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自己保一個神王實力的小傢伙而已,第一家族竟然這樣的態度。

這就根本沒有將葯神公會放在眼裡。

是可忍孰不可忍。

該是強硬的時候了。

不然以後哪個大勢力還將葯神公會放在眼裡?

如果要是讓葯神公會的眾多人知道自己親自出馬都沒有將人保下之後,那誰還會信任葯神公會,都會覺得葯神公會不過是徒有虛名罷了。

誰還會信任葯神公會?葯神公會幹脆散了得了。

正是以為內如此,他今天是必須要保。

第一家族是強。

但是,葯神公會也不是軟柿子,不是說能被人隨便捏的。

「武會長,我說過,給我們第一家族一個面子。到時候,我們會表現我們的誠意的。」那張大臉的語氣沒有那麼硬了。

和葯神公會決裂?

第一家族也是不願意的。

葯神公會代表著什麼,第一家族也是知道的。

「洪光兄,我也說過,給我們葯神公會一個面子,我們也會表現出我們的誠意的。」武會長也是隨即的說道。

「看來,武會長是執意要保這個楊風了?」那張大臉嘆了一口氣。這形勢越發展越亂了,參與的級別也是越來越高了。

楊風這個時候完全的插不上話了。他只能站在那裡。

等待最後的結果。

「那是。」武會長淡淡的說。

他都來了,人是必須要保住的。

「武會長,何必呢,這事情我們瞞下來就行。到時候,我會給武會長很多好處的。」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出現了,站在那張大臉附近。

「洪飛兄,你也來了。」武會長的眉頭也是緊皺了起來。

這個人這是第一家族的二祖。

真是沒有想到啊,為了殺一個楊風,這好大的排場啊。

楊風到底是何德何能?竟然讓第一家族如此不惜一切代價的要殺了他,來了一個三祖還不夠,現在自己來了,竟然二祖都來了。

他都不由的看了楊風一眼,這種情形不是一般的怪異啊。

「武會長,給個面子。我們也不是故意讓武會長為難,這個楊風,確實是有些特殊。武會長,只要我們都瞞下來這件事,根本沒有人知道的。葯神公會的聲譽那是肯定不會受到影響的。我們也會給武會長很多好處的。」那第一家族二祖也是笑呵呵的開口。

這讓那武會長神情也是不斷的變換著。

真是不對啊。

這到底是什麼套路啊。

到底是哪裡錯了。

一定是哪裡有問題了。

早知道這種狀況自己就不出現了。

怎麼也沒有想到,第一家族竟然是如此的態度。

這是不惜一切代價的要死磕了啊。

看來,這楊風身上一定有秘密,讓第一家族不得不殺。

「難道是命運主宰對第一家族說了什麼?」很快的,武會長就有些明白了。讓第一家族如此不惜一切代價,並且他來了都不肯讓步,這就很能說明一個問題了。命運主宰說楊風可能對第一家族的未來有影響,而且還是壞的影響,甚至可能是滅族的影響。

現在他是進退兩難了,如果真不保的話,那這消息就真的瞞的了。陳子陽呢?他將陳子陽也殺了,這沒辦法解釋啊。

但是,真的對抗,那就顯得不是一般的不明智了。

「洪飛兄,何必呢?」武會長淡淡的說。

這個時候,必須一條路走下去了。

他是葯神公會的會長。

「武會長,何必呢?」武會長的聲音剛剛的落下,又是一道身影出現了,這道身影的氣勢不比洪光和洪飛差,甚至強上很多。

這肯定就是第一家族三個老祖當中排名第一的大祖了。 武會長的臉色那是相當的難看。

他覺得自己出馬了,保一個人是沒有問題的。

聽陳子陽的話,這個楊風是相當優秀的。

這樣做那是非常值得的。

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出現的局面。

第一家族三個老祖竟然出現了。

這表明了第一家族的態度。

這是不惜一切代價就要殺了楊風的。

但是,自己都出馬了,如果這樣回去。

那葯神公會的面子往哪裡放,那自己的臉面往哪放?

