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聲音剛落,獅暤就忍不住又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眼中滿是驚駭之色,心中一股恐懼之意瞬間湧出,直衝腦頂。

雖然將獅暤擊傷,但周雲峰同樣也不好受,心中一陣血液翻騰,臉色也瞬間變的蒼白起來,很顯然,周雲峰也被震傷了。

「一招能將老牌的破蒼級中期小成強者重創擊傷,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周雲峰的蒼白的臉色很快恢復了一絲血色,心中欣喜的暗道。

在還未交手時,周雲峰就說過他新創了兩招想找人試試手,而周雲峰口中的兩招就是剛剛施展的『弒罡』和『弒源』!

這兩招是周雲峰在進入拔卣大世界后所創,這是周雲峰結合了他領悟的混沌大道和毀滅大道所創,特別是毀滅大道在這兩式中得到了極大的發揮。

『弒罡』一式中的『罡』就是指拔卣大世界中百族修鍊的罡氣,弒罡就是弒殺罡氣破壞罡氣毀滅罡氣

而第二式『弒源』中的源指的就是生命之源——**,弒源的寓意就是破壞**毀滅**甚至是湮滅**

正是因為『弒罡』、『弒源』兩式戰技中有蘊含了毀滅大道,所以才會具有極強的破壞力,才讓獅暤這樣一個老牌破蒼級強者在周雲峰手中連連吃癟。

「呼呼」

「哈哈!獅暤,你心中是不是非常吃驚,吃驚居然會敗在我這個人類手中?」周雲峰眼中寒芒涌動,手中噬天槍向後一擺就消失在了手中,冷笑道。

「你就認命吧!不作死就不會死,本尊今日一定成全你!」周雲峰沉聲道。

隨著周雲峰的聲音落下,一桿灰黑色的戰旗就出現在了周雲峰手中,戰旗無風自動,一股股神秘的波動向四處涌去

「現在本尊已經清楚了自己的實力,你的價值已經沒有了,本尊很忙,就不和你浪費時間了!」周雲峰轉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戰旗,眼神中戰意瘋狂涌動,不帶任何情感的說道。

拔卣大世界中的破蒼級強者雖然不少,但平時想要遇見也是非常困難的,就更不要說交手了,而這獅暤的出現對於周雲峰來講,無疑是正想瞌睡就有人送來枕頭。

經過這次的閉關修鍊,周雲峰的實力有不小的提升,他心中非常想找一個破蒼級強者來驗證一下提升后的實力,而此時獅暤出現了。

經過一番交手,雖然周雲峰還有很多底牌沒有亮出,但是他對現在的實力已經有了一個比較準確的認識,所以就沒有必要再與獅暤死磕了

雖然就算不動搖混沌戰旗,周雲峰也有信心將獅暤斬殺,但是獅暤畢竟是成名多年的老牌破蒼級中期強者,要說獅暤沒有保命底牌,周雲峰是打死都不會相信。

所以最後就算周雲峰能將獅暤斬殺,但是難免會在獅暤的拚死反撲下受傷,而此時距離那件事情的時間已經不多,周雲峰自然不希望在這個時候受傷。

「吼!人類,你辱我太甚,今日本尊必和你不死不休!」獅暤雙目充血,神色瘋狂,怒吼道。

想它獅暤乃是頂級種族之一狂暴殞獅族的尊老,一身破蒼級中期的實力,地位極為尊崇,不管是在拔卣大世界內還是在虛空亂流中,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今日不但在一個人類的後晉之輩手中吃了虧,還連連被對方侮辱!

這讓獅暤如果能不怒?

如何能不瘋狂?

