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與此同時,廣闊的平原上,漆黑的鬼宅中,陰暗的下水道里,荒蕪的沙漠中,類似的場景都在上演,宿主們的事件被鬼神們的降臨所打破,地獄手冊強行結束事件。

一片混凝土鋼筋構成的現代都市中,這裏最高的摩天大廈頂端,蘇瑾與瘋帽子同時出現。

瘋帽子坐在摩天大廈的邊緣,雙腿臨空,他看了眼不停往後躲的蘇瑾,皺了皺眉嘲諷道“你連鬼神都敢交手,怎麼還怕高?”

“鬼神是鬼神,高是高,這之間並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蘇瑾臉色鐵青,恐高症這件事情太難克服了,比炸了神鬼列車還難。

瘋帽子忍不住笑了笑,他鄭重的對蘇瑾道“這次多謝你了,如果沒有你,我的那些朋友也無法獲救。”

蘇瑾擺了擺手,直言道“要不是小命在你手裏拿捏着,我纔不會拼命,而且我們這事情不算完,我早晚報仇。”

“哈哈……歡迎你來報仇,而且……即使你不說,未來我們也必定有一戰,這是無可避免的,生死成敗皆在此一戰!”瘋帽子看向蘇瑾,聲音冰冷。

蘇瑾有些疑惑,他說早晚報仇,說起來是有些過嘴硬,瘋帽子本身的實力就不說了,現在又解放了這麼多神明,整體實力強大的讓人膛目結舌,自己就算現在實力大增,也不可能是這麼一羣神明的對手。

但是瘋帽子的話不像是說着玩的,也許就說瘋帽子已經預見,在未來自己會和他一戰。

瘋帽子見蘇瑾疑惑,嘆了一口氣,他沉聲道“太多的事情我不能告訴你,因爲一切都關乎着生死,但是你終歸是幫過忙的,我可以提醒你一句。”

“請指教。”蘇瑾也鄭重了起來,這瘋帽子雖然屢次坑自己,但其做事還是靠譜的,能夠讓他如此鄭重,顯然事情不會小。

“我爲舊神,又有今神,你……當爲新神!”瘋帽子先指天,再指自己,最後又指向蘇瑾。

蘇瑾微微一愣,他雙眉緊鎖,開始思考瘋帽子的話,片刻後他臉色大變,雙眼圓睜,瘋帽子見他驚愕的表情,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自己知道就好,未來大戰終歸會開啓,到時候你我爲敵,莫要留手!”瘋帽子站起身來。

蘇瑾微微點頭,現在他終於基本弄清楚了地獄手冊到底是什麼,它存在的意義是什麼,也大概明白了多重宇宙的意義。

“對了,爲什麼我的朋友都被送走了,我卻……還在這裏?”蘇瑾疑問,花野真衣他們都被送走了,唯獨自己被留下。

“是你的力量,在時間長河裏你的精神力增長的太厲害,這使你單純在力量上已經可以媲美神明,地獄手冊只對神明之下的存在有效,對你就力不從心了。”瘋帽子解釋道。

蘇瑾蒙圈了,那這怎麼辦,他看了看瘋帽子,眼前一亮道“對了,用你的帽子唄,你不是能用它穿越空間麼?幫幫忙,送我一程。”

瘋帽子搖頭,無奈的道“不行,你的世界不同,我暫時還去不了!”

“那怎麼辦?讓我在這裏孤獨終老?”蘇瑾瞪眼,他道“你可不能不管我,過河拆橋這事情不提倡。”

“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可以送你回去,只不過不知道你願不願意。”瘋帽子眼神古怪的盯着蘇瑾。

蘇瑾有種被怪蜀黍盯上的錯覺,瘋帽子直接道“你現在的問題是精神力太強,所以地獄手冊即使想送你走也送不了,所以我們……只要封印你的精神力,將它將至你原本的水平,想來你就能回去了,不過我的封印將會很強力,以免地獄手冊傳送你的時候封印鬆動,如果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將會直接被空間之力絞成碎片。”

蘇瑾雙眼忍不住眯了起來,他不屑道“你這是想提前削弱未來勁敵的實力吧?封印可以,有必要把我封印到原來的水平麼?”

