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若是陸天龍是今晚的神祕嘉賓。

那文仲達這個人,就真的丟到家了,滿臉不服道:“陸天龍連給自己岳父看病的錢都出不起。”

“他怎麼可能有兩千萬捐款?”

“白癡。”

李文清怒罵道:“誰告訴你的?”

“現在陸先生的岳父,是我親自在做治療。”

“在陸先生的岳父病好之前,我暫時不會離開九洲城。”

“陸先生爲了感謝,特意捐了兩千萬給我們慈善基金會。”

“而且,你你是白癡嗎?陸先生剛纔捐了五百萬,你看到他眨眼過一次?”

“你這種人,自己沒本事,還不允許別人有本事了?”

“看看人家,在看看你跟你爹,難道不覺得丟人現眼嗎?”

一番話。

李文清繼續道:“不信是吧,來,我讓你看看捐款記錄。”

慈善基金會。

捐款記錄都很清楚。

茅山鬼王 文仲達直接播放在了一邊的屏幕上。

陸天龍三個字,格外的顯眼。

“他竟然真的是神祕嘉賓。”

臺下,之前故意嘲諷陸天龍的人,紛紛低下了頭。

也有些嘴巴閒不住的人,嘲諷看向了文仲達:“姓文的,你裝啊,繼續裝啊。”

“你剛纔不是很牛嗎,連神祕嘉賓都敢剛。”

“大草包,你在人家面前,連個屁都不如。”

文仲達臉火辣辣的疼。

他雖後悔。

可是並不知反省,冷冷看向陸天龍:“你坑我。”

“嗯?”

陸天龍沒回答,只是挑眉冷笑。

這文仲達,還真是不知死。

“你明明有錢,故意坑我,讓我跟你鬥氣,簡直卑鄙無比。”

後悔變成了仇恨。

故意把聲音放得很大,好似真的是陸天龍故意坑他一般。

“文仲達,你還真是,一點悔恨之心都沒有啊。”

陸天龍冷笑上前一步:“我們一家人在飯店好好吃飯,你跟你爹要攀比,故意爲難我。”

“瞧不起我們一家,哪怕你們收斂一點,我會如此?”

“還有,大家都看在眼裏,是你咄咄逼人,我只是應了你那犯賤的要求而已。”

“你竟還有臉怪我?”

“我告訴你,我生平最見不得你這種人,既然沒實力,就滾,不然我會打你。”

這種小人。

真的急了。

陸天龍上前就是一巴掌。

抽得他悔恨終生。

“陸天龍,別說這些沒用的,不過是因爲我說了兩句過分的話,你就故意引我跟你鬥氣,坑你錢財。”

“這些都是事實。”

文仲達今晚,要爭最後一口氣。

說完怒視向李文清:“李教授,你好歹也是德高望重之人,這等氣度,就是你口中的神祕嘉賓?”

“我看是你們故意虛張聲勢,不過爲了炒作而已吧。”

“文仲達啊,你說話,最好想好了再說,不然後果很嚴重。”

李文清也沒想到文仲達竟然如此不要臉。

徹底怒了下來。

“李教授,今天大家都看着呢,陸天龍就算是神祕嘉賓,但是這等人品,太過缺德。”

“他是你們這裏的神祕嘉賓,若是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今天的事情, 我就發到網上去。”

“文仲達,你確定要一個合理的解釋嗎?”

陸天龍站在面前。

臉上笑意更加玩味。

“怎麼,陸天龍,被我說中了?”

文仲達就是要硬剛到底。

被他這麼一說,還真的帶起了不小的節奏。

畢竟現在各種炒作事情太多了。

“好,滿足你。”

既然打臉,就打到底。

陸天龍看向文老頭:“我給你一個機會,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一遍。”

“從你看到我們一家人的第一眼,第一句話。”

“說完了,我把屬於你的錢,都退給你,畢竟那是你的棺材本。”

“真的?”

文老頭本來在一邊流眼淚。

聽到這句話頓時眼睛一亮。

他就是個俗人。

反正文仲達喪盡天良。

只要能拿回錢來,這個兒子要不要都一樣。

“慈善基金會不退給你,我個人退給你,大家都看着呢,我說話算話。”

陸天龍滿臉淡定。

一百多萬而已,就是個數字。

“好,我說。”

陸天龍有那麼多錢,一百多萬退給他就是隨手的事情。

文老頭走到陸天龍面前,指着文仲達罵道:“今天就是這個畜生的錯,跟陸先生,一點關係都沒有。”

……

憤怒無比的文老頭把事情完完整整的說了一遍。

臺下的人立馬罵了起來:“你們一家人還真是不要臉啊。”

“活該啊這一家人。”

“文仲達自作孽,竟然還怪人家陸先生,真是不要臉。”

“陸先生,可以把錢退給我了吧?”

文老頭眼裏只有錢。

說完看向陸天龍,顯得滿臉激動。

“陸天龍,老子跟你拼了。”

文仲達人財兩空。

面子全無。

朝着陸天龍衝了出去。

“陸先生小心。”

一邊的李文清慌忙喊了一句。

嘭。

只是文仲達還沒碰到陸天龍。

被一腳踢得飛了出去,砸在兩三米開外:“比錢你比不過我,動手,你更不配。”

此刻的陸天龍。

如君臨天下。

一雙眼神,震得文仲達說不出話來。

“保安,給我丟出去,在鬧事,報警。”

李文清也是大怒。

站出來吼了一句,最終文仲達被兩個保安拖了出去。

現場一片安靜,這陸天龍,如此厲害,到底是什麼人啊。

“陸先生,我的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