「來吧!」對於獅暤的憤怒和瘋狂,周雲峰全然沒有當一回事,嘴角一翹,戲謔的說道。

「雖然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完全發揮出混沌戰旗的威力,甚至是連十分之一都不能發揮,但是要殺這隻大獅子已經足夠了!「周雲峰眼中寒芒一閃即逝,心中冷笑道。

「呼啦啦啦啦!「

混沌之力瞬間湧入混沌戰旗,戰旗迎風而長,在虛空中不斷震蕩開來,一股古老滄桑的氣息飛速向四面八方碾壓而去。

「呼!「

「大獅子,來吧!「混沌戰旗在周雲峰手中一轉,旗尖對著嗜好,喝聲道。

「弒罡!「

雖然是同樣的招式,也同樣是在周雲峰手中施展出來,但是因為武器不一樣,其威力卻是成倍的增加。

感受到眼前黑灰色戰旗上傳來的恐怖氣息,獅嗥眼神中瞬間被恐懼所充斥,龐大的身軀也不由的顫抖。

「這是什麼武器?一個區區的人類怎麼會有如此強大的武器,就算是人族最頂級的武器也不如這桿旗子強大?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獅嗥心中驚恐的咆哮道。

「獅王撞天!「

「轟!「

「吼!噗!「

雖然這一次一人一獅都拿出了更強的攻擊,但是引起的動靜卻比前幾次還要小上不少,感覺就是一次普遍的交手一般,但是獅嗥那充斥著痛苦的慘叫聲和吐血聲卻宣示了這絕對不是普通的交手。

「哈哈!再來!「見這一次獅嗥終於真正被重創了,周雲峰頓時大笑到。

言罷,周雲峰一步踏出就在數百丈之外,手中混沌戰旗再次向還在向遠處倒飛的獅嗥攻了過去!

「弒罡!「

趁他病要他命,周雲峰自然不會給獅暤留下絲毫的喘息之機,不待獅暤有絲毫的平息,混沌戰旗再次攻了過去。

周雲峰的實力本來就不比獅暤弱,現在更有混沌戰旗在手,獅暤自然不是對手!

更何況獅暤此時是重傷之軀,面對再次攻來的周雲峰,獅暤不要說沒有反攻之力,就算是招架之功都顯得慘白無力。

獅暤心中非常清楚,此時的它根本接不下周雲峰的這一擊,所以它非常明智的沒有選擇迎接,而是瘋狂調動體內還未平息的罡氣向一旁閃去。

「噗!」

「轟!」

然而獅暤最終還是低估了周雲峰的攻擊,在混沌戰旗的攻擊籠罩下,獅暤的動作遠沒有平時那麼靈敏,雖然它最終避開了重要部位,但是代價也不小,一條前腿在混沌戰旗下幾乎被擊斷。

「吼!」

「啊!不」

獅暤徹底恐懼了,心中滿是絕望,它好像已經看到了死亡,看到了它死在這個人類手中的場景!

一種悔恨的心情不知不覺在他腦海中滋生,後悔去招惹眼前這個人類。

此時的獅暤心中非常清楚,在這件神秘旗子的幫助下,眼前這叫風雲的人類實力已經明顯在它之上,而且它現在更是連連被重創,現在他不要說擊殺風雲回去領功,就是能逃脫性命的幾率都是微乎其微。

「此時才想到了後悔,你不覺得太遲了嗎?」看著獅暤眼神的變化,周雲峰沒有絲毫的憐憫,寒聲道。

「想要殺人,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本尊好歹在拔卣大世界走一朝,總需要給人族留下一些禮物才行,你這隻破蒼級中期的大獅子正好可以作為第二份禮物!」

雖然獅暤在瘋狂的逃竄,但是已經重傷的它速度顯然比不上周雲峰,在說話間周雲峰已經追了上去。

「沒用的,你今天是逃不掉的,認命吧!」周雲峰緩緩舉起手中的混沌戰旗,隨即閃電般的出手,再次向獅暤攻了過去。

「吼!該死的人類,本尊和你拼了!」見周雲峰已經追了上來,獅暤也不再逃竄,而是突然轉身向周雲峰迎了上去。

獅暤雖然心神已亂,但是它心中非常清楚,這個讓它無比痛恨的人類沒有說錯,以它現在的狀態已經不可能逃掉。

與其窩囊的被追殺,還不如拚死一戰,也許還能博得些許生機,雖然獅暤心中非常清楚這種幾率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至少還有這種可能,至少被窩囊的擊殺強。

… ??♂,

第三十二章尾巴被惦記

「同樣都是獅尾,但獅斬的就差了不少,不愧是狂暴殞獅族的老牌尊老!」想到獅嗥最後那一尾之威,就算此時周雲峰心中都不由的生出忌憚之心。

「被強化過的獅尾非常堅韌,如果用來煉製成槍桿,應該是非常不錯的主材料,周家用槍的人不少,看來回去之前有必要多收集一些狂暴殞獅獅尾!」周雲峰看著懸浮在生前不遠處的那條數十丈長的尾巴眼睛一亮,心中不由的盤算起來。

