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能夠引起洛天如此狀態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遇到了故人,而這故人對於洛天來說非常重要。

這枚玉佩雖然在仙界不算是什麼寶物,但是在九域之中卻是屬於偽紀元之寶,乃是當初洛天煉製出來送給四個老婆的東西,此時出現洛天怎麼能不激動。

精緻的玉佩被洛天翻看起來,果然在玉佩的背面看到了一小字,一個星字,代表著這玉佩送給的是伏星旋!

片刻間,王秀香的記憶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腦海之中,也讓洛天了解到了玉佩是從何而來。

「該死!」洛天伸手一揮將王秀香的神魂送到了王秀香的肉身之中,王秀香也眼中帶著痴傻的樣子,站在那裡。

侍女們看到王秀香的樣子還有洛天剛才的手段,臉上帶著驚恐,她們還是第一次看見能將人的神魂抽出來。

洛天身上泛起陣陣的戾氣,王秀香的記憶之中,只有洛白將玉佩送給她,而伏星旋逃走被洛白追殺而去的畫面,之後便是沒了線索。

「早知道,就不該輕易的滅殺洛白!」洛天此時心中有些後悔,如此輕易的殺掉了洛白,好不容易找到了伏星旋的線索,卻是硬生生被自己給掐斷了。

而且,伏星旋的隨身玉佩都丟了,可見伏星旋的狀況非常的不好,否則也不可能丟掉。

「殺了吧,要讓她痛苦的死去!」洛天沉聲沖著張門烈開口,臉陰沉著,朝著自己的院落走去。

這王秀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只是因為看上了伏星旋的玉佩,便是讓洛白奪來,因此才有洛白追殺伏星旋的場面。

「是!」張門烈臉上露出一絲冷意,洛天的話他自然不會反駁,伸手一揮,一隻黑色的鬼物出現在而來張門烈的身前。

「縱慾鬼!」侍女們驚呼起來,眼中露出驚恐,這鬼物跟它的名字一樣,能夠激發起人的慾望,然後跟這縱慾鬼交合,最後死在慾望之中。

「輪轉殿主法旨,為了促進各城天才修鍊,輪轉殿將在各城挑選一人進入輪轉殿,無論是世家弟子,還是王侯嫡系,均可參與試煉,試煉第一人,將進入輪轉殿!」

就在洛天剛剛邁步走進洛白的院落之時,一道黑色的長河出現在了獸王城的上空,冰冷的聲音在獸王城中響起,頓時引起了獸王城眾人的沸騰。 第兩千零八十八章走後門

「輪轉殿要收人,獸王城最強的年輕一代皆可參與,通過試煉可以進入輪轉殿!」所有人臉上露出狂喜之色,沒想輪轉殿主會發出這樣的法旨下來。

一步登天,對於獸王城中的人來說,這就是一步登天的機會,因為一但進入到輪轉殿,便是堪比封王,甚至比起八大城中的王侯家族來說也要強上不少。

「我一定要獲得進入輪轉殿的資格!」整個獸王城中的人們沸騰了,眼中露出堅定。

各大家族的老祖們更是振奮,紛紛發動家族的底蘊為自己家的天才們提升實力。

就在各個家族鉚勁的時候,洛天卻是在自己的院落之中,眼中露出思索之色,手中拿著一枚玉簡,這玉簡正是當初洛塵留下來的送給洛白的,其中記錄著煉製地品飼鬼丹還有天品飼鬼丹的方法。

不過這些也都只是洛塵推演出來的而已,是至於到底能不能煉製出來,洛塵也不確定。

但是此時這方法落在了洛天的手中,以洛天的丹道造詣,完全能夠將其推演到圓滿,形成真正的地品飼鬼丹,而洛天需要的只是時間而已。

「汪汪……」黑色的小狗在院落之中玩耍,此時的小狗依然還是不大點,但是身上卻是多了一絲王獸的威嚴,而且每到半夜,小狗便是偷偷跑出去,回來之後肚皮圓圓的,不知道在哪裡飽餐一頓回來的樣子。

