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自從雙冠、哈利洛兩個王國停戰以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來自故鄉的商船!看來,兩國開始通商了!這就好了,希望兩國世代和平,少點流血,少點白髮人送黑髮人,少點孤兒寡母……

隨即,羅傑開始嘲笑自己幼稚的想法,和平?人性貪婪,怎會和平!

大船上走下一對男女,看來是這艘商船的主人,二人容貌極其相似

羅傑笑容滿面,對男子拱手抱拳「一路幸苦!二位來自雙冠王國?」

男子並不答話,神色十分警惕,好似把羅傑當成了強盜頭目

羅傑有些尷尬,咳嗽一聲附耳說道「我是遊俠羅傑!」

「啊!」男子神色轉喜,拉過女子「妹妹!快來!這就是大名鼎鼎的遊俠羅傑!」

佳人回眸,羅傑倒吸一口冷氣「這世間,怎會有如此美麗的仙子!」

女子一張俏麗的面容無比精緻,青絲綰起,顧盼生輝!長長的睫毛似在舞蹈,一雙大眼睛澄澈得似要滴出水來,漆黑瞳眸之中儘是溫婉,似清泉流轉,說不出的柔情似水;肌膚不是雪白,而是溫潤細膩宛如玉石;嬌軀玲瓏曼妙,呼吸間,鼓鼓的胸脯呼之欲出,起伏,盡收眼底,纖腰盈盈只一握……

羅傑忍不住多看女子兩眼,心臟砰砰狂跳,呼吸急促、面紅耳赤……

「您好!久仰!」女子點頭問好。

這幾年羅傑在故鄉劫富濟貧、懲奸除惡,雙冠王國早就在紛傳羅傑的英雄故事,但這女子卻並不在意,只用了四個字:您、好、久、仰

羅傑低頭不敢再看,心中暗罵「失態失態,要是族長看到我這樣,我該挨罰了……」

互通姓名,哥哥叫做「水若岩」那傾城美人芳名「水若仙」

若岩、若仙,羅傑心中反覆念叨……

若岩異常興奮「可算見到諾亞人了!這下放心了!妹妹,有羅大俠在,我們這次安全了!」羅傑穩穩心神,拉過哥哥,小聲說道「不要泄漏我的身份」哥哥哦哦連聲

羅傑心神稍定,附耳說道「你性格這麼純善,還是不要經商了!」

若岩一愣「為什麼?」

「我說我是遊俠羅傑你就馬上相信,你也太過好騙!商人之中奸詐狡猾之徒不在少數,經商之路要步步小心、如履薄冰,你這性子,非賠個精光不可」

若岩有些惱怒「那你的意思?」

「把貨物統統拋售,速速離開,回諾亞吧!」

若岩搖頭不信「不行的,這次我們兄妹帶著一船瓷器大老遠越過『黃金海』來到哈利洛,非常辛苦啊,一路上風平浪靜,這就可以證明這次是穩賺不賠嘛,哦,是不是,若仙?」

若岩看著妹妹「這一次我們一定能賺大錢,回去給你置辦嫁妝,咱嫁個王室貴族,攀個高枝,嘿嘿嘿嘿,我妹妹國色天香,一定可以嫁入豪門的,哦,是吧,羅大俠?」若岩又看看羅傑

羅傑兩眼看天「但願吧」心裡暗想「為什麼好白菜都要豬來拱?」

「所有人下船!軍方搜查!」士兵們一聲大喝把若岩嚇一哆嗦,羅傑抬頭一看,公爵拿莫又到面前!轉過頭小聲叮囑「這裡畢竟是敵國,多多提防,萬事小心!」說完迅速離開兄妹二人,可就是這一句小聲叮囑,給羅傑招來了禍事!

拿莫端坐馬上威風凜凜,閱兵一般看著港口一艘艘商船靠岸,心中豪情滿懷「我哈利洛王國果然是天朝上邦,你看,多少商隊前來朝賀!」正在意淫之中,無意間餘光看到剛才挨打的小子正鬼鬼祟祟和諾亞商人說著什麼!

