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自從溪家覆滅之後,羅征就成為了她的天,即使溪幼琴明白,自己或許並不受羅征太多重視,她甚至向羅征開口要一個名分的念頭都沒有……

但是她依舊將羅征視為了自己的夫君,也是她這一生的依靠。

溪幼琴的眼神慢慢的變得冷冽至極,眼中飽含殺意,彷彿一隻發怒的母豹子一般,盯著不遠處的崔邪。

崔邪淡淡的看了一眼這個女人,他並不在乎這個女人的眼神,若是以前,崔邪可能會對溪幼琴有興趣,不過現在這位溪家小姐的元陰已經沒了,對他崔邪來說已經沒有利用價值。

冰山總裁的近身兵王 至於這女人的實力,崔邪更加不會忌諱……

當初司妙玲的紫極陰體,就是崔邪利用秘法,幫助她打開的,紫極陰體固然厲害,本身也受到修為的限制,眼前這溪家小姐不過是神丹境初期而已,不足為懼。

「我與你之間,有很多帳要算,」溪幼琴忽然開口說道:「我溪家,我的曾祖,還有虛靈宗千千萬萬武者!」

崔邪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絲毫不以為意的問道:「那你打算如何算?」

溪幼琴的目光變得朦朧起來,隨即冷聲說道,「當然是殺了你!」

「就憑你?」崔邪說著,目光還四處張望了一番,雲殿和天下商盟還有諸多武者,但卻沒有一個敢衝上來,那些虛劫境武者尚且有一絲自知之明,可是眼前的這蠢女人,卻什麼都不懂……

「對,就憑我,」溪幼琴說完,忽然伸手一招。

下一刻,崔邪的眼神變了,臉色也陰沉下去了。

在天空之中驟然出現了一柄柄巨劍……

一柄,十柄,百柄,千柄,萬柄,百萬柄……

那些巨劍將整個天空都遮蔽起來,再一次讓天啟城外陷入了黑夜之中。

天下商盟和雲殿的人看到這一幕,紛紛瞪大了眼睛!

不少人也是見識過紫極陰體的威力的,當初羅征與司妙玲對抗的時候,出現一柄柄巨劍,戰鬥更是令人目眩,讓人目不暇接。

可是從頭到尾,也只有幾十柄巨劍啊!

眼前這有多少?

密密麻麻的排列在天空上,彷彿整個天都是由這些巨劍組成!

這些巨劍斬下來,天邪宗又有幾人能夠活下來?

崔邪這才意識到,自己是真的錯了,他盯著溪幼琴問道:「你,如何做到的?」

溪幼琴粲然一笑,搖搖頭,手指輕輕一揮,數百萬柄巨劍在同一時間,自天空之中紛紛斬下去。

她擁有紫極界中最好的體質,一品紫極陰體,能夠調用的巨劍遠不是普通的紫極陰體能夠比擬的……

數百萬柄巨劍,並不是她的極限!如果她可以,只要付出一定的代價,她能夠將九百九十億柄巨劍全部召喚出來,如此多的巨劍,足以將整個中域都毀滅。

當然,這並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撤!」

「快逃!」

「走不掉了,到處都是這些巨劍!」

「噗噗噗噗噗……」

一柄柄巨劍斬殺下來,將下方所有的武者都切成肉泥。

十幾萬歸屬於天邪宗的獨立武者,在幾個呼吸的時間,被溪幼琴彈之間覆滅……只有極少數虛劫境武者和巫占河在那些巨劍之下活了下來。

天啟城外的戰場之上,宛若人間地獄一般,等到那些巨劍消失之後,地面上是連綿不斷的褐色泥土,那是血肉與泥漿混合在一起形成的……

這時候崔邪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決定一場宗門戰爭的勝利,往往便是那少數幾位高端戰力。

只要崔邪不死,憑藉他一人,就能夠贏下這場宗門戰爭。

可是贏是一回事,掌控卻又是一回事……

即使他將羅征殺了,將寧雨蝶殺了,將千古巨頭殺了,可是誰幫他接收天啟城?

何況天啟城中還有幾十萬武者,難道讓他一個個的去殺嗎?

上層對上層,中層對中層,下層對下層……

崔邪贏得了上層的戰鬥,結果眼下冒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人,眨眼之間將他天邪神國的中層武者和下層武者屠滅,崔邪的心情要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星辰入懷明 「女人,找死!」崔邪的臉上滿是怒意。

這一次他沒有絲毫拖泥帶水,伸手就朝著溪幼琴捏來,這白白凈凈的女人,只需要一隻手就能捏的粉碎!