“安全起見,你現在的實力太強,不壓低一點我怕出事。”瘋帽子的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他笑道“當然,你也可以留在這裏,在這裏你的實力是無敵的,是真正的真神,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我看這裏也屬於科技位面,應該你也過的慣。”

蘇瑾苦笑,他現在似乎沒得選,這裏確實看起來不錯,但自己不可能留下,葉芸還在等待自己,他不能止步在這。

“來吧!對了,這封印能解開吧!?”蘇瑾擰着眉毛說道。

“當然,封印而已,當然能解開。”瘋帽子笑呵呵的說道,他這笑容讓蘇瑾有些不妙的感覺。

“好吧!我接受封印。”蘇瑾點頭。

瘋帽子眼中閃過一絲光亮,他也點頭道“很好,不要抗拒我的力量,不然封印無法成功。”

說罷,瘋帽子的一隻手放在了蘇瑾的額頭,蘇瑾還沒來得及反應,便感覺到一股瘋狂的力量涌入自身,是的,瘋帽子的力量同樣也是瘋狂的,那種感覺很奇怪,蘇瑾感覺瘋帽子的力量簡直不受控制,甚至讓蘇瑾誤認爲瘋帽子想對他不利,讓蘇瑾差點反抗。。

瘋帽子的力量跌跌撞撞來到蘇瑾的精神深處,而後他們瘋狂的聚攏在一起,將蘇瑾的精神力包裹了起來。

這種包裹非常粗糙,就像是在打包快遞一樣,期間有不少精神力從中流出,蘇瑾強行壓制自己的精神力不進行反抗,一旦他有反抗的念頭,自己的精神力立即就會衝突瘋帽子的封印。

片刻之後,蘇瑾原本如同**一般的精神力被裹成了一個紫色的大球,在他的識海之中上下沉浮,只有一點漏網之魚遊離在瘋帽子的封印之外,可即使是這些漏網之魚,也比蘇瑾沒有進入時間長河前強大的多。

“唔!真是驚人,我還真成功了。”瘋帽子慶賀一般的給自己鼓掌,一副非常驚訝的樣子。

蘇瑾則是目瞪口呆,這傢伙似乎並不確定能不能成功,這也太沒譜了吧?不過蘇瑾也沒有立即和他生氣了,因爲一道紅光再次從地獄手冊中升起,將蘇瑾包裹了起來。

“再見了小傢伙,我想我們不久後會再次相見的。”瘋帽子向蘇瑾微微躬身,施了個紳士禮。

蘇瑾還沒來得及說話,便消失在了紅光之中,蘇瑾消失之後,瘋帽子若有所思,片刻後他微微一笑,將自己的禮貌扔在空中,然後跳入進去消失不見。

蘇瑾並沒有回到地獄空間,而是直接回到了現實世界,他的臉上露出狂喜之色,因爲在被傳送回來的時候,他聽到了那冷漠的聲音,所有在當前事件中死亡的宿主都無條件復生,那就是說楚義也將復活。

蘇瑾立即拿出地獄手冊,準備召喚幾人前往地獄酒館,但是當他召喚楚義的時候,卻猛的一愣,楚義的信息還存在,這說明他確實復活了,因爲死去的宿主資料會在宿主死去的瞬間被銷燬,但是楚義他卻不在剔骨的小隊的列表中了,也就是說……楚義退出了剔骨刀小隊。

【作者題外話】:感謝錢景旺,黑色的白兔子兩位同學的塔豆。 蘇瑾驚訝萬分,他不清楚楚義經歷了什麼事情,難道是神鬼列車中的死亡讓他無法接受,所以才脫離了剔骨刀小隊?

“不對,楚義不是那麼脆弱的人!”蘇瑾搖頭,他不相信楚義會如此脆弱,楚義在他的映像裏,是那種即使被人打敗一千次,一萬次,但下一次站在你面子的時候,依舊會抄傢伙上的笨蛋。

“隊長!”花野真衣的聲音在蘇瑾身後響起,蘇瑾頭還沒有轉過來,就忽然被花野真衣撲了個滿懷。

“怎麼了……?”蘇瑾很意外,難道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嗚嗚……!”蘇瑾還沒來得及問,花野真衣的哭聲便傳來了,這一次更讓蘇瑾驚慌失措了,除了恐高以外,蘇瑾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女人哭了,特別是在他懷裏哭的,更容易打出暴擊。

“隊長,我以爲……我以爲你回不來了。”花野真衣擡起頭,雙眼哭的通紅,可以看的出來她應該哭了有一會了。

蘇瑾很是不好意思,他連忙安慰道“沒事,沒事!我這不是好好的麼?你怎麼會認爲我回不來的?”