現在保和不保都不好。

他感覺自己是給自己添麻煩呢。

如果要是自己不來的話,那就沒有問題了。

但是,自己現在來了,那就必須得面對了。

他還真沒有遇到這樣的狀況呢。

「原來是洪陽兄。洪陽兄,何必呢。」武會長淡淡的說。

「武會長,我們也算是朋友啊。」那大祖淡淡的說道:「為了一個小小的楊風,值得嗎?他是葯神公會的不錯,但是,我們殺他也有足夠的理由。武會長何必呢?武會長實際上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不是嗎?」

武會長臉色很難看。

這大祖說著看著好像是給自己面子了。

但是,這話裡面的威脅意味是非常的明顯的。

這讓他是非常不高興的。

他怎麼說也是葯神公會的會長。

這個傢伙實際上根本就沒有將其放在眼裡。

他也知道,這是因為這個大祖的實力的強悍。

他有這個資格說這樣的話。

「洪陽兄。」武會長淡笑道:「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而已。你們第一家族這樣的逼迫一個小小的楊風,好嗎?」

「看來,武會長是全力要保這個楊風,甚至要和我們三個進行戰鬥了。」那大祖淡淡的說道。

這是已經太明顯的威脅了。

如果要是你想繼續保這個楊風的話,那就要戰鬥了。而且是他們三個打你一個。如果你要不想死的話,自己好好考慮清楚。

作為葯神公會的會長,武會長還從沒有碰到過如此的局面呢,自己竟然被如此的威脅。這是真的沒有將自己放在眼裡嗎?那個二祖和三祖說話最起碼還客氣一番。但是這個大祖,簡直連絲毫的客氣都沒有。言語之間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這可不是一般的可惡。

「哼。」他輕哼了一聲。他現在也通知了一下好友。今天這種情形,如果自己真的被脅迫的話,這件事情肯定會傳出去的。到時候,自己的臉面往哪放?葯神公會的面子往哪放?有的時候就是如此。即便心裏面很是不願意,但是他也必須的對抗。雙方這樣的局面,這完全是無奈的局面。對於第一家族來說,他們也是無奈的選擇。命運主宰的話他們不可能不當回事。尤其是看到楊風如此的難殺,那就更加的堅定了他們的想法。這個楊風是絕對不能留的。無論如何都要殺,看這武會長的態度,那就必須得出手教訓他了,只是這樣一來,和葯神公會的關係那就很難修復了。對於第一家族來說,影響也是很大的。兩害相比取其輕。

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就只能是選擇得罪葯神公會了。

「武會長,識時務者為俊傑。不要一錯再錯。本來我們沒想殺你。但是,如果你找人的話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那二祖也是不咸不淡的說。

如果一般情況下,他們也真的不願意得罪葯神公會。葯神公會在神界影響很大,尤其這位武會長,更是影響很大,求他煉丹的人很多。

這個武會長在神界那可是能請很多高手進行幫忙的,這種無形的力量更大。曾經有一個說法,神界的眾多強者,有哪一個沒有得到這個武會長的恩惠呢。因此,對於第一家族來說,做出這樣一個選擇實際上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如果要不是有著根本的利益衝突,實際上他們也是不會這樣選擇的。不過他們一旦做出了選擇,那就不會再做任何的更改了。因此,那就看這個武會長會不會做出明智的選擇了。

如果最終沒有衝突,沒有動手,那是最好不過了。但是,從這武會長的反應上來看,他是準備硬抗到底的。

「你們果然是囂張啊,知道你們囂張,但是卻沒有想到你們竟然如此的囂張。可惡啊。」武會長的心裏面那也是相當的惱火的。如果不是第一家族真的是比較強的話,他早就一巴掌拍過去將這些人都給滅了。第一家族的囂張他自然是聽說過的。只是沒有想到第一家族會將囂張用在他們的身上。

