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自己走了這麼多天,終於,走到這個地方了,終於找到人煙了,終於知道人在什麼地方了,終於可以逃離這個地方了,就是不知道這個地方人在哪啊。”

寧無華看了一下,雖然這裏有一條馬路,但是這個地方,與人類的聚居區還是有點遠,寧無華艱難的站了起來,看了一下方向,繼續往前面走。

走了很久,寧無華走在路上的時候,聽到有狗叫,聽到有狗叫,那就代表這裏有人,他直接按狗叫的聲音來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會兒,發現自己面前就有一個東南亞式的小建築,現在這裏只有一個房子,但是有人約就好了,但是寧無華還是抱有警惕心的,他拿出了自己手上的這一個小小的手術刀,看了一眼這個房子。

他竟悄悄地潛入了這個房子的低處,看了一眼,然後爬了上去,又輕輕地走了過去,打開了這個房子的窗子,發現這房子裏面空無一人。

這個時候,寧無華鬆了一口氣,他左右觀察了一下,發現沒有其他人之後,縱身一躍,就跳進了這個房子裏面,但是它落地的聲音非常的小。

寧無華觀察一下這個房子,這個房子是木質建築,而且這個房間比較小,只有一個小小的竈臺,還有一張牀,自己的背後就是一個衣櫃,還有一個梳妝檯,那就代表着這裏是一個女人住的地方。

寧無華首先找了一下,你知道這裏有食物沒有?自己這幾天風餐露宿的,寧無華早已經感覺到虛脫了,找到有一盒餅乾,寧無華狼吞虎嚥的,就把這盒餅乾給吃了。

吃了這盒餅乾之後,寧無華把自己的衣服給解開了,裏面有鱷魚咬的那個地方,現在已經結了疤了,雖然感覺到有點疼痛,但是寧無華看了一下,發現沒有什麼問題之後,在這個房間裏面隨便找了一塊布,包紮了起來。

尤其這個時候,寧無華擦乾了自己身上的水,看了一下,反正旁邊就有一張牀,再加上這段時間,他也感覺到自己快虛脫了,就直接躺在牀上睡着了。

因爲這段時間太過疲憊了,確定了這個時候陷入深度睡眠,他不知道的是一個女孩子打着傘,而且哼着小曲,慢悠悠的從這個房子走了過來,走到門口的時候。

看到自己家養的狗,這隻黃色的小土狗,但是特別喜歡,而且這隻小土狗被雨淋到,它的毛髮都已經溼了,所以這個女孩子摸了它幾下之後,給他拿了一個食物給他吃。

“小黃,你就是讓你好好的給我守着,雖然辛苦你了,但是姐姐我一定不虧待你,以後會給你買好多好多吃的,讓你長得特別強壯,白白胖胖的,算了,現在下了這麼大的雨,我就帶你回到我的房間裏面去吧。”

這個小女孩子直接抱起了這條小黃狗,開開心心的來到自己的房間面前,可是剛要打開門的時候,聽到裏面的呼嚕聲就很驚訝了。

“爲什麼我的房間裏面會有呼嚕聲?難道是我的阿爹回來了,不可能呢?我啊爹也不可能睡在我的這個房間裏面呢,到底是怎麼回事?大黃你是不是沒有看好家,現在有陌生人來到我房子裏面呢。”

這個小女孩子有點責備的看着自己這條狗,這條狗好像是犯了什麼錯誤一樣,輕輕的嗚了一聲,然後就低下了頭,這個女孩子沒辦法就把這條狗放在地上,輕輕打開門。

這女孩子打開門,看到裏面的寧無華正睡在自己的牀上,也是有點生氣,所以他在房間裏面看了一下,發現自己的掃把。

就在旁邊,所以她拿起了掃把,墊着腳一步又一步的走在寧無華的面前,更要下手打下去的時候,寧無華抓住了他的掃把。

這個女孩子驚訝了,她沒想到寧無華反應這麼快,自己還沒有打下去,他就抓住了自己的手上這個武器,可是驚訝歸驚訝,生氣還是非常生氣,這個小女孩子看着寧無華問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爲什麼睡在我的牀上,你知不知道這是我的牀,這是一個女孩子的牀,你睡在上面,你一個大老爺們不害臊。”

