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聽到了江寂塵的話,三老也笑了!

至尊級的魂兵,哪怕是殘破的,也絕不是一般的人可以驅動。

沒有融嬰境的靈魂之力,根本催動不了。

而江寂塵不過是築基境,就算靈魂有些神異之處,最多也只是達至靈嬰級別。

至於融嬰境的靈嬰?做他春秋大夢去吧!

這也是三老放心讓江寂塵去取至尊殘破煉魂嶓,卻並不擔心他可以催動煉魂幡反過來對付他們的原因。

「小兒,老朽此生修道從未有過後悔之說,快快取來,若不然,我先殺你身邊那女娃!」

五毒門其中一老冷冷地開口威脅道。

素洛在江寂塵身後伸出小腦袋,不快地道:「喂,那個死老頭,你說你要殺本素洛小姐?哼,你信不信我讓寂塵哥哥揍扁你?」

素洛的話,讓五毒門三老愣了一下,但下一刻省悟過來,瞬間都氣得臉色發青。

「這小女娃,好狂妄的口氣,本來還想先留她一命,但現在,就先將你廢了吧!」

「我倒要看看你那寂塵哥哥如何揍我?」

其中一老怒喝一聲,要殺來。

江寂塵此時也滿腦門子黑線!

素洛,你能不能睜眼看看形勢?

人家三個是由融嬰境壓制下來的高手,戰力何等恐怖!

自己明顯處於劣勢好不好?

竟然還要讓自己揍扁對方!

而且,你幹嘛非要扯上我來嘛?

江寂塵無語、一臉鐵黑。

但對方一老已經殺來,伸爪如電,隔空要抓後身后的素洛。

這個時候,江寂塵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

既然已避無可避,他又何懼一戰?

江寂塵眼中冷芒動,拉著素洛,極速後退。

剎那便已出現在至尊殘破煉魂幡前。

然後,他毫不猶豫,單手握住了插在地上的至尊殘破煉魂幡,猛然用力拔起。 ?♂

素洛,在江寂塵握住至尊殘破煉魂幡那一瞬間,已經向更后處退走,遠離江寂塵。

「轟!」

便在這一刻,無盡的紫色雷霆落下,瞬間把江寂塵淹沒。

此色雷電擁有可怕的威能,散發出來的氣息便已讓人驚悸。

不遠處,三老看到,也是臉色大變,眼中有對紫色雷電無盡的憚忌之意!

「幸好我等有先見之明,讓那小子先取,耗掉這一次性的雷霆制禁,一會我們便可安然取到!」

五毒門一老開口說道,覺得剛才威迫江寂塵取至尊殘破煉魂幡是明智之舉。

「嗯,由不得他不去取,而現在倒好,無需我們出手,雷霆禁制足可以將他轟成灰,他身上的一切,我們可以隨手取來!」

另一老也回應道。

第三老此時聲音有些壓抑著的激動:「其他也就罷了,最重要的是噬毒珠碎片,若能取到手,我們就可以回歸中州總派,修習真正無上的毒術,成為總派的太上人物!」

「歲月無盡,我們流落在外太久,中州才是我們歸處,據說總派中已有八個噬毒珠片,不過,都不是核心碎片,流落在南州的才是噬毒珠的核心碎片之一,也便是江寂塵那手上那一片。」

「若能將這噬毒珠核心碎片帶回中州總派,凝合總派中的那八個噬毒珠碎片,據說,可以發揮出真正噬毒珠一部分威能!」

…….

五毒門三老看到江寂塵已被紫色雷霆淹沒,顯然覺得江寂塵必死無疑,噬毒珠碎片、上古游龍聖劍、至尊殘破煉魂幡等等都將到手,所以他們心情都極好,話語不由自主就多了一些。

順便,靜等雷霆消失,他們好上前收取戰利品。

此時,紫色雷霆已完全將江寂塵淹沒,在從外面已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

在五毒門三老看來,江寂塵此時已化成飛灰,斷然不可能還活著,因為這等紫雷,連他們也無法承受。

將軍有令:穿越妝娘有點乖 此時,雷霆之後的素洛,修羅眼運轉,卻看到了紫色雷霆之中,江寂塵在進行淬鍊體魄,吸收著紫色雷霆之中的生機之氣。

江寂塵不僅沒有化成飛灰,反而在雷霆之中,變得更加強。

他握住了至尊殘破煉魂幡,下一刻,他便感到一股冰冷無比的氣息湧入靈魂之中。

這氣息擁有摧滅神魂的力量,很可怕。

只怕靈嬰圓滿境修士的靈魂,受到這一縷氣息入侵,哪怕靈魂不滅,也要當場受重創。

江寂塵,七彩神魂已經催動到極限!

剛才那一瞬間,便是七彩神魂都要差點潰滅。

至尊魂兵的氣息太可怕,而他的境界終究是太低了。

不過,七彩完美境的神魂確實很玄妙!

