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胡萊不負責任地白了白眼說道:“關鍵不是她們自己想往裏跑,而是……而是有隻很強大的異靈強行上了木棉的身體,挾持着琳兒進去的!”

……

難怪,張無忌剛纔在外面的洞窟的時候追蹤到胡萊和木棉打鬥的氣息,原來是這樣。

“靠,那你剛纔怎麼不是這樣說的?”我突然發下自己剛纔又被胡萊給忽悠了,他剛纔說是爲了保護她們離開所以他纔會在這裏拖住異靈的。

胡萊苦笑了一下,“剛纔的情形,我要是說了,你會安心地留下來?”

的確,如果是知道琳兒被挾持走的,而且還危在旦夕我肯定不可能待得住。但是現在情況也一樣,既然知道了是木棉帶走了琳兒,就必須要找到她。

“我知道你想什麼,不過你等一下!”胡萊未卜先知地說着,然後蹲下來查看張無忌腳上的傷口,不到一會兒就嘖嘖地搖着頭,“你這腿傷的夠重的,如果不及時處理的話回去要砍了!”

!!!

張無忌並沒有太震驚的樣子,“這不是來求你了?”

胡萊皺着眉頭仔細地翻看了一陣,說道:“先出去吧!在外面我給你簡單處理一下!”

我雖然很擔心琳兒的安危,但是我也知道,現在的情況並不是我急就可以的,很大程度上我還要依賴他們幾個的能力。更何況,張無忌的腳是因爲我而受傷的,現在如果丟下他不管顯得有點太不道義了。

於是,我們一同退出了古墓,從甬道那裏原路返回剛纔水潭邊上,這裏依舊是瀰漫着濃重的水汽。

小蘿莉召喚出了衆多的靈力蛇堵在了地道入口那裏,只要一有情況,我們就能馬上知道。

胡萊所謂的簡單處理,其實很簡單,就是他打了個響指,然後砰出幽藍色的火焰籠罩着他的手,然後他用這隻看起來像是在燃燒的手輕輕地撫摸在了張無忌受傷的腿上。

雖然張無忌沒有叫出聲來,但是我猜他一定很疼痛,看他的額頭都沁出了粒粒豆大的汗珠。

大約過了兩三分鐘之後,胡萊收功,說道:“靈力造成的傷口我已經幫你癒合了,但是肉身的傷口還需要時間調理!”

張無忌伸了伸腿,臉上總算露出一絲的寬慰,輕鬆地說道:“只有靈體的傷口能癒合就好!就不會影響接下來的行動了!胡萊,我又欠你一個人情!”

胡萊就拿着剛纔療傷的火又點了支菸,深深地了吸了一口,然後吐了個菸圈,才說道:“我們需要有個人留下來保護肉身!”

張無忌盤腿做好之後,“不用那麼麻煩!”說着就從懷裏掏出另一個玻璃球一樣的東西。

胡萊的眉頭皺了皺,“古家的防禦結界?”

張無忌微微地笑着說道:“他們求我辦事,不出點血肯定是不行的!”

胡萊無語地搖着頭,罵了一句:“切,真是夠勢力的!我可光着腳上來的!”

“這個防禦結界雖然小,而且不經用,但是防一陣子還是可以的!”張無忌有點無奈地說道,“古家可不見得有多大方!”

“足夠了!從這裏上去瀑布後面有個小洞,剛好可以撐起這個結界。只要隱匿的好,異靈也找不到!”胡萊悠哉地說道,“我掉下來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的!”

