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與此同時,陳海的龍息也是發出震天的嘯聲沖向了洛天。

「砰……」然而,在兩種武技觸碰到一起之時,陳海那磅礴的龍息,卻是轟然破碎,直接化成了滿天的水花,充斥在天之間。

「逃!」陳海沒有絲毫的猶豫,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龐大的龍尾狠狠的一掃,將虛空劃開,朝著虛空之中鑽去。

「想逃?逃的掉么?」洛天蒼老的嘴角微微勾起,臉上帶著不屑看向已經竄入一半的龐大的水龍的身軀。

「轟隆隆……」洛天話音落下的瞬間,攝魂印帶著滔天之威,衝擊在了陳海的肉身之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彷彿平地響起了聲聲巨雷,整個天際轟然碎裂,露出了片片的虛空。

更加駭人的是陳海那旁大的身軀,在攝魂印下,直接從尾到頭,不出三十息的時間,便一段一段的消失在洛天的視線當中,就連三道神魂也是沒有留下,根本沒有一絲化成神魂逃走的機會。

「呼……」洛天輕輕的吐出了一口氣,升起了陣陣疲憊之感,目光中帶著期待看向遠處彷彿在天邊一般的九道光幕。

「砰……」洛天的身體緩緩的倒在了地面之上,剛才雖然看似平淡無奇,但是那一道攝魂印抽空了洛天的所有神識,而洛天的肉身在與陳海對碰之時,也是傷到了本源,讓他本就蒼老無比的身體到達了極限,昏倒過去。

「這個老頭,真是命硬!」九道光幕中的九隻凶獸臉上露出一絲古怪的神色,清晰的感覺到洛天身體之中的不對勁,還有洛天那所剩無幾的壽元。

「算了,愛什麼樣就什麼樣吧,既然他贏了,咱們就幫幫他吧!」第一道光幕之中,牛頭龍身的凶獸開口。

「好!這個老頭跟咱們的父親也算是有緣了,若是不幫幫的話,也說不過去。」第二道光幕之中一隻彷彿能將天都吞進去的凶獸開口,與此同時暈倒的洛天身上傳出陣陣的挪移之力,下一瞬間,洛天便出現在了九道光幕之前。

「老頭,今天看在你跟我們那轉世的父親有著密切的關係上,我們九人送你一場天大的造化!」聲音滾滾九道光芒在聲音落下之際,在光幕之中傳出。

而不在是統一的金光,而是九種顏色的光芒,龍生九子,外人只知道龍祖九個孩子的強大,而不知道的是,九個孩子,沒人都只是單一的一種屬性,雖然只是單一的一種屬性,卻是將這單一的屬性修鍊到了極致。

「以我殘軀,化成一道金之經脈!帶你感悟金之真諦!」龍祖的長子,囚牛低吼出聲,發出震天的吼聲,化成一道金色的光芒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以我殘軀,化成一道木之經脈,帶你感悟木之真諦!」囚牛之後,貔貅低吼,化成一道綠光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低吼之聲不斷的升起,沒次吼聲過後,便有一道流光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

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明,黑暗,足足九道帶著屬性的光芒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讓洛天身軀一震,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中露出陣陣的疑惑。

「大造化!」在洛天清醒的一瞬間,洛天便明白自己遇到了大造化,洛天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之中九道粗壯的經脈在自己的身體之中不斷的擴散著,散發著陣陣的光芒。

「九種屬性!」洛天低聲呼喚,眼中露出陣陣沉思。

「小子,記住,好好照顧我們的父親!」九道聲音湧進洛天的心神之中,讓洛天眉頭微微一皺。

「龍寶寶?」洛天想不出哪個龍族能夠讓這就幾個半步界尊九大龍子如此說話。

「沒想到在這裡還借上了龍寶寶的光了!」洛天眼角露出笑意閉上眼睛開始感受著自己經脈的重塑。

此時洛天的身體之中九道經脈不斷岔開,在洛天的身體之中不斷的遊走起來,讓洛天舒服無比,忍不住哼了一聲。

洛天似乎忘了時間的流逝,忘了所有,閉目感受著自己身體之中那逐漸恢復起來的元氣。

「一天……三天……」時間緩緩流逝,轉眼間,十天的時間,便在洛天的閉目之下,消逝而去。

而在北海之內,水龍一族的眾人則是虎視眈眈的圍在龍墓之外,臉上露出冰冷的殺意,目光看向龍墓之中。

「該死,那個老傢伙,一定是那個老傢伙,將陳海三人殺死!」為首的老者臉上咬牙切齒。

「殺!殺了他,即使他是向天明的朋友,也不行,殺我水龍一族三大天才,此事沒完,碎屍萬段!」周圍水龍一族的人們紛紛呵斥出聲,等待著龍墓的打開,即使洛天不出來,他們這一群人也會殺進龍墓之中,將洛天擊殺。