花野真衣此時也意識到自己在蘇瑾的懷裏,但她紅着臉,卻沒有鬆開,似乎害怕一鬆開蘇瑾就會消失一樣,她加大了點力氣抱着蘇瑾,這讓蘇瑾很是尷尬。

“那個……真衣啊!能先放開我麼?”蘇瑾撓了撓頭。

“不!”花野真衣將頭埋在蘇瑾懷裏,輕輕的搖了搖頭。

“啊?”蘇瑾一愣。

“隊長……我……我不會奢求太多的,但這一刻就當是可憐我好麼?”花野真衣的聲音很可憐,這個女孩自從第一個與蘇瑾相見,一直默默的守護在蘇瑾的身邊,正如她自己所說,她從來沒有奢求過什麼。

蘇瑾一愣,他不知道花野真衣爲什麼會有一種如此可憐的感覺,現在蘇瑾的精神力更加敏銳,強大,在這麼近的距離內,蘇瑾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花野真衣的情緒波動,那是一股愛戀,但在愛戀背後,卻是深深的寂寞,孤獨,那孤獨冷的讓蘇瑾的精神都忍不住一顫。

“真衣的背後……到底有什麼樣的故事?”蘇瑾心中疑惑,花野真衣絕對不是普通的東瀛人,在她的身上有衆人都不知曉的祕密。

蘇瑾感受着花野真衣的孤獨,他輕輕攬住花野真衣,一隻手揉了揉她的頭髮,輕聲道“在擔心我麼?不用擔心了,我這不是好好的。”

花野真衣微微點頭,蘇瑾尷尬中繼續問道“對了,爲什麼這麼擔心?”

“因爲你已經離開一個星期了,我……我還以爲你出事了。”花野真衣抽泣了起來,抱住蘇瑾的手又加大了一分力量。

“一個星期?”蘇瑾驚愕無比,他雖然在地獄手冊的事件中多待了一段時間,但地獄手冊事件中的時間流速與外界本身就不同,即使自己多待了一段時間,但也不會比花野真衣迴歸的時間慢上幾秒。

“難道是!”蘇瑾雙眼微微一瞪,他察覺到了問題的所在,是時間長河,自己在摘掉神鬼列車後,時間長河也受到了影響,應該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事件中的時間,與事件外的時間流速同步了,甚至逆反過來了,所以自己在事件中多留了一段時間,對於外界則是過去了一個星期之久。

“難爲你了,對不起!”蘇瑾輕聲道歉,難怪花野真衣會這麼害怕,自己一個星期都沒有歸來,如果按照正常的程序,基本上就可以認定自己已經死了。

“沒……沒有,其實地獄手冊上你的信息還在,所以……我只是……只是擔心罷了。”花野真衣從蘇瑾的懷裏出來,紅着臉說道。

一提到地獄手冊上的信息,蘇瑾立即想起了楚義,他連忙問道“對了真衣,楚義是怎麼回事?他怎麼脫離了咱們剔骨刀小隊?”

一提到楚義,花野真衣的臉色也微微一變,她搖頭道“不知道,我剛回歸的時候就查看了楚義的狀態,當時沒有了信息,但沒有過多久,他的信息就重新出現,只是……已經不在我們剔骨刀小隊的隊列中了。”

蘇瑾很傷腦筋,楚義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是單純的因爲楚義死過一次,而被複生之後就自動脫離了剔骨的小隊?如果是那樣的話,再想相見就難了,因爲楚義經歷的事件次數還不足一讓他進入地獄酒館,沒有剔骨刀小隊的加持,在短時間內他也沒機會進入地獄酒館了。