「又去偷吃了?」洛天一巴掌拍在小黑狗的腦袋上,引起小黑狗的不滿。

「該給你起個名字了,已經有個小黑了,那從今以後小黑就升級成大黑吧,你叫二黑!」洛天臉山露出一笑意,他最近也是聽說了洛家飼養鬼物的地方有鬼物丟失的事情。

「嗚……」黑狗嗚咽了幾聲表示自己的不滿,輕輕的舔了舔洛天的手掌,傳出阿諛之意。

「下次偷吃你換換啊,不能那麼多羊,你就可一隻羊薅羊毛,你也是換換啊,比如陳家,比如嚴家。」洛天沖著小黑狗開口。

「汪汪!」小黑狗叫喚了兩聲,眼中露出陣陣的賊光,聽明白了洛天的話,烏黑的小眼睛滴溜亂轉。

「天才!」洛天教訓完,收起了玉簡,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縱然是他都不得不感嘆洛塵的天資,若是洛塵能夠學會煉丹,將來必然也會是丹道大師。

「塵兒,快來有貴客來我洛家!」就在洛天感嘆之際,洛水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

洛天邁步,朝著洛家的議事大殿走去,一路之上,洛家的弟子眼中帶著敬畏。

這兩天,洛天的威名更加強盛,尤其是張門烈滅殺了王秀香之後,洛天的心狠手辣,喜歡虐殺違背他的人性格也是徹底傳遞而出。

洛天走到了議事大殿,便是聽到了大殿裡面傳出的陣陣陪笑之聲。

一進入大殿,洛天眉頭微微一皺,推門而入,頓時引起了大殿之中人們的注意。

「哈哈,使者大人,這就是我洛家的天才,洛塵!」洛水臉上便是露出得意之色,沖著坐在上手邊的青年開口。

大殿之中的主位之上,一個青年坐在那裡,旁邊坐著洛水,而洛家的高層則是坐在兩人的下手邊,臉上帶著笑意,不過洛天卻是發現眾人笑容有些僵硬。

「塵兒,過來,這位是輪轉殿的使者,張天河!」洛水輕笑一聲,沖著洛天開口。

「拜見使者大人!」洛天沖著青年微微抱拳,目光打量起那名青年來。

青年身穿青袍,臉上帶著倨傲之色,身上的氣息卻是強悍,比起洛白來絲毫不差多少,坐在首位之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洛天。

「你就是那個在這獸王城中傳的沸沸揚揚的洛塵?心狠手辣,連自己的親哥哥都殺的洛塵?聽說你更是喜歡孽殺忤逆你的人?」張天河臉上帶著不屑,伸手一揮,彷彿打發要飯的一般,一道流光朝著洛天甩去。

「嘭……」洛天伸手一抓,將那道流光接了下來,眼中微微一冷,這一下,洛天的確是接下來了,但是若是反應慢一點,就會被這道流光抽在臉上,那樣到時候丟人就是自己。

「實力倒是不錯,不過這人品不怎麼樣,記住進入試煉之地拿這個東西,自然保證你通關!」張天河看到洛天接了下來,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不過卻是大聲開口。

洛天看著手中的令牌,令牌上面有著一個與張天河衣服上一樣的圖案,乃是一輪黑色的太陽。

「如果這樣你都過不了,那麼我也只能說你廢物到家了!」張天河聲音冷漠,眼中更是不屑起來。

他知道的消息就是因為這個洛塵,輪轉殿要破格招收新人,這新人卻只是一個頗有名氣的家族後人。

這在他們看來,這個家族後人就跟一個鄉野小民一樣,完全是靠著關係進入到的輪轉殿。

甚至為了不讓其他家族感到不滿,甚至還舉辦了一場看似公平的試煉,但是其實他們知道,這完全就是給別人看的,因為這已經是內定,那麼必然會作弊的手段留給洛塵。

這樣的事情在閻羅十殿中都有出現過,不過每一個靠著關係,作弊進入到閻羅十殿的人,自然是瞧不起,進入之後地位都不怎麼樣,只有個別的人,靠著逆天的實力,在閻羅十殿之中,闖出了一片天地。