三大天才的損失,讓水龍一族心疼無比,那是水龍一族未來的希望,未來取代向天明的希望,如今在自己看守的龍墓之中居然死了一乾二淨,水龍一族的人們根本就不相信,是龍墓中的先輩們在做怪。

「嗡……」元氣的波動傳出,在水龍一族眾人的話音剛剛落下之際,纏繞在巨大的貝殼之上的向天明布置的符文鏈,一串串的破碎開來。

「砰……砰……」一串串的符文碰碎成道道的灰氣,消散在天空之中,讓水龍一族的人們心驚不以。

「這,向天明布置的封印是時間到了,還是龍墓之中發生了什麼,將封印崩碎了?」水龍一族的人們看著眼前符文的崩碎,發出陣陣的疑惑。

「咔嚓……」清脆的響聲想,在金色的符文破碎之際,龐大的貝殼,緩緩的開啟,九道衝天的光芒,從貝殼之中散發而出,整個北海的上空,捲起滔天巨浪,最後北海上空的元氣形成一道龐大的元氣漩渦,將水浪捲起,形成一道狂暴的水龍捲,最終延伸到海底,鑽入那緩緩張開的巨大的貝殼之中。

「這是什麼人突破,造成這麼大的動靜,難道是那個姓洛的老不死?不可能,他明明已經風燭殘年,怎麼會如此!」水龍一族,臉上露出一絲瘋狂,不敢相信心中的猜測。

另外一面,龍墓之內,洛天化成一隻饕鬄一般,大口的將元氣,吸進身體之中,九道主經脈之中元氣如同一道到河流一般,不斷的翻滾著,最終匯聚到丹田之中,讓洛天的身體之中發出陣陣的轟鳴之聲。

龐大的元氣進入到洛天的身體之中,洛天的身上的氣勢也是緩緩而起,從煉體境猛然攀升,直接進入到了界尊境。

「至尊!」洛天低聲自語,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嘴裡低聲呢喃眼中露出一絲明悟之色,他知道隨著實力的提升,洛天也是終於知道了界尊之上還有什麼境界。

「界尊,一界之尊,整個天元大陸之上,界尊絕對不超過十人!」洛天腦海之中烙印出了一些名字,張道天,尹天雄,妖尊,向天明,等人的名字赫然在內。

而界尊之上,便是至尊,如果說界尊境是整個天元大陸上極限的修為的話,那麼至尊境則是完全不屬於天元大陸的範疇,因為天元大陸的規則便是如此。

所以整個天元大陸,根本就沒有人能夠進入到至尊境,那是因為天元大陸根本就不允許至尊境的存才,最多只能到半步至尊境,像自己現在這樣,神識進入到了至尊境。

而至尊境,也是有強有弱,自己的肉身和元氣若是全部進入至尊境,那麼自己就是一源至尊,而若是真是進入到了至尊境,即使是一源至尊,自己也有毀滅著天元大陸一域的實力。

「半步至尊,應該也是足夠了!」洛天低聲自語,整個龍墓之中隨著洛天開口,狂暴的氣息,變的有些平穩下來。

外界,西域,距離決戰也是過去了一天的時間,一天的時間,整個西域便是血流成河,無數的天元大陸上的宗門的天才和散修,死在西域那個龐大的如同絞肉機一般的戰場之上。

「嗡……」金色的百丈長的長龍發出驚天的大吼之聲,金色的鱗片泛著陣陣的寒光,龍傑金色的龍目之中帶著陣陣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北海方面,龐大的威壓,在虛空之中傳出。

「晉級? 神棍嬌妻,總裁要跑路 龍傑進入到了界尊境了?」人們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神色,看著身軀再次長大了不少的龍傑面露震撼。 第七百三十三章前往西域戰場

隨著龍傑突然晉級到了界尊境,與龍傑對戰的天屍宗兩名半步界尊境的強者,在界尊境那恐怖的威壓之下,轟然破碎,化成陣陣的血霧氣。

「哈哈,望月老祖,我天元大陸又多了一名界尊境的強者,你現在還拿什麼跟我們斗?」尹天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拂塵橫掃,站在虛空之中,化成一座冰山,帶著滔天之威,狠狠的撞向楊寰宇。