“這最好不過了!”張無忌也興奮地說道,“這個防禦結界雖然小,但是卻是古家出品,隱藏氣息還是做的挺不錯的。” 在胡萊的指引下,我們果然找到了瀑布後面的那個小洞窟,很淺,就好像被人用勺子在山壁上舀了一勺一樣。

不過這也夠了,他們四人盤膝而坐之後紛紛調用口訣然後靈體出竅,只有我例外。

雖然以胡萊的本事,可以將強行地打出體外,但是我的那點靈力值不夠看,其次就是我根本就不會什麼靈術,就算是換了純靈體狀態對於實力並沒有什麼提升,相反還會因爲靈力的緊張而導致我離體的時間受限制,到時就有點得不償失了。

整裝待發,可能在一般人的眼裏看起來會很奇怪,因爲普通人能看到的就只有我一個人。

一人四鬼重新組隊剛踏進前往古墓的甬道,小蘿莉就叫道:“無忌哥哥,有好多的牛頭人異靈!數都數不過來了!”

汗,有這麼多?

我不由擔心地看着他們,好吧,全都是虛影,除了從體形上判斷之外,我幾乎無法分辨誰是誰。好在,他們的四個的體形特徵都很明顯。

“這條甬道這麼小,最多就是兩隻並行。我們就在這裏伏擊它們!樓大叔,你在前面頂着,我和胡醫生小藝就在後面用遠程的靈術轟擊。 ”張無忌不假思索地說道。

好像直接把我給無視了,算了,誰叫我現在這麼菜呢,不拖累他們就已經不錯了,這種清理小怪的事情就讓他們去做好了。

還是胡萊細心啊,知道我看不見,還特意給我加持了一個靈視術,這樣我就能比較清楚地看見前面發生了什麼事。

好像是牛頭人異靈發現了密道口,現在蜂擁而至,有不少牛頭人異靈已經跳了下來在前面揮舞着靈力幻化而成的斧頭朝着我們衝了過來。

這裏的確很小,前面的那一小段我們得玩着腰爬進來,後面的一段雖然是開闊了點,但絕對還沒有到那種隨意發揮的程度。

我看見大叔手中藍光一閃,在他們兩人的面前均幻化出了巨型的塔盾護住了他們的身體,那可是足人高的塔盾,一般只有在《三國演義》裏才能看到,要是一排塔盾緊緊靠着就好像一堵牆一樣,沒那麼容易被破開的。

這個大叔果然是出了名的防禦專家了。

胡醫生則在手中幻化出了六把手術室裏常見的手術刀,在空中漂浮着,突然疾射而出。

和胡萊極爲相似的就是張無忌的黑色長劍,也幻化出了數把從塔盾的死角疾射而出。

至於小蘿莉就不說了,她的那些蛇就好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似的,反正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牛頭人異靈的斧頭劈砍下來,只在大叔的塔盾上面蕩起一圈圈的漣漪,根本就不能破開大叔的盾牌。而相反的,另外三人的遠程對牛頭人異靈卻造成很慘重的傷害。

特別是胡萊的手術刀,小而刁鑽,經常出其不意而且速度極快地鑽入牛頭人異靈的身體,貫穿而出。

而牛頭人異靈顯然在這樣狹小的空間裏,發揮很有限,畢竟揮舞着巨斧就要大開大合,在這裏,牛頭人異靈光是站着都頂着洞頂了,更別說揮舞巨斧了。

所以情勢根本就是一面倒,也輪不到我上場。

這些異靈也不是傻瓜,在發現無法反擊之後就開始往後退,涌進甬道的牛頭人異靈逐漸退到了上面。

“慢慢推上去!”張無忌收了劍說道。 大叔點了點頭,然後推着兩面塔盾往前移動,我看見前面的牛頭人異靈好像是被擠壓似的往後潰退。

不得不說這幾個猛人實在太猛了,也讓我見識到純靈體狀態下的他們到底有多猛了。之前胡萊也說過純靈體狀態的話有利於靈力的釋放,但是我沒想到變成純靈體會徹底改變戰局,實力竟然能提升這麼多。

