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能得到皇帝這等評價,還能生晉太傅,幾乎官場已然認定楊一清十有八九會成為大明第一個死謚文正之人!

大明一百多年天下,名臣也不算少,然而死了以後被謚文正的卻一個都沒有,接近的倒是有幾個,比如被嘉靖帝追謚『文忠』的方孝儒,比如已經死了十年被謚『文成』的李東陽等等。

生晉太傅,死謚文正乃是儒家官員畢生追求之目標,也是皇帝對於大臣一生政績的最大肯定,然而大明沒有文正,自然也就成了滿朝官員心頭上的一根刺,畢竟大宋有九個,而大明一百五十年了還沒有,這豈不是說大明文治不如大宋!

如今楊一清有了機會,官場豈能不震動!

至於楊一清走了以後,朝局會有什麼變化,空出來的權力誰來接手,反倒並不那麼引人關注了……

7017k 陳優低頭看看糖糖,這個懷抱很陌生,依舊在哭,已經哭得小臉通紅:「她叫糖糖,我知道她,樓下她媽媽生她的時候大出血,原來那麼胖的一個人一個月子不但沒有胖,反而瘦了,比我胖不了哪去。糖糖吃奶粉。而且她父母都死了,我不照看她誰看她?在以前還有孤兒院,現在哪裡去找?」

陳優下定決心收下這個孩子,想想后說:「我沒有女兒,就當生個小棉襖吧,省的我一直羨慕別人。至於照看她,阿寧能做,這麼小的孩子,還不會翻身,無非吃了睡,睡了吃,偶爾醒來,給個擁抱就很幸福。不耽誤什麼事,也不用給她用尿布,全部尿不濕,用過就扔……其實也不難……」

陳媽嗤笑:「不難,你忘了你怎麼帶果果的?」

果果也不難看,是陳媽和劉信不斷的刺激陳優,才讓陳優覺得孩兒時期那麼困難,這麼小的孩子離不開媽媽因為吃的頻繁,拉尿的頻繁,這些對阿寧都不算什麼。

陳優不反駁陳媽:「我讓阿丙也來幫阿寧吧。對了阿寧只負責打掃衛生,但是你們的衣物都要自己洗啊……我得出去,去糖糖家裡拿些她的奶粉。」

陳優空間里的奶粉只有大童果果喝的,太小的沒有囤,看來以後要找母嬰店,掃蕩幾個,準備嬰兒的東西。

王成收整心情,沙啞的說:「如果,如果電話一直打不通,你能不能去我爸媽家一趟?我想去看看,確定他們的生死……」

陳優點頭:「我會的,不過我不識路,地圖準備了,在倉庫里,你去拿一張畫一下路線吧。」

臨走之前,陳優把果果叫過來,要帶著果果一起出去,陳優對陳媽說:「媽,你們在這裡安心的調整身體。」

糖糖家裡的並不凌亂,比起陳優需要阿寧打理才能保持,可見這家人很愛乾淨,本身也是很有條理的人。

一樓的廁所有一些血跡湧出,站在廁所門口,陳優看一眼就轉開眼睛,領著果果,抱著糖糖去找奶粉。

糖糖家裡的奶粉不多,只有4罐,依照小孩子一個月喝2-3罐,這4罐頂多2個月,需要準備的還很多。後期2段,3段也需要。還有小孩子的衣服,鞋子等,各種號的尿不濕……養個孩子需要的東西真的很多很多。