這樣的情況下,再想和楚義見面就難了,如果運氣壞的話,有可能再無相見之日,而地獄手冊應該不會弄出這種烏龍來。

“不管了,先把其他人召集起來,咱們進地獄酒館!”蘇瑾開啓地獄酒館,通過地獄手冊召喚了司徒燼與吳辰,兩人很快給予了迴應,大家相約在地獄酒館中相見。

進入地獄酒館沒多久,司徒燼與吳辰便也到了,四人見面自然是唏噓不已,然後討論的目標就到了楚義身上。

“我問過其他宿主,同樣有小隊中的成員死亡後被複生,但是沒有聽說誰脫離了自己的小隊,所以楚義這……只是個人現象。”吳辰皺着眉頭,他本身就是搞情報的,消息源很多,他知道蘇瑾如果歸來,肯定要弄清楚楚義的事情,所以第一時間就進行了打探。

“個人現象!”蘇瑾臉色愈發難看,最怕的就是個人現象,這說明楚義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情。

“楚義具體在哪個宇宙我也弄不清楚,不然的話我還可以打探到更多。”吳辰表示無奈,多重宇宙太多了,想要弄清楚一個人的具體位置更是困難重重,就算是宿主自身也不清楚自己所在的宇宙是哪一個。

就在這個時候,蘇瑾的地獄手冊忽然發光了,綠色的光芒陰森森的讓人汗毛直立,而下一刻一個人走到了蘇瑾的面前。

“蘇先生,總算是找到你了。”來人讓蘇瑾和是吃驚,居然是不久前纔在一起經歷了事件的向南,他手中是一張書寫有奇妙符文的牛皮紙,似乎就是那東西幫他找到蘇瑾的,而在他的身後還有另外四人,其中兩人正是張書翰與田莉莉,他們是之前風雨小隊的成員。

“風雨小隊這是重組了,恭喜你們。”蘇瑾恭喜向南,即使徐老大已經死亡,但是風雨小隊到底還是重生了。

向南笑了笑,不過笑的卻很勉強,他道“有件事情想求證一下,那個楚義應該是你們剔骨刀小隊的成員吧?”

蘇瑾一愣,剛剛還在說楚義的事情,沒有想到向南居然就立即爲楚義來了,他立即點了點頭道“沒錯,楚義是我的隊員,怎麼了,是發生什麼事情了麼?”

向南點了點頭,他向旁邊讓了一步,一名女子站了出來,這女子三十來歲的樣子,容貌很是嬌麗,應該是那種都市麗人。

“這位是韓琳美女士,我們風雨小隊的新隊員,琳美,這位是蘇瑾蘇先生,剔骨刀小隊的隊長,我們風雨小隊最好的朋友。”向南同時給兩人介紹,他對蘇瑾非常信任,兩人曾經兩次一同經歷過事件,說是大有緣分也不爲過,更何況還是在蘇瑾的鼓勵下,向南才重新組建了風雨小隊。

“蘇先生,我之前跟我們隊長說了些事情,他說有必要告訴您。”韓琳美非常客氣,對蘇瑾說話前先微微躬身,這當然不是什麼朋友間的禮節,而是韓琳美從向南那裏知道了一些關於蘇瑾的事情後,對蘇瑾從心底感到崇拜,簡單的說就是蘇瑾的迷姐也不爲過。

“是關於楚義的?”蘇瑾心中微微一動,自己比花野真衣他們遲歸來了一個星期,看來這一個星期中確實發生了一些事情。

韓琳美點了點頭,她拿出一張照片給蘇瑾道“蘇先生,我的強化方向是隱匿,探尋情報,畢竟情報在地獄手冊的事件中也很重要,這一張是用特殊底片拍攝的照片,請你看一下。”

蘇瑾疑惑的接過照片,他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照片的中心很明顯,是一名男子,這男子正是楚義,但他此時滿手血腥,剛剛貫穿了一個男人的胸膛。

“這是在我的宇宙拍攝的,忘了向蘇先生介紹,我不但是風雨小隊的成員,在我的宇宙中還是反抗軍的一員。”韓琳美再次介紹自己。

蘇瑾想了想道“你和楚義在同一個宇宙,我記得楚義曾經說過,在他的宇宙中有一批邪教徒,他們的理念是由宿主統治凡人,你所說的反抗軍,是與那羣邪教爲敵麼?”

