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至於其餘的元老和核心弟子,則認為李王天說的非常有道理,這件事情一定跟李明有關係,否則人家堂堂陣法宗師,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對日月巨輪下手呢!

李明平時就囂張跋扈,喜歡到處得罪人,一定是在無意之間得罪了陣法宗師了,才惹得陣法宗師發怒,對日月巨輪下手,算是給李明的警告和懲罰!

一剎那,元老和核心弟子們的腦海中,均是閃過無數念頭。

其中有些支持李明繼承者的元老,現在一個頭兩個大,他們知道李明以後還想當繼承人,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

至於一些核心弟子,則在心中偷偷的幸災樂禍,李明平時就仗勢欺人,現在終於讓他嘗到苦頭!

當然也有些非常出色的弟子,在心中暗暗算計,以前李明是鐵定的繼承人,現在李明從繼承人的位置上落下,就一定會有新的人選補上繼承人之位才行。

李明雖然還有弟弟,可是年紀都太小,修為也低,根本坐不了繼承人的大位。

不言而喻,繼承人的位置,將會在弟子之中決出!

這一下,一眾在日月宗里屬於頂尖層次的弟子們,開始竊喜起來。

至於遠在星球對面的日月巨輪上,李明還在吹著海風,思念著自己的父母,他全然不知,此時他的父母想將他撕碎的心都有了。

無緣無故,李明背了一口又大又黑的大黑鍋…… 此時此刻,日月宗的日月神殿內,氣氛顯得格外的壓抑,元老和核心弟子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畢竟李王天還在發怒當中,就連李王天的妻子趙青青都閉口無言了,眾人也非常識趣,知道這個時候最好不要說話,畢竟言多必失,若是這時候觸了李王天的眉頭,毫無疑問,正好會成為李王天怒火的宣洩口,好點的會被廢除全身修為,運氣不好的話說不定會被直接打死。

甚至,就連一直擁護李明為繼承者的部分元老,在聽見李王天要廢了李明之後,都沒敢出聲多言。

可想而知,大殿中的氣氛壓抑到什麼程度了,不過也側面顯示出了李王天在日月宗內的威嚴如何,絕對是實實在在的掌權者,沒有人敢忤逆他的意願,敢得罪他。

當然,現場不敢說話的人,要除卻一人,此人便是陣法大師,清陽大師!

畢竟,清陽大師是陣法大師,除了他本就不是日月宗之人,不在李王天的管轄範圍之內以外,他的人脈還非常廣,自己開宗立派,收了不少徒弟,勢力在宇宙中來說,比日月宗還要龐大太多,他要是觸了李王天的霉頭,李王天也得忍著,不敢多言半句。

李王天是個聰明人,他知道權衡利弊,他也知道日月宗的處境如何,否則的話他也不會帶著日月宗快速崛起,擠進蒼雲星的百強行列當中。

李王天清楚的知道,現在的日月宗已經得罪一個陣法宗師了,絕對不能再得罪一個擁有龐大勢力的陣法大師,否則的話就是自取滅亡,就算日月宗再如何強大,都無法抵擋住一位陣法宗師和陣法大師的怒火,估計真的再得罪了清陽大師,日月宗的日子也就到頭了,全宗上下估計不會被留一個活口。

「其實,事情還有轉機!」

這時,清陽大師忽然說話了,打破了日月神殿中的寧靜。

所有人都向清陽大師投去疑惑的目光,李王天也強行將自己的怒火忍了下去,看向清陽大師,疑惑的問道:「大師,你說事情還有轉機?什麼意思?」

「我不是說過嗎?日月巨輪上的陣法宗師,是個很年輕的陣法宗師!」清陽大師微眯著雙眼,一字一句的說道。

「何意?」趙青青詢問道,隨後便開始安撫起李王天。

「蓬萊界中的陣法宗師,明面上的有五人,這五人我都見過,日月巨輪上的陣法宗師不是他們五人之一!」清陽大師斬釘截鐵的說道。

傅大佬的媳婦甜又野 「日月巨輪上的陣法宗師,會不會是暗處的陣法宗師呢?我記得有大能統計過,蓬萊界除了明面上的五位陣法宗師之外,在暗處還有不少啊!」李王天緩緩說道,將自己的疑問說了出來。

「不可能!」清陽大師非常篤定的搖頭,道:「我之前不就已經說過了嗎?日月巨輪上的陣法宗師,非常的年輕,也完全沒有易容,看起來只有十六歲!而躲在暗處的陣法宗師,哪一個不是老怪物,白髮蒼蒼?所以,他絕對不是躲在暗處的那些宗師老怪!」