獅暤最後的瘋狂雖然讓周雲峰吃了一些虧,但它最終還是未能逃脫不擊殺的命運,只不過獅暤最後的爆發,就算是此時周雲峰心中都仍然充滿了忌憚。

狼性嬌妻狠狠愛 而獅暤最後的爆發就是來至它那條尾巴,而周雲峰吃的虧也來至這條尾巴,也正是因為如此周雲峰才會對獅暤的這條尾巴如此念念不忘,進而還打起了狂暴殞獅一族其他狂暴殞獅的主意。

只是不知道如果讓已經死去的獅暤知道周雲峰此時的想法,它是該為它最後那一尾擊中周雲峰而高興,還是會因為那一尾讓周雲峰惦記上了整個狂怒殞獅一族的尾巴而後悔?

其他狂暴殞獅的尾巴此時周雲峰自然是看不見,但是獅暤的這條尾巴卻是實實在在在周雲峰眼前,他自然是不會放過,評鑒了一番後周雲峰就將其後期了乾坤戒。

當然,一起收起來的還有獅暤那已經殘破的屍體,不管是真為了帶回人族領賞,還是為了獅暤還一身難得的材料,周雲峰都是不可能放棄的。

打掃完戰場后,周雲峰辨別了一下方向,留下一道殘影就向拔卣大世界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

…….

周雲峰離開熾雲部族沒有驚動眾人,知道的就只有熾鴻,現在他回歸同樣也是如此,熾雲部族沒有人看到他們這位供奉尊老從外邊回來,都還以為周雲峰是在部族內閉關修鍊。

「熾鴻老哥,我回來了!」

周雲峰迴歸后並沒有見其他,就算是熾鴻太上長老,周雲峰也只是給他傳音說了一下自己回歸的消息,然後就開始閉關了。

雖然周雲峰說的話不多,就短短的幾個字,但就是這短短的幾個字卻讓熾鴻懸起數年的心終於落地了。

熾鴻是真擔心周雲峰會一去不復返!

周雲峰此時閉關有兩個目的,一是為了消化與獅暤交戰的所得,二就是為一年之後做準備,而其中第二點最為重要。

百族潛力爭霸賽對前三十六名其中有一個連破蒼級強者都眼紅的獎勵其實就是一個名額,一個進入拔卣大世界最高禁地的名額,而這個名額也只能破蒼級強者才能使用。

既然被稱為禁地,而且還是拔卣大世界的最高禁地,裡面自然充滿了危險,而這種危險對於破蒼級以下的強者來說可以說是絕地,破蒼級以下進入是十死無生,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進入其中的破蒼級以下的強者是活著從裡面走出來的。

正是因為這個禁地非常危險,所以那些沒有破蒼級強者坐鎮的部族或種族就算是有後輩闖進了百族潛力爭霸賽前三十六名,得到了名額,他們都只能將這個名額轉手出去,去換取他們所需的資源。

當初周雲峰之所以會護送熾雲部族後輩前往潛龍山,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要向整個人族宣示他的存在,讓人族的高層知道熾雲部族已經有尊老存在,以避免熾雲部族後輩中有人進入前三十六后可能出現的麻煩。

雖然那個禁地對破蒼級強來講要安全很多,但也並不是絕對的安全,否則也對不起它「最高禁地」這四個字,在以往的記錄中,每次進入的三十六人,最好的一次出來了三十五人,最差的一次只出來了二十人。

這也就是說每一次禁地開啟都會有人死,差別只是死的多還是死的少而已,對於這樣的地方周雲峰可不敢掉以輕心。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年時間,但是周雲峰做的事情卻是不少,閉關修鍊周雲峰只用了一個月時間,在這一個月中周雲峰徹底將與獅暤交手所得消化,然而周雲峰並沒有馬上出關。

修鍊結束后,周雲峰忽悠開始了煉丹,為進入那處最高禁地做丹藥儲備,雖然在元力突破到不滅期之前周雲峰就已經能煉製出九星源丹,也就是拔卣大世界內的破蒼級丹藥,但畢竟還是有些勉強,成丹率並不能讓周雲峰滿意。