大叔在前面擠壓着,後面還有三大遠程高手的攻擊,這些牛頭人異靈根本就受不了這麼摧殘,不到幾分鐘的時間甬道里就看不見了牛頭人異靈的身影,估計是都退到上面去了。

緊接着,大叔依舊是勇往無前地爬了上去,同時我看見他的身體全身上下竟然都泛着幽幽的藍光,徹底的藍人一個。

大叔上去之後就看見他前面的盾牌之上不斷地亮了起來,密集的漣漪盪漾開來,顯然是受到了很密集的攻擊。

張無忌和胡來立刻趕了過去,

,朝着牛頭人異靈激射而去,雖然不是網遊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此刻竟然有種玩網遊的感覺,就差那些牛頭人的頭上飄出xxx的傷害數字了。

“它們跑了!”過了一會兒大叔從上面傳來一句。

緊張的戰鬥到這裏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我們幾個也爬到了墓道里,做短暫的修整。老實說,我不知道這樣的組合還有異靈能攔得住我們。有大叔的超強防禦在前面頂着,後面是威力強悍的遠程,換了是誰都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趁着這些異靈沒有回來,我們馬上去找木棉,她是往這個方向走的。”胡萊急忙說道,然後朝着墓道的一個方向跑了過去。

我們見狀也立刻追了上去。

“她們應該沒有走遠,抓緊的話可能追的上!”胡萊似乎有點急切地說道,剛纔可完全不見他着急的樣子。

“異靈爲什麼要抓走琳兒呢?”我一邊追上一邊問道,同時心裏有種很不安的感覺,我總覺得異靈打琳兒的主意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不止是琳兒!”胡萊很深沉地說道,“還有秦家所有的人!這件事最初就是從秦家人身上開始的!作爲龍江的守護者,秦家最先發現了這裏的異像,爲了探求真相,她們先後派出了三支偵查的隊伍。不過這三支隊伍如今依舊是下落不明,不知去向。秦家不得已向上面通報了這件事,最後五大家族先後派出了幾支隊伍,依舊是有去無回,這才引起上層的重視。”

“嗯!”張無忌在一旁點着頭補充地說道,“秦木槿找到我的時候確實是這麼說的!她感覺到了秦家面臨着前所未有的威脅,而出於交情,我師父不希望看見五大家族中的秦家就此勢衰,才叫我出山幫她們一次!” 沒想到竟然還是這樣,專門針對秦家人?

我腦海裏不時地就浮現起了那些勾心鬥角阿諛我詐的豪門恩怨電視劇,會不會是五大家族之間的內訌?按我的理解,能在華夏有這麼大能耐的除了五大家族之外還能有誰有這個膽子把矛頭指向五大家族之一的秦家?

這個時候,我想到琳兒,想到了秦越,想到了我媽媽。

她們都算的上是秦家的人,這就好像現在有人要對付我外婆家人一樣,我有種很不爽的感覺。

“那知道是誰嗎?”我有點忿忿地問道。

胡萊就在我前面,他搖了搖頭,說道:“能有這麼大實力的,在我們華夏幾個手指頭數的過來。雖然還不清楚是誰,但是就是那麼幾個大勢力,除了他們沒人有那個膽子!”

小蘿莉在後面翹着嘴巴笑笑地說道:“他們是欺負秦家只有女流之輩嗎?”

這個完全是由女性組成的一個龐大的家族,從家族的核心領導到地方領導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女人,可以說是真正的女兒國了,在現在這樣一個男權的社會這樣的一個女性族羣可以說很難得很罕見,但同時在男權的社會也意味着她們的地位會很尷尬。

щшш◆tt kan◆c o

張無忌沒有說話,他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很快,我們拐了幾個彎之後,就看見有一批牛頭人異靈氣勢洶洶的殺了過來。

“這些異靈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聽話了?”胡萊漫不經心地說着,手一揚,六道藍光疾射而出。

張無忌更是不在話下地控制三把飛劍形成一個密集的攻擊劍陣。

但是這次的牛頭人異靈似乎有備而來,面對着胡萊和張無忌的進攻,這些牛頭人異靈自覺地散開讓出了一條路出來。

它們可沒有那麼好心爲我們讓路,而是在其後有一隻比較不一樣的異靈出現了,它的個頭要比其他的異靈高出許多,看起來就好像一個東北大漢站在一羣瘦子中間,而且從身上的着裝來看好像也是很精良的樣子。

“蚩尤殘念!”張無忌驚嚇地叫了出來。

我乍一聽之下沒反映過來,當時就愣了一下,還以爲自己聽錯了。

蚩尤這個名字聽起來很耳熟啊!

