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胤禩知道自己出宮,康熙必定會派侍衛暗中保護,但是胤禩並不在意,大大方方的駕車趨往弘時府上。

弘時剛下朝躲開胤禛的回到家,沒多久,就有下人來報說十二阿哥駕到。

八叔?

不知道爲什麼,弘時覺得八叔來找他絕對是因爲皇瑪法。

胤禩頭一回來敦郡王府,細細的打量了一下王府的格局,敦郡王雖說是個大老粗,不過據說福晉卻是一個溫婉的女子,這王府格局都是福晉生前自己打理的,從這王府的格局就可見一斑。

弘時迎了出來,見到胤禩,臉上露出一絲欣喜。

“快去上茶!”弘時揮退了下人,領着胤禩來到後花園,特意找了沒人躲藏的一個湖心小亭。

下人小心翼翼的上好茶,便退了下去,弘時轉了一眼,見沒什麼人了,纔好奇的看着胤禩。

“八叔今兒個怎麼有時間來這裏?”

“弘時,還記得你上次說的話麼?”胤禩表情淡然的端起茶杯,水汽中,胤禩的臉顯得飄渺。

弘時心中咯噔,明白 八叔終究還是知道了。

“……八叔什麼時候發現的?”

……

“這次去祭拜額孃的時候……我從來沒想過,這一世他居然會起這種心思。”胤禩表情澀然。

弘時看了一眼胤禩,而後轉過頭看向湖中央,臉上也變得苦澀。

自己又何嘗不是,雍正告訴他喜歡自己的時候,他也一頭茫然,只覺得這簡直是一場笑話。

叔侄兩人沉默的望着泛着漣漪的湖水,良久,胤禩開了口。

“過完年,皇阿瑪打算南巡,弘時,你到時候跟我一起去還是留在京城?”

弘時一震,側首看了一眼胤禩,又轉過頭繼續看着湖面。

“……我不能丟下我阿瑪,但是我會跟你去南巡!”

胤禩明白弘時這是拒絕跟他走,弘時有敦郡王這一家子,如果多隆走,那麼敦郡王一家就要承受康熙和雍正的怒火。

“八叔,你不能……接受,麼?”弘時澀然的開口問道。

接受?

接受什麼呢?康熙的感情麼?

帝王會有真感情麼?胤禩回答不出來,但是他知道他不相信康熙!即使他委婉的應了康熙的一年之約,但心底裏,他知道,自己還是沒有相信過他。

而且,父子****,百姓們會怎麼看待大清,皇后和永璟會怎麼看待他這個兒子和哥哥。

他如今披着永璂的皮,不能做對不起永璂的事,他不能讓皇后和永璟受到別人一樣的眼神,所以,他得走,他要儘快離開這裏。

“弘時,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今日之事,他日,皇阿瑪必定會遷怒於你,但如今,我能相信的只有你,胤俄和胤禟如今不再適合被我牽連,胤禛……他應該會護好你。弘時,我對不起你!”

明知弘時必不想和胤禛牽連,但如今這事要是捅破,能保護弘時的只有胤禛。

弘時看着胤禩,淡然淺笑。

“八叔,你一直都知道不管是前世還是今世,我都是自願的,沒有什麼對不對得起。不過,你以後一定要小心!”

胤禩看着碧藍的天空,點了點頭。

胤禩回到宮中,便被吳書來請去和康熙一起用膳。

“禩兒!”康熙看着胤禩走進門,心中的憋悶和擔憂終於化爲了烏有。

“阿瑪!”胤禩喚了一聲,便坐到裏康熙最近的座位上。

“禩兒,去找弘時了?”康熙溫柔的看向胤禩,關懷的表情和一般人家的慈父沒有差別。

胤禩端起茶杯,啜了一口,點了點頭。

“兒臣來這麼久,還未去弘時府上瞧瞧,今日閒來無事便去看看。弘時一生悲涼,說到底也是有我的責任!”胤禩放下茶杯,眼裏掠過一絲黯然和愧疚。

“怎麼又想起這些了?弘時如今不是好好的?胤禛雖然面冷,但是他向來愛恨分明,如今對弘時上了心,必然不會虧待他!”康熙嗔怪。

胤禩對上康熙的瞳眸,裏面的情緒也一覽無餘。

“兒臣知道,但是就是知道才擔心,弘時對四哥有嫌隙,兒臣求皇阿瑪以後能多愛護弘時一些,畢竟以前都是兒臣的錯!弘時是個好孩子,兒臣不想讓他這輩子再受苦!”

