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自己這麼多年走出那座大山,已經用了很久。

所以她已經受夠了窮苦的日子,如今王越竟然開出千萬年薪讓自己跟他走,還承諾五年之內自己身家會過億。

這讓已經習慣了遊走於男人之間的任盈盈,怎麼能不心動?

從王越的這裏他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尊重,這一刻她覺得自己活得像一個人。

"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

任盈盈此刻裹着浴巾,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王越,問道。

此刻她十分的認真,心跳也加速了起來。

"因爲我和楊萬榮不一樣。"

王越神色平靜的看着眼前的任盈盈,淡淡的說道。

"相信你跟了楊萬榮這麼久,你能夠深刻的感覺到,他只是把你當做工具而已。如果哪天你沒有利用價值了,他會毫不猶豫的將你拋棄。但是我不一樣,我會把你當做我的朋友來對待,我能給你想象不到的財富。"

"任盈盈,我相信你不僅能夠靠你的姿色,在金融界遊走,更能夠靠的你的能力,在金融圈叱吒風雲的。而我就是給你這個機會的人,給你親手拿回自己尊嚴的人!"

王越說完後,任盈盈感覺到眼睛一紅,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這麼多年,她早就把自己當做了一個工具,尊嚴對於自己來說真的不重要,只要誰給自己錢自己就幫誰幹活。

如今王越的一句話,讓自己覺得前所未有的不同。

此刻她拿起剛剛褪去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了起來,整個過程任盈盈臉色十分的平靜。

整個房間死一般的寂靜。

而在一旁的王越看着眼前的任盈盈,倒是心裏別有一番滋味。

或許誰也不會想到,眼前的這名女子,在將來將會身價百億,成爲金融圈裏叱吒風雲的女王! 半個小時後,任盈盈已經離開,胡海勝急匆匆地出現在了咖啡廳。

此刻的他看起來滿頭大汗,不停地向着對面的王越解釋道。

"王總,路上實在是太堵了,所以我跑着來的。"

"胡海勝,你會開車嗎?"

王越擡起頭,看着滿臉大汗的胡海勝,想了想問道。

"王總,之前在工廠上班一個月也就幾千塊錢,我哪裏能買得起車啊?。"

胡海勝苦笑了一聲,之前由於投資創業被老闆陷害,現在可沒有哪個投資公司敢要自己。

如果不是王越的話,估計自己現在還在工廠裏上班呢,還想着買車,能夠吃得起飯就算不錯了。

胡海盛說完後,坐在了王越面前問道。

"王總,你叫我來,有什麼急事嗎?"

"之前我看了你準備的方案,似乎你準備像東風日化投資一千萬。找你來就是想看看,你對這個有什麼具體的想法,我們可以探討一下。"

王越擡起頭看着胡海勝,他能夠知道胡海勝的投資眼光不在自己之下。

很多新奇的想法,倒是讓自己嘖嘖稱奇,所以他現在倒是想聽聽,胡海勝爲什麼要突然投資東風日化?

胡海勝聽到王越問自己,眼睛一亮,自己對東風日化已經關注很久了。

畢竟之前是自己沒有錢去投資,現在如今有了這麼好的平臺,還有王越的支持,現在就是自己展現才能的機會。

所以,他絕對不會錯過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的。

"王總,竟然你問我了,那我就斗膽說了。東方日化是做日用品的,不過根據這幾天的調查,我發現東方日化有個致命的問題,那就是不懂得去迎合市場。如今已經什麼年代了,他們還在做着以前老牌的產品,不懂得去包裝。"

"王總,你想想幾十年前大家確實都在用肥皂來洗手,但是現在市場上都是在用洗手液。他現在還在生產這種落後的產品,怪不得瀕臨破產,不過就是因爲這樣,纔是我們的機會。"

王越聽到胡海勝的話後,滿意的點點頭,他果然沒看錯這個人,隨後他繼續笑着問道。

"那按照你的想法,你覺得如果我們要是投資了東風日化,去做什麼產品才能夠暢銷市場?"

"王總,之前我做過市場調查,如今現在女生對於護膚品還有保養品的購買份額,佔了市場百分之50,甚至更多。所以如果我們想投資東風日化的話,就不能走他們的老路,而是去生產護膚品還有保養品。"

"不錯,如果我們要是接管東風日化的話,再想去生產肥皂或者洗手液,本身市場份額已經飽和。現在去了估計撈不到什麼好處,至於你說的這些,倒是可以去好好發展一些。"

胡海勝聽到後,點點頭,激動地說道。

"對呀,王總要知道面膜還有口紅可都是消耗品。只要我們能夠打開銷路,絕對不愁去賣。"

"那麼你準備怎麼打開銷路呢?"

