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花水凝眉,事實和她想象的不一樣,還是有些失望的,沒有想到如此輕鬆的就進入到結界之中來。

先前寒夏來這查探過一次,說是往後面的話就能夠輕鬆進入結界,但是花水選擇的是前面,因為大殿的後面是完全感覺不到有腥味的存在。

果然,那個聲音是真的消失了!

大殿從外面看雖然很宏大,實際上,裡面卻非常簡單,一桌兩椅相對立,在大殿的正中央,兩邊什麼都沒有,牆上有就快要消失的壁畫。

手指摸了摸,桌上還有油膩,花水看了看,隨後走到壁畫那裡去,壁畫才是最吸引她視線的東西。

只是壁畫已經快掉落光了,完全看不清上面是有些什麼,只能隱隱約約辨認出有些人,穿著奇裝異服,一個人在前面,另外一些人跟隨在後面,前面的人看樣子地位很高,後面的人一直低著頭,手中捧著什麼東西,正小心翼翼的行走著。

結合兩邊牆壁的壁畫,花水辨認了許久才能夠看出這些訊息,但是似乎這東西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爾後,她往大殿裡面去,才發現被牆壁遮擋的兩方原來還有一個更加深邃的小殿。

花水好奇,隨後慢慢走了過去,轉過遮擋的牆壁,這裡的壁畫似乎被保存得很好,但是因為此處不對光,所以現在花水也不能夠看清這壁畫上到底是畫了些什麼。

現在明明是白天,這裡竟然是一片漆黑模樣,只有從房子頂部透露出的光線證明現在還是白天。

「也是奇怪,明明是同一個地方內,也不見有另外的結界分割,竟然是兩個世界一樣。」

花水在心中想,此時倒是覺得這大殿先前的地方和現在自己所處的地方有些陰陽的感覺。

而她之前過來的,大殿和小殿交接之處,現在看,好似一種分界線一般的存在。

抬頭,現在還是白天,房頂上很明亮。 「陰陽的隔絕嗎?是不是這個意思呢?」

花水又想,小殿內的壁畫看樣子是完整的,之前她沒有能夠看明白外面大殿之外的壁畫,已經是有些懊惱了,現在看這裡面壁畫似乎有些完整的樣子,於是她興緻開始提起,想看明白裡面的壁畫。

既然是存在的,那麼必然是有其存在的意義,花水覺得,或許可以從這壁畫這種能夠看清楚干月的歷史。

很多地方,在不懂得用文字記錄的時候,先祖們都會用繪畫連表現當時的社會情況,那些繪畫會留存在牆壁上成為壁畫,有的會存在於竹簡之上然後保存。

方法多種,但是,更多的是留存在牆壁上,因為牆壁夠寬大,可以將件事情原原本本的繪畫下來。

當然,要留下的必然是很重要的東西。

而且看樣子干月已經存在很多年了,這壁畫也有了歲月的痕迹,顯然,這些壁畫應該是表達了當時干月的現狀。

「看懂這些或許就能夠明白些其它什麼了。」

花水心中想著,將火摺子點燃,然後舉著火把仔細查看。

壁畫只有青白紅黑四種顏色,雖然顏色單調,但是就算是如此,還是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記錄了下來。

有些顏色脫落,花水經過自己的補充,終於是將這裡的壁畫看了個明白,但是外面的壁畫她還是沒有能夠明白。

「這不就是寫一個男人……」

花水喃喃自語,本來是一個很高興的事情,結果成了一個悲劇,但是還沒有等她自己將所見說出來的時候,花水就驚覺背後有人影過來。

她的心漏跳了半拍,居然現在才發現。

而當她發現的時候,她更覺得可怕,那個人已經在她身後站了很久了,整個小殿里都是他的氣息。

來的是一個男人,花水是這樣感覺到的,但是,在那男人的背後,她還看到兩個人影,一直沒有動。

顯然,這人已經在她後面站了很久了,一直觀察著她這樣說也不為過,是什麼時候出現的,花水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到。

「誰?!」

花水將火摺子熄滅,然後站到牆根,驚問了一聲,打狗鞭已經在手,隨時都能夠揮擊出去。

因為知道自己修為淺薄,能力不夠,又不了解對方的情況,她不敢貿然出手。

萬一是干月那些凡人見來了,她這一鞭子過去,若是正中目標的話,凡人不死也會受到重傷的。

對面的人沒有回答,花水屏氣凝神,不敢妄動,只感覺到那人沉重的呼吸聲,也是因為他的呼吸聲太過大,所以花水才認為自己是因為這個才沒有感覺到那人身後那兩個人的存在。

這是小鳳的結界之中,干月人一直受到其支配,他們能進來也不足為奇。

「誰,誰在哪裡?再不說話的話,本姑娘可不客氣了啊!」

花水厲聲問道,手中的鞭子又緊了緊,若是發現不對她一定會出手的。

「呵呵,那些壁畫你看懂了嗎?」

對面的人笑了笑,然後問道,顯然,那是嗤笑,讓人覺得人背脊發涼。

花水好奇的不是這人的問話,而是這人的聲音很熟悉,但是此時她也想不了那麼多,只想找機會逃跑。

冰寒的感覺侵蝕著身心,花水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本能告訴自己,若是再不跑的話,一定會遇到可怕的事情。

