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至尊之器啊,那一招孤王征霸道就是用這口大鼎催發出來的,威力足以毀天滅地。

一招出,天地竟崩,給了姜亢無法磨滅的印象。

「沒有那麼容易得手,要想取得這兩件兵器,必須得到他們的認可。」

「怎樣能讓他們認可?」姜亢直撮重點,激動不已。

「你先進入那口鼎中,自然會見分曉。」女神指引道路。

姜亢猛地點頭,多虧了有女神在啊,當初救了她真的是半點不虧!

抬著腳步往那口大鼎疾走而去,同時謹慎的抬頭看著頭頂的那頭巨龍,唯恐它突然醒來。

還好,對方似乎沒有這個意思。

走到鼎前,壓力驟然增加,體表開裂之相再度出現!

姜亢心中驚惶,連忙求問:「怎麼辦?」

「沒有辦法,就這麼走。」女神給出了讓姜亢一個欲哭無淚的答案。

如此,還能如何呢?

為了得到這莫大的機緣,姜亢只能咬著牙往前走著。

體表開裂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外面的衣服已經化成了飛灰。

這不是結界,而是直接的一股抗拒破壞力,系統也無法破解!

很快,姜亢就變得鮮血淋漓,如同一具血屍,渾身的皮肉都被綻開了,腳踩地上都是一陣抽抽的疼痛。

「卧槽啊!」

怒吼了一聲,結果嘴角裂開了一塊,更加的痛了!

「你不會死,但是忍受不了這種痛苦,就別想成就至尊之位。」女神說道。

媽了個巴子!

姜亢聞言眼中竟是狠色,反正不會死,痛就痛吧!

一咬牙,挪動著沒有了皮的大腳,沖著大鼎狂奔而去。

就在這個過程當中,渾身的血肉層層退去,最為淺薄的地方,已現白骨!

「啊!」

一聲嘶吼,一個縱身,渾身皮肉開綻白骨也現的姜亢躍進了大鼎之中! 咚!

深沉的黑鼎發出了一聲沉悶的響聲。

落入黑鼎的姜亢無力的睜開了自己滿是血液的眼,身體上劇烈的疼痛已經快要讓他昏睡過去。

大鼎之中,似有另一片世界,此刻的姜亢都自覺在雲中縹緲而落。

呼啦啦的往下落著,雲氣之中紅光縹緲,漸漸的被姜亢身體所吸收了。

殘破的身體,在下落的瞬間便被修復了。

疼痛感當即逝去,頭腦也在剎那之間變得清醒了起來。

姜亢眼睛一睜,一道人影已經乍現面前!

考驗來了!

空中,烏黑色的光芒開始漸漸凝結成了另外一尊巨鼎,一道人影邁步走入巨鼎之中!

四周,忽然殺聲四起;頭頂,頓時日月換天,鼎內世界變得一片黑暗,如同走入了墨色世界。

黑漆漆的環境之下,陰邪之氣滋生繚繞,充斥著整個空間當中。

在姜亢的耳中,傳來了邪物嚎叫和啼哭的聲音。

聲音帶著微微的顫抖之色,挑撥著人心中的那根神經,讓人遊走在奔潰的邊緣之處!

「考驗要開始了,難道是讓我擊退這漫天的鬼怪妖魔?」

姜亢看著眼前撲天蓋地的妖魔,頓時覺得有些頭昏。

這也太過誇張了吧,還怎麼打呢?

另外一方面,項擎正在時光之路!

面對眼前的幻境,一聲怒哼,項擎決然出手!

他抬起了拳頭,沖著前方的自己已經逝去的父母和虞喬等虛影橫掃而去!

「一切事物,都無法成為阻擋我腳步的障礙!」

轟隆一聲巨響,幻象頓時破滅!

心雖狠,成道之決心卻是已經明顯,前路頓時大開,任由他自在而行!

一回頭,腳步匆匆,急往前走去。

半空之中凝聚出一道黑色的影子,竟是黑色的刻印項擎。

「前路有門,需要鑰匙。」

對方的話讓項擎猛地抬起了頭,緊緊的盯著那扇門。

其中,似乎傳出來某種詭異的波動。

心中一動,有些焦急的問了起來:「是否已經有人進去了?」

「是!有人領先你進去了。」

黑色項擎絲毫不作掩飾,點頭之間說出了真相,有些意外的看了項擎一眼。

「他有鑰匙,那把鑰匙上還殘留著你的氣息?這是怎麼回事。」

「那是我的!」

項擎怒吼了一聲,徹底化作了一頭瘋狂的獅子。

他如何能夠不瘋!?

辛辛苦苦走到這一關,好不容易得來的鑰匙,竟然給姜亢做了嫁衣,而自己被堵在了外面!

「那把鑰匙是我的,我也要進去!」

他怒吼著抬起了自己的腿,沖著前方的大門邁步而出,氣勢洶洶!