「這……您是說……」李王天喃喃自語,隨即和趙青青對視一眼,均是從對方的雙眼中,看出了一抹精芒。

「沒錯!」清陽大師點了點頭,說道:「若是我猜測的不錯,日月巨輪上的陣法宗師,應該是一位新晉的宗師,而且剛剛晉陞為宗師不久!畢竟,蓬萊界中,不管是明面上的宗師,還是暗處的宗師,都沒有這麼年輕的存在!」

「這麼看來,的確有些道理,不過他竟然是新晉的宗師,想必之前在陣法大師的領域,應該也很厲害才對,我們還是惹不起啊!」李王天搖頭無奈的說道。

「非也!」清陽大師冷笑道:「在陣法大師的圈子裡,我說第一,沒人說第二,我成為陣法大師七十年,傲游在宇宙各地,幾乎所有陣法大師都有見過,唯獨這位年輕人沒有見過,聽都沒有聽說過,這說明什麼?說明他是個剛出世的小毛頭罷了,之前在蓬萊界中一直沒有什麼名氣!」

「大師說的有道理,才十六歲,就晉陞為陣法宗師,此子絕對是個天才無疑,不過就算再怎樣的天才,也不可能在短短的十六年晉陞為陣法宗師,這說明他不但是個天才,他還是個十六年一直在不斷鑽研陣法的天才,根本沒有出世過,他將自己的所有時間,全部用在了鑽研陣法之上,這次出世怕是覺得自己的陣法造詣已經到達了巔峰,所以才出來的吧!也只有這種解釋能夠解答為什麼此子以如此小的年紀,便能擁有如此高的陣法造詣了!」趙青青一本正經的說道。

李王天雙眼一亮,道:「也就是說,日月巨輪上的陣法大師,其實是個愣頭青,從小便一直閉關到現在才出關,所以沒有名氣,沒有人緣,背後也沒有大勢力撐腰,只是單純擁有一身陣法宗師的造詣罷了!」

「沒錯!」清陽大師點頭道:「陣法宗師恐怖之處在哪裡?就是在人緣,名氣和大勢力撐腰這幾點之上!這些日月巨輪上那小子,一個都沒有,所以容易對付!」

「沒錯!雖然單個的陣法宗師也很厲害,可是此子畢竟是個剛出關的愣頭青,沒有經過歷練,所以就算戰鬥起來,也空有一身這陣法造詣罷了,發揮不出威力!很好對付!」趙青青補充說道。

「再者,此子精修陣法造詣,根本無暇堅固修鍊,修為也一定非常淺薄,也容易對付!」李王天一邊思索,一邊說道。

「哈哈哈哈!」清陽大師大笑起來,滿意的點頭,稱讚道:「你們夫婦二人,果然是聰明人,一點就通啊!」

「哪裡哪裡。」李王天和趙青青謙虛的抱拳,齊聲道:「還是大師提點的好。」

半裸婚 「這就是我們的機會,我們只要抓住這個機會,就可以重新將日月巨輪給奪回來,而且還可以趁機施展一些手段,說不定能夠讓這個沒有出過世的愣頭青,為我們所用,到時候我們就掌握了一位陣法宗師,那可是一股可遇不可求的力量啊!想必只要掌握了那愣頭青,日月宗的地位也會大變吧,直接進入前十大也不是不可以!」清陽大師一字一句的說道,字裡行間充滿了誘惑。 不管是李王天還是趙青青,在聽見清陽大師這麼說之後,均是雙眼綻放出璀璨的光芒,心動不已。

不得不說,清陽大師說的話,簡直是太具誘惑力了,李王天和趙青青不敢想象,若是能夠將陣法宗師掌控在自己手心的話,那麼日月宗將會強大到什麼地步,恐怕直接問鼎前十大之首,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關鍵是,清陽大師給出的誘惑,是完全可以實現的啊。

原本,李王天和趙青青,以為這次日月巨輪被陣法宗師搶劫,對日月宗來說是一場大損失,大劫難。

可是,現在看來,日月巨輪被劫持,對日月宗來說,完全就是一場可遇不可求的天大造化啊!

試想一下,整個宇宙所有勢力都盡全力拉攏的陣法師,若是被緊緊的拴在日月宗裡面,日月宗在宇宙中的地位也會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就算是一些超級勢力,也不敢輕易得罪啊!

