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肖楓驚呆了,這女子竟然和顧小曼長得一模一樣。

“顧小曼,你怎麼也在這裏,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肖楓表情有些焦灼,努力回憶着,但是絲毫記不起來發生了什麼。

“顧小曼?顧小曼是誰啊?”

穿着羅裙的女子有些納悶,爲什麼他會叫自己顧小曼呢,這名字怎麼從來沒聽過。

旁邊的村民也搖了搖頭,神色有些惋惜。

“完了,發了一次燒,連自己的妻子都認不得了。”

“菁菁可真是命苦,剛成婚沒多久丈夫就變成了這樣。”

被叫做菁菁的那個少女表情也變得有些尷尬,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便來着肖楓回到了屋子裏。

“到底怎麼回事?你叫菁菁?那我是誰?”

肖楓剛進門就迫不及待地問道。

“你是阿水啊,我的丈夫。”

菁菁極力使自己鎮定下來,給肖楓解釋道。

“阿水,阿水……”

肖楓嘴裏不斷重複唸叨着這個名字,神色充滿了疑惑與惶恐。

菁菁見他一時半會也好不過來了,嘆了一口氣。

“你先坐着休息會兒,我去燒點水給你喝。”

肖楓呆呆的坐在牀邊,平復下來,努力的讓自己回憶。

這時,如潮水般的記憶這才涌進來腦海。

原來自己真的叫阿水,從小就生活在這小島上,這小島名叫罪惡島,世世代代生活在這裏的人都是有罪的,至於有罪的原因沒有人清楚。

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島上的人都是要被上天懲罰的,所以永遠都不能出去,但凡有人想要渡海,就會遭到老天爺的各種懲罰,輕則殘疾,重則死亡,所以沒有一個人敢出去。

阿水前幾天在海邊打水,結果落進了海里,一直在發燒,都是剛和他成婚的青梅竹馬的妻子菁菁在照顧他。

肖楓回憶用了很久的時間,而後他抱着頭有些痛苦。

記憶好混亂!怎麼會如此的混亂交錯!

“阿水哥,你怎麼了?”

端着一碗水過來的菁菁看見肖楓抱着頭的樣子十分害怕,趕緊跑過來關切的問道。

“不是!我不是阿水!我是肖楓!”

肖楓猛然揚起手打掉了菁菁手裏的碗。

“咔嚓”

一聲清脆的陶瓷破碎的聲音讓肖楓冷靜了下來,菁菁先是一愣,然後眼眶裏涌動着一層淚花,默默走到牆角去,一片一片拾起破碎的陶瓷片。

她看着他的丈夫變成這個樣子,心中既害怕又傷心,忍不住輕輕抽泣了起來。

她……哭了?

肖楓看着菁菁,心中忍不住涌現出一絲愧疚,然後不由自主喊出了聲。

“顧……菁菁,你……還好吧?”

聽見丈夫喊自己的名字,菁菁猛然擡起了頭,欣喜若狂,也顧不上收拾地上的碎片了,光着腳丫跑來肖楓的面前。雙手握着肖楓的手。

“阿水哥,你記起我了?”

她的語氣和看向肖楓的眼神都充滿了無限的期待,肖楓不忍打擊她,然後點了點頭。

“太好了!”

菁菁緊緊抱住了肖楓,將頭埋在了他的臂膀裏,差點忍不住哭了出來。

肖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不由得感慨,好像也是,顧小曼纔不會這麼主動。

“阿水哥,你剛剛說起的那個肖楓到底是什麼人啊?”

菁菁始終沒有鬆開肖楓,生怕鬆開後,他又變成原來那個樣子了。

肖楓思索了一會了,感受着懷抱裏傳來的溫暖,他忍不住也擡起手抱住了菁菁。

“肖楓啊,他是一個生活在房子有幾百米高的一個世界裏,那個世界有比水牛大的鐵殼子坐騎,還有會在黑夜中發光的燈,肖楓是一個孤兒,他一直在尋找自己的身世之謎,他也會武術,打過很多壞人……”

肖楓將很多事都告訴了菁菁,關於肖楓,關於那個時代。

“呵呵,阿水哥你做的這個夢好奇怪,是我們從來都沒見過的,我覺得你講給大家,他們應該也不會喜歡。”

菁菁輕輕笑着,嘴角揚起一個美麗的弧度。

夢嗎?真的只是一個夢嗎?肖楓心中自問。

“好啦,阿水哥,我知道你和我成親後壓力變大了,得養活我和將來的孩子,纔會做這樣奇奇怪怪的夢,但是現在醒過來了,就得迴歸現實才行,雖然我們要一直生活在這個孤島上,但是我會一直陪着你的。”