拿莫也是久經沙場的老將,馬上就明白:不對頭!

拿莫馬鞭一指羅傑「來人!把這個諾亞間諜拿下!」

士兵們一驚「媽啊,拿莫大人果然神仙一般!只一眼就知道這小子是間諜!跟著這位老大,升官發財指日可待!」二話不說前來捉拿!

士兵們抽出長刀圍攏過來,嘿嘿邪笑、凶神惡煞一般,羅傑皺眉,這下要糟!

眼看士兵刀鋒圍住羅傑,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刀光之中,羅傑身邊突然多了幾個人,是那些縴夫!那個「六歲娘改嫁」此時忽然變成一個頂天立地的好漢!他張開雙臂,身軀護住羅傑,眼睛瞪著士兵刀鋒,大聲喊道「他不是間諜!你們不要欺負人!」

羅傑拉拉他「老哥,你這是何必!」娘改嫁雖然嘴唇哆嗦腿發抖,依然堅持要保護羅傑,嘴上喊著「小兄弟,你是個大好人!為你,我拼了命也值!」

「對!他是好人!」縴夫們人人激憤,紛紛擠進包圍圈,護在羅傑四周,都是拚命的架勢!眼看保護羅傑的縴夫越來越多,人數一多,縴夫們勇氣大增,開始和士兵對罵!

此時,一場慘劇馬上就要發生!羅傑心中感嘆「我何德何能?!」

拿莫此時也是猶豫不決,要是抓他,會激起民憤!士兵頭頭看主子臉色不對,清清嗓子,喊道「他和諾亞商人背地裡交談,這就是私通外國!不是間諜是什麼!啊!」

縴夫們瞬間都笑了,七嘴八舌開始叫嚷「羅傑小兄弟是港口貿易公司的業務員,他不和商人聊生意難道和你老婆聊生意啊!」

「哈哈哈哈,就是的,羅傑是拉業務呢!人家靠本事掙錢,不像你們靠溜須拍馬!」

「這小夥子在港口待了好幾年了!人品賊好了!」

「上周他還請我這個臭苦力喝酒來著,他要是間諜,我就是你爹!哈哈哈哈……」

拿莫臉色越來越難看,有心當場宰了羅傑,又怕縴夫們鬧事。拿莫略一思索計上心頭「好!只要你說出你家鄉在哪裡,那裡有什麼特異風俗,我就放了你!」

槽糕!羅傑頭痛了,這個從沒想過!汗水從掌心滲了出來,要是答不出,馬上就是血光之災……

「啊呀!拿莫大人,您讓我好找」一個禿頭中年人手捧禮盒擠進人群,對著拿莫跪下行禮「大人啊,聽說您要來,這是我給您準備的一點小東西,不成敬意,您笑納!」說著把禮盒舉過頭頂

拿莫接過禮盒,打開一看,禮盒裡金光閃閃!拿莫微微一笑,點頭說道「識趣」再看看羅傑,問禿頭「這個小子是你們貿易公司的?」

禿頭扭頭一看,臉色陰沉,沖羅傑罵道「你是個什麼東西!見了拿莫大人居然不跪!沒有規矩的蠢才!」禿頭看看拿莫臉色,仍半跪不起「大人,這個愣頭愣腦的東西得罪了您,我現在就開除他……」

「那倒不必」拿莫一擺手,眯眼仔細觀察羅傑,依稀覺得這小子有些眼熟,羅傑也看到拿莫手臂上有一道刀傷,心說沒準就是自己小時候送他的「見面禮」!