而舉辦這樣的試煉,閻羅十殿自然都要動用一些人力物力,這些人力物力從哪來,自然是各殿自己的人了,因此自然會引起殿中人的不滿。

「嗯,我收下了!」洛天點了點頭,雖然對方地位很高,但是沒給洛天好臉色,洛天也不會給對方好臉色。

「嗯?」張天河眼神微微一變,目光看向洛天,沒想到洛水對他都客客氣氣,一個小小的洛塵,竟然對自己不冷不淡。

「洛塵,你可知道,為了讓你進輪轉殿,我們輪轉殿之人消耗多大嗎?」張天河臉上帶著冷漠,他知道他這話的意思,洛家之人應該懂,除非洛家之人是傻子。

「要好處!」大殿之中沒有誰是白痴,都是洛家的高層,自然知道張天河的意思。

「哈哈,自然不能讓輪轉殿破費,這……」洛水輕笑一聲,不過話還沒說完,便是被洛天直接打斷。

「爹,你的傷怎麼樣了?好點了么?」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洛水開口。

雖然洛水傷勢好了一些,但是也僅僅是好了一些而已,修為更是沒有恢復,身後一名背著長刀的中年人,一直跟隨著洛水,正是杜天明留下來保護洛水的。

「無礙了,只要再恢復一段時間,就能好了!」洛水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新聞的看向洛天。

「天河兄,東西我已經收到了,那我們也就不留你吃飯了,畢竟我們洛家的飯不比輪轉殿的飯好吃。」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直接沖著張天河開口。

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大殿便是沉寂了一下,誰都沒想到,洛天會突然這麼下了逐客令。

「洛水,你們洛家就是這對待客人的嗎!」張天河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剛才洛天沒來之前,大殿之中的人,對他畢恭畢敬,但是這個洛塵卻是不知好歹,一進來,就跟自己過不去,現在竟然打斷洛水送自己的東西。

「抱歉,犬子一直野慣了,請使者別太介意!」

「塵兒,你下去吧,等下再去找我!」洛水沖著洛天開口,他是看明白了,洛塵在這裡,就別想好。

大殿之中的人們心中暗爽,洛天沒來之前,張天河便到了,在那裡頤指氣使,彷彿自己比洛家人高了幾等一樣,洛家之人早就不爽了,若是顧忌對方的身份,早就掀桌子了。

而洛天這裡卻絲毫沒有給張天河任何面子,直接就給張天河懟了回去。

「爹我還是在這裡吧,省的您老傷勢剛剛好一點,腦子有些不轉軸被人騙了!」洛天沒動地方,而是站在原地,沖著洛水開口。

這個張天河實力不怎樣,若是輪轉殿真的像傳說的那麼牛逼的話,這張天河在輪轉殿中,也絕對混的不怎麼樣,也就是靠著身份在洛水等人面前裝裝逼而已,這種人,洛天不會在他身上花一分錢。

因為這種人不會記得你的好,縱然你給他再多的東西,張天河回到輪轉殿,也會被人瓜分,自己剩不下多少,說不定還會嫌棄你給的東西不夠好,不夠多。

聽到洛天的話,張天河的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洛天猜想的沒錯,他的確在輪轉殿中,實力是最低下的存在,否則這使者的活也輪不到他的身上,而且收到好處,還要和許多人平分。

按照以往,使者到任何一個走後門的家族,那個家族都會將使者當祖宗似的供著,而且還送上很多寶物。

但是張天河沒想到,這個洛家竟然這麼奇葩,尤其是這個洛塵,竟然這麼不懂行,來了之後沒說兩句話,就攆自己走。 第兩千零八十九章偷遍全城

張天河臉色鐵青的站在那裡,目光惡狠狠的盯著洛天,彷彿要將洛天生吞活剝了一般。

但是洛家不給好處,他張天河也沒有辦法,畢竟洛家也是王侯家族,自己無緣無故的找洛家麻煩也說不過去。

而且張天河也是看到了洛水身後的背著長刀的男子,一臉殺氣的看著自己,杜天明的背景也是讓張天河顧忌。

洛天也是吃定了這一點,因此才不懼怕張天河,杜天明有能量讓輪轉殿特意為自己開啟招人,就說明杜天明在輪轉殿也是有著一定地位的。

「張使者還有什麼事么?」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尷尬的站在那裡的張天河,洛家之人也是看著張天河,讓張天河的臉色通紅。