寧無華直接坐在牀上,看看面前這個小女孩子,長得特別可愛,也稍微有點想法,這小女孩看到寧無華這麼強壯,也覺得自己不是寧無華的對手。

“你是什麼人? 我的私家星球 我勸你不要過來,雖然我的房子離村莊比較遠,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只要我叫一聲,馬上就有很多人來打你的,我們,家裏面有很多人當了兵的,只不過現在退役了。”

寧無華直接站了起來,慢慢的想這個小女孩子走過去,這個小女孩也明顯比較慌張,退了一兩步,直接坐在了地上,而且爬了兩步之後看到自己確實躲不過寧無華呢,直接哭了起來。

看到面前這個小女孩哭了起來,寧無華無奈直接走到這個小女孩的面前,蹲在他的面前看着這個小女孩,看着這個小女孩一直在這裏哭寧無華,輕輕的拍了一下這個小女孩的頭。

“你哭什麼哭我又不是壞人,如果我是壞人的話,你還會在這裏哭嗎?我早就把你,給怎麼怎麼了,怎麼可能還會等你哭呢?奇怪,一個弱女子爲什麼做的這麼偏遠呢?難道你不怕其他人傷害你。”

聽到寧無華這麼說這個小女孩,才放下了自己的手,認真的看着面前的寧無華,看了寧無華一會兒,他就像看一個動物一樣,然後纔對寧無華說。

“你並不像是我們這裏的人,你該不會是中國人吧,你們中國人怎麼跑到我們這裏來了?雖然我們也歡迎你呢,但是你也不該出現在這裏啊。”

寧無華很疑惑的問了一下,這個小女孩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這小女孩才認真的對寧無華說。

“我們這個地方,身處柬埔寨,特別偏僻的一個角落,平時別說是外國人呢,就算我們柬埔寨,普通的人也不想到我們這個地方來,因爲我們這個地方一窮二白,而且我們這裏的人不種植罌粟花,所以也沒人喜歡。”

寧無華很疑惑,難道這裏的人,真的都是這麼聖潔的,什麼東西都不要隨寧無華很疑惑的看着面前這個小美女問道。

“如果你們不種這些東西的話,你們怎麼可能保證你們的生活呢?你要知道你們現在除了糉子這些東西的話,你們沒有其他的收入來源了,對了,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你一個小女孩住這麼偏僻幹嘛。”

“我當然就這麼偏僻啊,因爲我們這裏本來就人煙稀少,以前這裏的老百姓遭受了紅色高棉的屠殺,所以導致這裏的人特別的少。”

“再加上如果想在這裏種植着那種東西的話,容易收成不好,所以我們這裏就沒有什麼價值,就被人給拋棄了,**不疼愛,反**軍不要,黑幫也不喜歡我們這裏。”

聽到面前這個小女孩這麼說,寧無華也點了點頭,他又想了一下,這裏的人只有這樣,人們才稍微有一份寧靜,不然的話,他們肯定會遭受血雨腥風的。

“這裏除了你以外,還有其他人沒有,還有你身體有藥物沒有?可以幫我包紮一下我的傷口嗎?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你的安全的。”

小女孩看了寧無華一眼,確認寧無華沒有什麼危害性的時候,才點了點頭,就在旁邊自己的衣櫃裏面,找了一個盒子,盒子裏面打開發現有些藥物,然後寧無華鬆開了自己手臂上面的,包紮自己手臂上有個傷口。

小女孩看了寧無華里,也是很疑惑的看着寧無華這個傷口。

“爲什麼你的這個傷口上面像是一個魚咬了一口一樣,爲什麼你會被鱷魚咬啊,據我所知,在這個地方能被鱷魚咬的只有一個地方,該不會你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人吧。”