王越聽到後,笑了笑,看着眼前的胡海勝,要知道這小子的想法天馬行空,腦子轉得很快,自己絕對沒有看錯人啊。

"王總,如果我們想打開銷路的話,傳統的銷售行業肯定是沒辦法了。倒是可以試試去和微博上的知名博主聯繫,讓他們幫我們打廣告。把熱度炒起來之後,可以在濱海市舉辦一場活動,只要是情侶到場都可以免費領取面膜和口紅。"

"只要我們能把熱度炒上來,那麼就可以去請明星代言了,到時候明星的自帶流量,也可以爲我們打一波熱度。我不敢說我們的產品能夠大賣全國,但是能夠讓東風日化起死回生,應該沒什麼問題。"

胡海勝可是有備而來的,他說着說着便激動地站了起來,然後說道。

"而且王總,我們可以發展下線,你想想現在網絡這麼發達。很多微商圈子裏的人也都在賣貨,如果我們要是發展下線,讓他們代理我們的產品的話。我們的銷路將會更加的廣,到時候根本不愁賣我們的產品。至於以後的發展,幾乎前途不可限量。"

王越看着眼前激動的胡海勝點點頭,看來這小子確實有兩下子,要知道如果不是自己重生的話,確實沒有胡海勝這點眼光。

光他說的這些,確實能夠讓東風日化起死回生,甚至產品能夠遠銷全國各地。

"不錯,看來你把我之前和你說的想法都融會貫通了。就按照你說的做吧,至於一千萬投資,你去和財務審批一下,我已經通知過他們了。"

得到王越的肯定後,胡海勝眼睛十分的亮。

此刻的他似乎看到了,將來東風日化產品一走而紅的場景,他整個人十分的激動,這纔是自己想要的事業和前途。

曾幾何時,他自己也滿腔熱血,如果不是因爲替人頂罪的話,或許現在早就有一番事業了。

不過他也不後悔,正所謂有句話叫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而王越就是自己的伯樂!

"王總,跟着你是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選擇,謝謝你對我的賞識。"

"好好幹,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王越聽到後,點點頭,隨後拍了一把胡海勝,繼續說道。

"走,我們去給你買輛車。"

"什麼?"

胡海勝聽到王越的話,愣了一下,隨後問道。

"給你買輛車,算是給你的獎勵吧,相信你未來給我帶來的價值,遠不止於此。"

王越笑着看着胡海勝,肯定的說道。

"謝謝王總的賞識,不過車就不必要買了,現在公司正是用錢的時候,還是不用破費了。"

胡海勝看着眼前的王越,認真的說道。

"等到我們投資公司,能夠徹底的響徹整個濱海市,到那個時候王總,我會第一個來和您要賞賜的,現在我要去準備接下來的事情了。"

胡海勝想到接下來自己要有很多事情忙,心裏十分的激動,自己總算是有用武之地了。

隨後,他就準備離開,王越聽到後,也沒有去說什麼,點點頭說道。

"那好,我也很期待這一天的到來。"

說完,王越就把胡海勝送走了。

從咖啡館出來,王越順道去看了一下自己的妹妹,又找主治醫生,討論了一下自己妹妹的病情。

確定自己妹妹的病情受到控制之後,他鬆了一口氣。

自從自己僱了專業的陪護照顧自己妹妹後,自己妹妹的臉色好了很多。

"王先生,王小姐最近的情況不錯,氣色也很好。"

護工看到王越走進來,立馬笑着對着王越說道。

聽到護工的話後,王越笑着說道。

"陳姨,平日裏我工作忙,我妹妹就拜託你了。"

"放心吧,我把她當作自己親生姑娘來看待,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

陳姨是醫院的主治醫生介紹來的,聽主治醫生說她很負責任,王越自然很相信她。

而且自己給陳姨的工資是別人的一倍之多,所以陳姨也很盡心負責。

"哥,你來了。"

王越走進病房的時候,看見小妹臉色蒼白的對自己笑笑,這讓王越心裏面更加有點難受。

自己這段時間在忙自己的事情,確實忽略了自己的妹妹,

"小雪,哥對不起你,最近一直忙自己的事情,也沒有來看你。"

王越看着眼前的王小雪,摸摸她的額頭,苦笑了一聲,有點愧疚的說道。

如今的王小雪因爲化療,頭上的頭髮已經都掉了。

王越看着自己的這個小妹,心裏面十分的難受。

不過他在王小雪的面前,卻不想表露出更多的情緒。

"哥,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忙,媽媽已經和我說了,你最近好像還掙了很多錢。等我以後出院的話,我一定要好好宰你一頓。"

王小雪看着王越眼神裏帶着愧疚,她裝作一臉開心的看着王越,笑嘻嘻的說道。

王越看着自己的這個小妹樣子,他擠出一絲笑容,然後說道。

"好啊,小雪,只要你能康復,就算是讓哥在做什麼,哥都願意。哥記得你不是喜歡吃火鍋嗎?到時候哥天天帶你去吃。"

"好啊,哥,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接受醫生的治療的。我可聽話了呢,大家都誇我很堅強。"

"對,小雪你一定要堅強啊!哥等你出院,到時候我們天天去吃好吃的。"

"那可不行,這樣的話會吃胖的,到時候我就不好看了。"

王小雪聽到王越的話後,皺皺眉頭,小小的鼻子拱了拱說道。

看着王小雪可愛的樣子,王越笑了笑,隨後輕輕的捏了她他一把有點消瘦的臉說道。

"小雪,誰說你不好看的,哥覺得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兒了。"

"真的啊,哥。"

"對啊,哥什麼時候騙過你?"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