康熙嘆息。

“阿瑪知道!你少操些心思,你如今的身子又不是不知道,怎麼還讓阿瑪擔憂呢?”康熙憐惜的看着胤禩,責怪道。

胤禩看着康熙,眼裏飛快的閃過一絲情緒,轉眼即逝,康熙並沒有注意。

胤禩微微一笑,“兒臣知道!”

“阿里和卓明日就該進京了吧?”不知道傳說中的香妃究竟是怎樣一個女子,弘曆前世那麼寵愛香妃,居然給他帶了綠帽子,乾隆都可以不追究,他倒是真的對這個含香公主很好奇呢!

康熙注意到胤禩眼裏閃過的光芒,厲光閃過。

含香公主麼?

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讓禩兒有興趣的呢!

一抹殺意掠過康熙的眼睛。

康熙承認自己是嫉妒,牢籠裏的野獸越來越激烈,想要衝破牢籠,自己的*還是發泄到別處去比較好,他怎麼捨得傷害禩兒。

他的禩兒這輩子應該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待在他的懷裏。 回部的朝聖讓京城的百姓既感到興奮又覺得驕傲和自豪。

不得不說不管是康熙和乾隆,在政事上都是一個好皇帝。

阿里和卓帶着愛女進京,所有人看着帶着異域風情的一行人走進城門。

中間隊伍裏,粉色的紗轎隨風飄舞,隱約顯現出裏頭蒙着面紗的白衣女子,清澈、憂傷的眼睛,可以看出的絕色面容,無不讓人驚歎。若有若無的香味更是把這位傳說中的香公主顯得神祕萬分。

含香看着圍觀的羣衆眼裏的驚豔,毫不爲意,只是雙眼含淚,朦朧的看着遠方。

蒙丹,你在哪裏?爲什麼你還不來?難道我真的要嫁給那個可以做自己爹的皇帝麼?

回族向來能歌善舞,一路上樂聲跳舞,熱鬧的走進了皇宮。

阿里和卓進京,康熙設晚宴款待,包括阿哥們在內,幾位嬪妃和格格們都出席。

傍晚時分,剛被放出府的五阿哥帶着三個小太監進了宮。

侍衛們看着兩個明顯身材比例不對勁的太監,毫不遲疑的放了行,只是看着馬車離去的背影眼神微閃,然後身後幾個人影很快便分開閃了出去。

五阿哥和蒙丹都不疑有他,簫劍雖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也只認爲是五阿哥的原因,所以沒有多想。

“現在,你們跟緊我,含香一定會出現在宴會上,只要含香出現,我就設法讓她出來,你們到時候就帶着含香離開,我會在這邊善後。記住,你們的言行一定要掩飾好,蒙丹,你看到含香千萬不要衝動,不然我們就會功虧一簣!”

蒙丹看着五阿哥鄭重的點了點頭。

“我明白!我只要救出含香!其他的我不會多事的!”

“好,現在我們就進花園!記住我交給你們的規矩,千萬不要忘了!”

兩人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跟在五阿哥身後。

垂着頭的簫劍,眼底劃過一絲詭異的得逞笑意。

到了花園不久,簫劍就借尿遁離開了永琪身邊,身手矯健的在宮裏穿梭。

“皇帝現在在哪裏?”人煙稀少的拐角,簫劍伸手劫持了一個小太監。

小太監似乎沒想到皇宮裏居然會有刺客,臉色刷白,渾身顫抖,驚恐的看着同樣一身太監服的刺客。

簫劍不耐煩的加深了卡在小太監脖子上的力道,“說!皇帝現在在哪裏?不然我就要了你的命!”

小太監驚恐的撐大了瞳孔,顫抖着身子,“我,我不知道……”他一個小太監怎麼會知道皇帝在哪裏?