見花水沒有回答,那人又「嘿嘿」笑了兩聲,很得意的樣子,隨後又慢慢道。

「我可是能看懂得喲,因為那壁畫就是我親自畫的,我時時刻刻的提醒自己,不要忘記了之前的事情。」

那人的聲音頓了頓,突然變得惡狠狠的模樣,花水身子一抖,再看之時,又看到了餓狼般的紅眼睛,她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想跑,但是身子已經動不了了。

「真虧你能夠看到這壁畫,一般人可是看不到的呢,連那個胖女人在這裡住了這麼久都沒有發現。」

說話間,一陣「滴答」聲,那是拐杖柱地在空蕩的地方回蕩的聲音,原本不該如此,但是此時在花水聽來竟然像是水在半空中重重滴落在地一般。

聽到這聲音,她終於醒悟起,這人是誰了,在之前的不久她還偷偷看到過呢。

「村……」

花水哆嗦了一下唇角,冰寒的殺意就是從前面這人的身上傳來的,停頓了一下,花水又囁嚅著嘴唇問道:「村長?你是村長!」

疑問到肯定,也不過半個呼吸的時間而已,她心中一驚,忙往後退去,身子靠在冰冷的牆壁上,此時,竟然感覺不到寒冷。

「既然你都能夠看到這小殿內的壁畫,那麼顯然,你是有特殊能力存在的吧?」

村長反問了一句,花水定定的看著他的樣子有些模糊,沒有回答。

「那麼……」

村長頓了頓,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曝光,不想再在這裡停留,見花水這般模樣,仿若是非常興奮一般,繼續問道。

「那麼顯然,你應該也看到了那通往結界里的小船吧?」

「……」

花水心中一驚,沒有回答,果然,那個小船是通往結界裡面的,但是為何,村長會知道?

「難道那小船就是他製作的嗎?用來通往公子和蕭春姑娘所在的那個結界?」

花水心緒轉得飛快,現在她得快點逃離這裡才行,得快點將這個消息告訴蕭仙仙。

「看來是被你發現了呀。」

村長的語調快速,完全沒有秘密被人發現的害怕,反而有種解脫在裡面一樣。

「既然你不回答,那就證明是默認了,那麼……」

村長又是一笑,微微鬆氣,花水心神提起,不敢大意,正準備揮出鞭子之時,她的行動好似被看穿了,隨後,村長輕輕的一跺那隻完好的腳。

「吱呀–」

石門被開啟的聲音,原本穩固的小殿此時開始往兩邊傾斜,好似小殿中央有一方往內里開的石門一般。

「呼–」

有熱風從裡面吹來,帶著一股腥味,對,那是魚的腥味,花水聞到差點吐了。

長袖掩面,還未等她反應過來,那大石門突然一抖,隨後在她驚叫聲之中,她墜落到了下面去。

下面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清楚。

熱風越來越大,腥味也越來越重,花水的身子不住的往下墜落,好似下面是一個無盡深淵一般。 「我的寵物可愛們一定會很喜歡你的,哈哈……放心,你不會孤獨的,你已經有一個伴了,我會讓他們都下來陪你的,哈哈哈–」

囂張的聲音,雖然距離了一個石門,但是在花水看來好似就在自己耳邊叫囂一般,耳朵生疼。

隨後,她在無限墜落之下也失去了意識。

「吧嗒–」

石門被關閉上,一切恢復原狀,隨後,原本漆黑的牆壁變得透亮。

牆壁之上,燈盞點燃,門口各二,左右各三,門口正對一盞最大的燈盞。

九之數。

在遠處的山脈之上,花雪一直望著小鳳進入結界的地方,視線沒有移開過,一面等待著寒夏和花水送回消息。

蕭仙仙還在看著那副地圖,一直在想,但是也沒有想明白,總覺得有什麼不對,但是還是沒有個所以然。

同一時刻,村長站在後山亂石埋葬凡人的地方,望著霧氣山脈的方向,暗自道:「還有半個時辰,再有半個時辰,一切都終結了,那樣,我也能夠來見你了。」

握緊的手指,泛著白,此時在陽光的照耀下,看不出一點生的氣息。

而在結界之中被風掃林追趕的小鳳已經是精疲力盡,想了許多種的辦法,結果還是沒有能夠擺脫掉風掃林的追趕。

此時的她已經陷入到深深的絕望之中去了,而且,靈力也漸漸消失了。

「可惡,要是孟頭領還在的話,我們一定會想到辦法出去的。這怪物是怎麼會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啊。」