此時仍是兇險萬分,羅傑毫不猶豫半跪行禮「大人,小的冒犯了您的威嚴,請大人開恩,饒恕小人!」

拿莫這人好大喜功,羅傑第一時間就找到了應對之策,雖然委屈窩火,但為了救回克雷,不得不默默忍受……

拿莫冷哼一聲,策馬揚鞭,高聲下令「收隊!回騎士團!」既然收了禿頭禮物,拿莫也懶得再找茬敲詐商隊。

馬隊漸漸馳遠,拿莫突然一提韁繩,馬蹄停下。拿莫臉色陰沉,對左右吩咐道「你們兩個換便裝,日夜不離盯緊那個小子!」……

若岩一直在旁不敢吱聲,此時聽到羅傑是港口貿易公司的,滿臉歡喜、快步上前「游……羅傑,我的這一船瓷器可不可以交給你,麻煩你做個中間商好不好?賣個好價錢!」

一聽有生意,禿頭立馬站起來,笑容可掬的對若岩說「這位大老闆,您帶了多少貨啊?」

若岩很高興「價值一百二十萬的瓷器!」

羅傑幾乎暈倒,心說「這若岩,真的不適合做生意!財不露白啊!更要命的是你怎能自報底價,禿頭還沒給你估價呢!這一下,連討價還價的餘地都沒有了」

禿頭大喜,心說「今天好運氣,碰上一個雛兒!」繼續笑容滿面「大老闆,這生意我親自操刀!不不不,是親自服務!來,我們去會客室」轉頭冷著臉沖羅傑叫嚷「還愣著幹什麼!這都幾點了還不去公司,我告訴你!你這個月獎金全部扣光!就知道偷懶!沒用的東西!」

禿頭變臉比翻書還快,瞬間又滿臉堆笑迎著水若岩「大老闆,這邊請,我一定給您介紹一個最好的買家!」

若岩欣喜萬分,一把抱起妹妹原地轉圈「若仙!我們發財了!高不高興!哈哈哈哈」隨著旋轉,水若仙純白裙裾飛揚、笑顏如花。在港口明媚溫暖的陽光下,她,好似月中仙女下凡!

羅傑不經看的痴了,兄妹二人走向會客室,羅傑仍是呆立原地,慢慢呼~吸~呼~吸~,心中有種從未有過的感覺,甜、澀、酸、醉!

視線中,水若仙一襲白衣迎風輕飄,青絲隨風舞動,這一刻,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水若仙彷佛知道羅傑在痴痴的凝望,忽然停步回頭,淺笑嫣然,用唇語對羅傑說「能屈能伸!大丈夫!」說完,粉腮緋紅,飄然離去……

讀出這一句,羅傑幾乎喜極而泣,這女子,真是溫柔體貼,好溫暖……

羅傑正欲前行,忽然眼前有一絲光劃過,低頭一看,這是?無暇水晶雕成水滴狀、晶瑩剔透,這是水若仙的一隻耳環,許是剛才若岩抱著她慶祝時掉落的。按照羅傑秉性,應該馬上追過去還給姑娘。可今天,鬼使神差,羅傑竟面紅耳赤的把耳環貼身收好,呼吸之間,嗅到一陣女兒家淡淡體香,沁人心脾……

羅傑恍恍惚惚回到公司,呆立門口出神,腦中,儘是水若仙的一顰一笑……

「啪啪啪啪」「又tm賠了!」「這船貨都是我的,你tm別想搶單!」「我艹!」「傻x!」……

連續的拍桌子聲聲和嘈雜的人聲把羅傑拉回現實。四周污濁的空氣中瀰漫著蒜味、韭菜味、臭汗味、腳汗味,廉價香水味……

羅傑淡然看一眼辦公室里躁動的人群,人人臉上寫滿憤怒,不斷叫罵。「啪啪啪啪」急促的拍桌子聲響成一遍,所有的人都在抱怨叫罵,所有的人都在發泄壓力、製造壓力,所有的聲音都很吵鬧……

這個公司的氣氛,總是這樣令人心情煩躁、難受、煎熬……

但,這裡雖然污穢不堪,卻是不錯的身份掩護!今天羅傑的業務員身份在關鍵時刻保住了羅傑一命!