張道天手持天道雷霆劍,整個人如同的雷神一般,周身雷電環繞,臉露出柔和之色,輕撫天道雷霆劍,斬碎虛空,殺向楊寰宇。

長棍橫空,妖尊如同一尊不敗戰神,身上帶著衝天金光,橫掃向楊寰宇。

隨著戰爭的繼續,三大界尊也是出手,開始開始和楊寰宇和楊寰宇前世望月老祖的肉身,在虛空之中戰鬥起來。

三大界尊雖然實力滔天,但是終究還是有些年邁,反觀楊寰宇這邊,氣血強盛,面對三大界尊怡然不懼,手持通冥戰戟,身上氣勢滔天,戰戟帶著恐怖的毀滅之力,和三大界尊戰在一起。

但是隨著龍傑晉級到了界尊境,楊寰宇的臉色,便有些難看起來,面對三個氣血不旺的界尊楊寰宇還有些把握,但是在多一個,即使是楊寰宇也是難以招架,更何況,這個界尊還是強大的龍族。

「吼……」龍傑仰天長吼,金色的龍身盤旋著鑽進了虛空之中,進入到了被張道天三人圍攻的楊寰宇的戰場之中,龐大的龍目之中帶著無盡的冰冷。

「龍傑進入到界尊境了?」天元大陸的人們臉上露出振奮的神色,目光看向虛空,如同打了一計興奮劑一般,氣勢如虹,紛紛低吼著朝著天屍宗的眾人殺去。

人們知道,最終決定勝負的還是界尊境的強者,若是張道天三人失敗,那麼整個天元大陸也沒什麼希望可言,界尊境只要揮揮手,他們這些元靈祭魄境的人們就會瞬間被滅,只有凝魂境的強者才有一線生機。

「該死!」楊寰宇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目光陰冷的看著四大界尊。

「洛天哥哥沒事,而且還更強了!」龍傑的聲音如同滾滾轟雷,在整個戰場之中響起,讓天元大陸的眾人們再次一震。

「更強了!」聽到了龍傑的話,尹天雄,張道天和妖尊三人,身軀微震,目光中帶著一絲激動之意,他們自然明白,龍傑這句更強了代表著什麼。

「又是洛天,這個難纏的傢伙,沒想到傷的那麼重都沒有死!」楊寰宇目光微凝,雖然凝重,但是卻沒有一絲害怕的神色。

「雖然時間稍微早了一點,但是只要我託過一段時間,只要一個時辰足以!」楊寰宇低聲自語,目光看向那已經無限接近滿月的血色月亮,身體之中上傳出陣陣的響動。

「回來吧,本尊!」楊寰宇低吼一聲,手印瞬間打出,無盡的毀滅之力在楊寰宇的手上形成,朝著曾經的肉身,望月老祖的肉身打去。

「嘭……」張道天四人的目光之下,強大無比的望月老祖的肉身化成一團狂暴的力量,帶著無盡的血氣,出現在虛空之中。

楊寰宇大口一吸,將那包含著整個界尊境強者的血氣吸收進身體之中,眉心緩緩的裂開,血色眼睛出現在楊寰宇的眉心之中,讓人心驚無比。

吸收了血氣,楊寰宇身上的氣勢,也是達到了頂點,這股氣勢之下,即使是張道天等人也是感覺到了陣陣的壓力。

「肉身至尊!應該能夠堅持一段時間了吧!」楊寰宇臉上露出滿意之色,身體周圍的虛空承受不住那肉身之上恐怖的壓力,不斷的碎裂開來。

「殺!」看到楊寰宇如此狀態,張道天三人,臉上毫無懼色,目光冰冷,飛身沖向楊寰宇,剛剛晉級的龍傑,也是身軀一甩,狠狠的朝著楊寰宇碾壓而去。

滔天的轟鳴之聲,五人的戰場之中再次響起,恐怖的波動,天元大陸上斷裂的虛空之中傳出,即使是凝魂境的強者,也是不敢靠近絲毫。

……

北海龍墓,洛天臉色平靜的從旁大的貝殼之中走出,年輕的容貌,眼神深邃無比,看著周圍將自己圍住的水龍一族的人們,目光中帶著一絲玩味。

「你是誰?」水龍一族的強者們臉上露出一絲不可思議之色,洛天的樣貌已經變的年輕起來,跟之前那個風燭殘年的老人相差了何止十萬八千里,讓水龍一族的人們認不出來。

「我是洛天!」洛天輕聲開口,深邃的目光看向虛空,雖然透過無盡的海水,但是洛天的視線卻是清晰的看見了天空之中,那高高掛著的已經無限接近月圓的血色月亮,深邃的目光之中帶著一絲焦急。

