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與此同時,懸在周遭的利箭也在不斷凝聚,不斷增強。

殺死古木,她認為有很多種手段,但必須要讓他體會一番死亡恐懼。

南宮菱這是仗著修為高,向古木不斷施壓。

想法是不錯。

可惜,她並不知道,古大少五行真元訣瘋狂運轉,不斷化解著威壓,沒有絲毫不適。

而臉上略帶痛苦表情,其實是裝的,他要讓這個老太婆知道,自己很悲劇,希望可以放鬆些警惕。

當然,誠如諸多武者所猜,南宮菱已經上了一次當,還會上第二次嗎?

顯然,不會。

他也知道這一點,但,性格使然,裝又不浪費真元,何樂而不為。

再說了,如果這個老妖婆腦袋秀逗又上當,那就更好了。

「太玄三變的第一變,只是修鍊小成,持續時間只有半個時辰。」

古木非常糾結。

面對武聖後期,壓力巨大。

不過,既然走到這一步,也不能回頭,只能戰!

而且,如今雖處於單挑模式中,無法逃脫,但自己一方的武者和國級勢力都分開了,這無疑沒了後顧之憂。

「必須在最快的速度擊敗她!」

古木暗暗道。

黑幫冷少的霸寵嬌妻 這個想法有點瘋狂,畢竟他只是武聖初期巔峰,所面對的是武聖後期!

撲哧——

撲哧——

利箭璀璨,心火形成的防禦屏障不斷燃燒,兩人對持起來。

南宮菱是想著讓這傢伙死的慘烈點。

而古木,一邊警戒,一邊將意念融入吞天凝魂鼎,瘋狂調動紫陽之氣以及心火,籠罩著第三座和第四座冰雕!

自從獲得最強火焰以後。

古木就想,如果用它來融化冰雕,應該可以提升速度。

所以這段時間總會融入意念,開始調動。

而且取得的效果也非常顯著!

自火化出現以後,他已經明白,越是融化慢的冰雕,實力就越強。

火化的等級是九品玄獸,那麼第三頭,會不會直接是精獸,甚至更高?

如果真是這樣,絕對是強有力的助手!

心火是最強火焰,融化冰層的速度非常快。

從十三層至今,第三頭妖獸已經融化近乎九成,按照古木的推算,一個時辰應該可以召喚出來!

這是他的真正殺手鐧。

可是,關鍵在於,南宮菱不會耗這麼久。

呼哧——

呼哧——

無數利箭不斷增強,隱約可以聽到破風聲。

「萬箭齊發。」

觀戰台中,蘇景修皺眉道:「又是九級殺招,這小子危險了!」

夕陽戰場施展的氣拳也是九級,傷害力雖強,但屬於小範圍傷害。

南宮菱這一次施展的萬箭齊發,則是名副其實的大範圍傷害武功,而且經過不斷蓄力,一旦轟出,小小戰台都會被波及覆蓋。

蘇景修肯定,古木只能選擇硬抗,一旦扛不住,肯定被抹殺。

其他武聖看到利箭不斷凝聚,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心想著,這老太婆被刺一劍,自尊受損,出手毫不留情啊。

「古掌教有危險了。」

古木一方的觀戰台上,一名叫張揚的武聖,微微皺眉,眸子里有著擔心。

他也會這種九級武功,深知在長時間蓄力下,利劍強度會增幅,一旦爆發,產生的力量和轟炸面積極大,而且對方是武聖後期,恐怖程度更是難以想象。

劍萬里神色凝重,他雖然不會這種武功,但從場面上散發出的氣勢也能看出,這一招很強。

於是暗暗道:「希望有奇迹發生吧。」

蓄力總有一個極限。

南宮菱不斷釋放威壓和凝聚氣勢后,終於達到極限。

那麼接下來,她要讓這個可惡的小子死!

嗖——

嗖——

南宮菱意念調動,武聖後期的威壓向著古木而去,蓄勢待發的萬箭終是調轉槍頭,緊跟其後。

她這是要以絕對威壓,定格他的身體,然後萬箭再將其捅成馬蜂窩!

