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至於宮三元要寒天散幹什麼,他一點都不關心。

這東西在別人眼裏很珍貴,在他眼裏,不過是家鄉的土特產罷了,雖然不多,卻也富裕。

宮三元筆直地走到案桌前,一把拿住了小盒子。

“沒問題!”

說完,宮三元便瀟灑地走了,頭也不回,陰風吹氣他的長髮和衣襬,整個畫面相當給力。

鏡頭轉向楚江王的面孔,那是一張黑到不能再黑臉。

順着楚江王的眼神看去,那是一張白到不能再白的紙。

“欠條:我欠你十萬功德點,以後發財了就還你,不發財就分期付款——宮三元書。”

媽的。

堂堂一個總判官,跟我買東西居然打欠條?!!?

還特麼分期付款?!?!

你是從哪個山頭來的野人?!!?

看着那張借條,楚江王也是無奈地搖頭笑了起來。

看來老秦說的沒錯,這小宮辦事的確別具一格,思維相當新穎和清晰,但願他會是地府之福罷。

拿到寒天散後,宮三元聯繫了顧從軍,讓他下來一趟,把東西帶給姜超。

可顧從軍卻發現,自己居然打不開冥途了!

將這情況彙報了之後,宮三元的眉頭也緊緊地皺了起來。

難道對手的能量已經恐怖到這個地步了嗎?

連小顧都無法打開冥途,這是徹底要置小超於死地了?

無論是楊雲還是武則天,恐怕都不會有這麼硬的手腕吧?

姜超的手機可以實現物品傳輸,可必須是在他本人意識清楚的情況下。

現在這個節骨眼,姜超怎麼可能來接受東西呢?

媽的!

宮三元直接飛出了酆都城。

黃泉路盡頭,這裏有兩名陰兵把手着。

“開冥途,我要臨凡。”

兩名陰差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名上前說道:“見過宮判,請宮判出示臨凡文書。”

“哦,同志你好,是這樣的,我來的匆忙,忘帶了,還請你能理解本官的難處,本官回頭補上吧。”

一般人臨凡,宮三元籤個字或者蓋個章就行了,但如果是他本人要臨凡的話,必須經過秦廣王的同意。

那人臉上也糾結了起來,總判臨凡可不是個小事情,萬一出了什麼差錯,他可擔待不起。

“宮判,這個……怕是行不通了,要不這樣,我和您一起去取,我看到批文後,就讓這裏的同志開冥途,您直接就可以臨凡了,可以嗎?”

宮三元翻臉跟翻書似的。

“放肆!本官有要事前往凡間,倘若耽誤了大事,你擔待得起嗎?!”

兩人一驚,連忙單膝下跪,雙手抱拳。

“宮判息怒!檢驗臨凡文書是我等職責所在,還望宮判能夠理解!”

媽的,該公事公辦的時候不辦,不該公事公辦的時候,辦得起勁!

宮三元甩了甩袖子,直接飛向了閻王殿。

把事情簡單說了一下後,秦廣王也是搖了搖頭。

“這可不行,小宮,你可莫要忘了,你早就死了,人鬼殊途你還不清楚嗎?”

宮三元急赤白臉道:“秦廣王!如今小超危在旦夕,倘若那個東西出來了,要死多少人?!”

秦廣王嘟囔着搖了搖頭。

“不行不行,他又不是在地府犯病的,在凡間出了這事,那就是他的劫難。”

“倘若凡間註定有次一劫,你去救了他,反而要吃大因果,這責任誰來負?”

宮三元咬牙激動道:“我來就我來!小超陽壽未盡,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了!”

倘若姜超是遇到什麼頂級魔頭戰死的,宮三元一個屁都不會放。

可死有輕如鴻毛,重如泰山。

姜超要是被人陰死的。

不答應!

“陽壽未盡的人多了去了,你每個都要管?小宮,我希望你能擺正自己的位置。”

“你不僅僅是小姜的師父,更是整個地府的總判!你如果這麼做了,你不僅官職不保,恐怕還要入地獄。”

宮三元眼中閃過一絲兇光,拳頭捏的咔咔作響。

“入就入!我怕了嗎?!你趕緊給我批臨凡文書!否則你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爲了姜超,宮三元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只要姜超沒事,下個地獄有何妨,就當體驗生活,瞭解衆生疾苦了。

“混賬!你身爲總判,這話是你該說的嗎?!你還有沒有組織有沒有紀律了?!我不想看到你,你回去反思吧!”

宮三元看向了案桌上的玉璽,心裏萌生了一個這輩子從來沒有想過的決定。

“秦廣王!既然你還是不答應,那就得罪了!”