「沒事!」張天河咬牙切齒,沖著洛水開口:「那我就先告辭了!」

張天河說完,頗為無奈的走出了大殿,不過在洛家眾人看來,更像是沒臉呆下去,張天河都把話說的那麼明白了,就差直接說要好處了,但是洛天卻不給,誰還有臉呆下去。

「臉皮,真厚!」洛天輕輕開口,看著張天河離開,撇了撇嘴。

洛天這話,頓時讓洛家的這些人好感增加了一些,實在是剛才張天河那裡太讓人討厭。

「你小子,難道就不知道他的身份嗎?跟他搞好關係,以後你進入輪轉殿也會順利些,雖然他在輪轉殿不算什麼,只是個小人物,但是有時候小人物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啊!」洛水臉上帶著笑容,看向洛天。

「是!」洛天聽著洛水的教導,臉上露出恭敬。

「好了,半個月後,試煉開啟,到時候你去走個過場就行了,只要不出意外,你幾乎是鐵定了能夠進入輪轉殿了,那樣的話,對於我們洛家來說,也是個大好事!」洛水開口,讓眾人散去,現在的他還很虛弱,需要調養,若不是張天河身份在那裡擺著,他也不會親自來接見。

大殿中的眾人微微躬身,洛天也是如此,不過洛卻是將自己大比的獎勵要了過來,一朵彼岸花。

洛天回到了自己的院落,張門烈也是熟悉了這裡,將整個院落打理的井井有條,一副管家的模樣。

「嗡……」洛天伸手一揮,潔白的花朵,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剛一出現,一道黑色的閃電,便是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不過卻是沒有去爭搶,而是小眼睛之中帶著渴望,看向洛天。

「二黑,你想要?」洛天沖著小黑狗開口,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直到現在洛天也不知道二黑有什麼本事,只知道二黑很能吃,每天都吃的很飽才回來。

「這麼能吃,也不見你有什麼變化,真是有些浪費糧食!」洛天撇了撇嘴,這段兩天飼鬼丹洛天也沒少餵給二黑,但是二黑卻還是那樣,一點晉級的趨勢都沒有。

「汪汪……」聽出了洛天的不滿,二黑叫喚了兩聲,彷彿被洛天說沒用,被激怒了一般。

陣陣的黑氣在二黑的身上衝出,下一刻二黑的身軀便是虛幻起來,化成一團黑霧,隨後逐漸凝聚,冰冷的鐮刀,健壯的大腿,背後竟然出現了兩隻翅膀,這模樣正是殺生鬼的樣子。

「吼……」殺生鬼發出陣陣的咆哮,不過那咆哮卻是帶著得意,看著在那裡目瞪口呆的洛天。

「二……二黑……」洛天瞬間看著眼前的殺生鬼,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沒想到二黑竟然還有如此本領。

「汪汪……」黑氣潰散,二黑便是化成一團黑氣,再次化成了一隻小黑狗的模樣。

「你說你還能變?」洛天眼中泛起陣陣的神光,看向黑色得小狗。

「請開始你的表演!」洛天沖著二黑開口,眼中露出一絲激動之色,似乎想到了什麼。

「吼……」下一刻,二黑便是開始賣力起來,似乎是想要獲得洛天的認同,讓洛天將彼岸花給自己一樣,開始不斷的變化。

「食氣鬼,食屍鬼,白骨鬼……」一隻只鬼物的模樣,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引起洛天的驚駭。