此時,陳優有些慶幸自己養過孩子,否則根本不知道怎麼對待嬰兒,末世里也不一定有閑心學習如何照顧嬰兒。

陳優把糖糖的東西單獨收拾出來挪到空間別墅空著的房間里。

因為將相門是新小區,他們都是新搬來的,傢具都是新的,陳優想想,把能搬走的都搬走,都放在別墅糖糖房間的套房裡,算是給她留給紀念。

在一個櫥櫃里,陳優找到了兩人的結婚證和糖糖的出生證明。父親叫錢鑫,媽媽叫荊芸。糖糖還沒有起名,出生證明上只有乳名。

陳優鄭重的收起來。

回到家裡后,陳優同樣把家裡的東西能搬動的幾乎都收起來,放到空間里,暫時保留了和果果一起睡覺的卧室格局。

阿大說過,外面雖然危險,但也在改造著人的身體,兩人多在外面,肯定有好處。

下午四點,雨還沒有停,溫度持續下降,連呼吸都帶著白霧。

陳優把空調打開,將果果的手臂放進被子里,確定果果暫時不會醒來,閃身進入空間。

陳媽,陳晨以及兩個孩子都在睡覺,王成坐在沙發上看陳優收集的電影。

王成的目光很直,細心的人能發現他只是盯著電視方向,思緒早已不在。

王成不想把所有的情緒帶到臉上,也不想陳晨跟著擔心。多一個人擔心事情也不會有轉機,依照陳晨的脾氣,不僅安慰不了王成,反而會因為心神大亂有點事便對其他人發火。

王成盡量將臉上的情緒放的平緩,讓陳晨安心。

陳晨還會擔心,至少不會焦慮。

現在他的身體達不到要求,出去有一定幾率變成喪屍,無差別攻擊。出去是不可能了,他是男人,不僅是兒子還是老公和爸爸,他必須活的好,才能保證妻子兒女過的好。

不能離開這裡,就將所有的希望放在僥倖上。

希望父母沒有變成喪屍,希望父母沒有被喪屍襲擊,希望家裡的房裡足夠堅韌,能承受自然

災害……

希望……

萬一父母變成喪屍呢?他能下的了手殺了他們,還是任由他們自生自滅,或者襲擊別人?

萬一父母被喪屍……

腦海里有多少僥倖,就有多少包含不幸的萬一,好與不好在王成的大腦里交替出現,循環播放……

王成的收下意識相互攪動,臉上沒有絲毫變化。

兩邊的拉鋸讓王成髮根出汗,在頭髮成柳前,王成站起來,往門外走去,找到阿大。

王成想知道,怎麼樣提高身體素質,怎麼樣最快出去。

空間里所有的靈氣被公主吸收養傷,在她好之前,空間里不會有太多靈氣。

靈氣是由生氣產生,也可以說,公主吸收的是空間的生氣。

生氣是由空間的動植物產生,動植物越多,生氣越多。

決定王成身體的,就是這些生氣。

並非讓身體健康,而是讓身體更具有包容性。

空間是個神奇的存在,不管天南海北,動植物所需要的是濕潤的環境還是乾燥的環境,需要高溫度還是低溫福,都可以在空間里極好的生存壯大繁衍……就是因為空間內具有極大的包容性,讓所有動植物適應,它們所產生的生氣也有包容性,還在生長過程中隨著一呼一吸,不斷的增加空間的包容性,這是哺育和反哺的關係。

陳優通過空間連接,經常出入空間,食用空間食物,使她的身體包容性不斷增大,這代表著她能更好的接受外界末世的改造,增加容納,融合度,減少危害,並不是說她的身體健康了,不會生病。

阿大解釋后王成沉思,在空間里生活就可以讓身體包容性增加,其中包括吃喝呼吸。

王成飯量很小,就算醒著不斷吃能吃多少?胃容量不夠!

但是呼吸卻可以增加頻率和次數!

運動,多運動提高呼吸,提高血液流速……

陳優進入空間時阿大找到她,將她帶到畜牧區。

說是畜牧區,這裡不僅牛羊馬驢豬等都有,還有雞鴨鵝,更奇怪的是貓狗兔子烏龜鴿子等都在裡面,陳優帶著果果旅遊時買的兩隻孔雀,鴛鴦也在這裡安家繁殖。這些動物的活動範圍限制在畜牧區,全部由阿大等人管理,保證了它們的生存環境后就不再多加限制。奇異的是這些動物之間沒有相互攻擊,生活的還很和諧……

阿大讓陳優選擇幾種動物帶到空間外面:「外界的環境不僅僅可以改變你們人類的身體,還有動植物,你可以適當帶出去一些動物,讓它們接受改造,對空間和你應該都有好處。」

陳優看到阿大選出來的動物,牛羊馬,烏龜貓狗鳥都……

阿大說:「這些都是比較有靈性的,很聽話。」說著,指揮那些動物轉圈。

一個橘色的貓竟然鄙視阿大一眼,慢悠悠的轉圈,那隻哈士奇倒是很配合的追著自己的尾巴high的根本停不下來。陳優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陳優指著被其他動物圍觀的哈士奇:「它……聽話?」