韓琳美點頭道“是的,宿主中有大野心者,或者說他們被地獄手冊的恐懼支配了,在對待凡人的虐待中尋求自我滿足,但還有一部分宿主恪守己心,願意站在正義的一方,所以我們聯合在一起與其對抗。”

“與其說是恪守己心,倒不如說是聰明,你們應該是明白,凡人是宿主的根本,掌控凡人一時間或許可以獲得滿足,可在那種滿足過後,就只剩下空虛與暴虐了吧!”蘇瑾的聲音很小,就像是在喃喃自語。

韓琳美卻聽的清楚,她微微點了點頭,然後又道“貴小隊的楚義先生,原本是我們反抗軍極力拉攏的目標,當然聽說邪教也在拉攏他,本來他是傾向於我們的,只是前幾天……他忽然現身,成爲了邪教派的人,而且大開殺戒,我們很多朋友都被他殺傷了。”

【作者題外話】:年末身體不適,剛剛打完點滴,然後回來趕第二章的更新,超級英雄電影蜘蛛俠中,小蜘蛛的叔叔曾經有一句話,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年末能力很弱,但責任還是會擔起來的,每天兩章更新,不會少!不會斷! 剔骨刀小隊的幾人都不敢相信,那邪教的事情還是楚義告訴他們的,可以說楚義對這羣人很不喜歡,邪教派的人也確實邀請過他加入,但他已經拒絕了。

“這不可能,楚義之前就拒絕了邪教派,他怎麼可能又加入他們。”花野真衣第一個不相信,對於楚義的心性,她和蘇瑾最爲了解,絕對不是那種濫殺無辜的人,更不會爲了權利而濫殺無辜。

蘇瑾卻對花野真衣搖了搖頭道“不,既然發生了就有可能,但我想絕對不是楚義的本心,他有什麼難處,亦或者……!”蘇瑾將目光看向韓琳美。

韓琳美微微點頭,她解釋道“確實,楚先生我們反抗軍之前也接觸過,我們對他的映像很好,所以對這件事情進行了調查,現在我想問蘇先生,楚先生之前是不是已經死了?”

蘇瑾擡頭看了眼韓琳美,他點頭道“沒錯,之前的事件中,楚義死了!”

“那就對了。”韓琳美無奈的嘆了口氣,她繼續道“蘇先生,你知道那個宿主成立的邪教派,爲什麼被我們稱作邪教派麼?”

蘇瑾想了想,猶豫道“難道是……那個邪教派擁有能夠復活死者的力量?”

“蘇先生果然是聰明人,邪教派這種組織,說白了就是利用一些凡人做不到的事情,來吸引凡人崇拜他們,信仰他們,而對於凡人來說,最難也最不可能做到的自然就是復生死者。”

“不過邪教派的復生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復生,具我們的內應得到的消息來看,這邪教派的手段像是靈魂拘禁與奴役,邪教派先用各種辦法竊取宿主的身體組織,不管是頭髮還是指甲,甚至是皮屑都可以。”

“獲得宿主的人體組織後,邪教派便會建立一座魔法陣,一旦宿主在事件中死亡,魔法陣便立即發動,利用邪教派的手段復活死者,被複活的死者只聽從邪教派的命令,成爲邪教派殺戮的武器,邪教派稱呼他們爲聖武士!”韓琳美耐心的給幾人解釋道。

蘇瑾幾人恍然,這倒是能夠解釋楚義爲什麼一反常態,大開殺戒,而司徒燼則疑惑的問道“但是地獄手冊說了無條件復活死亡的宿主,難道這個邪教派居然如此強大,連地獄手冊都沒有辦法和他們對抗,被他們強行復活了楚義?”

蘇瑾則搖頭道“那倒不是,我炸掉神鬼列車的時候,時間長河出現了問題,導致地獄手冊和現實世界的流速同步,楚義是在時間長河沒出問題之前死亡的,這就給了那邪教派動手的機會,等到地獄手冊要復活死亡的宿主時,楚義已經被複活,既然沒有死去,地獄手冊自然不會那麼麻煩,再復活一次楚義了。”

幾人都點了點頭,蘇瑾又看向向南,他疑惑道“向先生,那你們找到我們,是想……?”