何況,又吞噬過紫陽的金陽魂魄,神魂之力擁有金陽之力,剛好可以中和一些至尊的冰冷殺機。

最後,江寂塵的神魂承受住了至尊氣息的入侵,開始與之融合,生出共鳴之意。

「起!」

江寂塵心中狂喝一聲,至尊殘破煉魂幡終於被他拔了出來,緊握在手中。

此時,紫色的雷霆依舊不滅。

而江寂塵單手提著至尊殘破煉魂幡,舉步踏出了紫色雷霆,驀然出現在五毒門三老面前。

「這……」

那一瞬間,五毒門三老呆住了,難以置信以看著眼前這一幕。

太震撼了!

那少年,單身握著一桿至尊殘破煉魂幡,從無盡紫色的雷霆之中走出。

讓那紫色雷霆成為他的背景。

但這還並不算什麼?

因為下一刻,江寂塵竟然舉起了至尊殘破煉魂幡,向他們掃了過來。

他……竟然舉起了至尊殘破煉魂幡!

這怎麼可能?

不是只有融嬰境的靈魂才可以催動至尊殘破煉魂幡么?

江寂塵只是築基境,他的靈魂怎麼可能強大到如此的地步?

五毒門三老完全被江寂塵震撼到了,根本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切。

但從至尊殘破煉魂幡上傳盪出來的可怕氣息。

讓他們不得不相信,至尊殘破煉魂幡正在被……催動!

這一刻,他們突然發覺自己根本沒有看透江寂塵。

之前,在接引之光區域一戰,以為經過評估、分析,已完全知悉他一切。

認為,他確實很強、不簡單,是築基境中的絕頂天驕。

但面對壓制修為的融嬰境強者,殺他,依舊很輕鬆、簡單,甚至是舉手之事!

可此刻,才第一次近距離接觸而已,便馬上打破了之前的想法。

現在的江寂塵神秘、無法看透,實力深不測。

「該死,快退,那是至尊殘破煉魂幡,一旦被催動,無法想象,非是壓制了境界之下的我們能敵!」

五毒門三老有人驚叫,臉色難看。

他們同時分開疾退。

但至尊殘破煉魂幡一旦被催動,威能是何等的可怕?

而且,僅是催動一次,便已幾乎要耗盡江寂塵所有的神魂之力。

「想走,遲了!」

江寂塵雙眼通紅,然後至尊殘破煉魂幡掃出陣陣陰風,卷席前方的天地。

「噗!」

「啊!」

五毒門最強一老離江寂塵最近,稍慢一線,被陰風擦著一條腿掃過,直接斷落,痛得他發出慘叫聲。

另外兩老雖然退得更快,但陰風之氣,也讓他們如受雷激,靈魂震蕩,差點離體而出。

陰風剛剛消去!

素洛,不知何時,驀然間從江寂塵身後閃身出來,高舉修羅刀,斬向斷腿老者。

修羅殺!

這一刀,曾重創了高級時空生物。

而現在,吞服、煉化了高級神秘物質之後,素洛這一刀的威能更加的可怕。

出奇不意之下,斷腿老者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一刀切下了頭顱。

但他沒死,靈嬰從體內驚恐的衝出。

這個靈嬰,大小如嬰兒小手,全身是粉嫩之色,完個就是縮小版的老者。

而且,臉上的表情跟真人沒有任何的區別。

甚至,靈嬰之中有著老者的神魂。

也便是說,只要他的靈嬰逃得掉,他便可以再次奪舍,又或是重塑一具肉身,進行……重生!

若說,靈嬰境只是塑出其形。

那麼,融嬰境就賦予其魂!

這就是靈融境與融嬰境本質不同。

而且,踏入融嬰境,靈嬰便會漸漸擁有修士的一些各種能力,比如可以靈嬰離體、魂游太虛。

此時,老者靈嬰衝出,只要逃掉,便可再生。

但江寂塵早已等候多時,手中握著聖劍,橫掃而出。

「噗!」

靈嬰爆碎,靈魂離體,又被江寂塵另一手中的至尊殘破煉魂幡一掃,便收入了幡中。 ?♂

一名融嬰修士就此殞落!

從江寂塵掃出殘破煉魂幡那一刻,前後也只不過是一息之間的事。

素洛與江寂塵兩人的配合,也絕對的完美。

退到遠處的兩名老者,此時還有些發愣。

他們根本都還難以接受這樣的一個事實!

兩個築基修士竟然幹掉了一個融嬰境的存在。

這說出去,都不會有人信!

哪怕是壓制了境界,但也依舊可以發揮出一些融嬰境修士的威能。

可是,剛才五毒一老,根本都沒有任何機會發揮出這些融嬰境的手段。

就被斬首、碎嬰、煉魂!

這一幕,也讓餘下的兩老看得心驚膽寒。

因為他們知道,若是換作是他們慢了一步,結果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死的……也將是他們!

他們真的後悔了,不該讓江寂塵去取煉魂幡。

終於,餘下的五毒門二老,他們反應過來。

隨之而來,便是滔天的怒火。

「江寂塵,倒想不到你的神魂如此神異,但勉強掃動一次煉魂幡已是你的極限了,現在你神魂虛弱,我等殺你,如捏死一隻螻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