剎那間,李王天和趙青青都不覺的開始憧憬起來,幻想著將陣法大師掌控在手掌心之中,日月宗傲立於宇宙之巔的美妙場景。

當然,清陽大師作為陣法宗師下的第一人,又有自己的龐大勢力,他絕對不會只為日月宗著想,而不為自己著想。

清陽大師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他用一生的時間,鑽研陣法,已經能夠感覺到,自己進入了瓶頸期,不管再如何鑽研都不會再有提升了,就算自己老死了,也依舊只能是名陣法大師罷了。

要知道,陣法大師和陣法宗師是完全不能比較的,就好像一個是凡人,一個是神仙一樣,每個陣法大師的畢生追求,就是成為陣法宗師!

清陽大師曾經估算過,若是自己沒有大機緣的話,絕對無法突破至宗師境界,也無法將自己的壽命繼續延長,幾十年後便會壽終正寢。

正是因為這一點,清陽大師才離開自己的大勢力,出來遊歷宇宙,希望能夠尋找到幫助自己突破宗師境界的大造化!

可惜的是,他跑遍了各個星域,不管是高等的星球還是中等星球,他都已經走遍了,都沒有尋找到自己的大造化。

這難免讓清陽大師有些絕望,正巧在整個時候,他來到了蒼雲星,遇見了李王天和趙青青,在夫婦二人熱情的邀請下,他選擇了留下來,幫助日月宗慢慢的強大,也算是在自己最後的一段時間裡,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了。

其實,這個時候的清陽大師,已經再也沒有抱有任何的希望了,畢竟在各種高等星球和中等星球都沒能找到大造化,在一個低級的蒼雲星怎麼可能有大造化存在呢!

可是,今天,他萬萬沒想到,自己苦苦尋找十幾年的機緣造化,終於自己送上門來了!

而且,還就在蒼雲星這顆低等星球之中,這簡直就是奇迹!

清陽大師心中慶幸,還好自己在蒼雲星暫住,沒有著急離去,否則的話如此機緣造化,就錯過了啊!

此時此刻,在清陽大師的眼裡,蘇白就是他的大造化,而且是上天故意安排在他身邊的大造化,是老天氣運加持的效果!

「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老夫如有天助啊,本來老夫已經放棄了所有希望,沒想到機緣造化就砸在了老夫頭上,真是讓老夫激動萬分啊!」清陽大師略有些激動的喃喃自語。

清陽大師已經半個身子邁入宗師境界,還有半個身子留在大師境界,只差最後一步。

說白了,清陽大師已經具備晉陞為宗師的資格了,甚至可以說,清陽大師的積累非常的豐厚,不管是他對陣法的理解,還是對陣法的運用和認識,都已經達到了宗師的標準,只是差一點點感悟罷了,若是那一點點感悟有了,他就能夠立馬晉陞為宗師!

這也就是為什麼,他被稱之為陣法宗師之下第一人的原因所在了。

可是,感悟說來容易,其實卻是最難把握的存在,沒有人能夠確切的知道怎樣才能感悟。

有的人窮極一生都無法感悟,走出最後的一小步。

而有的人,在散步走路的一瞬間或者睡覺的時候便就感悟了,得到了晉陞突破的機會。

所以,感悟很虛無縹緲,只能靠機緣造化,根本強求不得,這正是清陽大師無奈的地方,讓他徹底絕望的地方。

現在,蘇白出現之後,清陽大師就正好有了感悟的機會,故此清陽大師才會將蘇白看做成是自己的機緣造化。

需知,蘇白是陣法宗師,若是能夠被宗師提點的話,清陽大師便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頓悟,直接晉陞為宗師。

之前,清陽大師也這麼想過,找陣法宗師來提點自己,使得自己晉陞。

可是,明面上的五名陣法宗師,一個比一個傲氣,根本就不將清陽大師看在眼裡。

關鍵是,明面上的五名陣法宗師,認為越少人晉陞為宗師,對他們來說越有利,畢竟物以稀為貴,多一人就多一杯羹,他們才不願意又有人來跟他們分一杯羹呢,所以根本沒人願意提點清陽大師。

至於暗處的宗師老怪,就更加不將清陽大師看在眼裡了,見都不跟清陽大師見一面,使他吃了無數閉門羹。

這讓清陽大師苦悶無比,只能自己四處尋找機緣造化。

當然,他這次將蘇白看成是自己的機緣造化,卻不是想讓蘇白去提點自己,而是想直接竊取蘇白的感悟!