“想請你們去降妖除魔,我想你們應該不會這樣看着楚義被那邪教派的人控制吧?”向南笑了笑,他坐在蘇瑾的旁邊,然後道“我想過,如果能夠將楚義殺死,那麼地獄手冊也許會進行補償,再次復活楚義。”

蘇瑾沉思,向南也是一流的智囊,只不過之前行事過於陰狠,爲了隊伍的利益不惜陷害其他宿主,那個時候蘇瑾曾經非常不喜,但經歷了更多的事件後,蘇瑾倒是漸漸理解了,雖然還做不到像向南那個樣子,利用其他宿主的生命來保全自己,但也知道在地獄手冊的事件裏,沒有人有義務爲你的愚蠢買單,一切都需要宿主自己去承擔,如果你蠢到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那麼因此死亡的話,可沒有任何人會爲你可惜。

很殘酷,說白了就是叢林法則,適者生存,弱者敗亡,在文明世界這是可恥的,但在地獄手冊的事件裏,這是公認的法則,而向南絕對是將這一法則領悟的最好的智囊之一,所以當他說出剛纔的話時,蘇瑾倒是覺得向南應該想要從中獲得什麼。

“向先生,我們兩個就明人不說暗話了,你對這件事情這麼上心,不知道……你能得到什麼?”蘇瑾直接對向南問道,他和向南的關係不錯,這種話直說倒也沒什麼。

向南苦笑了笑,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性格與手段,蘇瑾會有這樣的想法也不奇怪,他直接道“那我就實話實說,對這件事情完全是因爲徐老大。”

“徐老大?”蘇瑾有些意外,徐老大隕落很長時間了,這件事情又怎麼能和他扯到一起去的。

“老隊長和我們是同一個宇宙的人,並且老隊長正是我們反抗軍之前的首領!”韓琳美在旁忽然說道。

這一次蘇瑾徹底愣住了,這是什麼展開,徐老大和楚義居然是同一個宇宙的人,而且還是反抗軍的首領,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話,那向南會對楚義的這件事情如此上心,倒也就不奇怪了。

“楚義的實力確實不錯,但是你們還不至於對付不了吧?”蘇瑾問道。

韓琳美苦笑道“說出來不怕蘇先生笑話,我們反抗軍……真的是對付不了楚先生,邪教派花費了大代價在楚先生身上強化了他,讓他的近戰能力簡直瘋狂,我們反抗軍的人數不多,擅長近身搏鬥的高手幾乎都出手了,可還是沒有辦法。”

“我們翻看之前與楚先生接觸的記錄,發現他曾經說過,剔骨刀小隊的隊長,擁有比他更加強大的近身搏鬥能力。”

蘇瑾一瞪眼,楚義這是無腦吹自己啊!自己的肉身確實強橫,而且有星流重甲加身,連半神的一擊都擋的下來,但真說起來近身搏鬥,楚義並不比自己弱,直白點說楚義更加也未嘗不可。

“蘇先生,我們願意出資,讓您前往我們的宇宙,請您出手殺死楚先生。”韓琳美向蘇瑾深深鞠躬。

蘇瑾頭痛不已,他無奈道“你也說楚義被就強化了,所以就算是我去,也不一定就是他的對手,你這是強人所難啊!”

“畢竟是你的隊員,你要負責,而且琳美他們那個宇宙中的宿主因爲邪教派和反抗軍之間的爭鬥,就算不經歷事件,隕落的概率也很高,實在沒有什麼像樣的高手了,我們小隊裏張書翰是最能打的,不過和你們隊的楚義比起來就弱多了。”向南無奈搖頭,爲了徐老大,他們也希望能夠說守護住他的宇宙。

蘇瑾看了剔骨刀的其他三人,花野真衣率先點頭,她道“反正我們有辦法復活楚義,但先殺死這個被控制的楚義才行,我們其實沒得選。”

“我沒意見,但我去不了,你也知道我平時事情很多。”司徒燼表示贊同,但同時表示自己無法前往。

“我同意,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一起去幫忙。”吳辰毫不猶豫的說道。

“我想除了蘇先生外,其他人就……!”韓琳美有些尷尬,其實她的意思是蘇瑾獨自前往,畢竟是反抗軍出資,而幫助一名宿主前往其他的宇宙,其花費是巨大的,更別說再加一個。

蘇瑾笑了笑,對剔骨刀的幾人道“我一個人去吧!你們最近想辦法調查一下,這次神鬼列車對地獄手冊是不是有什麼影響。”

吳辰點頭,收集情報對他來說是老本行了,韓琳美見狀長出一口氣,如果吳辰堅持要前往,恐怕反抗軍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認了。

說到多重宇宙穿梭的事情,蘇瑾好奇的問道“對了,多重宇宙穿梭這件事情似乎很困難,你們有什麼辦法讓我過去麼?”

