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荒孤庭笑道:“這次可是多虧了我,你難道不要好好感謝我一下?”

秦月璃抿了抿鼻子,哼哼道:“還不都怪你!要不是你偏要帶着我進宮,人家纔不會被那個壞女人打呢!”

荒孤庭沒好氣道:“這怎麼又怪上我了?”

“嘻嘻!”秦月璃見荒孤庭一副苦瓜臉,心中十分歡喜,突然嘻嘻一笑,一下撲在他的懷中,道:“好了好了!我謝謝你還不行嘛?小氣鬼!”

秦月璃說着便揪着荒孤庭的耳朵,大聲喊道:“我討厭這裏!快帶我出去!”

荒孤庭連忙把她放下來,笑道:“離開便離開,喊這麼大聲幹嘛?”

隨即便和秦月璃一起向秦妃告別!

秦妃笑道:“月璃,二皇子,我七日前已經跟陛下提過你們的婚事,他並沒有反對?”

秦月璃偷偷瞥了一眼荒孤庭,連忙對秦月璃道:“姑姑!算他識相,我這麼好的媳婦去哪裏找?不過,既然天荒皇帝這個老頑固都答應了,我父皇更會答應了,他肯定都聽我的!”

秦妃笑道:“你這個不知羞的丫頭,不過倒是希望如此,你父皇當年因爲我遠嫁天荒,頗有微詞,所以,我不得不擔心啊!不過,有你這個淘氣鬼,想來他也不敢不同意!還有!陛下未來可是你的公公!你這麼說可是大不敬,讓他聽見可要不高興了,以後不可再如此言語了!”

秦妃目光嚴肅的告誡道。

寵妻成寶:穿越老婆超霸道 秦月璃嘻嘻一笑,道:“知道了!知道了!”不過她大眼睛滴溜溜一轉,忽然道:“姑姑!太后那個老妖婆,你找她的麻煩了沒有?爲我出氣了沒有?”

秦妃微微一愣,迥然變色道:“月璃,越發不規矩了!那可是太后!”

秦月璃撅了撅小嘴,不高興的道:“她都欺負我了,憑什麼要我敬她?我就叫她老妖婆!”

“你…!”秦妃一時語滯,很是不滿。

荒孤庭看着一臉倔強的秦月璃,不由笑了笑,道:“都把你姑姑生氣了,還不快道歉?”

秦月璃看了一眼生氣的秦妃,纔不情不願的道了歉。

秦妃嘆道:“傻丫頭,姑姑怎麼捨得生你的氣?太后乃是陛下的母后,對她不敬,就等於對陛下不敬,姑姑知道這次委屈了你,但這是無可奈何之事!總不能因爲這件事,讓兩國刀劍相向吧!”

荒孤庭想了想道:“太后修爲高深,必然不會無緣無故對月璃出手,而且她能一直保持容顏不老,這其中必然都有隱情!但不論有什麼原因,月璃都不能如此委屈了!”

荒孤庭忽然看向秦月璃,道:“月璃,我覺得你還是日後達到了玄元境,親自去和太后理論一番,如此豈不是更解氣?”

秦月璃點點頭,道:“對!等到我以後也達到玄元境了,親自去找她報仇,讓她打我,看我不一拳一拳的還給她!”

秦月璃揮舞這小拳頭,很是激動的道。

秦妃微微一嘆,雖然她從沒見過太后出手,但也聽過一些傳言,而且就連荒擎夜在太后面前都十分小心謹慎。如果不是太后修爲高深,不可能有這般待遇!秦月璃雖然天賦不凡,但想要達到太后的修爲,沒有數十年是不可能的!過了二十一歲,修練的速度會越來越慢!要知道,她三年前便達到真元境八重,但三年過去,絲毫沒有要突破九重的跡象。

皇后蒙妃婭之所以只有靈元境九重,並不是她的天賦差,而是因爲她一直都把皇后作爲自己的終極目標,憑藉家族的勢力真正成爲皇后之後,便沒有了修煉的動力,所以十餘年來一直保持在靈元境九重,恐怕此生都無望真元境!

荒孤庭見秦妃一臉憂慮,輕輕一笑,雖然秦月璃在秦妃看來,需要數十年才能達到和太后相抗衡的地步,但在荒孤庭眼中,玄元境只是第一步而已!

荒孤庭已經決定娶她,自然要幫助秦月璃達到前所未有的境界! 荒孤庭和秦月璃兩人離開皇宮,便聽見外面有喧鬧之聲傳來。

“我就進去看看,絕對不會亂闖的!”