菁菁輕輕安撫着肖楓,然後緩緩將牀上的被子收拾整齊,服侍肖楓躺了下來。

“別多想啦,好好睡一覺吧,你太累了,明天醒來又是嶄新的一天,夢境始終這是夢境,別讓他打擾到你的生活,快睡吧。”

菁菁給肖楓蓋好薄被子,然後輕輕俯下身,在肖楓的額頭上吻了下去。

一種軟軟的、冰涼的觸感讓肖楓身體爲之一振,這一吻如此真實,讓肖楓不由得有些懷疑到底哪個纔是夢境,哪個纔是現實。

吻完肖楓,菁菁光着腳丫走了出去,給肖楓關上門的前一刻,他貝齒微露,嘴角流露出幸福的微笑,那燦然的笑容裏帶着些甜糯和嬌俏。

肖楓睜着眼睛,看着屋頂青色的瓦片,感受着從窗戶外吹來的海風。

“真的是我分不清夢境和現實嗎?”

“到底是肖楓在做一個叫阿水的夢,還是阿水在做一個叫肖楓的夢?”

“到底那一個纔是真的我?”

再這樣一個不斷詢問自己的過程中,肖楓沉沉睡去。

極樂宗主殿。

宗主和長老們看着肖楓倒在了紅門裏的地面上,顧小曼也靠在輪椅上閉着眼睛。

“成功了!”

宗主忍不住大喊出聲。

瞬間整個極樂宗開始沸騰。

“要不我們現在去把他做了吧,免得夜長夢多!”

三長老面露陰險之色,這年輕人還得他們躲躲藏藏,他一定要親手剝皮抽筋,才能緩解他心頭之恨。

“不急,再等等,等他的靈魂完全陷入幻陣中,現在貿然入陣,難保會出現什麼變故。”

宗主十分小心,他不想出現一絲差錯,畢竟是拿他十幾年創立的極樂宗基業做賭注。

聽聞宗主的話,三長老這才作罷。

肖楓也不知睡了多久,只感覺一個滑膩的身體擁入了自己的懷抱中。 感受着懷裏光滑的身軀,和侵入鼻子的陣陣少女體香,肖楓雖然知道這是菁菁,但是還是覺得有些不自然,身體不由得僵硬了起來。

此時已經入夜,小島籠罩在一片靜謐和黑暗之中,藉着窗外的月光,肖楓低頭看着菁菁,只覺得她整個人都籠罩在一片安靜、純明、柔美的氣氛之中。

“阿水哥,你很緊張嗎?”

菁菁自然感受到了自己的丈夫有些不自然的身體,便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沒,沒有。”

肖楓說話都有些結巴,要說不緊張纔怪。

“那,你是嫌棄菁菁嗎?”

“哪裏的話,怎麼可能。”

“那你爲什麼成親到現在都不碰我的身體?”

“……”

不是他不想碰,而是現在的他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身份去碰。

整整一晚,肖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菁菁一直往他的懷抱裏鑽,再加上他心中還沒有弄明白夢境和現實,所以睡得很不好,直到快天明才沉沉睡去。

“阿水哥,起來吃飯了!”

日上三竿,菁菁在牀邊叫了他很多聲,肖楓才慢慢睜開了眼睛。

“喏,吃吧。”

菁菁一隻手端着碗,一隻手拿着勺子盛起一小勺粥,吹了吹遞到了肖楓的嘴邊。

“我自己來吧。”

肖楓覺得自己可以,伸手就要拿過碗來。

“還是我來吧,你病剛好,要多休息,我是你妻子,照顧你是應該的。”

菁菁笑着,眼神帶着無比純潔與關切的目光。

肖楓心中升起了一種莫名的感動,突然覺得這樣的生活也很不錯的樣子,自給自足,悠哉悠哉,還有一個這樣貌美體貼的妻子陪着,這不就是生活最初的樣子嘛。

喝完粥,肖楓感覺精神和體力也恢復了好多。

打開門,股清新的海風迎面撲來,讓人感覺神清氣爽。

肖楓順着村子向外走去,村子裏幾乎沒有人穿鞋子,肖楓也是一樣,菁菁挽着他的胳膊,兩人踩在溼軟的沙灘上,留下一串淺淺的腳印。

整個島不大,很快兩人就走完了,肖楓看着將海島包圍着的無邊無際的大海。

“從來就沒人渡過這海嗎?”

肖楓喃喃自語,也不知道是說給自己聽的還是說給菁菁聽的。

但聽聞這話,菁菁馬上抱緊了肖楓的胳膊,顯然有些緊張。

“阿水哥,你可千萬別有這樣的想法,我可不想你再出什麼意外,不然我該怎麼辦啊?”

菁菁語氣都帶着哭腔,這一次阿水出意外已經將她嚇個半死,好不容易恢復了,她可不想再經歷一遍。

肖楓能明白她心中所想,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心,便不再談這個話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