阿大點頭:「恩,其他的狗不願意出去,薩摩耶前幾天剛生了小狗,也不適合,這些動物都是幼獸,聽話,可□□性強。」

阿大對著哈士奇豎起大拇指,哈士奇得到鼓舞,轉的其他人眼花繚亂……

陳優哭笑不得,沒想到穩重面癱的阿大有一顆不甘寂寞的心……

陳優的內心是拒絕的:「那個……萬一,他們隨地拉尿,把外面弄髒不好吧……」

阿大嘿嘿笑兩聲,成功讓陳優激起一片疙瘩:「你們能不能憋住?!」

所有的動物回應一片叫聲。

阿大轉頭看向陳優,眼裡發光。

陳優帶著一群動物在懷疑中離開。

是不是末世不僅開啟恐怖存在,也開啟了阿大的潛在屬性?

沒有媽媽陪著,果果睡覺的時間很短,陳優剛安排好一群動物,果果自己穿上鞋子,從卧室里出來。

迷茫得看著那群動物。

果果屬於色厲內荏型,在空間里隔著柵欄,逗小狗,逗小貓,喂兔子,真正近距離能把果果嚇的屁滾尿流。

之前希希(小茜的女兒)養一隻布偶貓,他陪著希希一起摸還可以,等希希走開,他就躲在沙發上,布偶貓跳上沙發,果果嚇得從沙發上滾下來,眼淚汪汪的撲到陳優懷裡……

現在也如此,果果眼裡沒有恐懼,也沒有往前進一步,站著遠遠的喊媽媽。

「媽媽,他們怎麼了?」

這個太難解釋了……陳優直接轉移話題:「果果,我們出去買點東西,媽媽抱著你好不好?」

果果歡呼雀躍,抱住媽媽:「媽媽,我好喜歡你,親親!」 西域使者前來覲見,夏卿塵做為儲君的人選,也承擔起了接見的重任。

夏卿塵將西域使者安排在了城中的別苑,一應事物都按照最好的來,西域使者對此也是頗為滿意。

「太子殿下。「西域使者任來元對着夏卿塵說道:「我們此次入朝,多謝太子殿下盛情款待,一連休息數日,我們也都養回了精神。不知殿下是否及早安排我們入朝,我們也很想早日見到天朝的天子啊。」

夏卿塵聽后笑道:「這個是自然的,竟然貴客已經養足了精神,那本殿回去就和父王通稟一聲,及早安排眾貴客入朝。」

「多謝太子殿下。」

「任使者客氣了,那卿塵便不多打擾了。」

「好,恭送太子殿下。」

夏卿塵走後,在屏風后,一個矇著面紗的少女走了出來,她一身淡藍長裙垂及地面,三千青絲用一隻純色的玉簪綰著,還不經意垂下幾縷,為她增了一股無名的氣質。

眸子漆黑而如星星般閃爍,眼中秋波瀲灧,流光四射,僅僅是只看這麼一雙眼睛,便足以讓人想像那面紗下是怎樣的絕代風姿。

任來元看到這女子后,立即轉身行禮道:「微臣見過公主殿下。」

「起來吧!」那女子輕輕一抬手說道。

那女子看着夏卿塵離去的背影,眼中滿是眷戀和深情:「阿塵,我回來了,你還記得我嗎?」

翌日,夏卿塵在稟告了夏凜之後,夏凜便吩咐了夏卿塵,讓他早日安排西域使者入宮。

夏卿塵也是不負眾望,在得到命令之後,便立即安排了西域使者覲見。

「臣任來元,是西域派來的使者,參見君上。」

「快快平身。」

「是。」

「使者一路舟車勞頓,朕便安排太子讓你們先整頓一番,不知這幾日休息的可好啊?」

任來元回道:「回君上,太子殿下心思細膩,一應事物都是按最好的來,這幾天已經全部把元氣都養回來了。」

夏凜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那便好,使者請上座。」

任來元入座后,兩人便開始了朝堂上的你來我往的寒暄。

夏卿塵在一旁聽着,頓感沒多大意思,但身為未來的天子,自然不能拂袖而去,便只能帶着微笑默默地坐在一旁應承著。

突然任來元開口說道了兩朝和親的事情:「君上,微臣此次前來還有一件大事是要與君上商量的。」

「使者所說的可是和親一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