然而溪幼琴眨眨眼睛,眉毛微微一擰之下,她那好看的怒容之中,隱隱也是輕蔑之色,她伸手之下,驟然將羅征與寧雨蝶一拽,三人瞬間就消失了。

「紫極界嗎?雕蟲小技!」

當年司妙玲的紫極陰體都是他崔邪親手幫忙開啟的,只是溪幼琴召喚的巨劍,完全出乎崔邪的意料之外。

畢竟當年司妙玲的極限,也不過上百柄巨劍而已,可是這女人也只是神丹境初期修為,竟然能召喚出數萬倍於司妙玲的巨劍,的確讓崔邪始料不及!

崔邪說完,伸手就朝著溪幼琴消失的地方抓過去,按照崔邪的判斷,溪幼琴應該是隱藏在紫極界中,不管如何,她與這個世界還存在著一個特殊的節點,只要攻擊到那個節點,這女人就無處遁行!

當年在武道大會之上,羅征也是被司妙玲逼迫的四處躲避,最終還是因為羅征依靠空間法則找出了節點所在,才將司妙玲從紫極界中趕了出來。

崔邪原本也有十成的把握,但是這一抓之下,眉頭一皺,手中空空如也!

「這怎麼可能!」

崔邪明明看到溪幼琴消失在虛空處,那個節點必然在這裡,這女人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溪幼琴淡淡的聲音飄過來,「你不是說我找死嗎?呵呵……那就讓我死看看!」

這時候的崔邪哪裡會放棄?天啟城他必須攻下,但是他天邪宗的軍隊,已經被這個女人盡數毀掉,十幾萬獨立武者,而且是中域里獨立武者中的佼佼者,這不是一時三刻能夠聚集起來的!

今日攻打天啟城付出了如此大的代價,以後又有幾位獨立武者敢投奔於他?

這一次他不能空手而歸,而羅征就是他最大的收穫,崔邪又如何甘心羅征這樣子被帶走?他絕對不會允許!

「哼!」

崔邪冷哼一聲,一拳爆射而出,隨著一陣空間波動,他目光也是敏銳的尋找著那個節點。

依舊空空如也……

隨即崔邪一口氣又揮舞出數十拳,他眼前驟然一亮,終於在左前方發現了一個空間節點!

但等他剛剛衝過去,那個節點頓時又消失了。

「白痴,」溪幼琴冷笑道。

崔邪一言不發,他根本不願意跟這個女人鬥嘴,只是眼前找不到那個節點,他的心情卻是漸漸的浮躁起來。

紫極界……

這是一個光怪陸離的界面。

在天空之上懸浮著密密麻麻的巨劍,它們一柄一柄整整齊齊的排列在一起,看上去無窮無盡,延伸到天地的邊緣……

相比真龍界而言,紫極界的確有太多的不同,畢竟真龍界乃是一個完整的大界,在十萬大界之中也算是最大的那幾個獨立大界。

而紫極界則是一個破碎的小界,其中自有一套與外界完全不相同的規則。

溪幼琴將羅征安放在了一旁,又將寧雨蝶從羅征的身邊扯開,她不是一個大度的女人,即使寧雨蝶身體也是一片冰涼,當她看到兩人摟在一起,心中依舊慢慢的嫉妒之意。

將羅征平攤在地上后,溪幼琴才跪坐在他身邊,握著羅征冰涼的手,她卻沒有太多的辦法。

「那個……熏……」溪幼琴很彆扭的才喊出:「熏姐姐。」

不一會兒,一點點紅光開始凝結,熏冷冷的看了溪幼琴一眼,也扭頭望向羅征,滿臉都是關切之色,隨即說道:「幹什麼?」

「羅征他到底怎麼了,」溪幼琴喃喃的問道,臉上浮現出焦急之色。

「死了,」熏冷聲回答道。

聽到熏直白的回答,溪幼琴嘴巴微張,想要說話,支支吾吾半點卻不知道說什麼,整個人難過的一塌糊塗。

看著溪幼琴那副樣子,熏哼哼一笑,「騙你的,現在還不好說,只能先等著了。」

溪幼琴死死的抓著羅征的手,繼續問道:「羅征不會死的,對嗎?熏姐姐!」

熏搖搖頭,「我也不清楚,希望吧……」

那枚天道碎片綻放著奇異的光芒,即使被激活后,釋放出來的威勢也只是佔據了極少的一部分,這天道碎片並非是萬靈藥,只是生死風中正好蘊藏著一絲因果律。

而想要解開因果律,就必須要用另外一個因果律來對抗!