小鳳站在山脈之上,喘著粗氣,雙手搭在膝蓋上,她能明顯的感覺到雙腳的顫抖。

是害怕還是太累,此時她也分不清了。

她所處的山脈依然在晃動,風掃林一直緊追不放,知道她在這山脈之上之後,它便開始用頭撞擊山脈。

有石頭落下來,就算是落到它自己的身上也對它造成不了什麼影響。

「難道這怪物沒有一絲弱點嗎,都追了我這麼久了!」

她進入這個結界沒多久,還沒有等她找到孟頭領她就被風掃林追趕了,現在過去大概是小半個時辰了。

距離自己享用祭品的時間越來越近,而現在她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若是死在這裡了,別說享用祭品了,連活著的機會都渺小。

現在她已經很肯定了,孟頭領是真的被這怪物吃了,他被吃的時間應該在她進來這個結界之後不久,因為在她遇到風掃林的時候,還聽到了孟頭領叫她逃跑的話語。

那個時候,顯然孟頭領還活著,只是在風掃林的肚子里活著而已,而且還感應到了小鳳的存在。

迷糊媽咪爆了爹地 小鳳與孟頭領的修鍊之法還未大成,所以在這段時間裡他們都不強,但是總的來說,小鳳要比孟頭領強,不然的話,孟頭領也不會如此聽小鳳的話。

「想想是他活該呢,還是怎麼說呢。」

小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然後望著風掃林撞擊山脈,看著石頭落下去。

若是孟頭領不覬覦蕭春的美貌,不隨著他們進入這個結界的話,或許他自己也不會被風掃林吃了,小鳳也不會遇到這樣的危險。

「既然孟頭領都被這怪物吃了,那三個修仙者估計也被吃了吧,不然的話這怪物也不會緊追我不放了。」

這麼一想,小鳳還是覺得有些慶幸,若是風掃林將官天他們吃了的話,她的對手就少了許多。

可是,還沒有等她高興多久,極遠的山脈處,她就遙遠的見到有影子晃動的跡象。

認真看去,借著越來越明亮的天空看,那裡顯然是三個人影。

「之前的修仙者進了這裡面都成了我的祭品,按道理不會再有人活著才對,既然那邊有人影,那就證明……」

小鳳凝眉,不敢細想,她本以為官天他們已經被風掃林吃了,或許說已經被困住成了祭品,結果卻看到了他們。

「沒有錯,肯定是他們!」

官天和魏涵她估計不記得,但是蕭春她肯定是記得的,那一身華麗的衣衫實在是太惹眼了。

「為什麼他們還活著,並且看他們好像是正要往這裡來。」

小鳳認真看了看,那三個人影正在移動,速度並沒有多快,完全是直線般的移動,目標正是她這裡。

「難道這怪物和那三個人是一夥的嗎?!」

小鳳的眼睛瞪得老大,都快要掉出去了,她都已經看到這三人的存在了,既然風掃林能夠發現她的存在,那麼必然就能夠發現他們的存在,但是現在的風掃林依然在全力撞擊她所處的山脈,直接就將官天他們無視掉了。

分分合合纔是愛 若是將風掃林以為是官天他們所有的話,也就能夠解釋得清楚為何官天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有被俘獲。

也能夠解釋清楚,為何風掃林無視了他們的存在,而將目標一直放在她身上。

「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了不得的人物啊!」

這一切的思考,並沒有花費小鳳多少時間。

那個喪屍有點萌 地下山崩地裂的聲音在耳邊縈繞,那巨大的怪物一直追趕自己不放,而自己靈力也基本沒有了。

那邊,又有三個之前被自己算計的修仙者過來,看樣子目標和這怪物一樣是自己。

我的尼古丁愛人 想到這裡,小鳳頓覺心中發涼,忍不住汗水就下來了。

看來,今天不宜出門!

「看風掃林在那邊,看來那個被風掃林盯上的人就在附近了!」

魏涵認真看了看,順手一指,蕭春輕輕一躍到了一方石頭上,遙遠看著,隨後眯著丹鳳眼感嘆道:「這還真是破壞得厲害呢,簡直是有毀天滅地之能了。」

「風掃林本就有毀天滅地之能。」

魏涵說著,然後回到蕭春身邊,繼續道:「這隻風掃林看樣子是被馴化了,若是按照古典書籍之上記載的修為較高的風掃林的話,現在應該將此處都夷為平地了。」

「……」

蕭春無言以對,只是望著官天,隨後官天四處看了看,也轉頭回來了,好奇的道。

「我倒是好奇,之前我認為這裡面必然有一個人控制著風掃林,支配著它的行動,所以它才能在我們都失去了靈力的情況下一直攻擊著我們。而現在看,這一路過來似乎除了我們就沒有別的人存在了,難道是我猜錯了嗎?」

「或許那人只是在這個結界之外支配著風掃林,讓它攻擊我們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