於是我有點弱弱點問道:“什麼是蚩尤殘念?”

張無忌顯得很慎重地說道:“蚩尤殘念就是當年蚩尤戰敗之後被軒轅毀滅的蚩尤的靈體碎片。這個古墓難道是上古時期的?怎麼會有蚩尤殘念?”

我比較糾結的是前半句,這種傳說級的人物怎麼能在這麼現實的社會出現呢?我突然覺得有點犯暈,難道傳說不是傳說,神話不是神話,一切都是真的?

我自嘲了一下:《山海經》都是真的,那蚩尤還能有假?

也就是說,我眼前的那個高大威猛的牛頭人異靈就是蚩尤……的一小部分???

能見到傳說中的蚩尤大哥,我不知怎麼的就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那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很矛盾是吧?確實,我現在自己都覺得自己很矛盾,那個牛頭人異靈給我一種好像很熟悉,但是我不得不承認其實我們是陌生的。

就好像有一天突然發現崇拜已久傳說中的天王巨星原來就是自己的鄰居一樣。

“哇,無忌哥哥,這下我們發大了!”小蘿莉卻顯得很興奮地說道,“是上古神墓耶!”

張無忌和大叔卻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蚩尤這種傳說中神級的人物,哪怕現在只不過是他靈體的一小部分,恐怕威力也不會差到哪裏去吧,話說人家勾勾小指頭都能讓你很銷魂。

“呵呵,確實是!”胡萊無奈地笑笑說道,“先過這一關再說吧!這種上古魔靈的殘體聽說比噬靈強大的多,搞不懂它怎麼會聽從某些人的調遣來消遣我們!”

“只怕那人的實力遠超這異靈吧,不然這種級別的異靈很少聽令於人類!”張無忌很苦惱地說道。

大叔的臉色就更加的嚴俊了,相比我們這些在後方面的人來說,他可是直接面對異靈的,如果扛不住就知道有多痛苦了。

“我去試試!”大叔一如既往地沉着臉,話說到現在爲止我可從來沒有看見他露出過哪怕一絲的笑容。

雙方的陣勢也就這麼拉開了,大叔頂着兩面盾重疊到了一起走了過去,而胡來張無忌小蘿莉都醞釀着,接應大叔。

只見那個什麼蚩尤殘念撥開牛頭人異靈之後揮舞着雙巨斧如同一陣旋風一般衝了過來,在胡萊和張無忌的飛劍攻擊處瘋狂地揮舞起了雙巨斧,揮舞密集的程度看上去就好像在蚩尤殘念的身邊築起了一道斧牆。

胡萊的手術刀射過去的時候,“砰砰”幾聲金光四濺,直接就被彈開了。

張無忌的長劍也是如此,金光閃射之下皆被彈開,根本就無法傷害蚩尤殘念分毫。至於小蘿莉我就不說了,那些靈力蛇根本就不用上去,而是很識趣地退了回來,不然上去也是挨切的份。

胡醫生無奈地說道:“能把斧頭舞得這麼風雨不透的,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傢伙還是有點本事的。”我看他就只差再點一根菸了。

張無忌也操控着飛劍收了回來,無奈地說道:“確實厲害!大叔,先等等!”

剛纔還頂着盾慢慢往前挪的大叔聽見了張無忌的叫喚之後果斷地停了下來。

而我看見,那頭蚩尤殘念還在原地風雨不透地揮舞着雙斧,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