以示我的抗議!

不過好在顧勛也就是隨便說幾句,便不再逗弄我了。

想到昨天發生的一切,我忍不住暗自笑了笑。

「對了,昨天那些你都是這幾天準備好的么?」我笑著問顧勛,現在說起來沒有什麼氣氛可以破壞了,我還是十分糾結昨天發生的事。

顧勛無奈的咬了咬我的耳朵:「你啊!怎麼還非要刨根問底不可?」

「我好奇嘛,你就告訴我吧!」我對顧勛撒嬌說道,顧勛熬不過我,最終只得開口為我答疑解惑。

「餐廳確實是提前兩天辦的,我聯繫了今天預約的所有人,和他們談了談就把餐廳包下來了,其他的還好,倒是這邊是昨天才布置的,除了床單,其他都是王川一手操辦的!」顧勛輕描淡寫的說道。

顧勛一定為昨天的那些事付出了很多精力,只是他現在只是一筆帶過,根本就沒有向我邀功的意思,他想表達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只要我過得開心,他付出再多也無所謂。

可我卻被顧勛深深的感動了,撲進他懷裡就不想出來,嘴裡還不斷的念著他的名字,到最後顧勛忍不住笑著說道:「你再這樣,我說不定會做出什麼事情哦!」

顧勛這話讓我立刻閉上了嘴,我的腰還酸疼著呢,怎麼可能再讓他胡來。

「好了,不鬧了。」我訕訕的說道:「快起床吧,待會還要上班呢!」

聞言,顧勛皺了皺眉:「昨天你累壞了要不然今天就在家裡休息吧。」

我笑著拒絕了顧勛的提議:「不行哦,今天公司里將會談一筆生意,雖然我不是項目主要負責人,但好歹也是公司的挂名的責任人,還是要出席商談的。」

聽了我的理由,顧勛表情反而更加糾結了,我只聽見他在那裡小聲說道:「看來我昨晚還是手下留情了,這才讓你有精力能夠想著去上班。」

「……」我裝作沒有聽到顧勛的話,起身直接穿好衣服,本來醒得就比較晚,雖然這裡離公司比較近,但我和顧勛如果為了不遲到的話,估計是吃不上早餐了。

顧勛也差不多和我同時起床,看著我忙碌的收拾自己還是頗有微詞。

我盡量安撫著這個突然有了小脾氣的男人,最終在顧勛不贊同的目光里沒吃早餐就跑了出去。

臨出門前,我還聽見顧勛在那裡憤憤的碎碎念:「別人新婚燕爾都有假期,為什麼我沒有!而且我老婆平時一點都沒有工作狂的跡象,可剛結婚怎麼就這麼著急去工作呢?」

我沒有回答顧勛的問題,只是笑著離開了家。

踩著點兒進了公司的門,對方還沒來,我鬆了一口氣,這筆生意孔菲也是特別重視,我趁著顧客沒來,趕忙又熟悉了一遍材料。

就在我看材料沒多久,孔菲敲門來到了我的辦公室。除了文件,她手裡居然還拿著一份早餐。

孔菲走到我身前,率先把早餐遞給我,有些無奈的笑著說道:「剛剛顧總打來的電話,讓我為你準備早餐,而且還特意叮囑我,一定要讓你吃飯。」

聽說是顧勛特意讓孔菲松來的早餐,我的內心再次雀躍起來。

「放心,我會好好吃的。」我笑著說道:「不過等下和顧客見面時,我要注意哪些事情?」

聽我這樣問,孔菲一副早已猜到的模樣,當下便把所有需要注意的事情又和我重複了一遍。

在這次商談中,除了項目負責人陳述,對於產品的介紹上我也有點見解。

正在我和米蘭商談的時候,又有人敲門。

「進。」

話音剛落,門便被人推開,來人是珠寶部的主設計師,王墨。

「你過來了,有什麼事嗎?」我好奇的看向王墨,而後者看向我時也明顯愣了一下。

我被他的反應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在我的辦公室里看見我有那麼驚訝嗎? 我看到孔菲的動作,突然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趕忙也反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早上來上班時,我特意圍了一條絲巾,可現在看來,應該是不知何時將絲巾的位置弄偏了,導致脖子上的痕迹露了出來。

我有些尷尬的沖王墨和孔菲笑了笑,默默的整理了一下絲巾,直到孔菲示意我已經沒有問題了,我這才默默的放下手。

「有什麼事情現在說吧。」我看著王墨,盡量若無其事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