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腦海中始終停留的是方才君無邪那擲地有聲、令人臉紅心跳的話語。

是啊,他們的未來誰也奪不走……

她一定要相信,人定勝天!一定可以戰勝命運!

「玥兒——」莫逸辰低喚一聲,卻見她仍見只是獃獃的站在原地,不禁輕蹙眉頭,又喚了一聲:「玥兒……」

「嗯?」歐陽紫玥這才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等看到莫逸辰微慍的臉色,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莫逸辰無奈的扶額:真是被她打敗了!

只要一看到她那可愛的表情,就什麼氣也生不起來了。

「喏,很齊全的四菜一湯,因為夜很深了,廚房裡的材料並不是很齊全,所以只能準備幾道小菜了!」

歐陽紫玥自顧自的解釋道,都不敢抬頭看他的眼睛。

「玥兒……」莫逸辰輕不可聞的嘆了一聲,無奈的放下筷子,他現在是食之無味啊!

支開她去廚房,也只是為了和君無邪攤牌而已。

「不要逃避我好嗎?」他的聲音透著濃濃的哀求。

他不希望自己千辛萬苦追來,面對的就是一個這樣殘酷的結局!

「告訴我,你選我,還是選他?」

他壓低了聲音問道,黝黑的眸子里盛滿深情。

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多此一舉,答案不是都已經明擺著了嗎?

歐陽紫玥這才抬起頭,看著他逐漸軟化的面部表情,心狠狠的扯痛了一下。

畢竟是曾經深深愛過、愛到骨髓里的男人,她並不想在他傷口上撒鹽。

可是如果僅僅因為憐憫同情,就在這舉棋不定,這對君無邪而言,也是不公平的。

唉,真是個艱難的抉擇!

「我……」

「算了,別說了。」

莫逸辰擺了擺手,無力的垂下頭去。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以「勇猛無敵」著稱的警司莫逸辰,居然也有害怕的一天!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以「勇猛無敵」著稱的警司莫逸辰,居然也有害怕的一天!

歐陽紫玥便也沒有堅持,只是定定的看著他。

「你的身體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咳血?還有,大夫說老毛病了,是什麼意思?」歐陽紫玥不會看不出他和君無邪故意支開她的意圖。

「你還關心么?」莫逸辰淡淡的瞟了她一眼,又夾了一口魚香肉絲送到嘴裡。

還是熟悉的味道,然而做菜的人最初的那份心情卻不在了……

原來見不到她,那麼想念她做的菜,想念她圍著hellokitty圍裙一心一意只為他做菜的那嬌俏模樣,可是現在吃到了,滋味又全然不同!

「你……你是我的朋友,我關心你的……病情是正常的啊!」歐陽紫玥結結巴巴的說道。

莫逸辰卻彷彿沒聽到歐陽紫玥的話一般,轉過頭來,蒼盈如雪的臉正對著她,喃喃說道:「在將軍府住幾天,陪陪我,好不好?」

「這個,恐怕不行。」歐陽紫玥為難的搖搖頭,眼光不經意間瞟向門外,閃著幸福的光亮,「他還在外面等我。」

莫逸辰輕扯一下嘴角,緩緩的靠在軟墊上,閉上了眼睛:「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

歐陽紫玥的身體僵硬了一下,強忍住眼裡翻騰的淚花,站起身來:「那……你好好休息吧!我不打擾你了。」

聽著倉皇而急促的腳步聲,莫逸辰這才緩緩的睜開了眼,捂著胸口。

這裡似乎被什麼利器給狠狠捅了一刀,疼得他幾乎無法呼吸。

君無邪看到一個纖影急急忙忙的從房間內跑了出來,懸著的心這才穩定了下來。

待看清她嬌俏的小臉上布滿了淚痕,心不由得又揪緊了。

「玥兒,你怎麼了?是不是他又欺負你了?」君無邪輕蹙著眉,聲色沉冷。

「我只是覺得我怎麼這麼壞呢?明明不想傷害他的。」

歐陽紫玥趴在君無邪的懷裡抽泣著,斷斷續續的說道,聲音細糯而無力。

「不是你的錯,感情的事是勉強不來的。」

君無邪深深的嘆了口氣,將歐陽紫玥擁得更緊了些。

他慶幸玥兒最後選擇的人是他,也慶幸玥兒沒有搖擺不定,給他和莫逸辰帶來更大的傷害。

但是做選擇時的痛苦與愧疚卻全全由懷中的小人兒所承受了,這讓他很心痛!