不知道?簫劍危險的眯起了眼。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小太監覺得呼氣困難。

小太監哭喪着聲音,“我,我只知道皇上寢宮在那裏,我一個小太監真不知道皇上此時在哪裏。”小太監指着養心殿的地方,腿軟的說道。

無奈的把人劈暈,拖到沒人的地方,幾個身影后,原先站着的地方就沒了人影。

待人影不見,黑暗中,冒出一個黑影,眼睛掃向暈在一旁的小太監,那眼睛裏冒出一絲鄙視。

暈過去的人似乎也察覺到了來人的視線,倏地睜開明亮的瞳眸,那眼神哪裏有暈過去的模樣。

小太監露出一個明媚的笑容,手腳靈活的跳了起來,那身手一看就知道是練家子。

“嘿嘿,我說你不要這麼嚴肅嘛!”小太監大咧咧的拍了拍黑影的肩膀,對他眼裏的鄙視完全不在意。

“不過倒是沒想到,五阿哥居然放了一個刺客進來呢!”剛纔還嘻嘻哈哈的小太監,此時正望着養心殿的方向露出一個寒森森的笑容。

原來他們只是爲了監視那個叫蒙丹的,卻沒想到這個簫劍居然是個刺客。

黑影,也就是暗衛,此時露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眼神,十二阿哥似乎讓他們多加註意這個男人,難道他早就知道?

不管簫劍此時在幹什麼,蒙丹此時焦急的站在御花園內,眼睛打量着四周,尋找着自己的心上人。

“永琪,還要多久?”爲什麼含香還沒有出現?

永琪被蒙丹的動作一驚,心虛的看了看周圍,見沒人注意,纔回頭看向蒙丹。

王府虐渣日常 “應該快了!你別急,也別露出馬腳!”

蒙丹最然心急但也無奈,只好壓抑着自己的渴望,點了點頭。

終於在半個時辰之後,阿里和卓現了身,但是,含香卻沒有人影。

“永琪,這怎麼回事?”爲什麼含香沒有露面?

“據說含香公主準備了節目,應該會在節目後纔出場吧!你別急!”

終於,在衆人寒暄完後,太監尖細的聲音響起。

“皇上駕到——皇后娘娘駕到——”

衆人循聲望去,帝后相攜的身影走來,衆人下跪高呼“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康熙帶着那拉氏走向王座,坐下後,便清朗的道,“平身吧!今日爲迎接阿里和卓的到來,衆卿不必拘禮!”

“謝皇上!”

蒙丹此時也隨着人羣站起身,看向龍椅上的帝王。

那是一個極有魅力的男人,即使這個男人此時已經年近40,但是英俊的相貌,修長的身軀,沉穩內斂的霸氣,都顯示着這是一個讓女人着迷的男人,特別是這個男人還是權傾天下的帝王。

蒙丹眼底露出一絲嫉妒,不過他想他的含香是不會爲了其他男子就見異思遷的。

康熙掃視了一眼,見到胤禩好好地坐在底下時,眼角露出了一絲柔和。移開目光,落到阿里和卓身上。

“阿里和卓,你與朕該是許久不見了!”

阿里和卓露出一絲笑容,“哈哈,是的,皇上,大概快有10多年了!”

聞言,康熙露出一抹感慨的笑,“都已經這麼久了?!此番進京,愛卿辛苦了!”

回部是來朝聖求和的,這一聲愛卿,也代表了皇帝接受了回部的歸順。阿里和卓聞言,眼中的笑意加深了些。

“不辛苦!不辛苦!能瀏覽到中原美麗的大好河山,臣覺得榮幸之至!皇上,臣這次帶了小女含香一同前來,她特地給您準備了一個節目,請皇上賞臉!”

康熙裝作露出驚訝的表情,“哦? 我有九個女徒弟 公主還準備了節目?”

皇后在一旁露出得體的笑容,“本宮聽聞含香公主天賦異稟,還體帶異香,想必這節目也是別具一格,皇上,趕緊讓公主出來吧!”

康熙聞言,哈哈一笑,“皇后這麼好奇,朕也想看看了!”