要知道,就算清陽大師被陣法宗師提點了,也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頓悟,還有一半的機會不會頓悟,所以失敗的幾率還是存在的。

但是,若是直接竊取陣法宗師本身的感悟,那麼就跟豪強搶奪對方的力量一樣,將別人對陣法的感悟等等,全部都竊取到自己的身上,強行將自己提升到宗師的境界。

第二種竊取的方式,相對於第一種提點方式來說,唯一的優點就是百分百都能成功,絕對能夠讓清陽大師提升為陣法宗師。

當然第二種方式的弊端也非常明顯,畢竟竊取的感悟始終都是別人的,若是能夠將別人的感悟竊取過來,然後自己再感悟參透一次的話,那還好說,若是參悟不透的話,就只能永遠停留在現在的境界,不會再有半點的提升機會了,可謂是非常的極端!

但是,對於清陽大師來說,第二種方式也不能算極端,畢竟他的壽命不多了,若是再不提升的話,人就要死了,哪裡還會在乎什麼極不極端啊! 時間逐漸流失,待李王天和趙青青冷靜下來之後,均是將目光鎖定在清陽大師的身上。

「大師,我想面對一個陣法宗師的誘惑,你也不可能不動心吧?肯將好處全部讓給我們日月宗?」趙青青開口詢問道。

李王天雖然沒有說話,卻也沒有阻止趙青青說話,顯然這也是李王天的意思。

他們清楚的知道,一位陣法宗師的價值是多麼的巨大,清陽大師是絕對不會不動心的。

不過,清陽大師卻主動將關於愣頭青的一切都說了出來,想必一定有他自己的想法。

所以,李王天和趙青青必須要弄清楚,清陽大師的內心想法,才敢有進一步的動作。

畢竟,清陽大師也不是省油的燈,他雖然在日月宗裡面,身份卻不是日月宗內任何人能夠比的,跟清陽大師合作,就跟與虎謀皮差不多,必須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才行。

清陽大師並沒有生氣,他彷彿早就知道李王天和趙青青會這麼問一般,從容不迫的說道:「沒錯,我的確對陣法宗師很動心,所以我也有我自己的私心,有我自己的利益在其中,但是我能夠很明確的告訴二位,我們之間的利益,並不衝突。」

清陽大師這番話,已經將一切都說的很明白了,想要讓李王天和趙青青放心。

李王天和趙青青對視一眼,暗自點了點頭,清陽大師這等身份的人,沒必要算計他們,既然說他們之間的利益並不衝突,那麼肯定就不衝突,雙方可取所需,再合適不過了。

「好,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開始行動了,就是不知道清陽大師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李王天開口說道。

剎那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清陽大師的身上,很顯然現在面對日月巨輪被劫持這件事情上,眾人都以清陽大師為主。

畢竟,清陽大師才是真正的陣法大師,對付日月巨輪上的陣法宗師最有經驗和實力,也只有他能夠施展出通天手段,對遠在天邊的日月巨輪動手了。

「我有兩個方案,第一個方案就是威脅!」清陽大師悠悠說道。

「威脅?」

眾人均是皺起眉頭,對方是陣法宗師,又遠在千里之外,怎麼可能威脅得到對方呢?這不是在異想天開嗎?

好似看出了眾人的疑惑,清陽大師解釋道:「我能夠感覺到,日月巨輪上最大的三座陣法,還沒有被對方掌控,我依舊還能夠操控,只要我想的話,我隨時都可以讓飛船瞬移到太空去,並且關閉所有防護屏障,沒有防護屏障的保護,太空中的力量足以將日月巨輪上的任何生命體,全部抹殺!」

聞言,眾人恍然大悟,同時暗暗心驚,這一下真的是見識到陣法大師的力量了。

外面都傳言,一個陣法大師,可以對付一整個門派,就算是蒼雲星前十大的門派,都極有可能被一個陣法大師殲滅。

之前,大家都以為是傳聞,將陣法大師給神話了,其實陣法大師根本就沒有那麼恐怖的力量。

可是,今天見識到清陽大師的手段之後,他們才真正的意識到,陣法大師的恐怖之處。

「還有另外一個威脅的辦法!」清陽大師悠悠說道:「最後一門大陣,我布置的是自爆大陣,威力無窮,就算是一群地靈境後期的超級強者,都無法抵抗,會被陣法直接抹殺!這兩道殺招,如今都掌握在我們的手中,這就是我們的籌碼,足以對日月巨輪上的陣法宗師造成威脅,讓他聽候我們的差遣!」