「哈……哈……」足足半個時辰,二黑都是在變化之中渡過,變化了幾十種的鬼物,累的二黑直吐舌頭。

而變化期間,洛天也是嘗試了一下,二黑所變化的鬼物,都是真的擁有那種鬼物的能力。

「你是說,你吞噬什麼鬼物的鬼珠,就能夠變成什麼鬼物?」洛天沖著二黑開口,目光之中帶著陣陣的神光。

「汪汪……」二黑回應,不斷的點頭,目光看向洛天手中的彼岸花,若不是這彼岸花誘惑,二黑也不會如此賣力。

寶貝,你再跑試試! 「哈哈,這就有意思了!」洛天大笑一聲,伸手一揮,將彼岸花送到了小黑的口中。

第二天,洛天便是牽著二黑走出了洛家,在獸鬼王城中溜達起來,這還是洛天第一次在獸鬼王城中溜達。

身穿錦袍,手中拿著一根狗鏈,牽著二黑,若不是了解洛天,此時的洛天就是一個紈絝公子一般。

張門烈好像是一個隨從,跟在洛天的身旁,不斷的為洛天介紹著兩人所走過的第一處處門庭,彷彿是洛天想要了解王城中的勢力一般。

「看見了么?那就是洛家的二公子,殺了自己哥哥的狠人!」

「這算什麼,我聽說她院中有個丫鬟,只是稍微得罪了一下他,便是被縱慾鬼給弄死了!」

「現在洛塵的名字,都能夠止住小孩兒的哭泣了!」

「真是狠,還是少招惹為妙!」人們低聲議論著,看著洛天停留在一個個門庭前。

每停留在一個門庭,那家人便是戰戰兢兢,不過還是要臉上帶著賠笑的出來迎接一下。

不過洛天沒有進去而是寒暄了一陣之後便是離開,讓人們疑惑不以。

張天河站在人群之中,臉色陰沉,由於試煉還沒有開始,他也不能回輪轉殿中,因此張天河只能在獸王城中住下。

換做以往,走後門的家族肯定會好吃好喝的供著,但是洛家卻沒有,直接將張天河轟了出來,這就讓張天河只能住客棧,等待輪轉殿的人到來一起回歸輪轉殿。

以張天河的身份,若是說出去,也會引起其他家族的重視,但是張天河是給洛天作弊的東西來的,這樣的話,張天河就不敢大張旗鼓了。

其他還好,若是被別的家族知道輪轉殿只是耍他們玩,影響了輪轉殿的聲譽的話,那麼張天河有十條命都不夠死的。

「洛塵,我就不信一個小小的家族弟子,我還治不了你,雖然你能作弊,但是我不舒服,我也不會讓你好過!」張天河咬牙切齒,目光之中帶著憋屈,自己真是輪轉殿最悲催的使者了。

一天的時間過去了,洛天終於走遍了獸王城,除了獸王城最中央的城主府沒站一站,其他的地方,包括另外兩大家族,洛天也都站了站。

當天夜裡,黑色的身影便是賊兮兮的衝出了洛家,速度之快,超越了真仙後期,甚至是真仙巔峰,縱然是洛天也是感覺不到二黑的存在,這種速度,正是來自殺生鬼那種速度。

「真是可怕,若是讓二黑吞到遍所有鬼物,那麼二黑回進化成什麼可怕的東西!」

洛天伸手一揮,黑色的身軀出現,順價化成三顆頭顱的小狗,出現在洛天的身旁,六隻大眼睛之中,滿是哀怨,正是三頭犬。

三頭犬自從洛天來到地獄,便是很少被洛天放出來過,因為三頭犬的三顆大頭實在是太過顯眼了一些。

不同於小黑,三頭犬整個地獄都是非常有名,整個地獄也只有這麼一個,肯定會引起人們的軒然大波。

「實在是你太顯眼了啊,三個大腦袋,太招搖!」洛天感覺到了三頭犬的不滿,眼中露出一絲無奈。

「汪汪……」聽到了洛天的話,三頭犬叫喚了兩聲,三顆頭顱,竟然也是漸漸的重合在了一起,化成了一顆。

……

洛天有些無語的看著三頭犬,沒想到這個傢伙為了出來,竟然這麼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