阿里和卓拍了拍手,清越的樂聲響起。

幾個剛強的男子舉着一個蒙面的白衣女子出了場,回部的舞蹈帶着特有的力與美,本來就美麗的含香,在柔美的舞姿中更加顯得輕靈、飄逸,更奇異的是,在跳舞的時候,有許多蝴蝶飛向舞臺,停落在含香的肩上手上,看上去,含香就像一個仙子一般美麗,不少大臣都已看呆。

而臺上,含香看着底下人的表情,眼中更是清高和傲然。

只是他沒發現,有一些卻在看到一個公主居然大庭廣衆之下和男人跳這種舞蹈時就露出了不屑和鄙視的目光,而即使是露出着迷目光的大臣們,心底對這樣的一個異域女子多少也是不屑的,這樣的女人頂多只能作爲玩物,只是這個女人看不清,她眼底的清高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胤礽坐在底下,露出不屑的笑容。

一個小部落的公主罷了,連一個重臣的女兒身份都比她高,這個女人眼裏的清高簡直可笑。

樂聲結束,舞臺中央的人兒飄然亭下,摘下臉上的面紗,恭敬的行了一個回部禮節。

“含香見過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含香的臉絕對算得上是美麗的,幾乎能和當年有滿足第一美女之稱的娜拉皇后一比,只是滿足女子多了一絲英姿颯爽,而含香則像柔弱的菟絲花兒,柔弱、嬌貴。

“公主的舞蹈的確不凡,平身吧!”康熙的語氣裏並沒有太多的驚喜,讓底下許多嬪妃都鬆了一口氣。

含香此時纔看清自己要嫁的男子,這個原本以爲可以當他父親的男子,想不到這麼英俊瀟灑,而他的眼神裏,對自己沒有驚豔,沒有迷戀,這讓含香有些接受不了。

從小受到了族人們驚豔、迷戀的目光,就連剛纔跳舞時,她都感受到了四面八方驚豔的目光,而這個男人居然表現的這麼平淡,。不得不說女人心底的虛榮心,即使清高的含香也有。

五阿哥坐在底下,早就被含香的舞姿所震撼,他從過來不知道一個女子可以跳這麼美的舞蹈,再看到面紗下的含香,五阿哥覺得此女真是天上有地下無。

“我美麗的含香……”蒙丹早就沉醉在含香的舞蹈中,再看到坐下的男人對含香露出淫邪的目光時,雙手握得死緊,目露殺氣!

阿里和卓看到康熙對含香的舞蹈如此滿意,也覺得高興。

“皇上,小女出生便帶異香,而且出生那天天空霞光異彩,蝴蝶飛舞,是回部最珍貴的珍寶!”

“難怪剛纔有這麼多蝴蝶,阿里和卓,你這個女兒果然特別!”康熙故意說得曖昧,而眼神卻飄向底下。

見胤禩淡定的模樣,康熙不禁覺得失落。

禩兒,一點都不吃醋呢!

阿里和卓欣喜的看向皇帝。

“皇上,阿里和卓此次就把我族最珍貴的寶貝獻給您!”

康熙下意識的看向胤禩,正好對上胤禩看向他的目光。

胤禩沒想到會對上康熙,微微尷尬的閃了閃眼神,卻沒有退縮。

康熙看着胤禩的眼神,忽然微微一笑。

“哦?愛卿有心了!含香公主想必也累了,先去後殿休息一下!”康熙既沒拒絕也沒接受,衆人紛紛側目,覺得有些古怪。

阿里和卓也微微一愣,沒想到皇帝給了他這麼一個回答。但也無法,只能尷尬的坐下。

此時的蒙丹早就急紅了雙眼,永琪此時也沒攔,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便悄悄的溜了出去。

而此刻,他們早就忘了還未回來的簫劍。

那簫劍此時在哪裏呢?

早在簫劍到達養心殿,準備刺殺“皇帝”時,便被養心殿的暗衛抓捕進了天牢,此時的簫劍正在天牢裏,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突然覺得還是很有成就感啊~~

總算要到週末了,這禮拜真難熬啊~~

因爲週五和朋友們去旅遊,所以,提前和大家說聲週末快樂~~

另外,謝謝大家的生日祝福~雖然小冉我又老了一歲~~╮(╯▽╰)╭ 此刻,在後殿休息的含香正在爲皇帝的不解風情感到憤恨中,誰會想到自己的愛人蒙丹正在一步一步的接近自己呢?

幾句呢喃的回語傳進蒙丹和五阿哥的耳裏,兩人興奮的對視了一眼,以最快的速度閃進了房間。

吉娜看到兩個大男人閃進房間,差點驚聲尖叫,幸好蒙丹眼明手快的捂住了吉娜的嘴,然後摘下帽子,露出那張極具異域特色的臉,吉娜幾乎驚呼。

“蒙丹少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