「不錯,這樣的確可以威脅!」趙青青滿意的點了點頭。

只有李王天微微皺眉,說道:「可是,若是日月巨輪上的愣頭青根本不吃這一套怎麼辦?」

「這就要使用第二種方案了!」清陽大師笑道:「第一種威脅的方案實施之後,就算對方不受威脅,也足以拖延出足夠的時間了,在這個時間之中,我會構建一個傳送陣法,需要日月宗所有魚躍龍門的超級天才一起來催動,到時候直接將我、還有你和你夫人三人傳送過去便可!到時候,只要我們一登船,憑藉我的陣法,二位的修為,還怕拿不下一個剛剛出世的愣頭青?」

「哈哈哈!大師真是好算計,在下實在是佩服啊!」李王天大笑道,覺得清陽大師的算計,當真是天衣無縫。

趙青青也點頭讚歎道:「大師不愧是大師,算計都算計的如此精妙!若是威脅不成的話,到時候我們幾人前往日月巨輪,憑藉我們的實力,的確無敵,足夠將那剛剛晉陞為宗師的愣頭青擒住了!」

「好,既然如此的話,我就開始了,先通過烙印,跟日月巨輪取得聯繫!」清陽大師說風就是雨,直接行動起來,盤膝坐在原地,感受起自己的烙印。

此時此刻,日月巨輪之上,蘇白依舊在不斷的瓦解最後的三道大陣。

「這三道大陣,一定構建了很長時間,完全可以跟陣法宗師的手筆相提並論了,我還得花費一些時間,才能夠將其徹底佔據啊!」蘇白喃喃自語道。

「愣頭青,你還在妄想,佔據我最後的三道陣法嗎?你別白費力氣了,我現在只要心念一動,就可以讓你死,你相信嗎?」

這時,清陽大師的聲音忽然響起。

「讓我死?你太高看你自己了吧!」蘇白冷笑不斷。

「呵呵,要不你試試?不管是我將日月巨輪送上太空,還是我催動自爆陣法,你都必死無疑!」 極品妖孽養成系統 清陽大師威脅道。

「你在威脅我嗎?」蘇白雙眼閃過一抹寒芒,道:「既然如此,你還來找我幹什麼?難道就是想讓我恐懼?」

「哈哈哈!你多想了,我這次來,只是起了惜才之心,想要給你一條活路,現在你的面前就只有一條活路和一條死路,你自己選擇吧!」清陽大師大笑道。

「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我看你是最捨不得讓我死的人吧!」蘇白悠悠的說道,雙眼之中精光閃耀,他早就看出清陽大師的心態了。

畢竟,按照常理來說,清陽大師這樣的存在,應該早就突破成為宗師了才對,既然遲遲沒有突破為宗師,肯定是因為沒有感悟這最後一步。

蘇白清楚的知道,清陽大師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可以有機會突破宗師,怎麼可能讓自己就這樣死去呢!

所以,他對清陽大師的威脅,一點也不在乎! 蘇白猜測的一點也沒錯,清陽大師的確不想將他弄死,只是想威脅一下他罷了,為的就是給李王天和趙青青爭取一些時間,讓他們好好準備準備,召集弟子,準備為傳送陣提供能量。

清陽大師自己也在爭取時間,布置傳送陣法。

由於日月巨輪上面有清陽大師的陣法烙印,所以他可以清晰的感應到日月巨輪的位置所在,從而布置下傳送陣法,讓人瞬間到達目的地。

現在,清陽大師唯一擔心的事情就是,布置傳送陣法所消耗的時間非常多,他必須要撐著蘇白把自己的所有烙印完全消除之前,將陣法構建完成,否則的話就會失去日月巨輪的位置,使得傳送出現偏差。

還好的是,他清楚自己在日月巨輪上布置下來的最後三座大陣有多麼的複雜,就算蘇白是陣法宗師,想要破解,然後在清除他的烙印,也非常的困難。

不過,清陽大師依舊不敢大意,他畢竟沒有跟蘇白接觸過,不知道蘇白的陣法造詣到底如何,畢竟在陣法宗師之中,也分三六九等。

若蘇白只是三等的陣法宗師,那麼想要破解清陽大師布下的最後三座大陣,就得花費一些時間。

但是,若蘇白是頂級的陣法宗師,那麼想要破解清陽布下的最後三座大陣,就輕而易舉了,說不定在幾息的時間之內就能破除。

所以,還是存在一些不確定的因素存在,使得清陽大師有些著急。

在清陽大師看來,蘇白已經是上鉤的魚兒了,絕對不能讓他跑了!

只有李王天和趙青青也開始準備起來,將門派中所有已經魚躍龍門的元老和核心弟子都召集在日月神殿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