“我真的是找我們公主殿下的!”

“快滾!快滾!這沒有你要找的公主!”

守衛皇宮的禁衛喝道:“再敢在這裏攪擾,我們就把你抓到天牢裏面!”

一個身穿黑色褂袍的羸弱少年,正在和皇城禁衛軍極力交涉,想要進入皇宮。

“咦!那不是小晟?!”

秦月璃忽然道。

“我們公主殿下出來了!你看!”小晟連忙指着秦月璃喊道。

荒孤庭和秦月璃走到宮門,禁衛連忙單膝跪地,荒孤庭行禮:“參見二皇子!”

荒孤庭擺擺手:“這是我的朋友,你們退下吧!”

“是!”兩個禁衛看了一眼小晟,不過還是連忙退到一邊。

小晟非常高興,連忙喊道:“公主殿下我終於見到你了!”

秦月璃淡淡一笑,便露出一副生氣的模樣,道:“你是又不乖了!我姑姑明明已經通知師父了,我要在宮裏多住幾天的嘛!你幹嘛來闖宮門?這裏不是我們天秦,幸好見到了我們,否則,你可就要被抓起來了!”

小晟訕訕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解釋道:“長公主說你受了點輕傷,所以我才忍不住來看看!”

“我知道了!”秦月璃淡淡一笑,道:“走,我們回去見見師父去!還有三天就要進行七國排位戰了!我們可要好好準備一下!”

荒孤庭道:“那好,你們回去準備吧!”

秦月璃柳眉一彎,道:“你不和我一起去?”

荒孤庭笑着搖了搖頭,道:“我畢竟是外人,而且還要代表天荒參戰,去了不合適!”

“那好吧!”秦月璃微微有些失落,不過很快喜笑顏開的帶着小晟離開了!

荒孤庭盯着小晟看了一眼,隨即便移開目光,闊步離開。

此時大威仁聖宮中!

荒擎夜和白青姚兩廂對坐。四周寂靜無人,只有三縷青煙縈繞房間之中。冷荷等四侍女都恭謹的守在宮外,一點也不敢放鬆。

白青姚正是大威仁聖皇太后的名字!

“母后!”沉默良久,荒擎夜還是緩緩道:“你爲何要命人重傷那天秦的小丫頭?”

白青姚輕輕一笑,看向越發具有帝皇威嚴的兒子,淡淡道:“這就是皇帝今日親自來見本宮的原因?”

荒擎夜站起身來,雙手負在身後,背對白青姚,道:“母后行事,兒臣本不應該多問,但,這件事,確實是母后做的有些過分。”

白青姚隨手撥弄茶杯,沉默一下,輕輕嘆道:“皇帝果然長大了,已經學會教訓哀家了!”

“兒臣不敢!”

荒擎夜連忙道:“我並非教訓母后,只是,秦月璃畢竟是秦妃的侄女,而且還和庭兒兩情相悅。母后確實不該如此對待她!”

“哈哈!原來是這樣,我說荒孤庭那個小子怎麼敢爲了她敢和哀家叫板!原來是看上她了!”

荒擎夜微微一驚,看向白青姚,道:“庭兒頂撞母后了?”

白青姚呵呵一笑,道:“那小子倒是厲害的緊!一招便敗了冷荷!”

荒擎夜不由又驚又喜,難以置信的道:“冷荷乃是真元境九重修爲,庭兒絕對修爲不高於靈元境五重,怎麼可能一招敗她?”

“還不是他那一件四星元器級別的劍!恐怕比極荒刃還要厲害不少。他是從哪裏得來的,你可知道?”白青姚問道。

“兒臣並不知道!”荒擎夜搖了搖頭,他雖然也一直驚奇荒孤庭得此奇寶,但卻一直沒有問。此時竟然讓白青姚如此看重,可見那墨劍果然非同凡響!

白青姚笑道:“你這個父皇可是不稱職啊!連自己的兒子都管不住,如何管理這偌大的天荒帝國?”

荒擎夜眸光微斂,慚愧道:“是兒臣失察!”忽而,荒擎夜眸光微沉,緩緩問道:“兒臣一直有一件事情想請教母后!”

白青姚看了一眼荒擎夜,道:“爲君者,豈能如此婆婆媽媽?有事便問!”

荒擎夜點點頭,眸光微轉,道:“三年前,皇后用噬靈花之毒謀害庭兒!這件事,母后…或許知道吧?”

白青姚眸光微微一縮,不過還是若無其事的道:“知道,皇帝想說什麼?”