箭芒、威壓。

在幾百米範圍內,暴然出現,仿若蝗蟲,席捲大地。

除蘇景修外的武者,均是臉色大變。

這份陣勢,如果換做自己身處戰台,必死無疑!

然而,當他們將目光轉向古木,卻發現後者手一揮,憑空多了一個小瓶子!

丹藥?

眾人愕然,旋即無語。

這個時候還吃丹藥,是不是有點晚了?

不晚!

一點都不晚。

古木將藥瓶打開,仰首將裡面的丹藥吞了,而他吃的是改良版爆元丹,一吃還是一瓶。

當然。

他很想吃一顆,但時間太緊,沒機會拿一顆,索性全吞了。

丹藥入口即化,而且經過改良,效果體現也極快。

就在無數利箭即將飛來之際。

古木的修為暴增,已經提高至武聖中期!

以武聖中期對抗,萬箭?

錯!

這還遠遠不夠。

他需要繼續增幅,那麼這個辦法就是燃燒靈魂。

呼哧——

就在古木吞葯的時候,精血早就被逼出體外!

修為暴增的同時,全身仿若一團烈火,其修為不但突破武聖中期,還再不斷持續提高。

造物之城雖然限制境界提升,但不限制丹藥、靈魂燃燒這種增幅方式,所以,在萬箭齊發到來之際,古木的修為最終定格在武聖中期巔峰!

轟——

轟——

修為提高后,萬箭已經擊來,就看到無數光芒,仿若炮彈,重轟在古木身上,頓時狼煙四起,將其徹底掩蓋。

由於數量過多。

這一次的轟炸持續很久,才得以停止。

而在場的武者,看到戰台塵土飛揚,靈力亂竄,就連周圍的模糊氣流也被波及的顫抖起來,紛紛吞了一口唾沫,這尼瑪是何等的殺傷力啊。

換做自己,此刻已經被轟成肉醬了。

「古掌教——」

六十多名武者雙目死死盯著戰台,臉上有著悲傷和憤怒。

劍萬里則是不停地搖頭嘆息。

顯然,他們都認為,古木在如此炮轟下,肯定完蛋了。

然而。

當靈力散去,塵埃落地。

所有人均是發現一個身影仍然站在那裡!

他沒有倒下!?

眾人頓時瞪圓了眼睛。

而在這個時候,場上已經徹底恢復如初。

他們才看清,古木頭髮凌亂站著,身披紫金戰甲,灰頭土臉上掛著一絲微笑。

「竟然沒死!」

蘇景修愕然不已,看他修為提高以及紅光,頓時釋然,道:「燃燒靈魂,召喚護甲,難怪會抵擋下來。」

古木立在場中,雖然在笑,可心裡卻是那個無語啊。

雖然在最快時間,將所有底牌和手段都施展出來,阻擋了這一次的轟擊。

但被萬支類似於炮彈的利箭一通轟擊,滋味真不好受。

此刻的他全身上下劇痛無比,就連紫金戰甲也有多處受損!

怒。

紫金戰甲是龍靈給自己的護甲,如今卻被損壞。

決不饒恕!

古木眸子里有著冷厲,一股股殺機浮現。

「竟然沒死?」

南宮菱頗為意外的看著他,臉上也有著不可思議。

不過,沒死又如何?一次不行,再來一次!



嗖——

南宮菱雙手一揮,無數利箭再次浮現空中。

顯然打算再次施展萬箭齊發。

她要讓這小子死的悲慘,直到被捅成馬蜂窩才甘心。

況且這小子剛才一劍擊碎自己的流雲紗衣,他身上此刻也有下品戰甲,必須當面轟碎!

讓他明白,沒有武神佩劍這種利刃,自己也可以用強悍實力將其擊碎。

「又來?」

「這小子,死定了!」

看到萬箭再出,國級勢力的武聖頓時無語。

這種九級武功,竟然又要施展,南宮菱是有多恨這小子啊。

「媽的,你能轟死老子,就來吧。」

古木向前大步跨出,罵罵咧咧道。

與此同時,紫金戰甲隨著意念,被收入吞天凝魂鼎內。

他知道,如果再面對一次炮轟,龍靈先祖的下品戰甲,肯定會再次損傷,這是他不願看到的,所以打算用肉身抗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