寧無華直接搖了搖頭,他看着面前這個小女孩,自己和他只是萍水相逢,暫時還不能相信,所以寧無華告訴這個小女孩。

“你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是從那個監獄裏逃出來的人呢?我只是一個來自其他國家的探險家,就想去探險一下,剛好那個地方有片原始森林,我就去看了一下,可是不小心被那裏的鱷魚咬了一口,所以千辛萬苦的跑了出來,再一次遇到好心的你。”

聽到寧無華怎麼說?這個小女孩點了點頭,寧無華也沒有想到這個小女孩竟如此的單純,居然相信自己說的一切。 這個小女孩,認認真真的幫助寧無華塗抹她的傷口,很快他又幫助寧無華把傷口給包紮了起來,這個時候他鬆了一口氣,看着面前的寧無華。

“我以前可是學過護士的,你看看我包的怎麼樣,你是不是很有專業水平?你是不是覺得我剛纔特別的不錯呀,對了,我現在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用寧無華看了一下這個小女孩,包紮的很有專業化,聽到這個小女孩問自己的名字,寧無華響一下,能不能告訴這個小女孩名字呢?可是寧無華看了一下,這個地方這麼偏僻,應該沒有其他人認識自己吧。

“我的名字叫寧無華,對了,你叫什麼名字,你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名字。”

小女孩笑了一下,可是這個小女孩她不知道,她的笑讓寧無華感覺到,有一種戀愛的感覺,因爲這個小女孩特別單純,他的笑有一種純樸的感覺。

小女孩的笑讓寧無華感覺到有一種沐浴春風的感覺,寧無華都感覺到有點如癡如醉了,小女孩看着寧無華,也剛想對寧無華說話,可是聽到外面的腳步聲,他的臉上表情直接一變。

看到小女孩表情一變,寧無華懷疑是不是有追兵來的,所以他這個時候直接看一下週圍拿起來,小女孩剛纔拿的那個掃把,認真的躲在了牆邊,這個小女孩把門給關了之後,寧無華就一個閉嘴的手勢。

很快這個腳步聲就到了這個房子的門口,重重的幾聲敲門聲,敲這個房間的門上。

“裏面的把門給我開開,我知道你在裏面,你知不知道我爲你付出了這麼多,你居然就這樣拋棄我,而且就這樣一走了之,你不要以爲你躲在房間裏面我就不敢,把門給你踢開,你如果不想受到傷害的話,現在就把門給開開。”

聽到外面這麼說話,寧無華都感覺到很疑惑,他回過頭來看着面前這個小美女,小美女搖了搖頭,而且表情特別的悲傷。

“我跟你說,你不是想和我好好談談嗎?我這次就專門過來和你好好談談,你不是說你想談談未來嗎?我這次就專門和你來談談未來的。”

小女孩現在有點驚慌失措,寧無華看到他這個樣子,寧無華就把自己手上的武器給放下了,原來外面的人不是自己的追兵呢,看來這個小女孩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啊。

“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外面這個男人脾氣這麼暴躁,好像隨時都要把面前這個們能給踢爛了一樣,到底怎麼回事?需不需要我幫你。”

小女孩只是搖了搖頭,外面的人居然聽到裏面還沒有開門,就直接敲得更用力了,寧無華看到那裏的人居然如此粗魯,他自己都有點,忍受不了了。

“需不需要我幫你,只需要你一句話,如果你需要我幫助的話,我馬上出去,教訓這個人,讓他知道你的厲害。”

小女孩搖了搖頭,可是外面的人還是不依不饒,繼續對裏面說。

“我勸你把門開開,你幫我這一次傷的這麼色,你把我的心傷的這麼厲害,難道你就想這樣解決了嗎?我告訴你,這件事情你想這麼輕鬆的解決,我告訴你根本不可能,你必須給我一個說法,如果你不給我一個說法的話,今天我一定和你拼命。”