「洛天?向天明的朋友?」水龍一族的眾人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無法想象,那個老傢伙在龍墓之中獲得了什麼造化。

「你身上有我水龍一族的氣息!」但是隨後,水龍一族的人們感受到洛天身上那濃濃的水龍一族的怨氣,臉上露出一絲敵意。

「該死!陳海三人被你所殺!」老者臉色陰沉的開口,目光看向洛天。

「倒是有點腦子,那又怎麼了?小爺我現在沒時間和你們扯皮,滾,將路讓開!」洛天冷哼一聲,目光之中帶著一絲不屑,聲音如同一道法旨一般,讓水龍一族的眾人心神巨震。

「界尊,該死,這個老頭在龍墓之中居然晉陞到了界尊!」水龍一族的眾人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目光看向洛天。

洛天沒有說話,此時他的心情十萬火急,太想知道西域戰場的情況,若是因為自己稍微去晚了,有朋友折損在西域戰場,那麼洛天不會原諒自己,以他現在的實力,洛天自信絕對有著扭轉戰局的能力。

只因為,自己現在是半步至尊,身上的體質不再是原來的五行體,而是九屬性體質。

沒錯,龍祖的九子,化成九道經脈,給洛天帶來的不但是實力的大增,而且更是讓洛天變成了九屬性體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因為,整個天元大陸之上,只有龍祖的這九個兒子才能辦到。

「一個剛剛晉級的界尊,也敢在我北海龍宮囂張!」老者臉上露出冷淡之意,他本身便是半步界尊境的強者,在加上在水底下,他們水龍一族的實力,絕對成倍的增加,而洛天卻是一個人類,在水裡實力絕對會被壓制。

「死!」

「沒錯,你得死,即使你是向天明的朋友,殺我水龍一族的天才,今天也得死在這無盡的北海之中!」水龍一族人們低吼起來,無數的龍吼之聲在水底響起,化成陣陣的威壓。

「沒時間理會你們這幫傻比!」洛天晃了晃頭,腳下蹬地,一步邁出,出現在千丈之外。

「想逃?沒門!水龍一族的孩子們,隨我將這個褻瀆我水龍一族的人類斬殺!」老者化成一百丈長的青色長龍,朝著洛天衝去。

其他水龍一族的人們也是紛紛大吼著化成一條條長龍跟在老者的身後。

「滾……既然你們非要找死,我就成全了你們!」洛天剛要邁出第二步,感覺到身後元氣波動強烈,無數的武技,帶著衝天的威勢,捲起大片水浪,朝著自己蓬勃而來,讓洛天眼中終於露出陣陣的殺意。

一字落下,大片的水浪轟然破碎,在洛天的聲音之下,再次化成了平靜。

「輪迴!」洛天抬手一拳,百里長的輪迴通道出現在整個水底下,龐大的吸力,從輪迴通道之中升起。

「嗡……」嗡鳴聲響起,在洛天冰冷的目光之下,近百條水龍一族的強者,灰色的神魂,猛然離體,灰色的龍目之中帶著無盡的驚恐,被輪迴通道,吸進了輪迴之中。

「給臉不要臉!」洛天聲音冰冷,卻是在整個北海的海底響起,讓整個北海的生靈心神震動。

「水龍一族元氣大傷!」聽到洛天的話,北海之中其他族的強者們心神巨震,目光中帶著驚恐看向洛天的方向。

此時的洛天,給他們的感覺,比起向天明來,更加可怕。

「小子,不錯,恢復了,現在你的實力好像比我高那麼一點點了啊!」向天明的聲音響起,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而身後則是跟著董逸塵和董嫣兒兩兄妹。

看到三人,讓洛天剛要起身的腳步微微一頓,目光中更是陸出一絲擔憂之色。

「還多謝前輩了!」洛天躬身一拜,心中對於向天明出自真心的感激。

「別擔心,天元大陸還沒什麼事,我只不過是擔心一但爆發大戰,這兩個小傢伙會有危險,就先將他們帶到北海中來了。」向天明似乎看出了洛天的擔憂,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聽到向天明的話,洛天長長的舒了口氣,目光看向董逸塵和董嫣兒兄妹兩人,兩人也算是自己的衣缽弟子了,放到北海之中也好。