黑色項擎並沒有出書阻止他,而後靜靜的看著他沖向大門的腳步,隨後搖了搖頭,依舊一言不發。

「鑰匙是我的,我也要進去!」

怒吼聲依舊,他走到大門前方,手中大力抬拳,腳下步伐一錯,身子往前一傾,浩然距離發於一拳之中!

狠狠砸向了那扇大門!

轟!

一聲巨響,劇烈的力量在大門之上蕩漾開來,同時又迅速回漲,形成一股更強的反彈力量。

轟的一聲反擊過來,將項擎直接擊飛了出去。

噗呲!

空中噴出一道血線,項擎無法抵抗這股力量,頓時被彈的吐血,身形狼狽至極!

在空中略微一晃,腳步吃力的抓住了地面,眼中紅光竟顯,瘋狂的盯著前方的黑色刻印。

「你聽到沒有,鑰匙是我的,放我進去!」

刻印對象臉上滿是淡然之色,他搖了搖頭,道:「抱歉,即便我相信你,也無能為力,這裡只認鑰匙,不認人。」

說著,他又看著項擎,絲毫不帶任何憐憫和同情。

「更何況,搶奪對方的鑰匙,也是獲取的手段,鑰匙被奪,只能說明對方比你更加有能力罷了。」

「他耍的是陰謀詭計!」

項擎怒吼,被氣的再度噴血出來。

可惡,實在是可惡啊!

要是知道那把莫名其妙的鑰匙有這麼大的作用,就是打死他也不會交給姜亢這個坑貨的!

給了他,自己照樣是被攔在了下面!

不給他,姜亢進入了這至尊空間之後,自己照樣還是能偶跟上來。

走到這裡,臨門一腳,卻是因為曾經已經入手的鑰匙而希望破滅,項擎心中萬分不甘!

再度爬起,身子如風一般的沖了出去,手中大槍掄起,一招霸王斬,沖著大門狠狠劈下。

「攻擊越重,你受到的反擊就會越重,放棄吧。」黑色項擎搖頭勸道。

「我不甘啊!」

怒吼聲落下,大槍帶著沉重的攻擊也砸落了上去!

果然如他所言,更加強大的反擊在瞬間來到,光芒在他身上一掃,旋即身如飛絮一般倒飛出去。

這一次立足難穩,直接砸落在了地面之上。

又是一口血,抬起頭時,目光中通紅一片,已經盯向了黑色的刻印對象。

「你,一定知道進去的方法,告訴我!」

黑色項擎略微有些意外,他是至尊空間的殘靈所化,根據至尊所留下的意識考驗這些後來者。

從這個角度來說,他是最為公平的存在,就像是遊戲之中的秩序維護之人,並沒有徇私的意向。

眼下項擎竟然威脅自己,讓他的詭異的黑色瞳孔之中多了一抹冰冷。

「我勸你,不要再做傻事,傷害的,只會是你自己。」

呼啦一聲,項擎從地面上爬了起來,嘴裡赫赫的笑著,到拖著自己的大槍走向了對方。

來到了刻印面前,手中的槍徑直抬起,放在了他的脖子上。

眼中沒有絲毫的余情,抓著大槍尾部的手青筋暴露,輕輕顫抖,殺氣在槍身和人體之上瀰漫。

「放我進去,否則,殺了你!」

冰冷之色徹底充斥眼中,刻印終究是搖頭。

「你,最好不要衝動。」

「你也敢威脅我?一個殘留下來的廢物神念罷了!」

雷霆怒吼,黑髮在憤怒的狂風之中飛舞,大槍的鋒銳再一次的逼近了他的脖頸。

「最後的警告,要麼說,要麼死!」

「別怪我。」

刻印忽然抬頭,大手一揮!

項擎眼神一緊,手中的槍想要往下壓去,然而力量卻像是頓住了一般!

無法催發!

緊接著,一股巨大的力量擊打在了自己胸口,身體頓時飛了出去。

在自己身後,瞬間出現了一個空間通道!

瞳孔放大,項擎似是知道了自己的結果,連忙怒吼:「不!」

晚了!

空間一閃,項擎已經跌落出去。

禁地神峰之上,空間通道再度晃動起來,一道人影直接飛落出來,頓時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項擎!」

項誅眼尖,第一個看清了跌落出來的是誰,頓時驚喜的喊了出來。

小丫頭樂的直跳腳,兩手鼓掌,歡呼道:「太好了!」

項擎還沒爬起來,聽到這三個字頓時臉色一黑,噗呲又是一口血吐了出來。

你至於這麼直白么……

項正言也是胸膛一鼓,差點暈了過去。

但是他早已習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看著虞喬已將項擎扶起,連忙問道:「你,到哪了?」

這是他最關心的了!

項擎一聽,頓時氣上心頭,眼前發黑,只有姜亢那張厭惡無比的臉,一口血又吐了出來。

項正言一看也急了,我就問你一句話而已,你吐什麼血啊?

頓時掌心運起玄氣,抵在了項擎的胸膛之上,運功開始為他穩固傷勢。

項擎努力的睜開眼,不甘的說道:「我……我走到了最後一關,可惜,失去了鑰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