荒擎夜眼中越發深沉,緩緩道:“噬靈花乃是西域奇毒,更是禁毒,單憑皇后的能力是不可能尋到的!所以,我想問問母后,對這件事有何看法?!”

白青姚心中微微一嘆,不過面上毫不震驚,而是笑道:“看來陛下心中已經認定了,又何必再問哀家?”

荒擎夜不由微微震驚,雖然早有猜測,但聽到白青姚這明顯承認的話,還是十分不解與憤怒。

“爲什麼?!”

荒擎夜強壓住胸口的怒氣,自己的母后竟然是毒害自己兒子的罪魁禍首,這讓任何人都難以接受。其實,這纔是荒擎夜沒有揭穿蒙妃婭最根本的原因!因爲後果是他最不願接受的!

白青姚此時反而放鬆了起來,站起身,緩緩笑道:“皇兒!母后這些年,已經不問世事!爲何還要翻那些陳年舊事?何況,二子不也在你的悉心照料下,恢復了修爲?而且天賦更勝以往?可見,母后這件事並沒有做錯,只是方法有些讓你難以接受而已!”

荒擎夜雖然十分生氣,但是依然盡力剋制,雖然如今他已經成爲了一言九鼎的九五之尊,但白青姚在他幼年時便形成的威信依然如在眼前。

“好吧!母后答應你,以後若非必然,絕不再做讓你不高興的事情!”白青姚見荒擎夜依然餘怒未消,不由的做出保證!

“希望母后言而有信!”荒擎夜沒有擡頭再看白青姚,直接揮袖而去。

“啪!”

荒擎夜摔門而去,冷荷四女連忙跪下,有些震驚看着生氣的荒擎夜,她們第一次見到荒擎夜竟然大怒而去!要知道以前,荒擎夜每次見白青姚都是十分恭謹的!怎麼今日……?

不過四女哪裏敢有非議,連忙深深俯下腦袋,呼吸也沉重起來,甚至此時都不敢再進入宮殿。待荒擎夜走遠,才連忙把宮門關上,繼續侍衛門外! 荒孤庭回到東郊別苑,小玄子連忙迎了上去。

“殿下!你終於回來了!”小玄子喜道。

荒孤庭點點頭,看了小玄子一眼,笑道:“不錯嘛,竟然突破了一重天!”

小玄子憨笑着摸了摸頭,道:“殿下給我的功法實在太厲害了,我就這麼輕輕修煉了兩天,就突破了!”

小玄子的天賦本就尚可,初次修煉一部天階功法,進步飛快實屬正常。

荒孤庭看了看四周,道:“小熙呢?”

小玄子笑道:“她在修煉呢!自從殿下離開之後,就一直待在房間裏面,說是閉關,哈哈!也不知道修煉的怎麼樣!”

荒孤庭笑了笑,道:“我去看看!”

“對了!殿下!”小玄子攔住荒孤庭,道:“韓姑娘說,再過一日,整個別苑就全部修繕完畢了!”

荒孤庭點點頭,隨口道:“你明日代我向丞相府致謝。”

“是!”小玄子答道。

荒孤庭腳下生風,來到林小熙的房間外。

輕輕推開房門,果然見林小熙像模像樣盤腿於錦榻之上,周身元氣涌動,秀髮微擺,很是美麗聖潔。

荒孤庭眉頭一皺,林小熙此時正處於突破的關鍵時刻。

荒孤庭浩瀚精神力頓時涌動,在林小熙周身之外環繞出一個精神力護罩,防止受到外界影響。

又揮手扔出數十塊靈晶,環繞在林小熙周圍。很快靈晶上的靈氣和周圍的天地靈氣一起都如洶涌澎湃的激流向林小熙體內涌入。

“嘭!”

林小熙體內一聲巨響,又一道經脈被貫通,天地靈氣源源不斷的被轉換爲元氣在經脈中流動。

蘊元境七重!

林小熙突破之後,頓時滿身舒暢,渾身充滿力量,這是剛剛突破後,身體沒有完全適應體內狂暴的力量,而產生的膨脹感。

林小熙剛睜開眼睛,便看見面前一道人影,風神醉玉般凝望着她。頓時大喜過望,激動喊道:“哥你終於回來了!”

荒孤庭笑道:“聽說,你這幾天一直在閉關修煉?”

林小熙忙不迭的點頭,洋洋得意的說道:“我已經決定了,一定要努力修煉,成爲像你一樣厲害的強大武者!”

Leave a Comment