裏面還是沒有聲音,寧無華冷靜的看着面前這個小美女,小女孩這個時候驚慌失措。

“我數三聲,如果我數三聲,這個門還沒有開開的話,信不信我一腳給你踢開,你知道我的腳上的力量有多大的,如果我踢開的話,很容易傷到你,所以你現在把門給我開開,我不想傷害你。”

這小女孩聽到外面的人想要踢開自己這一段之後,直接用自己的身體擋在這個門前,寧無華無奈,如果自己不幫助這個小女孩的話。

這個男人肯定會踢進來的,所以寧無華直接抓住了這個小女孩,把她扔到一邊,打開了門,看他面前這一個人。

面前的男人沒有想到寧無華居然站在她的面前,而且寧無華身材比較魁梧,明顯體積比它大,現在他的眼睛都看直了,跟他回過頭來看到,倒在旁邊的小女孩子的時候,他直接用自己的手指的寧無華。

“你們這對姦夫**,居然揹着我做這些事情,我可以告訴你,這件事情我和你沒完,不要以爲我會放過你們的。”

寧無華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人給辱罵,所以一腳踢到這個男人的肚子上面,一腳就把他給踢飛了,這個男人在空中轉了幾圈之後,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然後寧無華走到這個男人的面前,抓住了這個女人的衣服,把他拖到了小女孩的房間裏面,看着面前這個男子,寧無華疑惑的問着這個小美女。

“這個人是幹什麼的?爲什麼脾氣這麼暴躁?我以前的脾氣都沒這麼抱着,他的脾氣居然這麼暴躁,看來他是活膩了,看來他是不知道我的厲害。”

這個男人知道了,寧無華的厲害,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寧無華的對手,所以靠着自己的雙手靠在牆上,看着面前的寧無華里看了一遍自己的喜歡女孩。

“你說說吧,你的態度這麼囂張,是跟誰學的?只能對我大吼大叫了,我可以告訴你,以前只有我對別人大吼大叫的,從來沒有人敢對我這樣,這是你們的事,我也不管,但是一個男人不能這麼粗魯。”

這個男人看到寧無華也只能點了點頭,回過頭來看着那個小女孩,小女孩這個時候,直接來到寧無華的面前,躲在寧無華的身後,小聲的在寧無華耳邊說。

“謝謝你幫助這個人就是個壞蛋,這種人就是個混蛋,他三番五次的騷擾我,你能不能,幫我把他給趕走啊,你能不能讓他不要再騷擾我了。”

一聽到小女孩這麼說寧無華,直接走到這個男人的面前,指着這個小女孩對他說。

“你剛纔聽到這個小女孩說什麼了嗎?別人根本就不喜歡你,你居然對她這樣大呼大叫的,信不信我直接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厲害,我也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可怕。”

這個男人點了點頭,可是看到小女孩他的表情一變寧無華看到他這個表情,一巴掌就打在他臉上,然後抓住他的臉,讓她的臉對着自己。

“你看什麼看,你現在該看的是我,你剛纔得罪的是我就知道,你居然把我都敢得罪了,我都不知道你膽子就這麼大,敢得罪我,說說吧,你爲什麼騷擾人家。”

聽到寧無華就像銅鑼一般的聲音,這個男人就對寧無華說。

“他和我從小就定了親,而且從小父母爲了讓她嫁給我,我們都給了幾頭豬的,只不過後來,他狼子野心背叛了我們,不想和我在一起,可是依照族規,他必須和我在一起了。”

這個小女孩直接走到這個男人的面前,對着這個男人。

“這是我父母的決定,不是我的決定,如果你要我的話,你就去找我的父母,我告訴你,我是死也不會嫁給你的,我寧願嫁給他,都不願嫁給你,而且他就是我喜歡的人,這次專門是來給我解圍的。”

寧無華沒想到小女孩真會怎麼說?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這個小女孩,可是這個小女孩用乞求的眼神看着自己之後,寧無華只能點了點頭。