本章完 宮三元的這一生其實很簡單,早年間他是個無慾無求的傢伙,整天躲在山上修行。

後來吧,天下大亂了,除了鬼王亂世了,心懷天下的宮三元便下山救世。

途中遇到了興風作浪的王天祥。

兩人經過一番酣戰後,最終是宮三元取勝。

戰敗的王天祥本想自行了斷,在這時卻讓宮三元給攔了下來,對,就跟是電視劇情節似的攔了下來。

在宮三元看來,之前兩人以命相賭,誰書誰死,不死不休。

王天澤戰敗後完全可以通過木鳶逃跑,可他並沒有,他準備履行諾言。

人家輸得起。

一諾千金。

此舉瞬間就感動了宮三元,不僅如此,宮三元還和他拜了把子,當了兄弟。

否則王天祥也不會如此溺愛姜超呀。

收拾了鬼王之後,兩人名震江湖,完事兒又退隱了江湖,也在這時,宮三元遇到了姜超。

打那之後,宮三元就什麼也不想,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姜超的身上了。

可能有人要問了,姜超這麼厲害,這修爲是否全部來自地府獎勵的呀?

大錯特錯!

那根本就是人家姜超自己修煉出來的!

要知道的是,姜超從三年前纔開始擔任輕塵公司的實習董事長。

三年間怎麼可能塑造出一個如此強悍的怪物來?

由此可見,宮三元爲了培養姜超,究竟花了多大的心血。

如今姜超有難,唯一的解藥就在自己手上,可宮三元卻無法幫助到姜超。

這種感覺就像是明明買了保險,生了病卻借不到錢先墊付醫藥費一樣。

爲了姜超,宮三元決定再次鋌而走險!

他飛速衝向了案桌,一把抓在了那翠綠的玉璽之上。

秦廣王冷橫了一聲,輕輕地揮了揮手,一股猛烈的颶風便從秦廣王的袖子裏衝了出去。

“轟!”的一聲炸響,只見宮三元瞬間倒飛了出去。

宮三元迅速拿出判官筆,將其變大後直接將其插在了地面上。

地面被拉出了一條筆直的裂縫,宮三元也氣喘吁吁地停了下來。

“小宮,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秦廣王冷聲問道。

堂堂總判官,上任還不到兩個月,居然向閻王爺大打出手。

這要是讓天庭知道了,宮三元的政治生命和自身生命,也就走到盡頭了。

“秦廣王!你別跟我說這些廢話!小超絕對不能死!”

自己辛辛苦苦將其養大成人,傳他術法,授其絕技,到頭來就這麼不明不白地被人陰死了?

不允許,絕對不允許!

“小宮,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你如今身爲總判,已然位列仙班,早該無慾無求,這又是做什麼呢?”

“就你剛纔的行爲,藐視上級,企圖殺害十殿閻王之首,我完全可以廢了你!將你打入無間地獄!”

宮三元扛起長約兩米的判官筆,怒氣衝衝道:“我不怕!秦廣王,只要你能讓我還陽,就算把我壓在泰山下也無妨!”

泰山,並非凡間的旅遊勝地,而是一座死城。

凡人死後入地府輪迴,那神仙死後呢?

則是根據行爲來決定,如果不錯,繼續當神仙,如果有問題,犯過重大過錯。

那麼就會被打入泰山,由真正的泰山神來制裁這些罪神。

很多神仙往往一進去,就再也沒有出來過了——永世不得翻身。

“砰!”的一聲,秦廣王氣得直接將案桌給拍碎了。

“混賬!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講真的,秦廣王向來十分看好宮三元,認爲他是一個有才華,想幹事,能幹事的大將。

可如今,宮三元居然爲了姜超,連命都不要了,充分了體現了兩個神仙最不能擁有的字。

執念。

總有什麼大師在強調,人吶,就是不能有執念,要懂得放下,因爲只有這樣才能獲得大自在,過的無憂無慮。

這句話怎麼說呢。

就看怎麼理解了,但這裏的不執着,絕對不是不認真。

就那工作來說,對於工作不認真,然後沒錢,然後日子過的跟狗似的。

怎麼可能無憂無慮?

所以嘛,凡事盡力就好,不能太執着。

嗯,這樣解釋差不多。

可凡人是凡人,神仙是神仙。

宮三元死後,立馬就位列仙班了,對於姜超,還是一如既往。

這事兒,擱在地府是不可取的。

宮三元拖着判官筆緩緩走向了案桌,他低着頭,鐵着臉。

如今秦廣王所說的話在他眼裏都是放屁。

他的信念只有一個——臨凡。

忽然,一道黑煙閃過,只見冥曹忽然出現在宮三元的面前,他緊緊地抱住了宮三元。

“宮判!你這是做什麼?使不得!萬萬使不得呀!”

古往今來,還從沒哪個判官敢和閻王爺動手的呢。

宮三元的身體被禁錮住了,可雙手是靈活的呀。

他拿出生死簿,憑着意念找到了冥曹。

“再不撒開,我要你死。”宮三元面無表情道。

萌寶來襲:媽咪給我找個爹 事實表明,他連閻王爺都敢冒犯,就莫要說這冥曹了。

冥曹意念一動,在識海中聯繫了其他五案功曹,同時也通知了宮三元的一切親信部下。

其他五案功曹因爲和秦廣王的聯繫,瞬間就來到了這裏,一道道漆黑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

“啥情況呀?你倆搞基呢?”地曹撓了撓頭問道。

冥曹扯嗓喊道:“都別廢話!趕緊拉住宮判!”

五人看向秦廣王,秦廣王也是揮了揮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