「老闆,你的貨賣給我!」「賣給我,我是最好的經理人,跟我簽約!」「sb!」「你再罵一句」「要打出去打,我們要談生意!」

羅傑皺眉,心中有些壓抑!這個公司的業務,說白了就是皮條客,商船的貨物是技女,公司負責招人來嫖,從中收取提成。

笑聲傳來,一群人在扎堆聊天:

一個男人說到「……比劃半天,女的說,昨天晚上你還吃過的!那個男的說:咪咪?」

「哈哈哈,你好壞哦」

「你又沒試過,怎麼知道我壞啊?」

「你討厭死了,哈哈哈」

在男女的調笑聲中,羅傑走到他的座位。剛才講笑話的那個精瘦男人走過來,笑臉變臭臉,冷冷的問「羅傑,今天簽單了嗎?」這人,就是羅傑的頂頭上司,一個貨物經理人

「還沒」羅傑閉眼捏著太陽穴

「天天就知道陪那些臭苦力喝酒,你怎麼不和船主喝酒?」

「嗯」羅傑仍閉著眼

「你還指望簽單?笑話!我跟你說了多少次,我幹了這麼多年,經驗比你豐富多了,你怎麼不聽話啊!年輕人,一定要陪客戶喝酒、陪他們吃飯、幫他們幹家務、實在不行你就天天坐他家門口等著,纏住他,逼他簽單子!」

… 精瘦男人一連串的侃侃而談「我剛來公司的時候,就是幫客戶天天洗尿布,客戶感動的不得了才簽單的,3萬的單子啊!」

「就是的」那個聽笑話的女人說道「一定要天天見,天天陪」說著,女人開始補妝「老闆把那船瓷器介紹給了全國首富布朗先生,切,布朗這個老色鬼,一見我就動手動腳,哈哈哈哈,這單提成一定是我的!這個月又要賺好多錢了,哈哈哈哈」

「好好好」男子猥褻一笑「小美,我們公司就屬你能力最強!其他人,哼!垃圾!」精瘦男人沖羅傑一撇嘴

羅傑心想,水若岩的瓷器賣給奸商布朗?這事不太穩妥……

羅傑正在琢磨,只見禿頭正把水家兄妹送出公司,邊送邊笑、邊笑邊說「幫你們找好主顧了!是全國首富布朗!一會他的秘書就來和你們簽單,回船上踏實等著!等著賺大錢吧!哈哈哈哈」

送走兄妹二人,禿頭轉頭看看羅傑,「小羅,你跟我來一趟!」

羅傑下意識的摸摸腰間刀鞘,隨即開始自我催眠「小不忍,亂大謀!」

老闆辦公室內

禿頭靠著老闆椅輕蔑說道「小羅,你最近業績不行啊,一點都不用心、不努力、自由散漫」

「老闆,茶給您泡好了」精瘦男子笑嘻嘻的推門進來,給禿頭端過一杯茶。禿頭讚許的看看精瘦男子,白了羅傑一眼,意思是:你看看人家多會辦事!

禿頭喝口茶,把茶葉呸呸的吐回茶杯「小羅,你也老大不小了,你要還這樣,你tm給老子滾蛋!廢物!」再喝口茶,繼續說道「有多少人想來我公司上班,我們年營業額100萬!100萬!100萬啊!……」

門被推開了,禿頭看看推門進來的小美,繼續說道「小羅啊,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這句人生的至理名言送給你,你去幹活吧」

羅傑剛回到座位,若岩來了,一臉興奮「羅傑,我們和布朗先生簽單了!」

羅傑摸摸下巴「合同有沒有問題?」

若岩連連擺手「沒問題!沒問題!一會我們就去布朗府上取錢!現在他們正卸貨呢!嘿嘿嘿嘿」

「那就好!拿到錢立刻回國,不要耽擱!」羅傑依然不放心

若岩興高采烈答應一聲,跑著出門了,到門口又折回來,小聲說「羅傑,我給你老闆說好了,這筆生意提成很多,全部給你!」說完笑著跑去看工人卸貨了……

羅傑也很開心,快走兩步來到老闆辦公室,想告訴禿頭「這筆生意不用把提成給我,全部交給水家兄妹!」

剛要敲門,門裡傳來嬉笑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