「玥兒,謝謝你。」

他情不自禁的說出口,放在她腰肢上的手愈發的用力,似乎要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

「謝……謝什麼?」歐陽紫玥抬起迷茫的眼睛,望著這稜角分明的俊顏,眼裡寫滿不解。

「謝謝你選擇了我,今後我一定會好好待你的。」

言由心生,似承諾,更似誓言的話語從那性感的唇瓣中說出,他深邃的紫眸緊緊攫住她清麗的臉龐,再也移不開視線。

「嗯。」歐陽紫玥仰起小腦袋,在他魅惑的唇瓣上狠狠啄了一口,含淚帶笑的說道,「你敢天長,我就敢地久!」

(十更畢!求包養!) 「嗯。」歐陽紫玥仰起小腦袋,在他魅惑的唇瓣上狠狠啄了一口,含淚帶笑的說道,「你敢天長,我就敢地久!」

—————————————————————————————————————

第二天,皇上宣護國大將軍莫逸辰進宮。

莫逸辰的身心都已經千瘡百孔了,整個人也是疲憊不堪。

可是現在畢竟是在冥月王朝為臣,只得遵從旨意,拖著病體進了皇宮。

但他不明白那個清冷的皇上究竟宣他所為何事,來的路上也一直在思考著。

都說伴君如伴虎,等會可得小心應對。

殿上,一道頎長孤傲的身影背對著他負手而立。

金色的龍袍襯得他愈發的氣宇軒昂,英俊瀟洒。

單單隻是看背影,就透出一種直扼人咽喉的威嚴與魄力。

「莫愛卿,你來了。」君無殤面無表情的轉身,莫逸辰頓時怔愣了。

平日里見他,不是跪地,就是天黑之時,並未徹底看清這位年輕皇上的長相。

而今日看清了,著實讓他錯愕了一番。

他們兩的面貌上有好多相似之處,眼睛神似,大致的輪廓極為相像!

若是遠看,很有可能會把他兩混淆。

「臣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莫逸辰愣了好久,直到被那雙異常震懾的眸子中飆發的殺氣給驚住了,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趕緊跪下行禮。

然而跪地的同時,還心有餘悸。

這個男人的眼神好可怕,帶著與生俱來的貴氣與威嚴。

單單隻是被他看上一眼,就覺得似乎有一把刀已經架在脖子上了,差點動彈不得。

「莫愛卿,不必多禮。」

君無殤揮了揮衣袖,淡靜冷酷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情。

聽到他的聲音,莫逸辰方才站起來,這才發現身上已經全是冷汗,衣服都汗濕了好幾層。

這就是古代的帝君啊!

單單隻是眼神,就足以令檣櫓灰飛煙滅,令山河逆流。

「除了莫將軍,你們都下去吧!」君無殤倏然出聲,對著殿下一干伺候的太監,宮女說道。

等到空曠的大殿里就只有他們兩人,安靜得都能聽到呼吸聲。

君無殤這才把不可一世的目光又轉向了莫逸辰。

這個如陽光般溫潤的男子,雖然長相與他極其的相似,卻彷彿是他的另一面。

但這不是最令他掛懷的,最令他在意的是太后壽辰那天他,君無邪,還有玥兒三人那麼不對勁的臉色!

他和玥兒之間究竟有什麼關係?

此事讓他感到盲從!

若是別人的事,他可以漠不關心,可是玥兒就不同了!

「不知皇上召為臣來,究竟所為何事?」

莫逸辰被他緊盯不舍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了,只能率先開口。

「你和三王妃究竟有何牽扯?」君無殤倒也不繞彎子,直言不諱,只是按在龍案上的手卻分明更用力了些,指節處微微泛白!

「三王妃?」莫逸辰的臉色不經意間變得更加蒼白,心也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我愛你們,打賞好熱情啊,今天繼續十更!) 「三王妃?」莫逸辰的臉色不經意間變得更加蒼白,心也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是呀,她已經是三王妃了,是別人的女人了……

「回稟皇上,臣在冊封之前,只是一介草民,又怎麼會和三王妃有什麼牽扯呢?」

莫逸辰面上依舊波瀾不驚,撒起慌來面不改色。

只有他自己知道,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一顆心在無限制的隕落進黑暗中,但是他還是拚命的拚命的壓抑著內心的潮動,想要保護她。

「你休想隱瞞朕!」君無殤猛的一拍龍案,聲色微震,「莫將軍,朕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若是再不實話實說,朕不僅要治你欺君之罪,還會連累三王妃!」

一聽到連累三王妃,莫逸辰這才抬起頭來,緊盯著眼前清冷無雙的俊顏,胸中的怒火越燒越旺。

這就是古代君王的要挾手段么?夠狠!

「我不會讓你傷到她分毫的。」

省去了所有虛偽的尊稱,莫逸辰就那麼冷凝的望著君無殤,語氣依舊雲淡風輕,但卻不難發現其中透著的殺氣。

「哼,就憑你?」君無殤不屑的看了莫逸辰半響,突然發現他的眸子中透著一股玉石俱焚的決絕,這才輕輕嘆了口氣。

「朕不會傷她的,事實上,朕也不忍傷她。」君無殤無奈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