“他說的沒錯,他是我喜歡的女人,如果你敢對她動手動腳的話,而且還對她大呼小叫的話,你就是在得罪我,現在你趕快給我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聽到寧無華這麼一說,這個男人看了小女孩一眼之後,就跑了,看到這個男人跑了之後,小女孩特別着急的抓住了寧無華的手,着急的說。

“你怎麼能讓他跑呢?她是我們族長的兒子,如果他跑了的話,等他回到家裏面去,告訴了你和我在一起的事實,那麼你就跑不掉了,而且你這是放虎歸山了。”

“首先你記住一點,你雖然救了我,我雖然在你牀上睡了一覺,但是我才認識你沒有多久,其次,你也要記住一點,就算你們這裏有你再多的人我也不怕,倒是你,你叫什麼名字?畢竟我幫助了你,居然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

聽到這個小女孩這麼着急的說寧無華,輕描淡寫的看着這個小女孩,自己平白無故的幫了他這麼一個忙,居然自己連他名字都不知道,這個小女孩點了點頭就告訴寧無華。

“我的名字,你就叫我卓瑪吧,現在你說怎麼辦?如果你和我待在這裏的話,其他人呢?找我的話我肯定跑不了,肯定我也會出問題的。”

這個小女孩直接蹲在了地上,緊緊的抱住自己的雙腿,臉上特別的委屈,寧無華也蹲了下來,看着面前這個小女孩。

“只要你不怕危險的話,你可以跟我走,但是跟我走的話,你要有一種覺悟,這種覺悟就死的自覺,因爲我並不是一般人,而且我還要找人復仇。”

這個小女孩聽到寧無華這麼說,明顯糾結了起來,可是看了寧無華一眼,點了點頭就對寧無華說。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願意跟你走,待在這裏已經沒有什麼希望了,而且我的父母一定會讓你嫁給他的,我根本就不喜歡他,所以我可以跟你走。”

寧無華眉頭一陣,他摸着小女孩的臉,這個小女孩本來有點抗拒,可是她的心一橫,就抓住了寧無華的手,將寧無華的手往她的胸口摸去。

可是寧無華這個時候直接把自己的手給收回來了,他很疑惑的看着面前這個小女孩。

“我知道你不可能平白無故的幫助我的,我可以犧牲,我可以爲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只要你願意幫助我,我什麼事情都願意做,你的男人,不就是喜歡這種東西嗎?”

寧無華直接站了起來,看着面前這個女孩子,怒目而視。

“不要把我當做這麼隨便的男人,我可以告訴你,其他人可能會喜歡,但是我不喜歡,而且你這一次是在收買我,而且你跟我根本就沒有感情的,所以我不能接受,我也不能傷害你,畢竟你的年紀才這麼小。”

這小女孩看了寧無華一眼,點了點頭,他直接走到自己衣櫃的面前,打開自己的衣櫃,看着自己的衣服,一件又一件的拿了出來,準備打包帶走。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寧無華敏銳的感覺到,也許能向自己走了過來,而且這些人的人數還不是特別的少。 經過這麼多天的計劃,卡爾這個時候終於想好了所有的計劃,他首先叫來了自己所有,自己信得過的頭目呢,看着面前的這些頭目,卡爾就把自己的計劃給拿了出來。

“這就是我這段時間嘔心瀝血想出來的計劃,能看一看,看完之後,我們就這麼動手了,畢竟這段時間北方動亂了,起來就是我們的機會,平時如果他們相安無事的話,我們還沒有機會動手了。”

他的手下看了起來,看了一會兒之後,就把這些計劃書放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然後卡爾這個時候站了起來,就對這些人說。

“你們應該也看到我的計劃,我們的計劃就是要挑動北方的亂,現在北方有兩個幫派賺的錢,互相廝殺,但是他們中間有一個最大的看客在觀察他們,這個看客就是**軍。”

這些頭目點了點頭,因爲這是**軍在北方,而且他們和**軍約定好了,所以他們現在纔不敢輕舉妄動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