因為生,所以死……

對於許多普通凡人來看,這種因果律果然是極為厲害。

不過在因果律中,卻並不算最強大的一種。

例如另外一種因果律很輕鬆的就能破解。

「因為死,所以涅新生。」

這種因果律,也只有傳說中的超級神獸鳳凰所掌控!

鳳凰身為超級神獸,恐怕的並不是它的攻擊力,相比之下,真鳳一族的實力普遍不如真龍一族,可是鳳凰的生命之中卻掌控者「涅」這個因果律,死亡即為涅,即為它們新生的開端,所以真鳳一族幾乎是用很不滅的存在,只有利用一些更加強悍的因果律,才能夠將它們真正的滅殺。

相對林林種種的因果律,這些都是比較低級的因果律。

眼前只能看羅征的造化,不指望羅征能夠領悟某種因果律,只需要羅征藉助某種因果律,將生死風中的因果律破解掉就可以了!

天道碎片中一絲淡淡的能量流入羅征的體內,羅征的意識漸漸的與那些能量接觸……

這時候的羅征,沉浸在一種特殊的狀態之中,他在解析這些能量之中的信息。

這些信息對於羅征來說,太過於龐大了。

一個天道,記錄著三十六億年,怔怔一個衍紀的滄桑,十萬大界,百萬大千世界,還有諸天星辰,還有各大異域。

三十六億年能夠發生太多太多的事,即使是一個大千世界,在三十六億年中發生的事情也無法記載。

就拿羅征所在的大千世界來說,在這大千世界中有史料記載的歷史,也不過數萬年而已,再早之前的歷史完全是一片空白,這不過是幾萬年而已,遑論三十六億年?

不過天道碎片也不是整個天道的全部,何況羅征也只是吸收了這天道碎片逸散的一絲能量而已。

我要領悟什麼?

我為何要領悟?

沒有人引導羅征,他現在無法與任何人溝通,包括青龍和熏,只能依靠自己。

在他不斷地解析之下,他漸漸感悟到這天道碎片之中潛藏著的情感。

天道,是有情感的?

羅征腦袋之中驟然蹦出一個莫名其妙的念頭……

熏曾經告訴過他,這碎片並非是蒼天的碎片,而是上一任天道,「贏天」遺留下來的碎片。

在這小小的一塊碎片之中,羅征感受到贏天的那一絲無奈,那股悲慟。

每三十六億年天道就會輪迴一次,那麼贏天為何會被崩碎?又是誰崩碎的呢?在解析那一絲能量的時候,羅征的意識驟然浮現出這個問題。 天道也有情感,莫非原本也是生靈所化?

天道乃是寰宇的主宰,能夠將自身化為整個天道,那又是何等強大的生靈?

從這碎片中逸散出來的感情,讓羅征明白,這贏天被崩碎之時的無奈!

將贏天崩碎之後,就要組建新的天道,如熏所說,當前的天道乃是蒼天,寰宇之中無數武者突破生死境后,都要遭遇生死劫,也就是小天劫和大天劫,這些天劫便是蒼天所降。

也就是說贏天被崩碎之後,就由蒼天將之完全取代,那麼這蒼天又是如何做到的?

這些東西對於羅征都是未解的秘密,不過既然他已經拿到了一枚天道碎片,日後恐怕也有機會參與在其中,只是羅征並不清楚,自己即將面對的到底是何等壯闊的秘密。

在羅征一點點的解析之中,除了碎片本身的記憶和情感,羅征又發現了一些特殊的東西。

那些東西映射在羅征的思維之中,則由一個個字元組成,一排一排,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一起。

每一排上面都有兩道字元,上面的字元為金色,下面的字元則是暗金色,似乎一問一答的意思……

羅征並不清楚,這些字元就是天道碎片中記錄的因果律!

第一排字元為因,第二排字元為果。

整個寰宇之中所有的武者,想要修鍊因果,皆只能選取天道之中已存在的因果律修鍊,所以這些字元便是一個寰宇內的總綱,所有的因果規則盡皆書寫在其中!

因為種下一顆種子,所以能夠長出花草樹木。

因為辛苦灌溉,勞作,所以能夠收穫……

因為修鍊某種特殊的功法,所以才能夠在特定的時候突破……

每一個生靈,每一位武者,甚至每一種植物,都被囊括在因果之中,所以因果律是整個寰宇中的上位規則!

而所謂的下位法則,例如火系法則,水系法則,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這些,則屬於下位規則。

整個寰宇的運轉,便是由上位規則和下為規則相負相助,才能夠運轉自如。

當然,這枚贏天的天道碎片之中,記載的規則並非蒼天之下的規則,現在的天道乃是蒼天主宰,這「贏天」中的一枚碎片,包含的是三十六億年前的天道規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