現在不但混沌之力達到了不滅期,而且元力也突破到了不滅期,煉丹術自然提高了不少,再煉製九星源丹也就輕鬆的多。

在開始煉製丹藥的同時,周雲峰也與熾鴻通過靈魂傳音進行了溝通,了解了他閉關和離開的這幾年中有不少人上門請他出手煉製丹藥。

考慮一番后,周雲峰最終決定出手替他們煉製丹藥,但畢竟時間緊迫,所以並不是所有人上門求丹他都會出手。

決定之後,周雲峰就告訴熾鴻做兩件事,第一件事是對外宣稱他會在一個月後出關,第二件事是他會出手替人煉製丹藥,但是數量有限制,只為十人煉製。

從周雲峰在百族爭霸賽中暴露出穹丹師(等同於九星源丹師)的身份后,有破蒼級丹藥需求的強者和勢力就密切注視著熾雲部族的動靜,說的確切一點是注視著周雲峰的動向。

熾鴻這一宣布出去自然讓那些人聞風而動,特別是在知道周雲峰只會為十人煉丹時,他們就更加坐不住了,紛紛向熾雲部族趕來,前後到了三十多波,其中破蒼級強者都有七位之多。

如此多的強者同時降臨熾雲部族,在這熾雲部族歷史上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如果放在平時突然出現如此多的強者,不能說將熾雲部族嚇死,但絕對能嚇的他們不敢喘大氣。

但這次情況不一樣,這些人雖然都是名震一方的強者,甚至還是處於拔卣大世界頂端的破蒼級強者,但是他們來熾雲部族卻是有求於周雲峰,而周雲峰又是熾雲部族的供奉尊老,自然也可以說是有求於熾雲部族。

所以這些人的實力雖然不弱,甚至可以能將熾雲部族滅上幾次,但是他們卻不敢有絲毫的造次,哪怕是面對實力不及他們的熾雲部族族人,他們也是以禮相待,不敢有絲毫的倨傲。

人到齊了而且還到過了,自然就需要從中選取出十個名額,而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周雲峰負責,熾鴻就幫他處理的妥妥噹噹。

求丹藥的人太多,那麼需要比的就是交情和酬勞,而周雲峰並不完全屬於熾雲部族,所以在篩選名額時,熾鴻也不敢明目張胆的將名額當人情送出去,他心中非常清楚周雲峰達到破蒼級后,所需要的修鍊資源那絕對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所以在篩選出十個名額時,熾鴻更加看重的是對方能提供的報酬,所以熾鴻最終以報酬高低來選擇得到周雲峰出手煉製丹藥的名額。

當然,作為把關之人的熾鴻,在這個過程中也得了不少好處,沒辦法,誰讓他是一位地位尊崇的穹丹師的代言人啦!

看著那些不斷上門求丹的強者,其中甚至還有破蒼級強者,這可是他平時需要仰望的存在,但是現在在他面前卻無不是客客氣氣笑臉相對。

每每想到這些,熾鴻那滿是胡茬的嘴都是裂的合不攏,心中暗暗得意不已,得意自己當初臨時起意的一個決定,將周雲峰帶回了熾雲部族,否則熾雲部族哪能有今日的榮光,

否則,他熾雲部族此時恐怕還在為如何能保住王族部族的地位而焦心!