韓琳美點了點頭,她道“蘇先生是否知道有一羣宿主強盜,他們平時聚集在一起,有計劃的掠奪普通宿主的資源?”

蘇瑾雙眼一瞪,那羣強盜他自然是知道的,而且再清楚不過了,畢竟葉芸到現在還在神無的手中,也無需韓琳美繼續說下去,既然她提到了那羣強盜,看來是想借用那羣強盜的辦法了。

“我聽說那羣強盜有一件寶物,可以讓宿主穿梭多重宇宙。”蘇瑾沉聲道。

韓琳美點頭,她道“不錯,我們這次正是要借用這件寶物。”

“能借用?”蘇瑾有些意外。

韓琳美苦笑道“說是借用,實際上……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以我們反抗軍的能力,最多也只能支撐蘇先生一個過去。”

蘇瑾點頭,他又疑惑道“那我回來怎麼辦?你們不會管殺不管埋吧?”

“不存在那種事情,那個強盜組織的通行都是雙向的,不會出現能去不能回的情況。”韓琳美連忙解釋道。

“好吧!咱們什麼時候上路,現在麼?”蘇瑾起身說道,自己現在狀態很好,俗話說擇日不如撞日,現在就出發對自己來說完全沒有問題。

韓琳美大喜,她重重的點頭道“是的,如果蘇先生沒問題的話,那再好不過了,那麼接下來……就麻煩蘇先生了。”

蘇瑾點頭,他又對花野真衣道“最近在地獄酒館裏多待一段時間吧!我怕現實世界不安全。”

“你放心,不用擔心我!”花野真衣點頭。

蘇瑾又將一枚不朽之匙送給吳辰,他笑道“這個是之前答應給你的。”

超級狂婿 吳辰看着手中的不朽之匙,立即反應過來這是什麼,露出狂喜之色,蘇瑾不管吳辰的狂喜,起身與韓琳美離開。 地獄酒館的一角,一名穿着品味讓人不敢恭維的傢伙坐在邊角處,他渾身都是金飾,金錶,金戒指,金項鍊,看起來這人好像是用黃金打造的一樣。

他美美的品嚐着美酒,而爲他服務的酒保則是一名擁有着酒紅色頭髮的美女,酒館裏的宿主似乎都不想靠近他,讓他那一塊成爲了一個真空地帶。

向南等人也沒有跟來,只有韓琳美與蘇瑾兩人走了過來,韓琳美提前就給蘇瑾介紹過,這個人正是強盜集團的人,在丙級的地獄酒館中,如果有人想使用那寶物穿梭到其他的宇宙中,就只能來找他進行交易了。

“喂,我們要進行宇宙穿梭,這是你們要的東西。”韓琳美很不客氣的將一個袋子扔在了那人的身前。

那人也不氣惱,以他們的身份在任何宿主面前都不會得到尊重,不過他也不在意這個,在他們成爲強盜的時候眼中有的就只剩下利益了。

那人拿起袋子直接扔入自己的地獄手冊中,查看了一下便滿意的點了點頭,只見他將一塊晶石放在桌子上。

“想去什麼宇宙,就讓那個宇宙的宿主留一份氣息在裏面,等到晶石變成黑色就能夠穿越了,想回來的話直接捏碎就行了。”那人解釋了一下,便閉目養神,不再和兩人說話。

重生嬌妻震驚全球 韓琳美也沒有和他說話的意思,拿了晶石就走,與蘇瑾走到一處僻靜角落時,將晶石遞給蘇瑾。

“蘇先生,我現在將氣息存入進去,因爲是我存入的氣息,所以您會直接出現在我們反抗軍的總部。”韓琳美提前告訴蘇瑾一聲,免得到時候出現什麼誤會,弄的雞飛狗跳就不好了。

蘇瑾點了點頭,他看見韓琳美往晶石裏注入一種靈能,具體種類他不知道,但可以肯定是一種靈能,沒有想到這韓琳美也是一名資深者。

漸漸的,晶石的顏色開始轉化,當其徹底轉化成黑色的時候,蘇瑾只感覺周身一輕,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置身在了一片廣闊無垠的虛空之中。

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