「會長大人,多謝會長大人了,其實會長大人不必。」楊風這個時候開了。

「不要說了。我不會放棄你的。第一家族如何,第一家族就能夠為所欲為了嗎?我要是保不住你的話,我還能保住誰呢?」楊風不開口還好,楊風這一開口,立刻的,武會長就大聲的吼道。這意思就非常的明顯了。他就和第一家族扛上了。

「會長英明。」陳子陽連忙的說,這個時候,他還真的是很擔心會長放棄楊風呢,這樣的話,他們葯神公會的面子往哪裡放呢。有的時候,這些高高在上的至強者爭得就是那麼一口氣。

「武會長。呵呵。看來,你是執意要和我們第一家族為敵了啊。」那大祖繼續開口。如果不是這個武會長真的是非常有身份的人,他早就出手了。他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對方應該退步了。他一個人出手,這個武會長真是不識抬舉了。雙方各退一步,這應該是最好的選擇。

「洪陽,到底誰與誰為敵,你們自己應該清楚。我無意和你們無敵。但是,你們逼我的。你們三位是什麼身份。這麼的為難我們葯神公會的一個長老,真的是我逼你們的嗎?」武會長也是有些暴怒的回應道。還真的能給自己扣帽子啊。這幾個傢伙都不顧身份,沒有一點臉皮了,竟然還將責任給推到自己的身上,這就有些太可惡了。

「既然如此,出手。」第一家族大祖怒聲的開口。 已經沒有什麼說了。

他們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對方也不妥協,那就用最快的速度將這個傢伙給制服。

是制服,而不是殺死。

這有多個原因。

想要殺死一個主宰,難度實在是太大了。

主宰可是能夠控制一條道的。

近乎不死之身。就算是他們三個聯手想要殺一個主宰,那也得需要很長時間才行。

而這時間足夠讓這位會長的好友來這裡了。

到時候那就是混戰了。

「該死。」武會長臉色很是難看。

這第一家族果然出手了,而且是三個老傢伙一塊出手。

第一時間,武會長周圍所有的人都被給收走了。

到了主宰這一級別。

都能輕易的掌控一片天地。

在這一片天地裡面都是有著大量的生命呢。

這一方天地範圍都是很大的,最大的都有神界的百分之一。

神界那麼大,無邊無際。

神界的百分之一那也是無邊無沿的,別聽起來好像神界的百分之一而已。

主宰輕易的出手,就能夠產生無比恐怖的黑洞,黑洞能夠吞噬一切。

而主宰甚至還能夠引起黑洞爆炸,那就更恐怖了。

這就是主宰之間的戰鬥,其他人根本就沒有辦法攙和進去。

就像時日天那樣的半步主宰都沒有辦法攙和。

這樣的黑洞時日天進去都得立刻死。

半步主宰和主宰比起來,那差距太大了。

那就完全是兩個天地了。更別說其他人和主宰比了。

這片區域完全都是黑洞給籠罩了,所有的一切都被吞噬了。

整個天地都被徹底的毀掉了。再也沒有復原的可能。

其他高手出手的時候,產生的空間裂縫,空間裂縫會復原的。

但是,這黑洞,卻基本上是不會恢復的,就算是萬億年過去,頂多也就恢復指甲蓋那麼大小。

一般情況下,神界主宰之間很少戰鬥的。

因為到了主宰這樣的級別,那都是非常有身份的人了。

什麼是主宰,主宰是能夠決定一切的。

主宰一片無窮的天空。

高高在上,俯瞰天下。

整個神界都沒有多少利益讓他們戰鬥了。

有些小衝突協商一番就行了。

因此,整個神界黑洞是很少的。

第一家族三位主宰都是不斷的攻擊。

葯神公會的會長則是不斷的在躲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