一個之後周雲峰如期出關,但是出關之後周雲峰只在外邊待了三天,和熾雲部族的高層交流了一番,同時也和那被選出的十名位求丹僱主見了一面。

三天之後,周雲峰再次進入密室,開始了緊張的煉丹工作,而且工作量還非常大,畢竟這次需要煉製的丹藥都是破蒼級的頂級丹藥。

時間如梭,時間就在周雲峰的忙碌中飛速流逝,很快距離最高禁地開啟就只剩下兩個月時間。

最高禁地距離熾雲部族的距離並不近,甚至還可以說非常遠,就算是破蒼級強者利用撕裂虛空趕路都需要近一個月時間才能趕到。

「風雲老弟,此去渡蒼洞天需要整整三年時間,老弟一切可要小心啊!」熾鴻看著周雲峰沉聲道,言語之間充滿了關心。

渡蒼空間就是拔卣大世界的最高禁地,同時也是外界所傳的死地,就算破蒼級強者進入都可能隕落的死地。

渡蒼空間雖然非常危險,但是空間內卻有對破蒼級強者都非常有裨益的東西,也正是因為這件東西,所以才讓無數破蒼強者爭先恐後、不畏生死的想要進入其中。

百族潛力爭霸賽被定為每三萬年一屆並不是一時興起,真正原因就是因為這渡蒼空間每三萬年開啟一次,每一屆百族潛力爭霸賽都是一次資源的重新分配,而這進入渡蒼空間的名額無疑是那些被重新分配的資源中價值最高的。 ??下一頁

第三十三章渡蒼空間

「哈哈!熾鴻老哥你就放心吧!一路走來我風雲危險的地方可是闖過不少,但我還不是好好的站在這裡!」周雲峰自信的大笑道。

「上次我離開雖然有好幾年的時間,但是消息並未泄露,所以外界都還以為我真的一直在熾雲部族內閉關,再加上有我穹丹師的身份威懾,所以並沒有人敢打熾雲部族的心思!」

「但是這次進入渡蒼空間,這可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三年時間雖然不長,但難免會有人生出不該有的心思,所以在我離開之後熾鴻大哥要小心為上!」周雲峰微笑道。

「哈哈!這點老弟大可放心,我熾雲部族雖然有些落寞,但所幸托老弟的福,熾雲部族有些關係還是在的,就算有人想趁老弟你進入渡蒼空間之機打我熾雲部族的主意,那絕對也不是那麼容易的!」熾鴻太上長老笑了笑,自信的說道。

「如此甚好,那我此去渡蒼空間也就放心了!」周雲峰眼睛微微一亮,隨即點頭微笑道。

因為身份的原因,對於熾雲部族的真實底蘊周雲峰並不清楚,但是能成為人族八王族部族之一,而且還能在失去破蒼級尊老的情況下支撐兩千多年,熾雲部族的底蘊自然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熾雲部族能撐到周雲峰出現、崛起,靠的絕對不僅僅是人族對其三千年的保護期而已,這絕對與熾雲部族積累多年的底蘊分不開。

而在失去破蒼級尊老的庇護后,熾鴻這位太上長老能以重傷之軀挑起熾雲部族的重任,在兩千多年的風浪沉浮中傲立至今,也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

周雲峰之所以會出言提醒,這也是處於他現在身份的關心,倒不是真的就擔心熾雲部族會出現危險,畢竟熾雲部族此時在人族中的地位可是舉足輕重。

就實力和底蘊而言,就算是戰天宗都不及拔卣大世界的人族,而且因為周雲峰的出現,原本地位岌岌可危的熾雲部族現在又變的吃香起來,而且地位甚至更勝以往。

雖然不能確定在周雲峰進入渡蒼空間後人族會給與熾雲部族多大的幫助,但是熾鴻相信,在沒有確定周雲峰隕落在渡蒼空間之前,人族高層是絕對不會讓熾雲部族出事。

這倒不是因為周雲峰具有破蒼級的實力,而是因為周雲峰另外的一個身份——一位地位無比尊崇的穹丹師!

「哦,對了!熾鴻老哥,你的傷勢恢復的怎麼樣?」周雲峰眼珠一轉,好像剛想到什麼,急忙問道。

「哈哈!有老弟你的太一培源丹相助,雖然僅僅半年時間,但是當年的舊傷已經好了三成!」一聽到提到這件事,熾鴻的老臉上瞬間就布滿了激動之色,大笑道。

「雖然餘下傷勢更難纏,但老哥我相信在太一培元丹強大藥力的幫組下,待老弟你三年後歸來時,我應該已經痊癒了!」熾鴻繼續說道。

當年那一戰不但讓熾鴻部族失去了破蒼級強者,就連熾鴻這位部族內第二強者也是重傷難愈,修為不升反降,甚至失去了衝擊破蒼級的資格。

而周雲峰為熾鴻所煉製的太一培源丹的丹方並不是來至聖元界,畢竟肉體並不是聖元界的強項,雖然有治療肉體損傷的丹藥,但是對熾鴻的傷卻很難有效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