「你是師傅?」董逸塵顯然是從向天明和洛天的話中聽出了什麼臉上帶著疑惑問道。 第七百三十四章血祭天元

看到董逸塵的目光,洛天輕輕的拍了拍董逸塵的腦袋,輕輕的點了點頭。

「師傅,你真壞,居然還裝成老頭子的模樣!」董嫣兒小眼睛之中滿是疑惑的神色,想不出曾經的瘋癲老頭,怎麼會變的如此年輕。

洛天沒有說話,寵溺的拍了拍董嫣兒的小腦袋,對著向天明開口:「前輩,他們兩個還請你照顧了!」

「老巴,過來!」隨著向天明的出現,龍宮之中的強者們也是紛紛趕到了洛天和向天明的身前,臉上帶著震撼看向洛天,沒想到洛天如此強大,看著那一具具失去了神魂,但是肉身還在原地的水龍一族的人們,便讓人心生顫抖。

「在!」一名滿臉鬍子的老者出現在向天明的身前躬身施禮,此人是向天明的嫡系,實力也是半步界尊。

「從今天開始,你便是北海龍宮的宮主,我對你唯一的要求便是將這兩個孩子給我照顧好,若是有什麼意外,你就自己將腦袋砍下來吧!」向天明威嚴開口,目光中帶著嚴肅看向老者。

「是!」那名老者躬身施禮,眼中露出信心的神色,他們八爪魚一族,本就是龍宮之中的大族,如今水龍一族被洛天搞的元氣大傷,實力不足過去的十分之一,那麼整個龍宮之中,能夠跟他們一族抗衡的屈指可數,而且都是向天明的嫡系,老者有信心,掌管好龍宮。

「前輩?」洛天臉上帶著疑惑看著向天明,不知道這個為什麼不在乎人類生死的強者,居然會做如此的安排。

「唉,還不是被這兩個孩子鬧騰的!要不是這兩個小傢伙,你以為我會管人類的死活啊,這些年我北海之中的凶獸死在人類的手中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想讓我去幫人類,就連你都沒這麼大的面子!「向天明冷聲開口。

「嘻嘻……」董嫣兒臉上帶著一調皮的笑容,沖著洛天眨了眨眼睛。

「謝前輩!」洛天對著向天明躬身施禮,有一尊界尊境的強者,那麼天元大陸一方的勝算就更大了。

「好了,別說了,趕快走吧,想必你已經心急火燎了吧!」向天明沒有開口,一步邁出,消失在原地。

洛天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眼中卻是冰冷無比:「楊寰宇,我看你如何跟我們整個天元大陸所有的勢力斗!」

「你們兩個要努力啊!」洛天輕輕開口,交代了一翻,身形消失在原地。

……

天元大陸西域,整個戰場此時已經是血氣滔天,經過兩天的奮戰,天元大陸一方和望月宗一方,都是損失慘重,天元大陸光是凝魂境的強者,便損失了幾萬人,而望月宗也是損失了兩千多名半步界尊的強者。

然而更遭的是天元大陸一方,煉體境的弟子們,兩天的激戰對於元靈境的強者們沒什麼大礙,但是對於化骨境和煉體境的弟子們卻是有些超負荷了。

元靈境能夠溝通天地元氣做為己用,但是煉體境和化骨卻是根本不可能,只能靠著本身的元氣去戰鬥,但是兩天的時間,消耗的也是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祭魄凝魂境的戰鬥也是不容樂觀,古千雪,古雷,天羅等人,雖然是領悟了一絲混沌之力的強者,但是對上半部界尊的強者還是吃力無比,一時間天屍宗方面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唯一讓人欣慰的便是界尊境的戰鬥了,張道天,妖尊,尹天雄三大界尊,現在如今多了一個龍傑,楊寰宇雖然是半步至尊,但終究只是半步至尊而已,被四人連手,壓制的狼狽至極。

「十……五……「楊寰宇被龍傑一頭撞出虛空,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渾身浴血,眼中露出一絲疲憊之色,但是口中卻是默念著時間。

「一……」楊寰宇大聲開口,目光看向天空中那妖異至極的血色圓月。

「終於到了!」望月宗的人們臉上露出陣陣的激動之色,目光中帶著無限的炙熱。

「哼,張道天,妖尊,你們費盡心機,終究還是沒什麼變化,今日,本尊要血祭天元大陸,激活紀元之書,成就我的至尊之位!帶領我望月宗,進入到那長生界中!」楊寰宇目光中帶著玩味,雙手卻是飛速的變化起來。

「嗯?」張道天四人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想不出楊寰宇還有什麼後手,但是四人卻不想給楊寰絲毫的施展機會,身形閃動,朝著楊寰宇衝去。

但是就在四人衝出虛空的一瞬間,楊寰宇的手印也是完成了,三隻眼睛之中露出猙獰的神色,看向天空中的血色圓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